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变》第十九章 作者:吴学军 (连载)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0-20 15:48:58

 第十九章

 

1)

九州市公安局办公大楼小型会议室灯火通明,会议桌的中间位置坐着局长潘桂基,副局长肖承铁坐在他右侧。肖承铁到公安局任职,安排的职务是主管治安工作的副局长。今天这个紧急会议按理说不用他参加,但是负责刑侦的副局长因为身体突发不适,所以他临危受命。

 潘桂基面容无比严肃:“今天下午接到省厅指示,要求我局组织精兵强将迅速打掉隐藏在九州的特大走私赃车犯罪集团。接到这一电话,我头上直冒冷汗,国际刑警和公安部都知道有一个特大走私犯罪集团在我市频繁活动,而我们却二眼一抹黑,一无所知,不能不说是我们工作的重大失误。俗话说: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我同几位局领导刚才已碰过头,决定组成专案组,我任组长,副组长由肖副局长担任。今天是7月16日,专案组就叫7·16工作组,下设两个小组。第一小组由肖副局长负责,刑侦大队的罗海利、郭启泉、尹昕为组员;第二小组由刑侦大队长古云峰负责,组员为周金鑫、程亮、纪萍。第一小组负责从海关、汽车贸易商、汽车维修厂等方面入手寻找犯罪活动的踪迹。第二小组主要是下到沿海的几个镇以及沿江的六个镇去寻找线索。在此宣布一项纪律:只能不露声色地调查,不能有任何打草惊蛇的举动。

 

2

九州治安状况是比较好的,近十年来刑事犯罪率一直呈下降趋势,更未发生过震动全国的特大案件。此次惊动国际刑警和公安部的特大走私赃车案件着实引起了市局的高度重视,精兵强将组成的7·16专案组夜以继日地开展了工作

 “7,16专案组第二小组将调查的第一站选择在鱼龙镇。该镇座落在南江东岸,十六年前建成的横跨南江的鱼龙大桥结束了摆渡的历史,成为周边数个城市通向省会广州的必经之路。

这天,刑侦大队队长古云峰和周金鑫、程亮一行三人将车直接开到位于鱼龙镇鱼花路的丙乙牛仔服有限公司。泊好车,径直走向总经理办公室。

丙乙牛仔服有限公司同珠江三角洲星罗棋布的中小民营企业并无二致:一个装修稍微豪华的公司办公室外加简陋的两个车间。总经理办公室的大门敞开着,正门对着的墙上摆放着财神爷和香炉,两旁摆着两盆发财树。

“大队长光临,欢迎,欢迎。”公司总经理关华星满脸笑容。

 “关老板,现在您的生意越做越大,听说您的产品现在全部出口美国,大把大把挣美金呀!”

“托您的福,挣点劳务费,‘9.11后美国经济发展速度减缓,老百姓荷包瘪了,没想到这对我们生产牛仔服企业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利好,美国钱少自然时装的就少了,买牛仔服就多了。大队长,我现在是正正当当做生意,是一个守法公民,您一个大忙人,找我不会是为了几条牛仔裤吧?

“哈哈,关老板,不愧是江湖上混过来的人,你判断正确。我确实无事不登三宝殿,跟你直说吧,今天专程来是请你帮忙的。”

关老板狐疑地问:“我能帮你什么?”

古云峰同周金鑫、程亮在红木沙发上坐了下来,关老板操起功夫茶为古云峰等沏茶。

“关老板,我向你了解一下,你知不知道目前在鱼龙镇甚至我们九州有谁在大规模从事走私汽车?确切地说是走私赃车。”

关老板如释重负地长吁一口气,有点受宠若惊。他认真地说:“老实说,这几年我们鱼龙镇走私汽车的活动基本绝迹了,你知道的也不会少,真的没有人再干这一行。原来有名的几个大老板现在大多无事闲在家里,我们经常在一起喝茶聊天,回忆过去大把大把数钱的岁月,叹息现在的生意难做。根据我的了解,在鱼龙镇除了个别人小打小闹走私一些汽车零配件外,不可能再有人做这一行,更不用说是大规模走私赃车。”

古大队长半信半疑:“您的意思是鱼龙镇目前没有任何人走私汽车?”

关老板一副自信的样子:“这一行的任何一举一动不可能逃得过我的眼睛。过去干这一行的大老板现在都干些什么我最清楚不过,过去干走私的这班人,过惯了来钱容易的生活,要让他们投资办厂,每个环节抓管理,他们可受不了这个罪,吃不了这个苦,也没有管理经验,他们现在每天早上去酒楼饮茶,白天打牌、晚上找小姐。不要说鱼龙镇现在没有人走私赃车,就是九州沿海几个镇也没有。道理很简单,因为按照原来的销售渠道,他们走私的赃车必须请我们镇的人帮助秘密销往外省。”

古大队长是本地人,每个月都回来探望父母兄弟姐妹一次,如果有人大规模从事走私赃车,凭着职业敏感不可能一点都不知。他认为该问的都问了,该了解的都了解了,便站起身来告辞:“关老板,谢谢了,你现在每天卖牛仔服到美国大把大把赚美金,令人羡慕呀!”

“托您的福,现在挣的钱不多,但过得安心,每天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吃得好,睡得香。”

古云峰当然不会犯偏听偏信的错误。他们从丙乙牛仔服装厂出来,便奔赴古平、清闸等几个沿海镇区继续摸底调查。

 

3

市公安局会议室,潘桂基局长主持并听取7·16专案组汇报。

“同志们,为坚决完成省厅给我们下达的任务,‘7·16工作组全体干警放弃双休日休息,加班加点,不分昼夜,兵分两路进行摸底调查。下面请第一小组组长肖副局长汇报。

“我们先后走访了海关、海警支队和几个大的进出口贸易公司以及一些汽车贸易商。海关沈副关长向我们介绍,几年前确有走私犯与海关人员内外勾结,通过瞒报走私物品、冲关等手段走私汽车,近二、三年来海关通过防腐反腐教育以及轮岗等方式基本上杜绝了走私犯和海关关员的联系。同时海关早二年就安装了X光电子识别系统,这套系统的投入使用,使利用集装箱走私汽车的现象得到根治,沈副关长以肯定的口气说,这一二年从海关大规模走私汽车绝对不可能。

海警支队长说:“九州海域这二年走私案件和规模越来越小,从抓获的走私犯来看,近一个时期较大宗的有走私原油、光碟和天然橡胶,走私汽车不是没有,但多半是汽车零配件,他们认为在他们眼皮底下出现大规模、有规律的走私赃车可能性非常小。我们小组的同志这十多天连轴转,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古云峰接着汇报:“我们小组下去调查的头站就是曾臭名远扬的鱼龙镇,然后走访了所有沿海的镇,重点找了一些原来从事走私但现在早已上岸的人,还到当地派出所了解情况,确切地说我们组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出席会议的7·16专案组成员大多有些失望局长潘桂基没有流露出丝毫的灰心,作了总结性发言:我首先代表局党委对同志们的辛勤劳动表示衷心的感谢,大家辛苦了!从目前情况看来,此次从事赃车走私的犯罪集团异常狡诈、隐蔽,使我们一时没找到蛛丝马迹。我认为,走私分子挖空心思、冒着极大的风险偷运那么多赃车,放在手上是很烫手的,必然会以最快的速度销往外省,而我市通往外省的公路有七条,主要干道有二条,我小时候看过有经验的人在小河里捕鱼,他们的网不够大,他们就一个人拿着鱼网站在河最窄处,另一个人跑到上游

竹竿在水里猛打,小鱼没头没脑地疯狂逃命,竹竿逼得小鱼只能向鱼网处逃。我们的警力不可能在这七条公路上长期搜查每一部过往车辆,所以我决定,通往外省二三级路面的五条公路上,派人大张旗鼓地检查来往车辆,而把主要精力用在另二条通往外省的一级公路上,并安装高科技的汽车和驾驶员双位电子图象扫描识别系统精力集中监视我不相信这些赃车会插翅而

 

4

九州市公安局电子图象监控室,四台显示屏上显示两条通往外省公路上的车辆来往情况。专案组成员和该室技术人员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不间断地监控。但整整半个月过去,没有任何收获。

夜深人静,监控室内,专案组成员程亮和叶志明正在值班。突然,

嗡嗡嗡一阵计算机自动报警兴奋地从座位上弹起,奔近高速打印一看,打印机已打出一个人的图像,大约三十五六岁,宽鼻子、平额头,并打出几行字:7月9日奔驰;7月10日富豪;7月14日宝马;7月18日奔驰;7月29日凌志。

叶志明迅速奔向值班电话,依次拨打他的顶头上司古云峰、潘局长和肖副局长,将这一重大发现第一时间进行了汇报。

潘局长和古大队长都住在单位大院,接到电话后十五分钟就来到了技术科值班室,肖副局长因为仍住在市委大院,所以半小时后才赶到。

叶志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潘局长面前,双手捧上打印图象:“局长, ‘7·16案可能有了突破性进展,这是我们自动摄像电子自动识别系统刚才打印出来的统计数字和疑犯的侧面图像这个人在7月9日至29

日先后五次走九湘公路到外省,每次都开着不同牌子的名牌轿车,有相当大的可能就是走私赃车集团专门负责向外省运送的成员之一。

潘桂基内心涌出一阵阵喜悦:7·16案终于有了突破性的线索他如释重负,心花怒放,当即指示:马不停蹄继续下一步工作

 

 

5

香格里拉花园,夏玫别墅的楼顶是一个布局精巧的小花园。晚上12点多,雷军和夏玫坐在藤椅上依偎在一起喃喃私语。

悬挂在深邃幽蓝天幕上的忽闪忽闪的星星,洒下柔柔的清辉,更增添了几分安宁,几分温馨。

雷军抬头仰望星星:“有30多年没有这样无忧无虑地看星星、数星星了。小时候,一到炎热的夏天,吃完晚饭大人们就在家门口的空地上铺上一张竹床,各家的小孩就都聚在一起听大人讲梅花党的故事,津津有味。

夏玫一声叹息:“我可没有你那么浪漫的童年,从上小学开始,就要为上重点中学奋斗,进了中学要为上大学奋斗,天天晚上都在挑灯夜战,头悬梁,锥刺股,我的青少年时代天天都在围着高考指挥棒转。”

“那以后我多陪你看月亮数星星,将过去的损失弥补回来。”

“我可不敢有这个奢望,你是九州的父母官,是有名的工作狂,今天能在这种环境下一起看月亮数星星我已经很满足了。”

“阿玫,古人说得好:名不正,则言不顺。我们这样没名没份地经常在一起,背后难免有闲言碎语,我们国庆节结婚吧!”

这句算作是正式求婚的话她已等了一年多。从内心深处,她确实是十分爱他。听到雷军迟来的求婚,仍是十分兴奋:“嗯!”但她心里还是嘀咕:为什么要等几个月呢?

“我们要在十月一日之前为创建全国旅游城市作最后的冲刺,工作量非常大,我真的抽不出一块完整的可以自己支配的时间来结婚,难得国庆节有七天假期,我俩悄悄去澳大利亚旅行结婚。”雷军看出了她的疑惑。

夏玫兴奋异常:“我早就想去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听歌剧,还想去著名的大堡礁看看奇妙的海底世界,我梦寐以求的是在澳大利亚的阳光和沙滩上散步。”

雷军搂着夏玫柔情地说:“我想在澳大利亚播下革命的种子。”

夏玫嗔道:“想得美,我还没答应呢!”

 

6

市公安局特种技术科监视室在墙上醒目的位置贴了一幅由高级打印机打出的嫌疑人的像片,由于是录像,又是在汽车运动中拍摄,不是非常清晰。

“嗡,嗡电子自动分析系统发出警报。

7·16专案组成员罗海利迅速按下图像锁定程序,然后将锁定的图象与墙上贴着的可疑人物的图像对照,自言自语:这只乌龟终于露面了,这回可是瓮中捉鳖说着兴奋地拿起对讲机:二号小组请注意,可疑人物在你们路段出现,黑色凌志车,车牌粤九·W4812六分钟左右到达你处,请执行A计划。

“明白。”守候在九湘路上的周金鑫放下对讲机,摩拳擦掌,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他这个小组长和另一个专案组成员柯平在这条路上守株待兔已经八、九天了。南方毒辣的阳光,湿热的高温和滚滚汽车洪流排出的废气将他俩折磨得不成样子,俩人喉咙都发了炎,猛吃桂林西瓜霜都控制不了。辛苦的耕耘今天终于要收获了,高兴啊!

为了不引起犯罪份子注意,周金鑫和柯平穿了交警的服装,开的是车身上写着“九州交警大队”的吉普车,像交警一般在路边拦车检查司机的驾驶证、行驶证,但他俩始终在注视远方有没有出现凌志车的身影。不出几分钟,一辆九成新的黑色凌志车如期出现在视野中。周金鑫快步上前打了一个靠边停车的手势,让司机接受检查。那一瞬间周金鑫早已看清车牌正是总部所通知的粤九·W4812,他赶忙向柯平使了一个眼色小柯心领神会,抽身向周金鑫靠拢,以应付突发情况

凌志司机见警察查车,心中有些慌乱,毕竟做贼心虚。但定眼一看旁边的运猪车、农民车也就定下神来,觉得交警例行公事查车有什么大惊小怪。

周金鑫向他敬礼说:“请出示行驶证和驾驶证。”

凌志司机从容将两证递给周金鑫。周金鑫打开迅速默记:李小明,九州市中山路109号。为不引起驾驶员的疑心,很快将两证还给他,作了一个可以走的手势。

凌志车司机一轰油门,很快消失在公路尽头。周金鑫拿起对讲机:“报告总部,目标人物李小明,木子李,大小的小,明白的明,家住中山路109号,身份证后面九个号码是710417051。

 

7

建国以来,办理由公安部督办的大案,在九州市这是头一回,领导重视程度可想而知。当天夜里潘局长,肖副局长和古大队长就赶回局里研究最新进展。挑灯夜战对警察来说已习以为常。

古大队长汇报:“潘局,自从昨天下午我们发现这个嫌疑人后,弟兄们通宵达旦工作,有了突破性进展。现已查明,他是本市居民李小明,家住中山路109号。自动摄像电子分析系统资料表明,一个多月他先后七次开着不同牌子的名车往外省方向行驶。此人背景复杂,早年在九州无线电十厂工作,在销售科任供销员1995年该厂倒闭后,他和同在一个厂的妻子双双下岗,俩人开了一间水果店日子过得比较艰难。但是近二年来他家生活水平提高快,居委会负责人介绍,他自从关了水果

店后,生活水平不仅没有下降,反而很快提高。邻居们反映,李小明老婆天天同左右邻居打麻将,李小明的女儿上了一家贵族学校,李小明自己则大白天在家睡大觉,谁也不知道他从事什么工作。只听说他有时深更半夜回家,有时出差几天不露面。

潘局长听罢欣喜地说:“天道酬勤!同志们二个多月的辛苦终于有了回报。不过,提醒大家,在全天候二十四小时跟踪、监视嫌疑犯李小明时,不能让他有丝毫察觉,否则前期的辛苦都是徒劳!”

 

8

九州市区近几年旧城改造的步子迈得比较大,成片成片的旧房危房被房地产商开发成住宅小区。李小明就住在一名为“桂园”的小区里。

傍晚,当忙碌一天的人们陆续下班回家之时,李小明悠然自得从所

住的七楼下来,悠然地从小车房推出摩托,绝尘而去。

刑警周金鑫、柯平一直在楼下监视,见李小明离去,一面启动汽车远远地跟着,一面向总部汇报:“报告,李小明开着本田摩托车从家里出来,目前处在中山路到体育路的十字路口,看他等红灯的停车位判断他可能会往体育路方向走,报告完毕。”

周金鑫、柯平始终同李小明保持着较长的距离。周负责开车,柯用对讲机不断向总部报告着嫌疑人的方位和具体位置。

李小明骑着摩托来到中成大酒楼,穿过露天停车场直驶室内停车场,瞧他轻车熟路的样子,完全可以判断出他是这家酒楼的常客。

周金鑫将汽车停在距室内停车场不足二十米的地方,目不转睛地盯着室内停车场的出入口。

十多分钟过去仍不见李小明出来,周金鑫对柯平说:“奇怪,这么长的时间都不出来,里面看来有状况。我进去探个究竟,你在外面接应。”

晚上七点四十分,夜色渐浓,周金鑫借着夜色,沿室内停车场的外墙闪身进入停车场内,迅速躲藏在一辆轿车后面观察场内的环境。他发现停车场只有半个篮球场大小,且只有一个进出口,车子也只有一辆宝马、一辆面包车和几辆摩托车,觉得不可思议:李小明人呢?难道一进去就人间蒸发了?

周金鑫在停车场实在找不出什么问题就悄然退出,为了不引人注目,他迂回曲折上了车。

周金鑫一上车就对柯平连说三声:“奇怪,奇怪,太奇怪了!”

柯平急欲了解:“周队长,卖什么关子!有什么奇怪你快说呀!”

“里面一定有乾坤!我们亲眼见这小子进去,可里边没有他,但他开来的摩托车还在。里面没有任何小门,大门有我们两双眼盯着,他不可能人间蒸发呀!”

 

9

市局会议室,局长潘桂基,副局长肖承铁和古大队长正听着侦察员周金鑫和柯平的汇报。

周金鑫手拿七、八张放大了的照片汇报:“昨天傍晚,我同小柯从疑犯李小明家一直跟踪到位于东郊南江边的中成大酒楼,疑犯开摩托车进了酒楼的室内停车场。我将车停在距室内停车场只有20米的室外停车场,我们在车里死盯着这个室内停车场的大门,二十多分钟仍不见疑犯出来,我就一人进去探个究竟室内停车场半个球场大小,场内有一辆轿车、一辆面包车和四五辆摩托车,疑犯开的那辆本田摩托停放在墙角。室内停车场没有任何小门可以通向其它地方,但李小明确实在里面蒸发了可我找不出什么破绽,只得退出室内停车场,回到自己的车上同小继续监视。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室内停车场闸门放下,十五分钟后又开启,里面一下子开出了六辆高级轿车,当时我和小看得目瞪口呆。这几张照片是今天清晨我拍的中成大酒楼各个角度的照片。我敢肯定室内停车场和座落在江边的那套别墅有某种联系,否则这个小小的室内停车场怎么可能魔术般变出六部高级轿车

肖承铁听罢汇报一声不响,脸部表情很复杂,乍一听“中成大酒楼”他大惊失色。他早就知道这家酒店属于中成集团,而中成集团的董事长就是雷军的未婚妻夏玫。凭直觉他意识到这个特大走私赃车集团的幕后老板很可能就是夏玫。

同眉头紧锁的肖副局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潘桂基局长,7.16案的侦破看来指日可待,焉能不高兴他部署:小周小的侦察已初步表明中成大酒楼是走私赃车集团的活动基地,下面的工作有二项:一是迅速了解中成大酒楼的老板何许人也,这是一个典型的集团犯罪,一定要摸清这个组织的幕后老板;二是在中成大酒楼室内停车场和照片上那幢江边别墅内秘密安装针式摄像枪。我再次强调不能打草惊蛇,那样,我们二个多月的辛勤劳动将功亏一篑。

 

(10)

九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门诊部大楼内科三室门外,一个半椭圆形桌后站着一个护士,正将就诊的病历、挂号单按先后次序排队,并对就诊的病人进行测体温、量血压等工作。

夏玫戴着一副墨镜坐在椅子上等候。

15号,15号来了没有?护士吆喝。

夏玫站起来随护士走进诊室坐下。医生一看病历上填写的体温,对

夏玫说:39度2,发高烧哇!你哪里不舒服?

“发烧、头痛、咳嗽、想吐、四肢无力,吃饭一点胃口都没有。”

医生让夏玫躺在床上,弯曲小腿,用听诊器听心律是否正常,又特别认真的听了两侧肺部是否有杂音,还让夏玫呼气吸气触摸了肝脾,也没有发现异常。

医生把了一下夏玫的脉,然后说:“你患了病毒性感冒,这样高的烧很容易感染肺炎,先打三天吊针吧!”

11)

中成大厦总经理办公室,李斌应约而来。

夏玫现在对李斌是越来越满意,中成大酒楼名声鹊起,价廉物美吸引了许多周边城市的人前来就餐,利润每个月都呈两位数增长;在城东开发区开的连锁店生意也非常好。但李斌却没有居功自傲,因为连他自己也未曾想到自己居然有那么好的企业管理能力,他实实在在感谢夏玫的慧眼识珠。

夏玫一反常态亲手为李斌沏上茶,一改以往居高临下的神态,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对李斌说:“阿斌,你和阿牛同我共事前前后后也有六、七年了,我们三个是出生入死的朋友,今天我想推心置腹地同你说几句心里话。”

看着夏玫郑重其事的样子,李斌猜测一定有大事。

“经过反反复复的思考,我决定我们中成集团从下个月开始彻底放弃我们的老行当。”夏玫语调不高但掷地有声。

“嗯,我赞成!”李斌的回答一点也没勉强的成分。这使夏玫惊讶万分。因为他了解李斌,知道他是一个爱财如命的人,集团突然放弃走私赃车这块巨大的蛋糕,估计有强烈的抵触情绪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应该是他,结果恰恰相反。

“唉,李斌,我以为你会为我的决定大吃一惊,没想到你赞成。”

“老板,您决定开城东连锁店时我就意识到您迟早会作出这个决定。我父亲说过,走多了夜路,总会碰到鬼。我认识的几个大老板,他们原来都是在道上做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彼此都比较熟,当年他们有的走私汽车,有的走私电器,有的偷运洋烟、洋垃圾,有的走私光碟,他们积攒了第一桶金后早就洗手不干做起了正当合法的生意,现在有的成了九州甚至全省知名的企业家,有一个还当上了政协委员,要名有名,要利有利,跟他打声招呼还爱理不理,哼!我们哪一方面比他们差呀?”

“好!是男人就要有一番干大事的雄心壮志。阿斌,现在政府反走私力度一天比一天大,以前那样轻松走私的好日子是一去不复返了,现在正是金盆洗手的时候。上岸后,我准备将绝大部分资本投入到饮食业,在广州、深圳、东莞开设分店,分店越多,原料采购成本就越低,我们酒楼就更有竞争力。我有信心三、五年之内成为广东省最大的饮食集团之一。”夏玫踌躇满志地说。

“老板,在您决定开第二间酒楼时我就猜到我们的工作重心会转移,但没有想到来的这样快。”

夏玫脸上放光:“雷书记前几天已经正式向我求婚,我很爱他,这你知道。我不想有一天东窗事发毁了他的前途。”夏玫居然有点脸红。

“老板,要论一哥的素质,九州绝大部分的企业老板不如您;要论资本,我们有近一个亿的净资产,饮食业我们谁也不怕;要论对酒店的具体管理,我还真不服谁,三、五年我们也捞一个政协委员干干!”李斌的想法是中国的人之常情,有了钱,都想在政治上捞一点资本。

“阿斌,这个决定对亚牛暂时保密。米老板那边我们还有不少善后工作要做,你想一下,我们突然单方面中断同他们合作,等于是突然掐断了他们在这里的财路,我担心他们不会轻易答应。我有一个计策,这个月底做完最后一单生意之后,就将这艘劳苦功高的潜艇弄沉在海里,然后告诉米老板潜艇漏水沉没,这样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是我们集团金盆洗手了,哈哈!。”

连载中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