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变》第十八章 作者:吴学军 (连载)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0-20 15:47:32

 第十八章

 

1

雷军上任后,到中央党校进行了为期三个月的学习,今天从北京回来了。

夏玫躺在别墅飘出缕缕水蒸气的浴室里,心情好极了。她轻哼着李娜那首风靡全国的《青藏高原》:“走进西藏,你会发现理想……,”想着雷军说的他今天晚上过来,平时不怎么哼歌的她心情特别好,流行歌曲一首接一首的哼。好一会才裹着白色浴巾,趿着拖鞋,披着水淋淋的头发走出浴室。蒸气一蒸,夏玫脸色变得红润多了,曼妙曲线的身材更是体现三十岁女人成熟丰腴之美,似太阳底下熟透的水蜜桃。

进卧室换上真丝睡衣,沿着旋转楼梯下到一楼大厅,大厅墙上电子挂钟指针指向1010分,她喃喃自语:“有没有搞错,这么晚还不来个电话?”

她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机,从第一频道一直按到五十频道,再从五十频道按回来,任何一个频道她停下来看的时间不超过30秒,即使比较喜欢的电视连续剧也只是看二三分钟又转台。

如此心绪不宁地过了二个小时,手机终于响了,她急不可待地拿起来接听:“哦,我在C18座,你从大门进,然后沿着左边的路一直走一百五十米左右就到了,我在门口等你。

雷军上午从京返回后开了一个市委常委会,一直开到六点多。一大堆请吃饭的电话纷至而来,他一一谢绝。他让秘书小胡打电话送来了盒饭,在自己办公室接待了一拨又一拨来请示工作的人,直到秘书强行挡驾才于十一时左右得以脱身。

他早早打发司机回了家,亲自驾车离开市委大院,二十分钟就到了香格里拉花园大门口,保安见来车是九州0001号车牌,挺胸收腹敬礼一气呵成,赶紧打开电动栏杆。雷军驾车在微弱的路灯光下行驶,夏玫早已等候在别墅门前。车开进别墅,夏玫将大铁门关上,雷军从车里钻出来。

夜深人静,忍受了三个月煎熬的两个人,干柴遇烈火,急不可待地沿着旋转楼梯拾阶而上,直奔卧室。

2)

沉浸在浓浓夜色里的东方花园安详而又宁静。

熟睡的王美娟突然被大厅里微弱的声音所惊醒,她第一个反应就是小偷闯了进来,吓得躲在被窝里直打哆嗦。近一年来,她与石西瑞的婚姻名存实亡,是事实的离婚状态,丈夫也从来没在家住过一个晚上,深更半夜大厅有人,不是小偷还会是谁?

石西瑞爱美娟是不庸置疑的,想当年在大学时期天生丽质的王美娟同他确立恋爱关系,同学哪个不认为是便宜了小石这个农村娃。如今小石抛弃爱的承诺,同董事长的女儿打得火热,俨然是一对夫妻出入成双,道理太简单不过,一个字:钱。

董事长对这事开始是坚决反对,后来是旗帜鲜明地支持。反对是因为小石是有家室的人,自己宝贝独生女儿还没有恋爱过,怕女儿受到伤害。后来支持是因为年龄大了,在越来越残酷的市场竞争中渐渐感到力不从心,想撂下这付重担歇一歇。可是上山容易下山难,将这付千斤重担压给只有高中学历的女儿,她不被压垮才怪呢,找一个国外流行的所谓CEO,他更不放心。所以,当得知女儿非小石不嫁时,他眼前一亮,直接找小石开门见山,明确向小石表明,只要小石先离婚,然后同自己宝贝女儿结婚,他就从董事长岗位上退下来,将整个厂交给小石打理。这个诱饵太有吸引力,石西瑞对重组家庭义无反顾。

王美娟完全清楚,穷苦家庭出身的小石对钱有天然的饥饿感,他看中的绝不是举手投足带有土腥味的董事长女儿,他看中的是她那亿万财产唯一继承人的身份。

石西瑞同王美娟至今还没有办理离婚手续,是因为石西瑞父母死活要孙子,而剥夺王美娟对儿子的抚养权等于要她的命,所以无论石西瑞开出多少钱的离婚补偿金,她都断然拒绝。俩人就这样冷战至今。

 “啪”,卧室灯亮了,躲在被子里的她从脚步声感觉到小偷向床边走来,感到大难临头。

“美娟,不好意思吵醒你了!”

一听是小石的声音,王美娟怒从心头起,一脚蹬掉蒙在头上的被子,霍地从床上坐起:“石西瑞,深更半夜,你装神弄鬼地干什么?”

“对不起。美娟,我遇到一点麻烦,今晚偷偷回家看一眼儿子,马上就走。”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还未离婚的丈夫大难临头,美娟自然生出关切之情:“天塌下来当被盖,你也是个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人,什么事情将你吓成这副样子,我们毕竟还是夫妻,你是亮亮的爸,我有权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王美娟咄咄逼人的目光下,石西瑞支支吾吾招来:“我们公司转制的事出事了,不知哪个王八旦写匿名信到反贪局告了我们。”

“你们公司转制不是经过正规资产评估程序,有政府部门正式批文的吗?”王美娟不知道企业转制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侵吞国家和集体资产

种种恶行,还天真地以为乡镇企业重视人才,小石获得股份是以他的技术入股,是知识价值的体现。

石西瑞“嗯,嗯”敷衍,没作正面回答。他当然不会说出真相,不会透露是市委某个常委悄悄将被举报之事偷偷告诉那个用权力空手套白狼拿了暗股的镇长,镇长和董事长几个一商量决定几个知道内幕的人先行到外面避避风头。小石从口袋里掏出一本存折递给美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回来,我很想看看儿子。这是以我妹妹身份证开户的存折,里面有370万存款,这些钱都是我劳动所得,是干干净净的钱,万一我出事,这笔钱够儿子一辈子花了。

王美娟接过存折放进睡衣的口袋,陪他进了儿子的卧室。石西瑞不忍打扰儿子睡觉,只将走廊里的灯打开,借着走廊射进的灯光,躬身亲吻儿子的脸,舔犊之情让人感动,然后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提着行李的石西瑞临出门前愧疚地说:“美娟,真对不起!有些事我也不好作什么解释,我只想说一句发自肺腑的真心话,我爱你!” 

“现在不说这个,你一人在外一切要小心,我相信我儿子的爸爸一定能平安回来!”

石西瑞绝没想到美娟能说出这番话。人在落难的时候如果能得到他人的帮助特别容易被感动,石西瑞忍着,没让眼泪流出来。美娟一直送他到楼下。黑夜笼罩大地,望着孑然独行的石西瑞,王美娟陡升一种“汽笛一声肠已断,从此天涯孤侣”的伤感。

 

 

3)

雷军在办公室伏案批阅文件。秘书小胡在门口用右手拦阻一个戴眼镜女大学生模样的人闯入。

“你让开,我非要见雷书记不可,他不会责怪你让我进去的。”她丝毫不示弱。

“不行,人人都直闯市委书记办公室那还得了。”小胡推搡着。

女青年气急怒骂:“你是个势利眼,变色龙!”在市委书记办公室外争吵,这在市委大院是没有的事,谁吃了豹子胆敢在这里撒野。雷军闻声而出,定眼一看,原来是原市委书记陈贤忠的女儿陈彤彤。

瞬间,雷军转怒为笑,语气充满慈祥:“哎呀!是彤彤呀,快进来,一年多不见,比以前更漂亮了。”

彤彤的父亲从一个在九州呼风唤雨的市委书记成了阶下囚,其亲属在九州的地位同时从天堂跌落到地狱。

“雷叔叔,我是来求你帮忙的。”

“我还是你原来的雷叔叔,不要说求字,再说求字,我就生气了。你父亲在位时一直对我很关心,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得到他的提携、帮助,以前我是你家常客,在你家吃过饭,我记得你妈妈煮的潮式东坡肉很好吃,代我向你妈问好,哦,你刚才说有事找我帮忙?”

“我毕业快一年了,一直找不到工作,人家一听我爸爸……”陈彤彤哽咽地说不下去。

雷军摇头叹息:陈贤忠在九州几十年是说一不二的人物。但人一走茶就凉,进了监狱,这茶就成了冰。想到这,雷军拍拍陈彤彤的肩,安抚道:“彤彤,记得第一次上你家,你还是个小学生,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呀!转眼你就大学毕业了。你上的是中山医科大学吧?把你的成绩单和评语给我看一看。”

陈彤彤从背包里掏出成绩单、实习评语和学校推荐书双手递给雷军。雷军一边看,一边啧啧称赞:“不错,不错,彤彤,成绩门门优良不简单,毕业论文还是优秀,好哇,在大学还入了党,真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彤彤,如果你是一个差学生,我还真不好意思帮你,你这么优秀,我会想办法。你先坐一下,喝杯水,看看报。”

雷军亲自为她倒了一杯水,回到办公桌前,拨打老同学卫生局局长老艾的手机:“喂,老艾,我是雷军。”

电话中传来对方受宠若惊的声音:“雷书记,您好,百忙中找我有

什么指示?

“我向你推荐一个名牌大学高材生,我看过她的材料,成绩很不错。”

“什么专业?”

“内科学。”

“您的意见安排在哪家医院?”

“第一人民医院吧!”

“行,没问题,我马上落实。您让她直接来找我,哦,他叫什么名字?”

“陈彤彤。”

“是不是陈贤忠的女儿?”

“是。”

“这,这恐怕有困难,她曾找过我们黎副局长,我怕市第一医院院长有抵触情绪。”

“什么年代了,怎么还有株连思想?外地毕业的大学生都能接收,本地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你们却拒人千里之外,将市第一医院院长电话号码告诉我。”一向平和的雷军怒气冲冲地说。

听到雷军的话,彤彤潸然泪下,眼泪滴落在报纸上,打湿一大片。她忙用报纸挡住脸。

“行,行,没问题,没问题,我马上落实。”艾局长吓坏了,这么多年,无论在什么场合他从没见过雷书记发火。

末了,雷军在电话里冲艾局长丢下一句话:“告诉市第一医院院长,陈彤彤是我推荐的人才。”

 

4)

芭堤雅是泰国著名风景区,阳光、沙滩、海浪迷煞不少游人。在一不知的名海滨半山腰,一处僻静四周高墙的哥特式别墅,青砖漫地,青藤绕窗。

夏玫一行以游客身份来到芭堤雅。她们无心游玩,一到巴堤雅就上了国际黑帮“黑竹”帮东亚负责人米小毛特派的专车,沿着树影婆娑的林荫路驶进了哥特式别墅大院。

米小毛最近春风得意,他同中成帮合作迅速开辟了一条稳定的向大陆走私赃车的秘密路线,深得黑竹帮大佬的赏识,并将其他人负责的向大陆走私毒品的重任转交他负责。仍留着一条小辩子的米小毛一身真丝唐装,在保镖簇拥下在别墅大厅门前迎接贵宾的到来。

自从夏玫同米小毛在香港谋面后,已经一年有余,八九个月的偷运赃车非常顺利,双方都是财源滚滚。如今两人在异国他乡相见,久别重逢心情自然十分高兴。米小毛一副地主之谊的派头:“欢迎,欢迎我们漂亮的夏董事长,千呼万唤才将你请出来,可真不容易呀!”

“猪八戒倒打一耙,我是三番五次、五次三番诚心诚意请你回大陆见见面,叙叙旧,都被你一口拒绝。你却要小女子不辞劳苦千山万水地赶到异国他乡来,你可要作自我批评呀!”

“哈哈,我差点忘了,你原来是学哲学的,哲学是思辩的学问,哲学家一半是诡辩家,在大学时代我们艺术系的就辩不过你们哲学系的。”

米小毛一边调侃,一边很有绅士风度地轻托夏玫的右手,引领她进入别墅大厅。双方的保镖都远远靠墙站着。米小毛和夏玫坐在东南亚特有的楠木沙发上。米小毛亲自为夏玫沏茶,那一招一式一看就知道他深谙茶道。

夏玫呷了一口,抿嘴啧啧称赞:“好茶,好像是福建安溪名茶大红袍。”

“佩服,佩服,夏董事长果然见多识广,这茶叶我敢打包票是原产地的,这家茶叶公司所有产品的包装都是我大学时代的同班女同学设计,她可不敢寄假冒产品来蒙我。对了,前几天我收看卫星电视,看到中央电视台搞的专业歌手大赛,有一道综合素质题,题目是说出铁观音、龙井茶、陀茶出自哪里,竟然有许多考生答不上来,哎,现在艺术系毕业的大学生素质怎么那么差,同我们77级相比,那简直是天壤之别呀!

“看来你身在异乡却并未为异客,对国内的事比我还关心呀。”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是我那做民办教师的父亲从小对我的教诲。我这一代人在提倡关心国际国内大事的大环境中长大。何况,我们公司业务主战场过去和将来是在大陆,要与内地做生意,不关心国内的事怎么行?”

“米老板把我请出来想必不会闲情逸志纵论国际国内大事吧?”

“好吧,那我就言归正传。前二个月大陆缉毒组织派出卧底打入我们在云南、广东的秘密运输线,使我们原来苦心经营的秘密毒品通道全部被捣毁。我想另辟蹊径重建一条胡志明小道。”米小毛正欲继续说下去,被夏玫用手势不客气地打断。

“米总,您的意思我已经明白,你是想用我们的无动力潜水艇运送海洛因到香港和珠江三角洲?”

米小毛点点头。

“俗话说,盗亦有道。我是身在黑道,干过许许多多触犯法律的事,但我有一个道德底线,那就是永不贩毒。何况,我也要对我的弟兄们负责。米总,你既然对国内的事了如指掌,想必也一定知晓一次走私毒品50克以上就拉去打靶的法律规定,对不起,我不会让我的弟兄们去冒这个险。”夏玫的口吻不容商量。

怒从心中起,恶从胆边生。米小毛眼中冒出火花,他恼恨自己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还被无端教育一番,而且是在自己的地盘上,在自己的众多马仔面前,太气愤,太丢面子了。他很想发作,最终还是理智占了上风,小不忍则乱大谋呀!他肩负着黑竹帮开辟向大陆走私毒品新线路的重担,如果一翻脸,那他同中成帮合作走私赃车的路也戛然而断,整个黑竹帮在东亚的生意必然陷入瘫痪,这样的后果太恐怖了,老大会由赏识自己变成废了自己。何况他太了解李斌,知道他可不是省油的灯,双方动起手来,对方肯定会擒贼先擒王,届时两败俱伤。他尴尬地笑了笑,为自己找一个台阶。

“放心,夏董事长,我不会强人所难,在这一方面愿同我们合作的大有人在。马克思有一句名言:‘为了百分之百的利润,可以冒着绞首的危险;为了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可以践踏一切人间法律。’从事海洛因买卖,有百分之九百的利润,你说有没有人同我们合作?”

“有,肯定有。”夏玫自忖在人家场子里,小命要紧,所以也就打圆场,给米小毛一个台阶下。

“那就谈谈我们的汽车买卖吧,最近,我在各个下属组织引进了大陆的承包责任制,效果出奇地好,名车一下子搞到很多,我想同您商量一下,加大我们之间合作力度,你们能否从每周偷运一次改为二次。”

夏玫沉吟着,略思考后说:“此事有商量余地。但我觉得业务量一下子翻番有相当大的难度,一方面我担心手下劳动量太大,精力不集中,容易出事;另一方面是如何将这么多的车偷运到外省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

“事在人为嘛,夏总你聪明过人,我想你一定有办法的。”米小毛无奈地用起了激将法。

“这样吧,我们暂时由原来半个月偷运二次改为偷运三次,业务量增加百分之五十,米总意下如何!”

“听你的吧。”

 

5)

夏玫当初建中成大酒楼的唯一目的是掩人耳目,为走私赃车做掩护。但“歪打正着”,酒楼开张以来,生意红红火火,成了中成不可或缺的第二利润增长点。酒店的海鲜商原来是国营捕捞公司的员工,认识许多渔民,了解海鲜的销售渠道,直接从渔民手上采购,减少了很多中间环节。他在酒店大门口立了一幅巨大的广告,上写:本酒楼海鲜全部自南海渔民手中采购。食客口碑相传,广州、佛山、中山等地的人也慕名开车过来吃海鲜。酒楼和海鲜商挣得盆满钵满。

这天,夏玫对来汇报上个月酒楼生意的李斌说:“酒楼经营方面我比较满意,不过也不能沾沾自喜,管理不能有丝毫的松懈!你越价廉物美,食客就越多,采购量就更大,采购的单价就更低。所以你一定要多想办法维持这种良性循环。”

她话锋一转:“阿斌,进入WTO之后,按照中国政府的承诺,高级轿车关税在200611日要降到发展中国家的同一水平,偷运汽车暴利维持不了多久,形势逼人。我决定加大偷运力度,每月偷运次数不变,但每一趟由以前的六辆改为八辆,这也是米老板求之不得的事。

李斌忧心忡忡:“潜艇运输困难倒不大,主要困难是如何将滚滚而来的走私车运到外省,现在警方查得很严,将车运出省的困难越来越大。”

夏玫嘴角浮出一丝轻蔑的微笑,她喜欢李斌的谨慎、细心,但不喜欢他的婆婆妈妈。她觉得有时候李斌比自己这个女人还胆小,有点看不起他。但这种看不起又不能让李斌察觉,他们是一条藤上的蚱蚂,挂在一起,谁也不能对谁起贰心。于是她耐心地说:“千万年以来都是猫抓老鼠,是不是呀,按道理,抓了千万年,老鼠应该绝迹了吧?实际情况又怎么样?现在是人类同猫联手灭鼠,老鼠还是越来越多。世上有了矛,跟着就有了盾。你放心,将货运出省,山人自有妙计。”

 

                     6)

王倩办公室。

王倩对群艺馆馆长说:“你推荐的这个人我比较满意,通知她星期五来面试,我要亲自听她本人当面唱。现在假学历太多,如果货不对板,人事局会怎么看,市委领导会怎么看。”王倩说的是一位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艺术系,目前在长沙市某中学任教的音乐老师,她曾在全国美声大赛中拿过二等奖。在九州,农民合唱团是全市文明建设的一面旗帜,市委专门文件规定,凡是合唱团需要的人才,人事局一律开绿灯。

“嘭嘭”两下敲门声,馆长跑去开门,见到敲门人被吓了一跳。原来是市委书记雷军,她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本地最高领导,一时不知

所措。

王倩吃惊地从大班椅上弹起来,能不吃惊吗?自己在文化局工作了十几个年头,他什么时候光顾过自己的办公室,这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二个月来,除了开会之外再也没有见过他。雷军从北京回来那天,她傻乎乎地在他家煲好汤等他回来,一直等到十二点,汤都凉透了他也没回来。这事带给她的伤害太深了,至今没有痊愈。她的心彻底地冷了。

馆长识趣地离开。“阿倩,你要去美国探亲,我送几斤你哥爱喝的绞古兰茶叶过来,你帮我带给他。”

王倩更是惊诧:雷军怎么会知道我下个星期要去美国探亲?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她终于明白,雷军永远不会属于她。偷偷哭了几个晚上后她打定主意,离开这个爱情失败之地,到美国定居,和父母、哥哥团聚。

“阿倩,今天我来,是请你慎重考虑一下是否一定要移民,我只能对你说,事业留人,合唱团离不开你,同你朝夕相处的合唱团团员离不开你,这是我个人的观点也是市委的观点!”书记尽管二个月没有单独同她交谈过,但通过他的渠道,知道了王倩打算移居旧金山,所以百忙中专程来做说服工作。

泪水在她长长的睫毛中滚出,滑过保养很好的脸颊,一滴一滴跌落。她不擦拭,任其渲泄。雷军一席话让她震撼,让她感动,她确确实实割舍不下自己的事业,割舍不下自己一手创办的在全国颇有知名度的合唱团,去美国能干什么呢?只能做一个乖女儿,乖妹妹,继承一份不菲的财产。

“军哥,你亲自送我去机场,我就当这次去探亲,然后还回来!”习惯成自然,她还是改不了对雷军的称呼。

雷军判断得出,自己一番话动摇了王倩去美国定居的决心,女人嘛要面子,要漂亮的台阶下,他有意满足她:“好吧!我开车送你。”

 

 

7)

晚晖已渐渐隐去,暮色渐浓,城市灯光次第亮起。

流金溢彩的中成大酒楼食客如云。诺大的停车场密密匝匝地排满了各种小轿车、面包车。

一辆挂着粤O警车牌的三菱吉普车驶出停车场,车顶挂着警灯,后面紧跟着十多部高级轿车:奔驰、富豪、凌志……每辆车的挡风玻璃右下角按顺序贴有红纸写的编号(1)、(2……(12)。每辆车窗右上角都写有首长车队字样,每辆车的车窗都贴上了进口的3M牌膜,车内的人可以看到外面,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警车开道,十二辆车鱼贯而出非常气派地离开大酒店。

警用吉普车副驾驶位上坐着一个戴着墨镜,身穿警服,肩章上有二杆二星的警官。他手持对讲机指挥着车队,并大声呵斥让道不及的司机。此“警官”不是别人,正是中成帮的二号人物李斌。编号为12的凌志车担任殿后任务,车上坐着的是亚牛。他观察着周边的环境,用对讲机告诉李斌:“车队后面一切正常。”

车队大摇大摆地在南江沿江公路行驶了约半个小时,在一个丁字路口向左拐上了通往外市的主干道,车队大摇大摆、浩浩荡荡来到元甲收费站。车队减速慢行,警车内戴着白手套,手持对讲机的亚牛对着收银员敬个礼,眼神中却露出霸道。收银员一看是首长车队,不加思索迅速打开电动栏杆,车队慢慢加速,消失在黑夜中。

 

8)

九州市公安局18层办公大楼,外墙全是蓝色幕墙,在南国灼人的阳光照射下,雄伟耀眼。

局长潘桂基正在听取巡警大队长的工作汇报,办公桌上的红色专线保密电话响起,潘局长快速拿起话筒,同时作了一个让巡警大队长出去的手势,大队长迅速离开办公室,随手带上门。

电话来自省公安厅,领导声音亲切而沉稳:“桂基同志,你好,你们又有新任务了。国际刑警组织了解到一个重要线索:一个叫黑竹帮的国际犯罪集团将大量赃车秘密销往我们内地省份,有线索表明这些赃车是从你们九州市偷偷销赃到内地许多省份的。上级要求我们尽快查清这些赃车的进出渠道和犯罪组织的成员情况,同时要求不要惊动犯罪分子,等候统一部署,最后一网打尽。”

潘桂基严肃、有力地回答:“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请首长放心!”

连载中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