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二十三)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上官桃红很喜欢带着孩子们去孤儿院和那里的小朋友们互动,这次的组织者是园长梅阿姨。梅阿姨五十多岁的女人,喜欢结交各界朋友,很早就经营着一处很高端的私立幼儿园。梅阿姨和孤儿院的院长是同学,所以组织了这次联谊会。上官桃红多才多艺代表幼儿园给孤儿院的孩子们表演舞蹈。舞蹈一直是上官老师的强项,虽然她没有考上舞蹈学院,但舞蹈的底子一直都在,舞者的气质一直都在。

孩子们看如醉如痴,上官桃红也跳得尽兴。忽然联谊大厅的门口响起了一声突兀的喝彩。这一声喊,把正在全身心舞蹈的上官桃红喊停了下来。

循声望去,喝彩的是一位个头不高的中年人,身体微微发福,圆头大耳,浓眉下是一双不大不小的笑眼。此人穿的是中式对襟绸衫,看上去,温和中带着一点庄严,不讨人厌的模样。但这一声叫好,确实让上官桃红烦他。上官桃红用眼神狠狠瞪了来人一眼。孤儿院胡院长看见来人,满脸笑意地迎了出去。

在晚上的欢宴上,上官桃红才知道这个长和佛爷几分像的中年人叫苏平原是孤儿院的长期资助人,是市里首屈一指的慈善家、著名企业家、近年崛起的超级富豪。上官桃红对这个总是盯着自己的富豪没什么好印象。

苏平原并没有被上官桃红的高冷姿态所吓倒,他还是绕过半个桌走过来殷勤地敬了上官桃红一杯酒,上官桃红举起酒杯只是敷衍一下,微微抿了一小口。苏平原却很满意,用无限欣赏的口吻说:“上官老师的舞姿相当优美,有幸能和您认识!”并伸出一只手要和上官桃红握手。

上官桃红本想礼貌性地伸手与苏平原轻轻握一下就松手,可是苏平原却没有松手的意思,他紧紧握着上官桃红的手,说:“上官老师,可否把您的电话留给我,以后方便向您请教问题,我的小女儿很喜欢舞蹈!”

上官桃红见苏平原要电话号码,便说:“我去拿电话,我留您的电话吧!”顺势抽出了手。

抽出手的上官桃红心里非常生气,但她还是忍住没有发脾气。这时苏平原拿出自己的手机,问:“上官老师,您说号码吧,我记下!”本不想给苏平原电话号码,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拒绝一个孤儿院的恩人还是有些不妥,上官桃红心里暗暗骂着:该死的色鬼老头儿!但面微笑着说出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这位慈善家认真地记下了,并把“上官桃红”郑重存入自己的电话本。

上官桃红当时对苏平原举动很生气,但过后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可是逢年过节她会经常收到这个苏平原的祝福短信。上官桃红一概不予回应后来的一件事改变了上官桃红对苏平原的看法。

上官桃红的理想是做白衣天使,她正经是大学本科高级护理专业的毕业生,毕业后最想进市里人民医院也叫第一医院工作,但是人民医院有进人的名额限制和门槛,想进这家医院的人太多了,竞争极其激烈,虽然上官桃红的各项指标学历都合格,但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的上官桃红还是需要再额外花上二十万元才能穿上人民医院的白大褂。

上官桃红是个倔强的姑娘,她认为花二十万块钱找个工作,根本就不值,既然去不了最好的医院,就不干这行,不信没有别的工作适合自己。于是她被聘进了梅阿姨的幼儿园做舞蹈老师。上官桃红的理想,幼儿园的院长梅阿姨是清楚的。

一天课间休息,梅阿姨和上官桃红说有个医院想聘请她。上官桃红说不是第一医院她不去。梅阿姨却一本正经地说:“这家医院聘你可不是做护士护士长这么简单,他们要你做院长。”

上官桃红以为听错了,笑着说:“这是哪家医院这么眼瞎啊,聘我这么一个只在幼儿园有一年工作经验的人当院长?”

梅阿姨故作神秘地说:“你可以不信,但我说的是真的!”

上官桃红越想越觉得梅阿姨在取笑自己,便没好气地回道:“大姐你可别拿我过礼拜天了,我还有课,我准备去了。”

梅阿姨拉住上官桃红,说:“你还不信我?我什么时候和你开过这样的玩笑?”

上官桃红一脸严肃地看着梅阿姨,说:“这不是玩笑是什么,你觉得我能胜任一个医院的院长吗?我去当院长,这得是什么档次的医院啊?有人敢去看病吗?”

梅阿姨并没有恼火,不紧不慢地说:“确实有这么一家医院,正在筹备中,准确说是重新筹备开业中。院方早就相中你了。

看着梅阿姨一本正经的态度,上官被气笑了,说:“这是哪的医院啊,怎么有想请我当院长的想法,他们是不是脑袋有问题!”

梅阿姨注视着上官桃红,说:“有时间我带你去看看,不当院长还可以选择你喜欢的工作啊!”

上官带着疑问的眼神看着梅阿姨:“难道这家医院的人认识我?你快告诉我!”

梅阿姨还是不急不缓地说:“你愿意去,我再告诉你。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我要告诉你,那就是这家医院的软硬件很快就会超过第一医院。”

梅阿姨的极力渲染确实引起了上官桃红的兴趣,她说:“这么一家不靠谱的医院,我还真要去见识见识。”

梅阿姨笑了,说:“我安排时间,到时候一定要去,不许反悔。”

上官桃红顽皮地一笑:“这有什么可反悔的,就是去看看,你不会是把我卖到那里去,不让我回来吧?”

很快就到了周末大家都清闲,梅阿姨早早约上官桃红去医院看看,并嘱咐上官桃红穿得漂亮大方点儿。上官桃红到不客气地说自己不用捯饬就已经很美丽大方了。

苏平原打见到上官桃红那一便一见钟情,可以说是日思夜念,无法忘怀。在饭局上苏平原虽然要来了上官桃红的电话号码,但苏平原每每想起上官桃红那冷冷的眼神,就不敢突兀地打电话。他选择在节假日发个简短的祝福短信,可是他从未收到过上官桃红的回复,这让苏平原稍感茫然,但他坚信总有一天会追上这个让人心动的姑娘。

苏平原终于想到了梅阿姨,通过梅阿姨苏平原对上官桃红有了一定的了解。苏平原和梅阿姨说让上官桃红来找他,他会帮她进第一医院的。梅阿姨毫不犹豫否决了苏平原的提议。梅阿姨和苏平原讲:“上官那孩子心高气傲,怎么可能来求你,何况她对你苏平原的印象并不怎么样。”

苏平原终于想出来一个自认为绝妙的好办法,何况这个办法对他这个生意人来说并没有半点坏处,这本来也是他早已谋划好的事情。

那是一家国企的综合性医院,医院的占地面积很大,里面的设施也算完备。国企红火的时候,在这家医院工作,不但清闲,工资奖金很丰厚。现在企业破产了,医院也好不到哪去,稍好的医生都跳槽到更好的地方去了,医院的设备老旧,往来的病人是一天不见一个。关门大吉为时不远了。

上官桃红见梅阿姨把她带到了这么个破医院,有点哭笑不得。上官桃红心想:既然来了,就当找个乐子吧。

医院的综合楼虽然老旧些,但依然雄伟。顺着电梯,上官桃红和梅阿姨来到顶楼,据梅阿姨讲,这家医院已经被收购了,现在董事会要对医院的未来重新规划,董事长就在顶楼,今天要见的也是董事长。

开门迎接的董事长正是苏平原,上官桃红在门开的刹那,注意到了董事长就是那个色眯眯的企业家,她才恍然大悟,明白是梅阿姨把她骗来的。她有回头就走的冲动,转念一想,既然来了就见见吧。

董事长苏平原寒暄着把上官桃红和梅阿姨让进办公室说:“现在什么都没安顿好,办公室有些乱,你们坐。”

在一张普通大办公桌的边上是一个双人靠椅,靠椅前的茶几上堆着各种文件。苏平原为上官桃红和梅阿姨倒了两杯白开水,说:“茶、咖啡什么的都没来得及买呢,只有白开水,真是招待不周。”

梅阿姨客气着:“苏董事长不用那么客气,这就挺好。我再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您处心积虑要找的上官桃红,挖我墙角,我还得配合,今天把她带来了!”

苏平原笑意盈盈地看着上官桃红,说:“不用再介绍了吧!”接着苏平原直接对着上官桃红说:“我听梅院长介绍,说你是医学院的高材生,我刚刚把这家医院给收购过来,现在是对医疗行业什么都不懂,两眼一抹黑,你能不能过来帮帮我呢?”

上官桃红礼貌地一笑,说:“苏董事长,帮您忙倒是没问题,幼儿园的工作还是挺多的,那边怕耽误了孩子,这边再误了你的事。”其实上官桃红是委婉地拒绝着。

梅阿姨这时接茬道:“幼儿园的工作我可以安排开,上官你就过来帮帮苏董事长吧,他对医院这方面真是一窍不通,这么大的摊子得有个明白人!”

上官桃红微微一笑,然后狠狠地看着梅阿姨,说:“梅院长你真是来卖我的啊,服了你了!”

苏平原赶忙接着说:“其实这个医院还是大有潜力的,医生,我们肯定请最好的。设备,我们也换最先进的。还要请最好的管理团队。大楼再从里到外装修一下,我就有这个信心,过不了多久,这,就是本市最好的医院!”说这些话的时候,苏平原的眼里是满满的自信和深长远大,这种气质是上官桃红以前没有看到过的。

苏平原随后对上官桃红诚恳地说道:“过来帮帮我吧,虽然我在商海打拼了这么多年,做别的生意我很在行,但经营医院我绝对是个门外汉。我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这里肯定有你的事业,听梅院长说,你的理想不在幼儿园应该在这里。”说着苏平原用脚使劲跺了跺楼板。

苏平原这番诚恳的话确实让上官桃红有些心动,她没有否定也没有立刻答应,若有所思地说:“让我考虑考虑再说吧!”

苏平原看着上官桃红说:“这里的职位你随便选,你觉得哪个适合就干哪个。当然,目前来看,你过来还是先帮我做医院的整体规划,毕竟你在医院干过。我再强调一下,你放心,我们的医院一定会成为全市最好的。”

上官桃红心想:我在医院就实习了一年光景,要运营这么大的一家综合性医院,我的天呐,那可不是我想要做的!我无非是想从基层的护士做起,干好了做个护士长,亲人朋友看病我能帮着跑跑就行了,突然来个这么大的重任,真没想过!

上官桃红依然敷衍着说:“我回去考虑考虑。”

一旁好久没开口的梅阿姨却急着应承下来:“我把幼儿园的工作安排妥当,下礼拜一就让她过来帮您。”

上官桃红怔怔地看着梅阿姨说:“我可没答应要过这边来上班呢。”

苏平原搓着那双胖乎乎的手,说:“不急不急,我是诚挚地邀请你来,不半点水分,再说我真是需要你的帮助,不勉强你,考虑好再来不迟。

上官桃红没说话,对苏平原点点头,然后做出欲走的样子。

梅阿姨看上官桃红确实要离开了,便和苏平原道别。

苏平原起身把上官桃红和梅院长送到电梯口,正想进电梯,梅阿姨用双手推住苏平原,说:“董事长,您就留步吧!”

苏平原不好再送,便停住脚步,目送上官桃红和梅阿姨走进电梯。电梯门合上的刹那,他看到上官桃红在里面冲着他挥手道别。他呆望着电梯良久。

  

在离开医院的路上,上官桃红就开始埋怨梅阿姨,没好气地说:“你怎么能不经过我允许就答应他我去医院上班呢?”

梅阿姨看看上关桃红平静地说:“他那确实需要你的帮助,那也是你施展才华的地方!我这终归是留不住你的!”

上官不依不饶地说:“这个人交往那么广,怎么会找不到一个好帮手,他可以请一个管理团队,找我,太不靠谱了吧?”

梅阿姨努起嘴巴对着上官桃红说:“丫头,你想多了,他是喜欢你我承认,可是你这样的哪个男人不喜欢呢?难道去医院不是你的理想吗?这家医院的前景很光明啊!再说了,你现在给他出出主意完全胜任,他对医疗行业真是什么也不懂啊!”

“前景光明,你怎么不去?”上官桃红回击道。

梅阿姨不甘示弱:“第一,我不是这个专业的,人家也不要我。第二我是老了,没有离开的勇气喽。否则我早去闯另一片天地喽!”

上官桃红还是没买账:“你这疯婆子,你没有勇气就把我往火坑里推啊?”

梅阿姨笑道:“怎么能说我把你往火坑里推,美好的事业向你招手,正是你施展才华大展身手的时候啊!这机会是我给你发现的,不感谢我还抢白我,哼!”梅院长鼻哼一声接着说:“还有,你总说人家色眯眯的,你今天看他色眯眯的吗?”

上官桃红这次认真地说:“看他今天倒是一本正经的,谈吐也很有见地,挺有些企业家的风采。”

梅阿姨翻着白眼球看着上官桃红:“你要是真的没想法,我给他打电话说你真的不想去,省得你尴尬。”

上官桃红鄙夷看着梅阿姨:“你将我军啊,你快打电话说我肯定不去!”

梅阿姨笑着说:“我知道你动心了,干好的话,不用感谢我不好呢,就更不用谢我了。

上官桃红呵呵笑道:“去与不去还真是我自己的选择,好会感谢你,不好也与你没关系,放心我不会找你算账的。

 

至那以后,上官桃红真就辞了幼儿园的工作,过来帮助苏平原对医院进行重建。在重建工作中,苏平原给予上官桃红充分的信任,在上官桃红的各种建议下,医院聘来最好的管理团队,聘来最好的医护人员,更新了很多老旧设备,引进了很多高精尖的新仪器,使医院从软件、硬件两方面都走在全市私人医院的前列。这家曾经半死不活的医院很快就重新开业,迅速焕发了活力。苏平原一直在董事长的位置上导演着这一出破败医院起死回生的戏码,医院的日常工作基本由上官桃红担任,当然医院也聘请了一位真正的院长,是一位退休的有名望的老医生,苏平原要的是他的名望和资历,上官桃红的对外职务是董事长助理。

上官桃红与苏平原在工作上磨合很是融洽,苏平原无论在工作中和对外的场合上,对上官桃红都很照顾,表现也很绅士随着相处时间的拉长,上官桃红早已经没有了对苏平原最初的坏印象。现在她觉得苏平原是个很绅士的男人,很有担当的男人,也是一个很成功的男人,他很有城府,深藏不漏,他的成功不是随随便便成功,他有独特的魅力有独到的眼光,为人处世与人往来老道深沉。苏平原给她的感觉就像一位慈父,她不用担心任何问题,不用负担任何风险,在前进的路上无限地加速,边上都会有苏平原父亲般的保护。对于这样一位富豪的痴情,上官桃红确实有些心动。

梅阿姨偶尔还是过来与上官桃红闲聊的。一次梅阿姨无意中说:这医院苏平原纯粹是因为她上官桃红才开起来的,否则苏平原真没有进军医院这个行业的计划。听了这些话,上官桃红对于苏平原这个低调富豪的豪举感到震惊,当然也是欣喜。在那之后上官桃红决定接受苏平原追求。

没过多长时间,上官桃红真的和苏平原结婚了。那时候,连梅阿姨都感到惊讶,苏平原是什么时候离的婚啊,这消息保密到密不透风啊,不是送来他们俩结婚的请柬,梅阿姨都以为苏平原还在原来的婚姻之中,苏平原和上官桃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这真是意料之外的事她为上官桃红找到这么一个如意郎君感到高兴,并给了他们最真挚的祝福。在结婚后上官桃红辞去了医院的工作,彻底回归家庭,过起了无忧无虑的阔太太生活。

更快的是,上官桃红和苏平原的儿子没过多久就降临人间。更让梅阿姨感到意外的是,孩子还没过第一个生日呢,上官桃红和苏平原就展开了离婚大战,这是她万万看不懂的,上官桃红毅然决然和苏平原签了一纸离婚书。孩子判给了苏平原。苏平原现在倒也不错,三个离婚的老婆给他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苏平原给了上官桃红一定的经济补偿。而后苏平原和上官桃红再没有任何瓜葛。这简直就是一出神剧,梅阿姨没看懂,以后她更没机会看懂,苏平原是不搭理她了,上官桃红也再没有和她联络过。她这个曾经的大好人就这么被双方选择性遗忘了。梅阿姨有些唏嘘,这个世界变化太快了,这节奏不是她这老胳膊老腿的人能跟上的,还是好好经营自己的幼儿园吧。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