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嬗变》第十七章 作者:吴学军 (连载)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作者:

 第十七章

 

1

九州市西郊有一条宽阔的南江,沿着这条江下去几十公里是大海。随着市区的急速膨胀,原来是郊区的南江江岸不再那么冷冷清清,一些颇有眼光的商家陆续在沿江路修建了酒楼、家私市场和摩托车市场。

李斌按照老板的吩咐,从南到北,从北到南在南江沿江公路上走了二三遍,选来选去,最终看中了南江拐弯处一个名叫南湾的地方。这里江水比较深,江水平缓,更让他满意的是这一理想的地段上有一间破产等待买主的老国有企业九州藤器厂。如果在江边买一块地自己盖酒楼,要办妥名目繁多的手续,盖完那些公章都要几个月。假如买下这间奄奄一息的工厂,进行一番装修,营业项目改一改,三个月内就可以开门营业。夜长梦多,谁能打包票半年后走私赃车这种一本万利的生意还能做。

李斌今天约好同藤器厂留守的厂长见面。

杂草丛生的九州藤器厂区给人以苍凉的感觉,只能依稀从断墙碎瓦中推测当年国企一统天下时的繁荣。这厂三年前已处于停产状态,年迈的老厂长和同样不年轻的厂办公室主任和会计出纳四个人几年如一日地担任留守任务。

李斌开着凌志轿车直驶到办公楼前,夹着黑色真皮小包直闯厂长室。

厂办主任正津津有味地讲着笑话:“有二只苍蝇,一只公的,一只母的,公的带母的去厕所吃屎,母的一脸不高兴,怨声说:人家谈恋爱

都是去吃好吃的,你却带我来吃屎。公的呵斥:吃饭的时候不要总说这么恶心的事!”厂长和会计都笑了,一点也没有注意到门口站了人。

“你好,我找岑厂长。”

“我就是。”

李斌掏出名片很有礼貌地双手递给岑厂长。岑厂长接过名片,拿起搁在办公桌台面上的老花眼镜戴上,仔细端详:“哦,李经理,幸会,幸会,昨天我小舅子说起过你,你俩是老战友,七九年自卫反击战时你们在一个团,他说你在侦察连,打仗很勇敢,立过功,唉,人比人气死人,你是大老板,我那小舅子下岗后在街边靠摩托车搭客为生。”

闲聊的人见厂长来了客人都知趣地离开了。

“岑厂长,如果生意谈成了,我会按规矩给他一笔介绍费,你放心。”

“李经理,不瞒你说,最近来找我们寻求合作或想买下我厂的老板还真有几个,最后都是口水多过茶,都没有结果,说穿了还不是价钱。”

“他们最高能出多少钱买下你们厂。”

“你是我小舅子老战友,我不隐瞒,他们最高开到1250万元。

1250万,你们该知足了。我们这一代人最喜欢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不瞒你说,来之前我也作了调查,你们厂区占地面积大约24亩,每亩地价,这个地段不会超过35万,就算以35万一亩计算,也就是840万,这间破烂的办公大楼和年久失修的几间厂房能卖到400万?

你报的数有水分吧!

满脸绉纹半头白发的厂长狡诘地一笑:“不愧是侦察兵出身,有眼力,够精明,好吧,我实话实说,是有人出价1250万,只不过不能一次付清,要分三年支付。

李斌走到房门口,将门轻轻关上转过身说:“岑厂长,你们是国有企业,我们是私营企业,你厂价钱卖得再高,平摊下来你也得不到多少,这样吧,我一次付清700万元再给你个人100万元现金,怎么样!

岑厂长听罢一愣,十分惊诧:“啊,给我个人一百万!”

“您放心,我们会做得天衣无缝,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李斌的话吓坏了岑厂长。他不傻,他也想发财,每个星期他都省下烟钱去买几组三十六选七的六合彩,做梦都想成为百万富翁。但是要他损公肥私获得一百万,打死他也不会干,这不是开不开窍的问题,是他们这一代人所受的教育问题,他们虽然谈不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样的大道理,但他们这一代老党员心里有一杆秤,这就是良心。

“这样吧,我们厂退一步,降100万,但是必须一次付清。说句实话,如果不是等着这笔钱给下岗的职工发工龄补偿,给那些老职工报销药费,这个厂我还真舍不得卖,你别以为我是老眼昏花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我分析这条沿江路建好后,土地天天在升值,如果你们接受不了这个价,我相信会有买家接受这个价,企业停产几年都捱过来了,再捱几个月又有什么了不起!

李斌见对方软硬不吃,心里咒骂:他妈的,老不死,有钱都不要,蠢猪。他转眼想想,这个老厂长说的话也在理呀,这个地段的地价天天在升值,1150万元还是物有所值。

 

2)

九州藤器厂只有蝉声,空无一人。

中成集团在一次性支付1150万现金给九州藤器厂后,留守三年的厂长和办公室主任召回了仍在九州的职工,按有关政策,职工比较满意地获得了工龄补偿金,一些职工还最后一次报掉了几年都未能报销的药费。厂长组织职工在一起喝夜茶,追忆辉煌岁月,最后老泪纵横地告别。这家产品曾经畅销欧美、荣登过九州创汇冠军的工厂从此消失。

夏玫的宝马、李斌的凌志、亚牛的本田一前一后驶抵人去楼空的藤器厂厂区。下车后,李斌将一张新测绘的厂区俯视图平摊在宝马车头。夏玫一会低着头瞧着图纸,一会抬头看看四周,说道:“整个工程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酒楼的大厅和客房以及厨房部分,不用遮遮挡挡,可以大张旗鼓地建。将工厂办公大楼和后面的两个车间按照酒楼的要求进行彻底装修,装修的档次以中偏上为标准,如果太高档那我们酒楼就没有价格优势,一开业就吸引不了顾客。我考察过顺德、佛山、南海、

东莞等几个城市的酒楼,经营好的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即装修档次偏上,菜式多样价廉,我们也必须按这种成功的经营模式经营。第二部分是江边别墅,是整个工程的核心部分,要绝对保密。在最西面的江边,也就是藤器厂原来的原料仓库附近,在那建一栋三层的大型别墅,外面看起来是装修漂亮的别墅,里面却别有洞天,墙两边安装一台滚动式吊车,地面五分之二是深水池,水池直通南江,我们的潜水艇可以秘密轻松地进出。第三部分是秘密隧道,在别墅内挖掘出一个连接室内停车场的秘密隧道,使我们偷运进来的车能随来酒楼吃饭的客人的车神不知鬼不觉地开出去。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李斌和亚牛对老板的计谋佩服得五体投地,暗自惭愧:这样的高招自己是一辈子也想不出。

 

3)

 

几个月后的一个狂风骤雨之日,夏玫带着李斌和亚牛对秘密工程作验收。他们来到中成大酒楼最秘密的心脏部分江边别墅,这栋楼对外说是中成大酒楼总经理李斌的别墅。远远望去琉璃瓦、小瓷砖贴墙,同遍布珠三角大老板的私人别墅别无二样,别墅外还有一层高高的围墙,上面插满玻璃。别墅内别有洞天,没有一丁点别墅的影子,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小车间,两边水泥墙壁离地四米处是两条小铁轨,铁轨上安装了可以摇控指挥的轨道式吊车,别墅内三分之一面积是一个长方形的水池。

李斌兴致勃勃地解释:“董事长,渔船在半夜将我们装满货的潜艇拖到别墅外的江边,我们会派一个蛙人从别墅内的水池下潜到江边,用钢绳将潜水艇的钩挂上,然后将潜艇从水池中慢慢拉进别墅,再用摇控吊车将潜水艇从水里吊到水泥地面,接下来我们开启潜艇的密封仓,然后用特制的铲车将车一辆辆铲出,再装上假牌,最后人工将车推入通往室内停车场的秘密隧道,一有机会这些车就同食客的车一起大摇大摆、神不知鬼不觉地开出去。老板,您的这个设想真是个天才构想!”

李斌的马屁拍得恰到好处,夏玫颇为满意,她踌躇满志地说:“我们中成又要大展鸿图了。”

  

4)

中成集团总经理办公室。夏玫拨打着可能在香港也可能在新加坡或者是在台北的米小毛手机。

 “喂,米老板,抱歉啊!三个多月没同您联系,失礼,失礼!”

“盼星星,盼月亮,您这个电话是姗姗来迟呀!您的工作作风我多多少少是了解的。我大胆猜想,你一切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米老板你好一个诸葛亮,料事如神,生了一双千里眼,好吧,十分钟后咱们在老地方见。”

夏玫喝着酽酽的茶,慢慢地打开电脑,登陆找到广州酒吧聊天室,点击进入后取了一个“黄玫瑰”的网名,然后不紧不慢地在左屏几百个网名中寻找所要寻找的人。几分钟后,“红卫兵”的网名如期出现,她点击“红卫兵”。先打了一个事前约定的暗号过去:造反有理。

对方发信息过来:革命无罪。

“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是夏玫与米小毛约定的网上联络暗号。网

上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同一聊天室同一网名的屡见不鲜,所以为防万一,他们事先设定了联络暗号。对上了暗号便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开了。

黄玫瑰:过几天是情人节,你送什么给我呀?

红卫兵:我已买了二瓶法国产香水,准备送给你,法国香水是世界上最好的香水。

黄玫瑰:能告诉我多少港纸吗,对不起,这样问价钱不礼貌。

红卫兵:大的一瓶120.20元,小的一瓶27.29元。后天晚上930分我在香榭西餐厅等你。

黄玫瑰:谢谢!886

夏玫在办公桌上拿了一支笔在便笺上写道:东经12020分,北纬2729分,后天晚上930分。

 

5)

漆黑的大海伸手不见五指,只能听到“哗,哗”的海浪撞击声。

东经12020分,北纬2729分海域。一艘600吨货船的吊机从一艘渔船旁的海水中将一艘无动力潜水艇吊上自身甲板,潜水艇在甲板上一放稳,船员快速打开密封仓门,然后用铲车将六部轿车逐一放进潜水艇,车与车之间塞满了防撞海绵。最后关上密封仓,货轮上的吊机再将它吊回大海,同时渔船上的水手将一根十多米长的钢绳将潜艇与渔船联在一起,待潜水艇徐徐下落到海平面之下,渔船悄悄拖着无动力潜水艇向大陆方向驶去。

渔船驶到南江出海口,一轮红日喷薄而出。渔船拖着沉重的潜水艇逆水行舟,速度自然比较慢。突然,不知何时渔船上游左前方杀出一艘海关缉私艇,高音喇叭对着渔船喊:102号渔船向右靠,停船接受检查!

船长焦灼不安地请示在船上指挥的亚牛,亚牛用眼示意船长停船接受检查。穿着渔民服装的亚牛同普通渔民没有两样。

渔船很配合地停了下来,缉私艇熟练地靠上渔船,还没有完全靠稳就有两个缉私队员跳上摇晃着的渔船,其中一个还揣着微型冲锋枪,时刻准备应付突发事件。

宽阔的南江出海口附近,每日是千船竞发百舸争流,海关缉私支队哪有可能一艘艘检查,他们之所以要检查这艘普通不过的渔船,是因为根据经验他们判断这船可疑,一般渔船是早上出海打渔晚上归来,鲜有早上回来的。检查人员一丝不苟地检查了船仓,敲打船仓内的隔板,看是否有特别的夹层秘密夹带走私货物。见船仓内没有任何可疑物,只有渔网和不多的从海上打捞的海鲜,临走留下一串同情的话:“哎,现在渔民寻食艰难!”

不露声色的亚牛实际上紧张得喘不过气来,在船上可不比陆地,陆地即使被警方围捕,毕竟还有逃跑的可能,在江中,在船上,倘若被包围那只会成为警察的囊中之物。亚牛自己都不敢朝船尾看,无动力潜水艇下潜得并不是很深,如果仔细用肉眼看船的尾部,还真可以看到潜水艇一点点影子,他很庆幸南江上游皮革、印染、陶瓷、铝材等行业的私营企业晚上偷排工业污水造成江水浑浊,如果江水再清一点那潜艇就无所遁形了。

 

6)

残月如刀,夜色似墨。

中成大酒楼靠江边的那幢别墅浸淫在黑夜中。别墅内所有的窗户都挂有深色窗帘,不透一丁点光亮,所以别墅外是漆黑一片,只有无名的虫鸣,但别墅内却别有乾坤,一派灯火通明,六七个人在闷热的房间里汗流浃背。

中成集团是靠走私起家,先前是靠走私三用机、文物、香烟。到夏玫做老大后开始走私原油,走私汽车,走私赃车还是头一回。以夏玫为首的三大核心人物全部聚在一起,显然他们非常重视这第一单生意。夏玫站立一旁,李斌、亚牛都卷起袖子下场帮忙。

室内轨道式吊机将无动力潜水艇从水池中吊起,然后移动到水泥地面,再缓缓将湿漉漉的潜水艇放下。

潜水艇一落地,李斌、亚牛的几个马仔七手八脚很利落地打开密封仓,然后用特制铲车小心翼翼地将奔驰、沃尔沃、宝马等名车一一铲出,然后手脚麻利的上好假牌,一辆辆推进连接室内停车场的秘密隧道。

夏玫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以一部新的奔驰320计算,在国外市场价相当于60万人民币,九成新的米小毛给的价是五折即30万元,运到外省70万是分分钟出手,再有其它车型,每趟走私下来至少也有一百万以上的纯利润。一次一百万,不狂喜才怪。

连载中

责任编辑:刘新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