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变》第二十章 作者:吴学军 (连载)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0-20 15:50:25

 第二十章

 

1

深夜,万籁俱寂,忙碌一天的人们早已进入梦乡。

市公安局特种技术科监视室,二个屏幕开着。一号监视屏显示的是昏暗的中成大酒楼室内停车场,二号监视屏显示的是中成大酒楼江边大别墅的内部情况。

监视已连续多日,虽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情况,但专案组的民警们不敢有丝毫大意。他们深知失一毫会输全局的道理。

深夜一点二十分,二号监视屏传来有人活动的信息,可以清楚地看到别墅内打开了几盏灯,李斌带着几个马仔出现了。值班人员第一时间向局长潘桂基、副局长肖承铁和刑侦大队长古云峰汇报。

图像显示:李斌一伙将一台移动式吊车开到别墅房内中央的大水池上方,一个蛙人手牵钢丝绳下水潜入池中,几分钟后蛙人浮出水面,向岸上开吊车的人打了一个OK的手势。

潘桂基、肖承铁、古云峰急匆匆来到监视室,从显示屏上看到:李斌一伙从大水池中吊起一艘潜艇移动到水泥地面上轻轻放下,用特大扳手将潜水艇的密封仓打开,将好几辆豪华轿车拉出放在地面,然后装上假牌照,逐一推入地下通道。

监视室鸦雀无声,个个看得目瞪口呆。

潘桂基说:“这可真有点像第二次大战时期纳粹德国海军邓尼茨将军在大西洋一个小岛上的一支秘密潜艇部队,在外人来看,会以为我们几个深更半夜在这看电影呢。从事公安工作三十多年,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高智商的犯罪。这个幕后总策划人智商的确太高了,只可惜用错了地方。”

他叮嘱肖副局长和古大队长在做好保密工作的前提下对中成集团的骨干人员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然后迅速向上级汇报了案情进展。

 

(2)

惊雷划破黑夜,狂风骤起。

离中成大酒楼80米外的南江中心附近,一艘小货船抛锚在此,船上亮着一盏灰暗的灯。市局特警大队的两个蛙人悄然潜入江中,一前一后向80米外的中成大酒店旁的神秘别墅游去。蛙人借助潜水服头顶上的探灯,很快找到别墅内水池与南江相连接的巨大的潜艇出入口,进入后,发现水池上方有灯光,立即关闭探灯游向潜水艇左舷,将香烟盒大小的GPS全球定位仪粘贴在潜水艇的左下舷,然后以娴熟的动作快速游向潜艇底部躲藏起来。

也就是几秒钟的时差,他俩没有被中成集团的蛙人发现。这会儿,中成的蛙人从别墅内的水池下潜到出口游到江边,在水中找到渔船抛下的钢绳,用劲拉向潜水艇,系在艇上的挂钩上,浮出水面爬上水泥地面,随即用对讲机说到:“牛哥,一切搞掂,一路顺风!”

3)

市公安局电子监控室,局长潘桂基和副局长肖承铁盯着巨大显示屏,技术科科长认真地作着讲解:“我们蛙人秘密安装在走私潜艇上这套GPS卫星定位跟踪仪是目前世界上抗干扰最强的跟踪仪,它通过卫星定位,自始至终每时每刻都能知道被跟踪对象所在的经纬度,电子屏幕上闪烁着的光标是这艘潜水艇目前所在的海域,请看这张地图。我们所画的这条线表明这艘潜艇是从我市南江顺流而下到达南江出海口,然后从领海逐渐向公海行驶。据测算,该潜艇二个小时后可到达公海。省厅和公安部可以同时观察它的走向。

 

4

雷军正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批阅文件。

肖承铁悄没声儿地进来,反锁上门。

雷军听到锁门声,惊奇地抬头循声看去,十分诧异:肖承铁跟自己那么多年,这么慌张的举动从没有过。

肖承铁的脚步明显零乱。雷军对自己的前任秘书太了解了,忙问:“出了什么大事?”

“出了天大的事。您一定要有心理准备啊!”

雷军一脸的豪迈:“我不相信有什么坎我迈不过去,人生中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他自忖,领导干部最惧怕的无非是贪污受贿东窗事发被双规,自己行得正天塌下来也不怕。

肖承铁凝视雷军片刻,在确信雷军已有心理准备后,压低嗓门轻声说:“玫姐出事了!”

雷军的脸骤然发青,额头上渗出细碎的汗珠,嘴唇哆嗦了一下,半晌才艰难地张口:“连我都救不了吗?”

“可能是死罪,走私数额巨大,还有命案在身。”

办公室一片死寂,静得连一根针跌落也能听到响声。肖承铁的话如针如锥,字字刺剜着雷军的心。

肖承铁噤声立于一旁,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犹豫许久,他悄然退出,想让老领导一个人静静。

雷军神情黯然地在诺大的办公室踽踽独步,一时不知所措。

 

5

夕阳西沉,残阳如血。

夏玫从中成大厦出来,径直上了早已等候在门口的宝马,吩咐华仔

去银都酒楼。

中成大厦对面马路上一辆车窗贴了深色膜的白色丰田面包车悄然启动跟随着宝马。这种车在珠江三角洲是最多的公用车型,丝毫不起眼,被跟踪的宝马丝毫没有察觉。

面包车里,7·16”特大走私赃车案专案组侦察员周金鑫开着车,搭档柯平用微型对讲机不断汇报着跟踪目标所在的位置。

7·16”特大走私赃车案的案情已基本查清,夏玫、李斌和亚牛等骨干分子已被二十四小时监控,他们的身份证号码和照片已发往各出入境的港口和机场。

夏玫一进银都大酒楼的大堂,咨客小姐就热情迎上,将她带进名为玫瑰的贵宾房。

装修堪称侈华的玫瑰房餐桌上摆了一束花店包装好的玫瑰和一个精美的大蛋糕,蛋糕上用有色奶油写着HAPPY  BIRTHDAY和中文“生日快乐”。她吩咐服务小组:“来一瓶法国红酒。”服务小姐应声而出。

雷军明白,再同夏玫卿卿我我是不可能的了,但他是个政治家,有敏锐的分析能力。他判断:如果一下子同夏玫断绝关系很可能使聪明过人的夏玫有所察觉,万一让她得以出逃,必然会使自己的仕途尽数毁灭,还会毁掉对自己忠心耿耿的肖承铁。所以他决定按时赴宴。

雷军在咨客的引领下进了房,夏玫碎步走上去等待雷军暴风骤雨般的拥抱。但雷军没有她所期望的那么亲热,而是愧疚地说:“不好意思,一天到晚忙于工作,把你生日都给忘了!”

夏玫嗔怒:“忘了我的生日没什么,忘了你自己的生日我就真的要生气了!”

雷军顿时醒悟:哦,今天是915日,自己46岁生日,难怪王倩非要在今天请他。

夏玫抬眼惊诧地望着雷军,感到几日不见他徒然变得老了许多。

他的表情让她原来心相连的感觉一下子荡然无存,她茫然不知究竟在那个环节上出了问题。

菜全部上齐,服务小姐知趣地退出房门外,房里只剩下雷军和夏玫。夏玫欢快地说:“这是我第一次为你单独举办生日宴席,以后年年我都会为你举办。”

她主动依偎在雷军怀里,轻声唱着:“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啊,祝你生日快乐。”

在九州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雷军在情感方面同普通市民并无二致,听着夏玫的歌声,泪流满面。他的心有如刀绞一般,迄今不敢相信深深爱上的竟然是一个面目漂亮聪慧行为罪恶深重的罪犯。他见夏玫用惊异的眼神瞧着自己,忙掩饰:“你为我举办这个生日宴会,我太感动了!”

今日的情景倘若是在几日之前,雷军会拥抱狂吻夏玫。可今天,夏玫没有等来自己的期待。她感觉到了他的变化,尝试去创造过往的温馨,便主动将脸和嘴唇贴上雷军,但他仍无激情。夏玫惊诧万分: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他今天的举动如此一反常态?

雷军擦了擦眼睛,强令自己镇定下来。他看出了夏玫的疑惑,忙说:“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我是太感动了!”

热恋中的夏玫也没有了以往的机智,在心里自我安慰:他也许是工作上遇到了不顺心的事。

停在酒店外马路边的市公安局特种车辆中,肖承铁、古云峰正听着窃听器中传来的非常清晰的雷军和夏玫对话。肖副局长一言不发,脸绷得紧紧的。他心里紧张极了!此时此刻,他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后悔自己一时冲动为报答雷军的栽培而将侦破中的案情透露。他担心雷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让狡诈过人的夏玫有所察觉。那样,他和雷军将不得不吞下不堪设想的苦果。

 

6

市公安局小型会议室。

局长潘桂基亲自主持7·16”案紧急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副局长肖承铁、刑侦大队队长古云峰等专案组成员和以前从未出席过此专案工作会议的海警支队队长。

一看这架式,出席会议的人大多猜到了会议的内容。潘局长直奔主题:“同志们,大家辛苦了。半小时前,省厅领导传达公安部指示:配合国际刑警组织和国际刑警中国局今天下午六点在亚太地区的统一行动,将国际黑帮组织‘黑竹’帮所有成员一网打尽。我局在今晚六点开始同步收网行动。现在我宣布,所有人分成三个小组行动:

“第一小组由肖副局长负责,带领刑侦大队二中队负责抓捕中成集团董事长夏玫,抓捕过程中要注意她的两个保镖负隅顽抗。

“第二小组由古大队长负责,率刑警大队一中队,并抽调几个特警支援你们,负责抓捕中成集团副总经理及手下几个死党。在此,我特别提醒,李斌是侦察兵出身,功夫硬、枪法准,为人谨慎多疑。在抓捕他前,你们要把困难想充足,准备好应急方案。

“第三小组由广东边防海警九州支队全权负责,任务是抓捕正在海上偷运汽车的中成公司副总经理亚牛一伙。此人性格暴躁,有一身蛮力,刑侦大队学散打出身的小常协助海警支队的行动。

“我再次提醒大家,根据侦察,中成帮三个主要头目现在分布在中成大厦,中成大酒楼和海上三个地方,现代通讯手段异常发达,任何一个小组在抓捕行动之前被中成帮的任何一个人知晓,他们就可以在几分钟内逃脱我们的围捕。因此各小组成员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

 

7

中成大厦。夏玫正在总经理办公室上网,她进了全球最大的中文聊天网站新浪网,在“广州酒吧”聊天室同国际犯罪集团“黑竹帮”亚太区负责人米小毛在秘密商谈下一次偷运赃车的接驳时间和经纬度。她的保镖华仔和杨大头在对面的小办公室看电视。

由于是下班高峰期,中成大厦大院外的马路上车辆特别多。两辆车身标有自来水公司抢修车字样的工程车直驶中成大厦大院,第一辆车驾驶室二排座位坐满了抢修工人;后一辆车车窗紧闭。

中成集团的门卫跑向第一辆抢修车,呵斥:“你们有没有搞错呀,

哪个要你们来的?

抢修车上走下一位负责人:“系俚们打电话要我们来抢修,现在系落班的时间,边个想来呀!”

隐藏在马路对面车里一直看着表的肖承铁见手表指针六点整,便下达命令:开始行动。

听到耳机中传来的命令,抢修车上下来的那位负责人一拳打翻嗦的门卫,一挥手,第二辆车上冲出十几名特警持枪冲进大厅,中成集团的前台人员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束手被擒。持枪特警分成二组:一组进电梯,另一组走楼梯分别奔向总经理室和集团办公室。

两个保镖正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精彩的足球赛中,球迷为刚进的一粒球歇斯底里欢呼,电视音量非常大,两个保镖没有任何察觉,就分别被两支枪顶住了后脑勺。

夏玫正特别认真地同米小毛结算卖车款。“嘣”地一声,办公室门被推开,她正要骂:谁他妈的吃了豹子胆?两个身着防弹背心的特警已把枪口对准了她的脑门。

夏玫欲拉开抽屉取枪反抗,却一眼见到身穿警服走进门来的肖承铁,便知事情已完全败露无法挽回。否则凭着她和雷军的关系,怎么可能?!

肖承铁一挥手,警察迅速给夏玫戴上了手铐。

 

8

 

古大队长身经百战。他将第二小组三十名成员分成两部分:八个人着便衣扮食客在酒楼靠近总经理室的位置订二间房,随时观察李斌的行踪;其余人马分乘四部汽车埋伏在酒楼的室外停车场,随时等待命令。

李斌是个事必躬亲的人,每天中餐和晚餐期间都要到厨房等部门走走,今天也不例外。见李斌向厨房走去,在旁边房间内埋伏的古大队长一个眼色让周金鑫、柯平远远跟在李斌身后。

六点整,耳机里传来开始行动的命令。大队长古云峰带领小组成员汇同周金鑫和柯平直冲厨房。在室外停车场埋伏的二十余名特警迅速包围了江边别墅。

酒楼走廊中,服务小姐端着菜盘被突然出现的端着微型冲锋枪的便衣警察吓坏了,惊慌失措将菜盘掉在地上,“咣当”一声巨响,引来食客一片目光。

对酒楼工作人员管理甚严的李斌听到碎碗声音,气冲冲地冲出厨房欲呵斥肇事的服务员,但他发现了身穿防弹背心的便衣警察。李斌反应极快,一个转身迅速奔向走廊。他知道走廊来往的食客多,警察投鼠忌器绝不敢开枪。狡诈的他在走廊中一边逃,一边顺手将食客和服务员拉得东倒西歪。他夺路狂奔,古云峰一行穷追不舍。

追到酒楼靠江边一侧,李斌踪影全无。根据地形判断,李斌除了跳江无路可逃。茫然之际,柯平脱口而出:“看水里!”寻声望去,离岸四五十米外,一个人头从水中冒出来,吸一口气又一个猛子扎下去。正是李斌。六七个追捕人员举枪向水中射击,但水中一片沉寂,不见血迹,不见尸体。八、九十米开外,一艘运沙船顺流而下,船上装满了沙子,

吃水很深。船上有夫妻俩和一条大黄狗、。

运沙船上的大黄狗叫得厉害,古云峰一行随即明白,李斌已逃至运沙船上。古云峰急呼总部:“我是行动二组古云峰,请求水上巡逻艇支援,请求水上巡逻艇支援,我们在中成酒楼附近的江边,罪犯已逃到一条顺流而下的运沙船上。”

几分钟后总部告诉古大队长:水上派出所已出动巡逻艇,估计15分钟左右能追上运沙船。要求追捕小组也向下游走,不能让运沙船离开视线。巡逻艇很快会到江边接载他们。

一刻钟后巡逻艇高速开到江边接上古云峰一行。古云峰一行四人上了巡逻艇,其他人留在岸上接应。巡逻艇犁出高高的浪花,十几秒就接近了运沙船。

见巡逻艇冲过来,李斌将驾船的男人从驾驶室拖出,船上大黄狗狂吠得更加厉害。李斌用枪顶着人质的太阳穴,威胁巡逻艇上的警察:“谁敢登船,我就杀了船长。”

古云峰轻声命令:“撞沉运沙船!”

巡逻艇驾驶员立刻明白了古队长的意图,找好角度开始撞击运沙船。一下、两下、三下……破旧的运沙船被撞得东摇西晃。李斌一下子没站稳赶忙寻找平衡。人质乘机拉住媳妇一个猛子扎进江中。

运沙船失去舵手顺流而下。李斌无处隐藏,只得在另一侧向巡逻艇射击,用一支手枪同几支冲锋枪对恃,一时枪声大作,只几分钟运沙船上的枪声就停息了。巡逻艇小心翼翼地开到运沙船另一侧,运沙船上已没有李斌的人影,却见江水中有一片血水拉得很长,江面上漂着李斌的尸体。

 

9

苍茫的大海上,一条渔船拖着水下无动力潜艇向大陆方向驶来。驾驶室只有一个人在掌舵,亚牛在船舱里同杨宝光、何俑等几个马仔用扑克赌“牛牛”,桌面上摆着杂乱的钞票。

掌舵的中年男子急匆匆跑下船舱:“牛哥,不好了!两艘缉私艇向我们冲过来。”

亚牛抓得一手好牌正喜不自禁,他眼都没抬一下若无其事地说:“慌什么,例行检查,让他们检查个够。”

两艘缉私艇娴熟地靠向渔船尚未停稳,几个手端微型冲锋枪的海警便已跃至船上。海警支队左队长对掌舵的水手说:“例行检查!”一边说着一边带队员直下船舱。

船舱内烟雾弥漫,焦味刺鼻,桌子上的扑克牌早已收起,亚牛和几个马仔懒散地品着功夫茶。

“你们船舱里有没有夹带光碟、手机、电脑配件等走私品呀?”

“我们是出海打渔的渔民,您放心,您可以慢慢在船舱里每一个角落检查,我保证没有携带任何走私物品。”亚牛若无其事地说。

左队长在船舱内左敲右敲,好似在查是否有暗舱。在亚牛一伙彻底放松警惕之时,他不露声色地向两个人高马大的手下使了一个眼神,两海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突然扑向亚牛,一身蛮力的亚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死死压在地板上束手就擒。几个马仔见海警手上端着的是上了膛的微型冲锋枪,乖乖地站着不敢动弹。

左队长用手抢顶着亚牛的鼻子:“堂堂中成集团亚牛副总经理有空调的办公室不坐,化妆跑来做渔民,有意思!”左队长一席话,让亚牛明白自己这回彻彻底底玩完了。

连载中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