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手李兵》作者:徐保勇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1-24 17:17:07

 

 
 
             一、
 
    李兵从警校毕业了,被分配在刑警队实习。他心气很高,踌躇满志要做一名最优秀的警察。他的理想是让犯罪分子一听到他的名字就心惊胆战,马上改邪归正立地成佛。目标虽然远大可起步并不容易,刚到刑警队就被弄了个下马威。
   队长葛成林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刑警,今年四十二岁,进入警队恰好二十一年,经常自称已经当了半辈子警察。辖区里的小混混看见他过来都要躲着走。那天,李兵小心翼翼地问:“葛队,咱们这儿几点上下班呀?”葛成林皱皱眉头说:“这个问题比较复杂,我当了二十多年警察也没搞清楚几点上下班。我仔细想想,咱们好像是上班没点,啥时有警情啥时就上班,凌晨一两点出现场不稀罕,夜里九点才吃晚饭也很正常,至于几点下班就更难说,我都一礼拜没回家了。”
   指导员万川用文件夹戳了戳他的后背说:“你别吓唬人家年轻同志了,咱刑警队的人本来就不多,如果再叫你给吓跑几位,你当光杆司令去吧。”又对李兵说:“你别听他乱讲,咱葛队就这脾气,赶快准备准备,早点进入工作状态。”
   中午,李兵到一家小商店买牙膏,刚踏进店门便发觉情况异常。一位连衣裙女孩只顾低头挑选小食品,却不知旁边那个黄头发小混混已趁机开始“工作”:两根手指灵巧地探进女孩的挎包里朝外夹一个绿色钱包。李兵顿感肩上责任千斤重,来不及多想就大喝一声:“住手!”黄头发吓得一激灵,急忙缩回了魔爪,李兵跨前一步攥住了他的手腕子。
   此时他脑海中闪过一副电影里的动人画面:警察挺身而出,小偷束手就擒,老百姓大快人心,纷纷称赞民警的英勇,自己成了光辉形象。
   可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黄头发虽然做贼但毫不心虚,反而冲李兵嚷嚷:“干嘛?警察同志,你摸我的手腕子干什么?想测脉搏吗?”李兵厉声道:“少啰嗦,你偷人家的钱包,还装什么蒜?”黄头发一脸无辜:“我偷谁的钱包了?”李兵对女孩说:“大姐,他要偷你的钱包,你注意点!”女孩急忙摸了摸挎包,见啥也没丢,反而不高兴,说道:“你管谁叫大姐呀?我有那么老吗?”然后昂着头扬长而去。
   女孩子一离开,黄头发不干了,说:“人家这小姑娘没丢钱包,你凭啥说我是小偷?警察也不能随便诬陷好人呀?”李兵说:“你刚才把手伸进她口袋里,想偷还没偷到手呢!”黄头发张开手掌说:“拿证据来,你有我偷钱包的录像吗?没有就是诬陷。”
   李兵一指旁边的售货员,说道:“我有人证,你夹钱包时,她也看见了,是吧?”黄头发扭脸看向售货员女孩,眼珠子瞪得溜圆,手掌轻里带重往柜台上一拍,问:“小妹妹,你看见我偷钱包了,是吗?”女孩子原本粉红的脸颊微微泛白,脑袋晃得像拨浪鼓,一迭声说:“没有没有,我啥也没看见。”
   黄头发又转向李兵,脸上露出得胜又得意的笑容,说:“怎么样?警察小兄弟,人家这个妹妹啥也没看见,你偏偏说我是小偷,哎哟!我这纯洁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我那清白无瑕的名声被你玷污了,往后的生活我可怎么过呀?女朋友也不会跟我了,一辈子全完了,你任意侮辱好人,我要给你曝光,让全社会都来谴责你。”
   李兵说:“我是正常执法。”黄头发追问:“你有执法证吗?”李兵没吭声,因为他还没有拿执法证。黄头发说:“你没有执法证,也没有证据,就敢说我是小偷。我要去告你!你要给我赔礼道歉,恢复名誉,再赔我精神损失费,咱也不是那种贪得无厌的人,也不多要,赔我五百万就行了,只当我中了一次大奖。”
   面对黄头发的无理纠缠,李兵有点手足无措。黄头发更加气焰嚣张,大喊大叫:“大家都来看呀!警察诬陷好人了!咱老百姓没法活了!”正在此时,忽听背后有人说:“猴子!又在这儿撒泼呢!”回头一看,是刑警队长葛成林站在了门口。黄头发立马换了笑脸,说:“呀!葛叔来了,您忙着呢!看您不辞辛苦,天天辛苦工作,把您都给累瘦了,您自个不在乎,我们人民群众可不答应,希望你一定保重身体健康长寿。”
   葛成林说:“少给我犯贫,你是不是又犯事了?”黄头发说:“哪能啊?我在葛叔的哼哼教导之下,早就改邪归正弃暗投明了。再说了,有咱葛叔坐镇天下保一方平安,谁要敢犯贱胡来瞎闹事,连我都不答应,我替你先灭了他。”葛成林指着李兵说:“他是我的部下,听你刚才嚷嚷,怎么回事?给我说说,不用曝光,我来处理他。”
   黄头发一揽李兵的肩膀,说:“没事没事,一点小误会。一位小姑娘脚下一滑差点跌倒,我奋不顾身扶了她一把,这位小兄弟也是出于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精神,加上这屋里灯光昏暗,误以为我在掏小姑娘的钱包,误会误会,纯属误会。”
   葛成林说:“听这意思,你还是学雷锋做好事喽?”黄头发说:“时代青年嘛,应该的。可他说我偷东西,绝对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葛成林说:“你一边呆着去,谁跟你是一家人?”黄头发毫不气软说:“咱们是一家人哪,你们不是常讲警民一家吗?警民鱼水情嘛!你们是鱼,我们群众就是水。”葛成林乐了,说:“你还挺会说。”黄头发趁机说:“葛叔,您忙着,我不耽误您的宝贵时间了。”说完一溜烟跑了。
 
 
               二
 
   葛成林关切地问李兵:“他跟你胡搅蛮缠闹啥呢?”李兵说了事情经过。葛成林说:“你才来,不太了解情况,这家伙姓侯,人长得也像猴,是这条街上的痞子,大罪不犯小错不断,除了盯紧点还真拿他没辙。”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