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旅行箱里的杀机(二十)

来源:网投 作者:王世勇

教练李国栋早早来到健身房他想多带几个学员,这么拼也是为了早点儿把新房子装修费赚出来。若大的健身房空荡冷清,上午来锻炼的没几个。

李国栋和前台的会籍顾问闲聊着,忽然,眼前飘过一个高挑纤细的身影,奔女更衣室走去。国栋看着眼生,心知必是新会员,觉得机会来了,便溜达到女更衣室旁的器械区等待。

这是一个标准的美女,五官端庄,身材匀称略显单薄,四肢纤细却臂长腿长。上身穿一件运动圆领衫,下着一条宽松运动短裤,露着白皙的长腿,足蹬一双崭新的运动鞋。李国栋一打眼便知,这是第一次来运动的,如果她有一个私人健身教练肯定会练出更完美的身材。想好了说辞,李国栋走到已经站在跑步机上的美女身边,问:“美女你好,是第一次来健身的吧?”

美女回头看看李国栋,尴尬地一笑,说:“嗯,这跑步机怎么用?”

李国栋猫腰把跑步机底部的电源开关打开,站起身后说:“我是这里的教练,都叫我国栋,您怎么称呼?”

美女微微一笑,说:“叫我阿桃好了。”

李国栋接着说:“我今年二十三,我应该比您大一点点吧,我叫您阿桃美眉可以吗?”

自称阿桃的美女不经意地笑了,但很快收住笑容说:“当然可以了!”

李国栋指着一排排的器械说:“阿桃美眉,我有必要给您简单介绍一下各种器械的功能与怎么使用,对这些不明白,不但练不好还会伤了您。”

阿桃笑意盈盈地说:“我正不知道问谁好呢,太谢谢了。”

李国栋带着阿桃,逐一讲解了每个机械的功能、使用指南和禁忌,介绍着各种器械对身体每个部位的作用。走完一圈说:“我给您再做一个身体指标检测吧,出来数据后,按着指标有针对性的锻炼就会有的放矢。”

一边做着各种指标测试,两个人一边聊着天。

阿桃爽朗地说:“我就是要变得强壮一点,现在我太瘦弱了。”

李国栋一脸认真,说:“这个不难做到。”

阿桃做个鬼脸说:“我觉得这很难哎!”

李国栋趁机说:“确实不难,正好我这有一节免费的私教课程,阿桃美眉你可以来试试。”

阿桃笑了,说:“不用免费试课,看你讲解的很认真仔细,我买你的课不就行了!只要你保证能让我短时间变强壮就行。”

李国栋瞪着真诚的大眼睛说:“没问题啊,只要您按时来上课,这都不是事儿。”

阿桃根本就没计较费用问题,一下就买了一年的私教课程。

李国栋带着阿桃认真上了一节私教课,阿桃的背心前后都被汗水湿透了。把阿桃送到女更衣室门口,李国栋说:“阿桃美眉,今天累吧,快去洗澡吧,记得过来锻炼!”

站在门口的阿桃突然哈哈大笑,说:“谢谢你喽,但是有件事得告诉你,我比你大多了,下次喊我阿桃姐姐!”说罢,转身进了女更衣室。

听完阿桃的话,李国栋高大健壮的身躯竟僵在那里,心:怎么可能比我大!一边摇头一边走回教练席

自那次以后,阿桃一个星期都没来了,李国栋记得非常清楚甚至有些想念这个女子了,他心里明白,这种想念绝不同于对以往会员的想念!李国栋有一种给阿桃打电话的冲动最终还是忍住了!

心想事成大多数情况下都是一句祝福语,但今天李国栋体会到这句话是什么滋味了。正掰着手指头数阿桃没来的天数,抬起头,那个俏丽的身影竟然出现在眼前。国栋大喜过望,说话竟有些口吃:“阿、阿桃妹妹,你怎么来了?”

阿桃飞起一条眉毛说:“哦。听你这口气,还不欢迎了是吗?”

李国栋脸微微一红,满脸堆笑说:“怎么能不欢迎呢,盼着大美女你来呢!”

阿桃笑着说:“你怎么敢不喊我‘姐姐’,还敢叫我‘妹妹’?”

李国栋腼腆地说:“我还是习惯喊你阿桃美眉,就这么叫吧!对了今天是要上课吧,怎么也不先和我打声招呼,我好准备一下!”

阿桃倒满不在乎地说:“这还用准备啊,不用吧!”

李国栋认真起来,说:“当然要准备,要么怎么能很快达到预期的效果!”

阿桃点点头说:“也是,教练先生,那我今天该怎么练呢?”

李国栋整理着手里的私教计划,说:“阿桃美眉,你先热身,到跑步机上调个低速档,慢跑十分钟。我去拿几个器械,今天做几组有针对性的训练。”

李国栋去找器械,阿桃去更衣室。

李国栋拿着两个小重量哑铃、伸展用地垫子等奔着阿桃而来,还没见到阿桃,只听“咣当”一个物体跌落地板的声音,李国栋寻声望去,只见阿桃瘦瘦的身体刚从飞转的跑步机跌落到地板上。李国栋扔下器械,忙不迭地跑过去,把俯卧在地的阿桃抱坐起,关切地问:“阿桃,没事吧!”

阿桃疼得呻吟着,用微弱的声音说:“磕到腿了!”

李国栋看到阿桃的左膝被擦破了一大块儿,血渐渐渗出来一脸心疼说:“膝盖破了,是皮外伤,其他部位还有不适吗?”说着,国栋认真专业地检查阿桃腿部,让阿桃伸腿蹬一蹬。忍着疼的阿桃按着李国栋的要求做了,并没有新的痛点。李国栋扶起阿桃,说:“阿桃啊阿桃,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经过我的初步检查其他部位没有大问题,但皮外伤也不轻。我带你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吧!

在李国栋搀扶下,阿桃走路依然一瘸一拐,但她说:“教练,不就是破点皮儿吗,没事,不用去医院。这不你的事,放心吧!是我逞强,把跑步机调到最大档的,没跟上节奏!

李国栋认真地说:“阿桃会员,是我没尽到责任,才导致你的受伤,现在我代表健身房带你去医院救治,你不能拒绝我。”

不容分说,李国栋开着自己的雪佛兰带着阿桃去了医院。

医院检查和李国栋说的一样,就是擦伤,腿部的肌肉、韧带、关节都没有问题。大夫给拿了瓶酒精和外用红药水,建议回家休息几日。

李国栋带着阿桃出了医院,说:“我送你回家吧!”

阿桃却执拗地说:“教练你忙去吧,我没事儿。”

李国栋坚持说:“你都这样了,我必须把你安全送回家才能安心!”

阿桃随后笑了,说:“国栋教练,我的包、衣服还在健身房呢,得先回健身房!”

李国栋坚持自己的意见,说:“我先送你回家休息,回头我让她们把你的东西拿出来,我给你送过去。”

阿桃难为情地表示:“那多麻烦啊!”

李国栋说:“阿桃,你就听我的吧!家里有人照顾你吧

阿桃没吭声。

李国栋疑惑地看着阿桃说:“怎么,有什么问题?”阿桃扭捏地拉长声音说:“我家人都不在!”

听到这李国栋心里乐开了花,不动声色地说:“哦,要不介意,我可以照顾你!

阿桃娇嗔地说:“那怎么可以,我会走的,没那么严重!”

到了家门口,阿桃执意自己一个人上楼,李国栋没办法,看着阿桃一瘸一拐地消失在视线里,开车返回健身房去拿阿桃的衣物。

过了个把小时,阿桃听见门铃声,便一瘸一拐走到门口,透过猫眼,见是李国栋,她打开门。

站在门口的李国栋,拎着阿桃的衣服、包、还有一大袋水果和食品。阿桃接过自己的衣服和包,说:“谢谢你了,国栋教练,我就不留你坐了!”

李国栋没有走的意思,递过来一包食品和水果,说:“这是给你买的,好好养伤好好休息!”

阿桃摆手推辞着,忽然脚下一软,又栽在地上,李国栋赶忙放下袋子,把阿桃扶起,说:“你这状态,一个人怎么行!”

阿桃被国栋扶着走进屋子,她说:“膝盖稍稍有点痛,大夫都说了没问题,你不也说了吗,皮外伤,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李国栋把阿桃扶坐到沙发上,说:“你一个人,确实不方便,我会给你买好三餐吃的,药我给你擦,这些总可以吧!”

阿桃看看肿起来的膝盖,说:“那怎么好意思,不想麻烦你!”

李国栋把拿来的那包水果和食品在阿桃眼前晃晃,说:“不知你喜欢吃什么,我随便买了点零食和水果,看看和你胃口吗?”

阿桃坐在沙发里,并没有仔细看袋子里的水果和食品,眼里显出一丝焦躁。

李国栋看阿桃没言语,有些无所适从,起身说:“我还是给你买点晚餐吧,你喜欢吃什么?”

阿桃这时才说:“太麻烦你,我自己想办法吧!”

李国栋再次真诚地说:“阿桃,不麻烦,难得能为你做这些小事儿!你就说想吃什么吧?”

阿桃眨了眨眼,看看李国栋,说:“教练,真不好意思麻烦你,那就来份大麦粥吧,随便来点咸菜,出这个小区左拐一百米就有一家粥屋。”

“等我。”说罢,李国栋走向门口出去了。

阿桃接受了李国栋买来的食物,但她还是没有留李国栋一起吃饭的意思。不得已,李国栋放下食物回去了。

第二天李国栋买了豆浆油条早早就来敲阿桃的门,阿桃竟然叫李国栋把豆浆油条放门外,她说现在不方便出来。李国栋走下楼梯时有些灰心,可是他心里盘算着:阿桃没有表明不接受他的帮助,自己又自告奋勇说管人家一日三餐的,中午、晚上还得来。

中午,李国栋打电话问阿桃想吃什么,阿桃说:“不用跑过来了,天色昏暗,天气预报说有大暴雨,我自己对付一点就行。”

李国栋坚持说:“既然你不说喜欢吃什么,我就看着买了,等我,很快就好。”

阿桃在电话那头没有再说拒绝的话,把电话挂了。

买完快餐,电闪雷鸣、倾盆大雨如约而至。李国栋确实忘了拿雨具,站在快餐店门口,他犹豫一下,还是快步走进雨里。快餐店距阿桃家不远,步行五分钟的路程,这足以使李国栋淋成落汤鸡。

阿桃开门的那一刻,李国栋手提着一盒热气腾腾的咖喱鸡饭就出现在阿桃的眼前。阿桃见李国栋身上已被淋透,水还顺着衣服往下滴答,她接过咖喱鸡饭,说:“快进屋,这大雨天怎么还跑来了,看把你淋的!”

李国栋望望里面干净整洁的客厅再看看自己滴嗒雨水的一身,没有动。阿桃说:“快进来啊,愣着干嘛?”

李国栋犹豫着说:“怕把你的地板弄脏了,我还是不进去了!”

阿桃怒道:“这么大的雨,你要怎么走,快进来吧,没那么多讲究。”

李国栋走进屋子,但却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走也不是,阿桃见状笑了,说:“你等等,我给你拿身干净衣服换上。”

走路依然有些蹒跚的阿桃进了卧室,一会儿,她拿出一身干净宽松的男士家居服扔给李国栋,指着中间的卫生间说:“到那里换吧,然后你就可以自由走动了。”

李国栋拿着家居服走向卫生间,边走边说:“这是谁的衣服啊?”

阿桃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你问得还挺多,这身是全新的,穿吧。”

李国栋拿着家居服到卫生间里,准备换上,听阿桃在客厅里喊:“里面有热水,冲完澡再出来吧,毛巾也给你放好了,全新的,放心用吧!”

李国栋大声应承了一声“好的!”

五分钟,李国栋就冲完了热水澡,换上干净柔软的家居服走到客厅里。阿桃坐在沙发里,她竟然换了一身和李国栋一模一样的家居服。李国栋走过来,指着阿桃的家居服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说:“这明明就是情侣装吗,我这身刚刚适合我,不是特意为我准备的吧?”

阿桃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头也没回,说:“别臭美了,刚刚赶上适合你,快过来,吃碗泡面吧,刚给你泡的,还热着呢,我这真没什么好吃的。”

李国栋拘谨地坐在阿桃的边上,看着泡面,说:“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

阿桃紧盯着国栋说:“你每次都早早给我送完吃的就走,那个点儿肯定没吃饭啊,这个我还不清楚吗?”

阿桃继续说:“国栋教练,你为什么这么热心来帮我买吃的?”

李国栋本来就没敢直视阿桃的眼睛,被阿桃这样问,他有些不知所措,低着头,红着脸吭哧半天,终于说:“我喜欢你!”

听到李国栋的回答,阿桃大笑起来,说:“你喜欢我什么,你了解我吗,知道我比你大吗?”

国栋这时突然有了勇气,他突然把阿桃抱在怀里,正视着阿桃说:“我不管你什么样,我觉得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我决定对你好一辈子,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让我做什么都成!”

阿桃使劲的从李国栋的拥抱里挣脱出来,喘着粗气,瞪着李国栋。

阿桃气息变均匀后脸色严肃起来,深邃的大眼睛紧盯着国栋说:“让你做什么都成?我让你去杀人你干吗?”

李国栋没犹豫,斩钉截铁地说:“只要是该杀的人,我就会去!”

阿桃又开始哈哈大笑,说:“可爱的教练啊,我不会让你去杀人的,还有,我有很多事情要做,从没想过要谈情说爱!收起你对一个老女人的好奇心吧!”

李国栋还是一本正经地说:“你年轻美丽有光彩,怎么能说自己老呢!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只要你做我女朋友!”

阿桃依然笑意盈盈地说:“你根本就不了解我,如果我说我结婚了呢?”

李国栋狠狠地说:“那我就让他离开你!”

阿桃这时拿起国栋买的咖喱鸡饭,吃一口,说:“这个味道正是我要的,你怎么知道我爱吃咖喱鸡饭?”

李国栋看看自己面前的泡面,说:“碰巧吧。”

阿桃一边吃着咖喱鸡饭一边说:“你够狠的,那我说我有一个很有钱很有势力的老公,你怎么办?”

李国栋看看天花板,说:“那我也不会放弃,我要想尽办法!”

“够执着,你刚认识我几天啊!”阿桃说着,指指泡面:“先吃点东西吧!”

李国栋听话的把泡面狼吞虎咽吃下肚。

阿桃看着李国栋把泡面一扫而光,说:“那我说,我有孩子呢?”

李国栋疑惑地上下打量着阿桃,然后又认真地看着阿桃的腹部,说:“不可能吧,怎么看你都是没结婚的状态,孩子难道在肚子里?我可没看出来,几个月了?”

阿桃鄙夷地看了一眼李国栋,说:“没在肚子里,他已经七岁了!”

李国栋惊讶环顾四周,说:“哪呢,我怎么没看到!你可别吓我!”

阿桃这次认真地对李国栋说:“是真的,我有一个七岁的儿子,是我的心头肉,这回你该打退堂鼓了吧!”

李国栋的脑袋都要爆炸了,心想:她怎么可能有一个七岁的儿子!考验我呢?即便真有儿子,这个女人也是我热爱的,我没有理由退缩!想毕,他说:“你的一切,我都爱,包括儿子!”

阿桃看着窗外依然没停的雨,说:“你还年轻的都不了解自己,别那么轻易说爱!”

李国栋一脸认真地说:“别小看我,我会做给你看的!”

阿桃叹口气说:“真没心思谈情说爱,我现在的目标就是把孩子接回来!”
“他在哪,我去接。”李国栋抢着说。

“在他爸那里,我都没机会见他!你怎么去接?”

李国栋一脸无辜,说:“是这样啊,那怎么还不让你见呢?”

阿桃没理会李国栋的问话,自言自语地说:“我一定把儿子抢回来!”

李国栋打了个喷嚏,没头没脑地接一句:“怎么抢,我帮你!”

雨没有停的意思,阿桃看看李国栋,说:“你凉着了,先去卧室躺会儿吧,要么真感冒喽!”

国栋接连打了三个喷嚏,但他说:“我这体格,怎么会感冒!”

在阿桃的再三催促下,李国栋随着阿桃走进了卧室。

在李国栋的悉心照顾下,阿桃的皮外伤没过几天就好了。那天晚过后,繁星满天,阿桃要求李国栋带着她出去透透风,逛逛街。

李国栋驾驶着自己的雪佛兰小车竟不知道往哪开,副驾驶上的阿桃说:“去港湾购物。”

李国栋知道女人都喜欢购物,但他心里却有些紧张,不是因为别的,他的兜里没钱了。听到阿桃说去购物,李国栋没回话。

开着车的李国栋正在发愁怎么回答,阿桃却拍拍他的肩,说:“教练,往港湾开。”

李国栋只好加油开向港湾。

 阿桃似乎看出了李国栋的尴尬,她在停车时笑嘻嘻地说,“亲爱的教练,这几天多亏你悉心照顾,我要送你礼物,今天晚上你喜欢的所有东西,我买单。”

李国栋低着头,小声说:“我的喜欢是你。”

这次阿桃却没回答。

港湾购物街上商品琳琅满目。阿桃没有往女人爱转的地方去,他拉着李国栋径直走进了男装专区。

阿桃说:“教练,我要送你身衣服,你挑吧。”

李国栋摇摇头,“不必了吧,我的运动装很多呢,这些我都没机会穿。”

“既然你不愿意选,那只有我帮你选了,我看看。”阿桃边走边看着各种男装。一会儿,她选中了一身休闲套装拿给李国栋。

上身polo衫下身牛仔裤,颜色款式正和李国栋的心意,但他还是推辞着,“不用了吧,阿桃。”

阿桃突然飞起眉毛,指着更衣室霸道地说:“去,换上,出来给我看!”

李国栋只好拿着衣服走向更衣室。空调把更衣室里吹得很凉,李国栋一边换衣服,一边思考着是不是该领阿桃这份礼。所以他悉悉索索忙了很长时间。

换完衣服,李国栋出来找阿桃,左顾右看,竟没找到,正纳闷呢,背后有人拍他。李国栋回头一看,大吃一惊。

阿桃,穿了一身男人衣服,上身白衬衫,下着休闲裤,脚蹬休闲板鞋,头顶太阳帽,得意洋洋地站在李国栋的面前。

阿桃问:“看看我像个男人吗?”

李国栋惊奇地注视着阿桃,说:“你这是要干什么?”

阿桃飞个媚眼儿,神秘地说:“你别管,就说我像不像男人吧?”

李国栋歪头想了想,看着阿桃说:“坦白说,你穿这身,还真挺飒爽,有点美男子的味道,但是,走路姿势怎么看都是个女人。”

“真话?假话?”

“真话。”

“服务员,这两身衣服,全买了。”阿桃一边喊着服务员,一边走向款台。

李国栋紧跟在阿桃后面,心里想,看都没看我这一身就买了。他知道这个品牌的东西很贵,但嘴上却说着,“我来付吧。”

阿桃,“送你的礼物,你付什么付。”

阿桃熟练地刷卡付账,然后对服务员说:“这两身就穿着了,把标牌给我剪下去,再把脱下的衣服包了。”

阿桃穿着一身帅气男装,带着李国栋走出购物街。

李国栋一边开着车,一边说:“这么贵的衣服,真不好意思让你送我!”

“不用不好意思,我送你东西,很没面子了吗?大可不。以后,送你的还多着呢!”阿桃轻松地说。

李国栋开着车,问:“我们现在去哪?”

阿桃神秘地说:“找个黑一点儿的地方?”

“干什么?”

“找就是了,别问那么多。”

在一处僻静的街角,路灯昏暗,阿桃示意李国栋把车停下,她开车门要下车。李国栋也要下车跟着,阿桃却说:“你就在车上坐着,看着我。”说罢,阿桃走下车,迈着男孩子才有的那种痞痞的步伐,走向街边的墙角。

车里的李国栋傻傻地一眼不眨地看着车外走向黑暗墙角的阿桃。他不明白她到底要干什么。

远处的路灯把她的身影拉很长,阿桃走到墙边站下,回头向四周看了看,确认没有其他的人,她又看了一眼车里的李国栋,然后开始做出一系列动作,这一切把李国栋的下巴都看掉下来了。

只见她身体微微向着墙倾斜,一只手扶着墙,另一只手伸向自己的裆部,像是把裤子的拉链拉开了,然后从容地把手伸进里面,好像掏出一件东西,然后用手扶着做出了男人撒尿的姿势,做样子尿了一会儿,尿尿完毕,又抖了抖手的东西,再把东西塞进裤子,把拉链拉上。简单整理一下衣裤,转身,又迈着很有街头小流氓气息的步伐,走回到车上。

看呆了的李国栋,直到阿桃坐进副驾驶,关上车门,才问:“天啊,宝贝,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阿桃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很认真地问:“这回我看着像男人了吗,哪里还不像?”

“你简直就是个天才,刚才那通表演太逼真了,动作流畅,一气呵成,在不了解内情的情况下, 绝对会认为你是个男的。我都爱死你了!宝贝儿!”说完李国栋伸手要抱阿桃。

阿桃把李国栋的手推开,认真地又问:“真的很像男的,每个细节都对?”

李国栋认真地回答:“每个细节都对,无可挑剔。”

他拉住阿桃的手,闻了闻,坏笑着说:“没溅上尿吧?”

阿桃要把手抻出来,李国栋没松手,阿桃便不再挣扎,说:“你闻到尿味了吗?”

李国栋认真地说:“都是你的香味儿。”

李国栋接着问:“你这到底要干什么啊?”

“好玩吗,以后告诉你为啥。”阿桃抽出手说,“送我回家吧!”

李国栋一边开车一边说:“你超好玩儿,哪来的童心,哈哈!”

阿桃到家了,李国栋说要把她送上楼,阿桃说太晚了,明天再见吧。在李国栋转身上车的一刹那,阿桃却站住了,趴在车窗上对李国栋说:“跟我上楼吧!”

李国栋没说话,麻利地锁好车,屁颠屁颠地跟着阿桃上楼了。

到了阿桃的房间,李国栋又要去抱阿桃,阿桃轻声说:“等等,我再给你一个惊喜。”

李国栋便木讷地站在原地,阿桃转身到里边屋去了。

一会儿,阿桃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盒子,递给李国栋,说:“我知道你喜欢这个,送你了。”

“是什么?”李国栋接过盒子,他看明白了,这是一部最新款防震防水的手机,相当昂贵,自己流露过要换这部手机的意思,没想到被阿桃注意到了。

他正要推辞,阿桃好像明白他心中所想,说:“不用推辞,这就是给你准备的。以后就用这部手机和我联系,否则我不接听你的任何消息。”她看李国栋点头认可,便接着说“我不缺钱,但少一个靠得住的朋友,经过这么多天的相处,我觉得你就是我要找的人。

听到此处李国栋有些激动“阿桃,我肯定是你最信任的人,无论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我义无反顾。”

阿桃脸上挂着笑容,看看李国栋,说:“不早了,你回去吧,我们明天见。”

此时,李国栋不知哪来的勇气,他呼地抱住阿桃,嘴里呢喃着“我不想离开你!”

阿桃没有反抗,顺从倒在李国栋的怀里。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