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二十五)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刘唐在苏平原家见过昊昊之后,开始把注意力放在了上官桃红的身上。经过几次调查他发现,上官桃红根本就没有结婚的记录,刘唐有些诧异,难道她是未婚妈妈,但是孩子却在苏家,这不太符合未婚妈妈的既定设置啊,既然是未婚妈妈孩子该是自己带的,但被送回父亲那一方也不是不可能,可是这种几率还是很小的。如果结婚了,怎么就查不到记录呢,民政部门、档案部门确实没有这方面的只言片语。刘唐觉得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啊,肯定还有没查到的地方。他开始四处询问。

王小鱼说认识一个打过跨国婚姻官司的律师, 她可以帮着问问。得到了很有建设性的信息后,王小鱼说:“在国外注册结婚国内是查不到的。”

刘唐问:“那怎么样才能查到呢?”

王小鱼说:“可以到外交部查。”

刘唐:“那离婚的状况呢?”

王小鱼:“这个吗,民政局解决不了,得到法院提起离婚诉讼。本来就是富贵之家,牵涉太多利益,法院之路是不可避免的。”

刘唐:“我说怎么查不到这方面的信息。”

王小鱼质问的口气:“我说师父,她是你什么人,现在不还什么都不是吗?你现在查这些已经侵犯公民隐私权了。放下她吧,我们的案子是不是还有要做的?”

“小丫头,你还管起我来了,你哪懂。你说没错,我们还要出个差!

“去哪?”

“你喜欢的地方,张家界怎么样?”

“好啊,太好了,什么时候走?”

“当然是我把眼前事弄明白再走!”

王小鱼鄙夷地说,“我说师父,我要瞧不起你,太儿女情长了!”

刘唐呵呵一笑,说:“你觉得苏平原死会对谁最有利?”

王小鱼眨着大眼睛捂嘴笑了。

刘唐诧异地看着她,“你倒是说啊!”

王小鱼强忍住笑,说:“师父,我觉得对你最有利啊,你彻底没有竞争对手了!”

刘唐铁青着脸怒道:“我让你认真分析,你却戏弄我!”

王小鱼赶紧道歉,“对不起,师父,让我认真想想!”

过了片刻,王小鱼说:“我觉得苏平原死,本应该对陆小斌最有利,可是小斌先死了,还对谁有利呢,当然是他的儿女们了!

刘唐依然板着面孔,面无表情地看着王小鱼。

王小鱼被看得心慌,说:“我说错了吗,师父?”

刘唐干咳一声,说:“所以啊,我们得查明白再说下一步。”

王小鱼知道刘唐不高兴了,没再说话,心里却想:什么啊就所以了,下一步是什么也没说啊!

王小鱼正不知该干什么的时候,刘唐说话了,“现在我真不想去见她,我们还是先去法院调查一下吧!”

王小鱼看上去已经没什么兴致,她懒散回答:“随你意,师父。但我可以告诉你,那什么都查不到。”

刘唐惊讶地看着王小鱼,“你为什么这么说?”

王小鱼依然不紧不慢地说:“有些情况我查过了,比如苏平原的户口曾经挪到京城了,比如昊昊他现在是美国公民,只有你喜欢的上官还是本地户口,这些你还不知道吧?”

刘唐紧盯着王小鱼说:“谁让你查的,你为什么要查他们?”

王小鱼并没有回避刘唐的目光,接着说:“查苏平原有问题吗,他是我们案子的唯一嫌疑人,你说上官和他有关系,我随手也查了,这也不行吗,昊昊是他们的孩子,我们理应把他们间的关系捋清楚,我错了吗?”

刘唐听了无言以对。一会儿,刘唐问:“你还查到了什么?”

“他们的离婚判决书我没查到。”王小鱼一字一句回答着。

刘唐像是不着边际说:“我们出差!”

王小鱼这次不干了,说:“师父,你有点儿行不,刚说了等查明白再出差。你也让我准备一下啊!

刘唐看看王小鱼,毫无生气又有些不容质疑地说:“去准备吧,我们出差,这次时间会长点。”

“张家界吗?那边会热吧?”

“到了,你就知道了。”

张家界的奇峰秀水王小鱼根本没机会看,刘唐下了飞机带着王小鱼一头扎进张家界公安局,进入工作状态。

功夫不负有心人,发布消息的那台电脑IP地址查到了,是飞翔网咖的53号机。根据线报,53号机被一个玩“魔兽”的包机了,这个人一般会晚上九点以后来。

简单吃过晚饭,刘唐说立刻去飞翔网吧看看。王小鱼撅着嘴说:“师父,你是不是考虑一下晚上我们住哪,忙一天浑身都是汗了,也得洗个澡啊!”

刘唐潇洒地伸出右胳膊,看看腕上的手表,然后说:“还有点时间,我们在附近找个宾馆入住,把包扔下,回头去网咖。

王小鱼依然撅着嘴,说:“这附近没有像样一点的宾馆。”

刘唐脸色渐渐难看,他说:“大小姐,我们是出来办案的,不是来享受的,没准儿,我们要在网吧蹲一晚呢,要宾馆干什么,哼!带个女的出差就是麻烦!”

被数落一顿的王小鱼气直跺脚,回击道:“你别总看不起女的,花木兰是不是女的,梁红玉是不是女的,默克尔是不是女的,朴谨惠是不是女,哪个不比你们男的强我们有时间,有经费,为什么非要弄得和要饭的似的?

刘唐:“你要不是个姑娘,我非得踹你一顿,你要知道我们的工作性质,机会稍纵即逝,情况在变,我们就要跟着变,否则就功亏一篑。你这个坐办公室的哪懂?”

意识到自己真错了,王小鱼吐吐舌头,开始转变口风,“师父,你教训的是,但也没必要天天跟苦大仇深似的,你以前可不这样,是不是那个上官小姐给你闹的,好吧我不说她,都听你的!”

刘唐翻眼睛瞪着王小鱼,被气直喘气。

王小鱼看刘唐又要发作,赶忙灭火,说:“师父,息怒!息怒!咱就不选了,就边上这家快捷酒店吧,当然还是开两间房哦!”

刘唐一副气鼓鼓的模样,根本就没和王小鱼说话,径直走进快捷宾馆,王小鱼只好跟着拐近宾馆。

在宾馆办理好入住,刘唐携带必要物品和王小鱼步行进入街区去寻找到“飞翔网吧”。

网吧在一条小巷的里边,并不是很显眼,走在前边的王小鱼眼尖,低声喊,“师父,你看,在那儿!”

刘唐紧走几步,来到王小鱼跟前,他低声问:“你守在后门,我进去看看,你还记得那人长相吗?别让他跑了!”

王小鱼把手机里的照片调出来,展示给刘唐,说:“师父放心吧,这个田坤早记在我脑子里了,何况还有他照片。”

刘唐拍拍王小鱼的肩,说:“我进去了,你要注意你的安全!”

王小鱼做个鬼脸,说:“放心吧,师父!只要他从这来,肯定跑不了。”说完王小鱼到网吧的后门守着去了。

从照片上看,这个田坤是个瘦弱的人,刘唐觉得抓住他易如反掌。刘唐进入网咖,没等网管说话,刘唐先买了瓶饮料,然后他打开瓶盖,一边慢慢喝着一边从容环顾网咖,他发现紧邻过道的53号空着。

刘唐放下饮料瓶,指着53号的位置,问:“我坐那!”

网管面无表情地说:“那号机被人包了,有人。”

“坐上没人啊。”

网管有点不耐烦,“上厕所了。”

刘唐:“那就他边上那个吧,不至于也包了吧!”

网管:“现在只有43号空着,你真是要上网对吗,那就出示身份证!”

刘唐看43号正好在53的后边就点点头,拿出身份证递过去。

43号机的前面正好对着53号机,上厕所转一圈没发现有人的刘唐在43号机前坐定了,等着电脑开机的空当,用手机给王小鱼发了一条微信,说没找到田坤,要她守好后门。王小鱼回了个放心的动画表情。

刘唐坐在电脑前,无心浏览网页,时不时抬头看53机位和厕所的位置正心急火燎的时候,一个瘦弱的身影踩着拖鞋一只手里掐着一盒烟和手机由正门进来,向网咖里面走来,刘唐用眼角余光关注着此人,看面相很田坤。

此人吊儿郎当地走向53号机位。

刘唐在脑海里闪过田坤的照片,确认走过来的这个就是。见田坤坐在53号前,刘唐不慌不忙地起身,绕到53号机前,拿出警官证,还没等刘唐说话,瘦弱的田坤“哧溜”一下从刘唐的腋下钻了出去,刘唐伸手去抓田坤的胳膊,田坤却像泥鳅一样闪开了。只见他踢开拖鞋,狂奔向后门。

刘唐一边追过去,一边大喊,“王小鱼,向后门跑了!”

王小鱼在后门随意地溜达着,但眼睛从没离开那扇虚掩着的门。突然听到刘唐的喊声,她神情突然紧张起来,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那扇门突然打开,一个瘦瘦的男人冲了出来,王小鱼一个扫堂腿踢向来人的小腿,田坤超出想象的灵活,腾空躲过王小鱼的扫腿,然后一个前空翻,落地不等站定,急速跑向被黑夜笼罩的无人出没的小巷。

王小鱼见田坤跑了,便全力追过去,这时刘唐也冲出网咖后门,随着王小鱼追过去。

看来田坤是非常熟悉此处地形,专拣黑灯瞎火的地方跑。他看着瘦弱,跑起来却如离弦之箭,王小鱼纵是使出浑身力气,距田坤也是越来远远。刘唐跑着跑着发现墙边放着一筐空啤酒瓶,突然想到一个办法。

田坤奋力跑着,感觉追赶的脚步声渐远,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突然他听到头顶有几声怪异的呼啸声,他无心抬头看,但呼啸声正好在他的正前方落下。他抬眼一看,是几个啤酒瓶砸落在水泥地面,碎玻璃碴瞬间崩裂四射,铺满路面。光脚的田坤来不及收脚,前脚一下踩中了一个大块玻璃茬儿,尖锐的玻璃刺入脚心,那种揪心的疼让驻足不前。

刘唐又在田坤的身后摔了几个啤酒瓶,每声啤酒瓶的爆裂声都吓得田坤一跳一跳的。脚上流着血的田坤站在碎玻璃渣间,不敢再动了。

这时,王小鱼和刘唐先后跑到田坤身边。

刘唐喘着粗气指着田坤说:“田坤,你跑不了,我们是警察!”

田坤脸上疼出的汗不住地往下滴着,他狡辩“你们找我干什么,我什么也没干。”

刘唐接着说:“什么没干你跑什么,别动!”

此时王小鱼已经拿着扫把把玻璃碴打扫干净,刘唐和王小鱼把田坤搀到马路牙子上。

把田坤送往医院的途中,刘唐和田坤做了一次长谈。刘唐说:“田坤,你知道在网上造谣多少条够犯罪吗,你发的关于Q市非法集资那条,据我现在掌握的得有上百万条了,够判你几年的了,你是想立功赎罪呢,还是?

躺在出租车后排座上,田坤忍着疼用浓重的湖南话说:“我就是帮人发贴子,按点击率赚点儿钱,他们说那帖子是真消息,我才发的。根本就没想过犯罪啊!”

刘唐:“是谁让你发的,这个人怎么联系?”

田坤想想说:“在一个QQ群认识的,我们互相加了QQ,他问我能不能在有影响力的网站发帖子,怎么收费什么的,我就和他说了,发帖没问题,按点击率收费,我能帮他做到多少条。这个人说先给我交定金,然后和我见一面,如果我能真的做到,就把全部的钱给我转了。”

“他叫什么?”

“我没问,只要给我转钱,我给他办事就行了。他叫什么我真不知道,也没必要知道。”

“后来你们见面了吗?他怎么给你转的钱,有他有电话吗?”

“他没来,后来用微信直接给我转了一半钱,三千块。等我把那帖子的点击率做到几万条后,他又给我转了三千块。之后我们就没有联系了。当时他给我打过电话,电话号再我手机上。”

“不和你见面,怎么相信你,别瞎编好吗?”刘唐胸有成竹地问。

田坤疼得哆嗦又被刘唐拆穿谎言,更显狼狈,沉默一会儿说:“他来过一次,和我们见过面,我把我的价码说了,他把他的要求说了,我们就谈妥了。然后他给我转了钱,我给他发了贴。”

“小鱼,检查一下他手机,把他的还有对方的微信号、QQ号、手机号都给记好了。”刘唐说。

坐在前排的王小鱼点点头,“我都记下了,我们接下来……?”

刘唐说:“我和当地警方联系好了,等他们来我们就撤。”

出差一个星期之后的下午,带着一身疲惫的刘唐、王小鱼终于返回Q市。通过田坤交代的微信转账记录和手机号,终于查明白指使田坤发帖子的人叫李国栋。

李国栋,男性,24岁,Q市人,美来健身的私人教练。现在根本联系不上。

刘唐准备马不停蹄地到美来健身去了解李国栋的情况,王小鱼却不以为然,她说:“师父,今天可是礼拜天,你以为什么地方都跟公安局似的呢,美来健身哪有人接待你?”

刘唐薅着下巴上的胡茬,说:“健身房我去过,天天开放,怎么能没有人呢,你是不是想歇半天啊?”

王小鱼俏皮地眨了眨眼,说:“我是想洗个澡的,健身房有人是有人,但我觉得也就是打扫卫生的,或一两个前台的,他们能知道什么?”说完王小鱼突然转变话锋,“师父我错了,咱现在就去,一分钟不耽误行吧!”

刘唐笑笑,“这才是刑警的作风。”刘唐接着说:“小鱼,你再给我分析分析这个李国栋!”

王小鱼撅着嘴,说:“真要去啊,师父,我认为李国栋身材高大,四肢发达,壮壮的肌肉男,缺钱,缺点心眼儿,有可能好色,这是男人的通病。”

刘唐歪头看王小鱼,“没了?”

王小鱼低着头说,“没了!”

刘唐:“为什么是男人的通病,女人不好色吗?”

王小鱼:“女人要节制多了,和不爱的人根本不可能上床!”

刘唐:“陈词滥调。”

刘唐点起一支烟,吐一口后说,“今天我们去,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王小鱼看看刘唐:“为什么?”

刘唐:“今天是礼拜天啊,没有正经人!”

美来健身在闹市区的商业写字楼里,算是一个高档的健身房。刘唐和王小鱼已经站在健身房的前台。一个年轻的女接待和一个着工装的大姐正闲聊着,见有来客,女接待一脸笑容迎接着说:“欢迎二位光临,你们是要健身吗?”

刘唐板着脸,说:“当然了,不然来这干嘛?”

女接待:“你们是一起的吗?”

王小鱼点点头。

女接待:“现在办情侣卡正优惠呢优惠力度挺大的!

听到这王小鱼皱皱眉,正要反驳,刘唐抢着说:“我听朋友说你们这环境好,设备好,他还介绍个教练说相当棒,他还在吗?”

“您说的是哪位教练?”

“李国栋。”

“李国栋?他不在这干了。”这时着工作服的大姐接过话头。

刘唐好奇地看着大姐,说:“哦,他什么时候不干的,我可是奔着他来的?”

大姐打开话匣子开聊:“李国栋早就辞职了,听说是泡上个女大款,就在这健身房。”大姐用手了一下女接待问,“那个女的叫什么来着?”

女接待白了一眼大姐,“你别瞎传了。”

大姐并没有停下话语,“想起来了,那女的叫什么‘阿桃’,别说,长的还真俊,比李国栋大几岁。我就见过一回。”

王小鱼插话“那这个李国栋教练是不是很英俊帅气啊,比我这大叔如何?”

大姐打量完王小鱼再认真地看看刘唐然后说:“姑娘这位是你?”见王小鱼没说话她接着说,“看着也挺结实的,一看就练过。当然国栋教练确实高大帅气,要么那么漂亮的女大款怎么会看上他?”

“那我们到哪能找到李国栋教练呢?”刘唐问。

这时女接待说:“我们这有很多好教练,国栋教练都辞职半年了,我给你们推荐个更好的吧!”

刘唐:“先别了,我到里面看看。还有,你们经理在吗?”

女接待:“经理今天休班,我还是给你们喊个教练带你们转转吧!”

这时刘唐亮出工作证,说:“我们是刑警队的,喊你们经理过来,我们要了解点事情!”

大姐一看这阵式,吐下舌头溜到健身房里面去了。

女接待被刘唐的举动吓一跳,看看刘唐的工作证后说:“哦,刑警队的,我现在就给你们联系。”

在健身房经理那,刘唐、王小鱼得到一些李国栋的信息,李国栋正式离职的时间在半年之前,现在没有李国栋的联系方式。还查了那个叫“阿桃”的女会员资料,资料里没有真实姓名没有照片没有电话。又是一个像空气一样的人。

离开美来健身,刘唐问:“王小鱼,你怎么看?”

王小鱼:“李国栋消失不见了,这个‘阿桃’是关键。难道‘阿桃’和苏平原有什么关系?”

刘唐点点头“我们一定要找到‘阿桃’。今天你回家好好休息吧,明天接着来。”

“还以为晚上你要请我吃什么好东西呢!”王小鱼撅嘴道。

刘唐尴尬地笑笑“我还有事,改天请你!”

王小鱼突然冒出一句,“师父,你不会是去找上官桃红吧?”

刘唐狠狠地瞪了王小鱼一眼,说:“你管的太多了,我做什么还要给你汇报啊!”

刘唐辞别王小鱼本来是要回家了,走着走着他突然想起王小鱼的话,便径直去了蓝猫咖啡馆。

远远的,刘唐看见咖啡馆前一片黑暗,没有灯火。走近了,只见咖啡馆的门紧闭着,里面没有猫叫,死一般寂静。

刘唐拿出手机,输入上官桃红的号码,拨了几遍都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这段时间刘唐确实没和上官桃红联系了,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电话是停机,停机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欠费忘了交,第二种是彻底不用这个号码了。刘唐隐隐感觉到上官桃红把这个号码弃之不用了。他心中有说不出的感觉。在咖啡馆晃荡一圈没什么收获,忽然觉得自己真的疲惫了,别无选择,他回家了

衣服都没换的刘唐疲惫地躺在凌乱的床上,脑子有些乱。他要自己梳理一下。

两眼直盯着天花板,各种事各个人像走马灯一样在脑海里闪现。

李国栋现在何方呢,这是可以确认的人,曾经有过活生生的存在,现在为什么连一点活动轨迹都没有呢?除非他现在是个死人了?

李国栋为什么会找人发那个帖子,他和苏平原是什么关系呢?难道他也是非法集资的受害者?李国栋如果是集资受害者,那篇帖子却并没有帮受害者的意思啊,更像是置平原公司于死地的匕首,李国栋掷出这把匕首对自己有什么好处吗?他到底为什么这样做?

“阿桃”究竟是谁呢,她到底是何方神圣?她和李国栋到底是什么关系?李国栋是遇到阿桃后辞职的,这个女人看来该有些魅力。也许是很有些经济实力?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那种?若想找到李国栋看来必须要先找到‘阿桃’了。

按健身房那个大姐的描述,阿桃应该不是暴发户似的富婆,听上去有点吸引力,这感觉是不是很像上官桃红,如果阿桃就是上官桃红?那很多问题是不是有新的解释?苏平原死了,对上官桃红是有利呢还是?必须对上官桃红做个彻底的调查。我该从哪入手呢?为什么上官桃红总是挥之不去呢,难道我对她真的很动心?如果那个背后操纵的人就是上官桃红我该怎么对她?

一会儿,俏皮的王小鱼闪现在脑海,也许王小鱼说对,上官那种若即若离的感觉根本就是没投入感情,难道她是在利用我?如果她是背后的人,那还算说得过去。

王小鱼是个可爱的孩子,智慧活泼美丽。早点再早点遇到她,我再年轻几岁,我会毫不犹豫地追,我是不是想有点乱,又忘了把热水器开关打开了,这个热水澡还得等,他突然有些没缘由的急躁,又突然想起王小鱼说晚上没她请吃饭的事。

刘唐抄起电话拨给王小鱼,王小鱼接的也快。

刘唐问:“现在请你吃饭算晚吗?”

“你说呢?”能听到王小鱼嘴里嚼着东西的声音。

刘唐却霸道地说:“知道你也就吃个泡面,别吃了,我请你吃大餐!正好有话和你说!一会我接你!”

王小鱼没好气地说:“你说吃就吃去啊,我没空!”说完王小鱼发现刘唐的电话早就挂断了,她气得把吃泡面的叉子摔在地上。

不大工夫,刘唐的电话又来了,“下楼,我在车上等你!”王小鱼不情愿地“嗯”了一声,然后磨磨蹭蹭地下楼,上了刘唐的车。

王小鱼到了车上一言不发。

刘唐用余光看看王小鱼,然后干咳一声,说:“我那时真的有事,但被临时取消了,我这不要给你补顿大餐吗?”

“你不是和我有话要说吗?那就说吧,我吃过了。”王小鱼淡淡地说。

刘唐笑了“我们边吃边说,反正我也没吃呢。想吃什么你选?”

“都说吃过了,我选,我要吃龙虾。”王小鱼没好气地说。

“龙虾就龙虾,按你说的。”

刘唐把车真的开到了海边渔民饭店旁。王小鱼这时高喊“我说的是气话,我们不吃这么贵的!”

刘唐并没理会王小鱼的喊叫,他下车走到副驾驶的位置打开车门,强行把王小鱼拉下车,笑着说:“今天就吃龙虾,不改了!”

王小鱼撅着嘴被刘唐拖进饭店海鲜池边,刘唐对着迎上来的服务生说:“来只龙虾!”

服务生看着刘唐回答:“先生,你要波龙,还是澳龙?”

这时王小鱼喊道:“什么波龙澳龙,我要吃的是小龙虾,有吗?”

服务生面露难色,看着刘唐说:“我们这只有海鲜,小龙虾真没有!”

这时王小鱼拉着刘唐的袖子说:“没有小龙虾,那我们换一家吧?”

“换什么换,今天就要吃好的,哪种好吃?”

服务生回道:“澳龙口感更好!”

“那就澳龙吧!”刘唐豪气地说。王小鱼在一旁一脸无奈。

饭菜不大工夫做好上桌了,刘唐要来一瓶本地产年份干红,给王小鱼到了一杯,自己端着酒杯对着小鱼说:“陪我出差十来天,辛苦了,敬你一杯!”然后刘唐干了杯中酒。

“师父,我真没想吃龙虾!”说罢王小鱼把酒一饮而尽。

“今晚吃点好的也许对我们聊聊案子有帮助啊!”

王小鱼又撅起嘴来“你请我,原是为谈案子啊!”

刘唐“嘿嘿”一笑“主要是弥补亏欠你的一顿大餐,顺便聊聊案子!这样不行吗,那我们找个别的话题。”

王小鱼夹着菜,说:“别了,就说案子!没别的话题!”

刘唐看了眼王小鱼,干咳一声,说:“我有些新想法,你也帮我分析分析。”

王小鱼端起酒杯和刘唐碰了一下,说:“这次是你最信任我的一次,师父。你有什么新想法了?”

刘唐大口喝下杯中酒,停顿一下,说:“我有种感觉,上官桃红是这案子的关键,甚至是那个幕后操纵的人。”

“为什么这么说,她可是你喜欢的人。虽然我没见过她,从师父你嘴里听,她应该是个很有魅力的人,我很想认识一下呢。”王小鱼疑惑地说:“难道就因为他是苏平原的前妻,你没追到她就……”

“你太小看你师父了吧,其实我对她早有疑惑,那个时候算是我的私事,我没理由和别人去说。现在却不同了,可以确认她是和案件有关系的,上官桃红是苏平原的前妻,陆小斌是苏平原的司机,放死人的皮箱是苏平原购买的,我们出差查的网上诽谤帖子是攻击苏平原的,苏平原很重要吧,我们有好多谜团等着他给解开,但他却离奇的坠崖摔死了。陆小斌确实是该死的人,他没死的时候,给我们添乱,死了麻烦不但没消失,反而更复杂了,他该活的时候不活,该死的时候不死,带进阎王殿的谜团也不少。看看这里面谁还活着,活得好好的?”刘唐一口气说了很多。

王小鱼却说:“你是说上官桃红还活着,但和苏平原有关的人有那么多,不都活着活得好好的,他的大老婆二老婆还有那么多的儿女呢!不单单一个上官桃红啊!”

“我是说,我们开始调查这个案子能进入我们调查视线的人,你说的那些人,都和案子扯不上关系啊!”刘唐反驳道。

“师父,你是说苏平原坠崖案,还是陆小斌举报案呢?”

“当然是陆小斌举报案了,或者说是‘LV’藏尸案了。”

“即便这样,凭什么说上官桃红是幕后黑手?这也得需要理由啊!”王小鱼依然坚持己见。

“这个说来话长,我是偶然认识她的,在游泳馆,认识的比较自然。她晕水我救了她,后来她说要感谢我约了我。”

王小鱼饶有兴趣地听着,听不懂了,便提出个问题“你肯定赴约了,当时她知道你是刑警了吗?”

“认识的当天就知道我是刑警了,何况当时因为发了命案我是匆忙走的,闺女都交给她照顾了。”

“什么命案?”

“是陆小斌杀人焚尸案,我记那是个礼拜天!”说完,刘唐犯了烟瘾,掏出烟盒要点烟。

王小鱼瞪一眼刘唐说:“平时我迁就你抽烟也就罢了,这是公共场所!”

刘唐不好意思地把香烟塞进烟盒,再把一盒烟揣进裤兜儿干咳两声接着说:“不好意思。我以后再不拿香烟荼毒你了。我讲到哪了?”

“认识她那天,陆小斌杀人案发案了。对,那这个上官过了多久约的你?”

“我记得那个案子破很快,整整忙了一天一夜,人就抓住了。破案后新闻满天飞时候,她开始约我了。”刘唐思索着。

“你知道咱们的工作性质,我还没主动约过她一次,她约过我两次,我倒是都去了。她似乎无意中说喜欢听我讲有意思故事,那时候我还没想太多。后来,我发觉她约我的时间和陆小斌举报案的节点特别巧合。”刘唐慢声细语地讲着。

王小鱼又忽然插话“能看出那时候你还是很迷恋她,还能腾出空赴约,我越发想见见这么有魅力的女人了!”

刘唐尴尬地一笑,说:“别打岔,我接着说,其实在看守所调出的关山,就是小斌最后的律师,我看照片第一眼就感觉那是上官桃红。

“哦,上官桃红,女扮男装啊,怪不得我们找不到这个人的踪迹,如果说关山就是上官桃红,那很多问题就合乎逻辑了,她扮成律师和陆小斌在看守所见面,谋划了皮箱藏尸的细节,把脏水泼到苏平原身上,问题是,举报成功陆小斌会减刑活命,这对上官桃红有什么好处呢?苏平原和她早就离婚了,苏平原死她分不到一毛钱啊?她又是为了什么?”王小鱼疑惑地看着刘唐。

“你说对,她倒底为的是什么呢?开始我也不清楚,苏平原出殡那天我在苏府遇见昊昊后,我意识到上官桃红是为了夺回昊昊的抚养权。”刘唐幽幽地说到。

王小鱼吃惊地看着刘唐“既然知道是上官桃红干的,你为什么不早采取措施,你要包庇她?”

刘唐这时变得严肃起来“说的这些,还只是我的分析,证据,证据呢?我要的是扎实的证据!但我们没有!”

“还记得我在看守所带回的那根整烟吗,陆小斌的遗物,烟被人用嘴叼过留下了DNA,开始我没明白陆小斌为什么把这根烟点名交给我,后来我想通了,那根烟应该是关山点着给他的,关山不会吸烟,他要把烟点着必然要用嘴叼着,所以烟头上面肯定有关山的DNA,也就是上官桃红的DNA。”刘唐说完看着王小鱼。

“我们有上官桃红的DNA样本吗?否则怎么比对?”王小鱼看着刘唐说。

“即便我们取得了上官桃红的DNA样本,和那根烟上的对比一致,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就算上官桃红承认关山就是她,我们把她定什么罪,伪造证件罪?他和陆小斌俩人说的到底是什么,怎么串通的,陆小斌不可能再开口了,难道她能交代吗?显然不可能。”

王小鱼:“我们还是缺关键证据,如果上官桃红是皮箱藏尸的背后黑手,那么至少有两条人命与他有关,第一条皮箱里的尸体,第二条,苏平原。”

“苏平原,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吸毒过量,坠崖身亡。这结论无法直接和上官桃红扯上关系。皮箱里的尸体法医判断死于两年前,我们推断应该是先被车撞后被钝器击打致死,当然麻醉药致死也不能排除,他的死应该和陆小斌、苏平原有更直接关系,和上官桃红应该没什么关系,现在陆小斌、苏平原都是死人他们不会再开口了,这些也只是我们的推论。”刘唐说完叹口气。

“基于师父你的推论,是不是可以这样想:苏平原或者是苏平原和陆小斌撞了一个人,他们给他注射了麻醉药,发现没有呼吸了,在要埋了那个人的时候,人又活过来,他们把他打死后再埋上了。陆小斌杀人焚尸被抓后,他想活命,就想把撞完埋了的人嫁祸给苏平原一个人,但那个埋尸体的地点很有可能有他自己的罪证,所以他需要一个帮他的人。能帮他完成嫁祸苏平原的人,必须是对苏平原死去乐见其成的人,也就是说,苏平原死会对这个人有利,而陆小斌选择的人恰恰就是上官桃红。上官桃红曾是苏平原的妻子,她肯定有或者知道怎么嫁祸苏平原,苏平原死对她会有她最想要的利益,也就是你说的孩子抚养权。所以上官桃红找来了苏平原购买的皮箱,用皮箱装上尸体,把它埋在芦庄的池塘边,等着工地开工,一朝出土后用它指正苏平原杀人。”王小鱼侃侃而谈。

“苏平原一死,孩子的抚养权自然就回到上官桃红这,但皮箱藏尸出土,我们并没有立即抓苏平原,这是上官桃红没估计到的,所以她又采取了下一个步骤,散布平原公司的谣言,给苏平原压力,让他崩溃。但是她怎么能算到苏平原会坠崖身亡呢?”说完刘唐摇着头。

这时王小鱼也忘了再夹菜,紧锁眉头说:“难道是上官把他推下山的?除非上官一直掌握苏平原的动向,否则她怎么能知道苏平原会去爬那座山呢?也许上官桃红对苏平原了如指掌,掌握他的心里,知道他在被逼迫的情况下就会去那座寺庙,就会去那座山峰,但怎么才能知道他定会坠崖呢?这个我想不明白!

“只有找到上官桃红,也许她能给我们答案!”刘唐喝了一口酒。

“师父你真去找上官桃红了?还没找到!”王小鱼惊讶着。

刘唐点点头“她的电话停机了!我们必须得查查她到底去哪了!”

“那还等什么,我马上回去查!”王小鱼站起身喊“服务员,买单!”

       刘唐微微一笑,说:“别喊了,早买过了,我们回单位!”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