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变》第十六章 作者:吴学军 (连载)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0-20 15:43:39

 第十六章

 

1)

南国特有的一场暴雨将九州森林公园的树叶冲刷得翠绿欲滴,空气清爽没有半点杂质,透明的微风让人神清气爽,禁不住想贪婪地将雨中的凉意尽情地吸入肺腑,使身体里每一条血脉都在这一呼一吸之间清洁通畅。

雷军拣了一条僻静湿润的石板路同夏玫并肩而行:“阿玫,你猜我今天约你出来干什么?”他亲怩地问。

夏玫展颜一笑:“是不是我刚出院,太闷,陪我出来散散心?”

雷军一副很郑重其事的样子:“有这个因素吧,但还有更重要的。”

夏玫半开玩笑半世故的口吻:“人逢喜事精神爽,瞧你那惬意劲,我就可以判断出我们中国人的人生最高的境界是双喜临门:升官和发财。你又高升了?恭喜!恭喜!”

雷军赶紧用手示意:“小声一点行不行。”

夏玫夸张地看了看周边环境,雷军会心地一笑:“蜀中无大将,廖

化为先锋。省委组织部领导昨天下午约我去谈过,主题是陈书记被捕后,一个财政收入和GDP位居全国同级市前列的大市不能没有领头羊,鉴于我的工作能力和政绩,省委常委会已正式通过我任九州市委书记一职的提案,过几天就会下文,同时还会在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上公告,在未见报前,你千万要为我保密哟!”

夏玫见自己心爱的男人因为事业的巨大成功而喜不自禁之时,也受到感染。忘乎所以地踮起脚,两颊飞红地吻了一下雷军的脸。

雷军吓得条件反射赶紧后退一步,神色颇为紧张地说:“让人看见可不得了,明天就会成为市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夏玫动情地说:“师兄,我是生意场上的人,对政治不感兴趣,但今天我真的十分高兴、十分兴奋。因为我太了解你、太理解你内心的想法。不知为什么,你一开心,我也跟着高兴。自古以来就有‘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说法,我知道你不是那种官瘾重、一心往上爬,踩着无数人肩膀上去的人。你高兴的是自己的能力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得到了上级的肯定;高兴的是有了一个更大的施展自己才智和抱负的舞台。”

夏玫的一席话说到了雷军的心坎上。他看看周围无人,飞快地用力拥抱了夏玫一下,充满感激地说:“知我者、师妹也。你放心,我不会因为当上了九州的一把手而冲昏了头脑,我会时时用马寅初老先生的名言提醒自己。”

“哦,创立中国人口理论的马老?”

“对,马老说过:‘荣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如果没有这种心态对待新的职位,以后就有可能犯下不可收拾的错误。西方有政治

名言:绝对的权力、绝对的腐败。市委书记的权力太大,我必须牢记孔夫子的教导,吾日三省吾身哟!

 

2)

九州市委办公楼小型会议室,市委常委扩大会议正在举行。

市委秘书长肖国锐主持会议:“省委组织部的领导刚才宣读了雷军同志的任命书。下面请新任市委书记雷军同志讲话。”掌声热烈响起。

坐在椭圆形会议桌中央的雷军将桌面上的话筒往面前移了移,他早就打好了腹稿。他清清嗓子,抑扬顿挫地说起来:“首先,感谢省委对我的信任,感谢九州市干部群众这些年来对我工作的支持与帮助。”掌声再次响起。

对会议节奏拿捏得很有分寸的雷军待掌声稍停时做了个手势,继续讲:“自古都有新官上任三把火的说法,我也不能免俗,也决定烧它三把火。

“第一把火是廉政之火。自古以来就有千里为官只为财的说法,也有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的控诉。改革开放以来,我省有多少干部为之犯错甚至掉头。陈毅元帅说得好:手莫伸,伸手必捉。我们九州地处珠江三角洲中心区域,经济发达,如果我们的干部不能绷紧反腐防腐这根弦,一旦沾上腐败,经济数额往往特别大;很可能一判就是十年、二十年甚至死罪。我记得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青在被枪决之前说过这样一句话:为什么平时没有人来监督我们这一级干部?一犯错就已经是死罪,教训太深刻了。胡长青这种例子太多了,前车之鉴呀!我们将动员舆论的力量,以及纪检等部门加大廉政教育的力度,防患于未然。

“第二把火是切实抓好创建全国优秀旅游城市的工作。我市这么多年创建工作,为什么一直没有通过全国优秀旅游城市的审查,主要问题是形式主义,没有踏踏实实地工作。当然,我市的创建工作有特别的困难,灯具,电器、陶瓷、铝型材等四大支柱产业有三个是高污染产业,如果真正按照国家污水废气排放标准,许多企业在环保方面都存在严重的问题。要三大支柱产业发展还是要创建优秀旅游城市,是一个二难选择,希望由市政府办公室牵头,组织工业局、环保局、技监局等部门尽快拿出一个方案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

“第三把火是对投资报建项目实行一条龙办公,创造一流的投资软环境。三个月内将座落在十多个街区的国土、规划、工商、税务、技监、环保、电力等重要职能部门集中在一栋大楼办公,使外商和国内民营企业家不再遭受上一个项目要跑断腿的痛苦,使他们在一栋大楼内就能办完所有的手续,盖完所有必须要盖的公章。

 

3)

市委书记雷军新办公室。肖秘书为雷军端上刚沏好的茶。

雷军端起茶杯,慢慢坐到沙发上,用手势招呼肖承铁坐在身边:“小肖,你做我的秘书有六、七年了吧?”

“七年半了。”

“郑市长的秘书去年就下到县里任副县长,梁副市长的秘书做了工业局的副局长,你心里有没有怪我呀!”

“没有,跟着您能得到更好的锻炼。”

不知从何时起,在我们国家有了愈演愈烈的秘书高升的流行病,凡是给领导做了几年秘书,只要不太离谱,都铁定会升官,雷军也必须随大流。他知道刚才肖秘书的话言不由衷,和小肖同一批进市委秘书科的人,现在绝大部分都下到基层有了一官半职,小肖有情绪是正常的。他之所以没有放小肖下去,主要是没找到合适的接班人。上个星期市委办主任向他推荐了一位中山大学中文系毕业的硕士,各方面条件都不错,雷军非常满意,所以他决定放小肖下基层。

“小肖,你对公安政法比较熟,学的又是法律专业,前几日我同几个常委商量过了,决定让你去市公安局任副局长。”

“谢谢书记对我这么多年的关心、培养,我到基层去,一定努力工作,决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肖秘书没有露出雷军期望的欣喜若狂,他也许永远不会知道,小肖没有喜形于色,是因为前几天这则消息已在秘书科传开。

雷军语重心长地说:“小肖,你是我身边出去的人,千万记住,不要以为曾是市委书记的秘书就有什么优越感,更不能打着我的旗号去做有损党纪政纪的事。市公安局几个领导都是老公安,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你要虚心向他们学习。我送你一句话:勤于思、敏于行。”

 

4)

夏玫戴着墨镜,在李斌、亚牛两人的陪同下,从深圳罗湖口岸出境来到香港,乘坐米小毛派来的林肯牌高级轿车朝维多利亚港方向驶去。

车行至半山腰一座豪华别墅院内,夏玫一行先后下了车,在对方的引导下走向别墅的大厅。在门口,对方保镖示意搜身。李斌上前一步,

怒道:“告诉你们老板,如果你们搜身的话,我们就立刻回大陆。”

对方保镖不依不饶,仍坚持要搜身才让进,双方一时剑拔弩张,都拿着家伙屏住呼吸僵持着。这时,身材瘦削,戴着墨镜,依然是后脑一条小辫子身着白色休闲装的米小毛从旋转楼梯走了下来,大声呵斥保镖:“退下,退下,有眼不识泰山,做事那么机械,也不看看客人是谁!”

说罢,他快步来到夏玫身前换成一脸笑容:“欢迎,欢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哎呀,夏总,你是越来越漂亮、越来越美丽呀!。”

女人,无论是皇亲贵族、还是山野村妇,毫无例外地爱听别人称赞自己漂亮。听了米小毛的开场白,夏玫很快忘了刚才的不愉快,寒喧道:“米老板,你今天的成就令人刮目相看啊!”

“宋代诗人苏轼说得多好,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干我们这一行,你我能活到今天,是一个奇迹;能够有今天的成就更是奇迹中的奇迹,其实又有谁知道这成功的背后发生了多少不能言说的故事。”

“是啊,这条路走过来确实不容易,我记得刚出道的第一趟生意就是在深圳世界之窗非洲馆同你接头,当时将货交给你时,我吓得双腿发软,好像四周全是警察,全在盯着我看,要不是你镇定自若,不断鼓励,我肯定露馅。”

米小毛笑着说:“我当时心里挺纳闷:聪明过人的李老板送这么一件价值连城的货,竟然交由一个新手来。如今回头看,李老板有一双慧眼。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推到沙滩上。你们两个老总都被你推到沙滩上晾晒起来了!”

夏玫作谦虚状:“米老板过奖了,俗话说得好,姜还是老的辣。”

“夏总,您是大忙人,时间对您来说就是金钱,我们闲话留着以后说,现在我们切入正题好吗?”

夏玫点头赞同。李斌、亚牛远远站着,担任着保镖的任务。

米小毛现在是火烧眉毛,一、二年来,黑竹帮从日本、韩国、台湾、香港、吉隆坡、孟买等地偷来的汽车七成以上都是经米小毛之手偷运进大陆,几乎每个月都有几十辆高级轿车通过非正常渠道进入大陆,所谓天有不测之风云,最近遇到了很大的麻烦,原来同米小毛合作的两个偷运团伙被大陆警方捣毁,黑竹帮的脏车进入大陆的渠道被彻底破坏,参与走私的人不是被抓、就是被查或者在逃。三个月过去,黑竹帮搞来的赃车愈百辆,数量太多以至无一个安全的藏身之地。心急如焚的黑竹帮老大下了死命令,要求米小毛在二个月内重建向中国大陆的走私渠道。

“夏总,你们中成集团每个月能吃进多少辆车?”

“能吃进多少车主要取决于它的利润,利润高吃进的货就自然多,这是个成正比的关系。米总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米小毛沉思半晌,说:“全新的车按出厂价8折;九成新的按出厂价7折,八成新的按出厂价6折。付款方式存入我们在大陆的一家企业的帐户。”

夏玫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老米呀,你这个价报出来,我相信大陆没有任何一家有势力的公司会接受,利润与风险不成正比,看来你找错了合作对象,不过生意不成情意在,欢迎你有机会到我们九州,我一定会尽地主之谊。”夏玫说着站起身意欲告辞。国家与国家,公司与公司之间的谈判同平民百姓上街买衣服一样,双方都有一个斗智斗勇的砍价过程,在最为敏感的价位,精明的买主常常使出故意调头就走的杀手锏,让心急的卖主追出来。

米小毛急眼了:“夏总,不要生气,谈生意、谈合作,首先是一个谈字,至于几折的问题,我只坚持一个原则那就是双赢,你不要那么快就拒绝,你报个价吧?”

夏玫装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米总,如果说单纯走私汽车,万一被警方发现,我们脱身也快。如果同你们合作,卖你们的车,按大陆警方的说法,是走私赃车,性质就不同了,问题严重得多。风险增加了好几倍,万一出事,你在香港、新加坡、泰国分分钟可以远走高飞躲到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而我们一旦被大陆警方盯上,是插翅难飞。现在大陆警方同国外警察一样也是武装到牙齿,我们之间的生意一旦被大陆警方盯上,只能成为警方的瓮中之鳖。所以高风险必须要有高利润作为回报,我们能接受的价格是:新车六折,九成新五折,八成新四折。全部按照上月28日生产厂家在互联网上公布的价格为计算基数。”

夏玫这个价砍得够狠,举个例吧,2.8升佳美小车,原装进口车在大陆是42万,国际市场折合人民币19万,新车六折,即卖给中成每辆为12万,在外省30万很容易出手,这样中成每走私一辆就有百分之二百的利润。

米小毛生气道:“夏总,凡事总得讲个度吧,你砍价砍得太离谱了。大陆各级领导喜欢说:双赢。如果你们吃西瓜,我们只有西瓜皮吃,这生意就没法做。只有双方有利,生意才能做得下去,退一步海阔天空我们各让一步,新车七折、九成新的六折、八成新的五折。”

夏玫的口气缓和下来,不过仍软中带硬:“我们不是狮子开口,绝不是乱开一气,我们是经过多渠道调查才开出的价。你们从东亚、东南亚和南亚等沿海大城市街头小流氓或惯偷那收购赃车,运气好的话新车只要二折就能收到,然后运到公海将货驳给我们,你们这一环节是风险小利润高。米老板,每个月有那么多赃车在你手里,如果销不出去,受伤害的不是车而是你。”

“佩服、佩服,巾帼不让须眉!中国的铁娘子吴仪同你谈判也会甘拜下风!”米小毛被人点中穴道,无奈地自找台阶下,“就按你报的价吧!”

其实米小毛也非等闲之辈,只是他的练门被夏玫知晓,所以在谈判中处处被动,夏玫不无得意地说:“我们之间最大的问题解决了,剩下的细节问题和具体操作问题比较容易解决。”说着,夏玫取出IBM手提电脑,放置在桌面上,熟练地进入了新浪网站。然后示意米小毛,让他也打开手提电脑。

“米老板,我们一同进入全球最大的中文聊天网站新浪聊天网站,进入广州酒吧聊天室,请先改过客名,我取名为黄玫瑰,你呢?”

“我得想一想,好吧,我的网名红卫兵。”

在广州酒吧聊天室,双方都轻而易举找到了“黄玫瑰”和“红卫兵”。双方相互点击,准备在网上聊天。

“我们双方约定,每周一、三、五晚9点整双方同时进入广州酒吧聊天室聊天,网名不变。交货地点当然在公海,假如交货海域是东经120030’北纬26O28’,米老板您就说:帮你买了二瓶药,大的一瓶,价钱是120元3角,小的一瓶是26元2角8分。为了不引起网络管理人员的怀疑,你今天可以说帮我买了二瓶药,明天可以说买了二瓶化妆品,后天又可以说买了二双鞋。交货时间,如果是晚上9点15分,就在聊天室对我说:晚上9点15分到邮局寄给你。这种联络方式你是否赞同?”

“‘绝’,一个字。夏总,对你我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呀,如此妙不可言的联络方式我想以色列的摩萨德也破译不了啊!”米小毛发自肺腑地赞叹。

 

5)

周末,夏玫开车载着王美娟出去吃晚饭。重庆妹子王美娟自然喜欢家乡口味,依美娟的意见,她俩来到一家以麻辣火锅闻名的重庆火锅城。

华灯初上,正是吃晚饭的时间,加上是周末,餐馆内座无虚席,连一直对辣的东西敬而远之的广东本地人也趋之若鹜,她俩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张桌子。俩人坐定后,夏玫说:“美娟,你来点菜,别客气,什么好吃点什么。”

美娟吃吃而笑:“阿玫,这间餐馆的菜再怎么点,我俩也吃不了200元,你别装大方。”

美娟点了一碟羊肉片、一碟羊皮、一碟羊杂、一碟肥牛片、一碟腐竹和一碟生菜。

不一会,菜陆续端上来,火锅是鸳鸯火锅,一半是一片红的极辣的汤,一半是不辣的白汤。美娟轻车熟路地将一碟羊肉一半倒进有辣的汤料中,一半倒进不辣的汤中。“阿玫,咱这种吃法有人给它取了一个政治性很强的名词叫‘一国二制’你知道吗?”她俩边吃边侃。

“美娟,每次我请你出来吃饭,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紧张感,这种感觉怪怪的,不可名状。我想这可能要追溯到六七年前,那年你到昌梅探望我,我开单位的车一起去餐馆吃饭,车被偷,结果我被单位扫地出门,最后被迫南下打工。”

“阿玫,当时从那间倒霉的餐馆出来,车不见了,我当时就吓晕了,不知道怎样补救,不知道能为你做点什么。直至今天,我还很内疚,责怪自己给你带来了天大的麻烦。不过古人说得好: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倚。现在你事业有成,成为令人羡慕的千万富婆,这叫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嘻嘻,从客观效果看,你应该谢我呀!”

“谢你的头,你不知我被开除时有多狼狈,心情有多沮丧,好像天塌下来一般,整个精神都崩溃了!”

“咦,这羊杂怎么有一股怪味?”美娟做出恶心状,叫来服务小姐。

“羊杂不可能有怪味,羊都是今天斩杀的。”服务小姐辩解。

“那你闻一下,是不是有异昧,如果你说没有异味,那我请你吃。”夏玫咄咄逼人,美娟惊异地看着夏玫的表情。

服务小姐闻了一下,确有异味,但口头还是不肯直接认错,忙找了一个托词:“羊杂,既然是杂,就多多少少有点杂味。”

“什么反动逻辑,什么服务态度,内脏就可以有怪味,那炒猪杂、炒鸡杂呢,找你们老板过来。”夏玫怒道。

服务小姐极不情愿地找来一个身材匀称,染着金黄色头发、穿着一身得体深蓝制服的女领班。

领班一走近餐台,很职业性地说:“对不起……”

她刚想弄清顾客到底有什么怨言,思考如何去平息顾客愤怒时,突然两眼直盯住夏玫,惊异了半晌说不出话。脸部表情也由一愣渐渐变成惊喜:“阿玫,是你吗?我是阿妮。还记得吗?我们有七年没见了,我好想你!”

夏玫同样惊喜万分:“阿妮,我也很想念你呀,你越来越漂亮,变得我一时都不敢认了。”

王美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俩认识呀!”

兴奋的阿妮抢过话来:“我们当然认识,不仅认识,而且我们亲如姐妹,我们在一起共过患难,是生死之交。”在广东闯荡六、七年已练历出来的阿妮自然不会将那个无法启齿的伤疤揭开。

“你们在一起共过患难?什么时候哇?”自认为对夏玫无所不知的美娟不解地问。

共患难的老朋友意外重逢。惊喜之后,夏玫十分清醒:绝不能让那段被迫卖淫的历史让别人知道,包括好朋友美娟。眼下九州上层已经有相当多的人士知道她同雷军的恋爱关系,如果这时曝出自己曾被迫卖淫,雷军会怎么看,自古以来中国人骂人最恶毒的一句话就是“臭婊子”,雷军绝对不会容忍自己的未婚妻有这样不光彩的历史。如果让他知道,不啻是恋爱关系的终结。夏玫迅速打断阿妮同王美娟的一问一答,有意岔开话题:“阿妮,你现在是领班,我们在这里叙旧,被你老板看到不好,将你的手机留给我,我们约一个时间,到时坐下来慢慢叙旧。”

“好,你记下我的手机号码。你有时间就约我,我随叫随到。”

 

6)

埋单时阿妮特地跑过来用她最大的权力为夏玫打了个八五折,尔后执意送夏玫来到门前泊车的地方,看到昔日的难友如今开着宝马腰缠万贯,她是羡慕之极,临别再三要求夏玫有时间约她。

夏玫送美娟回家后,一边开车一边思索:富在深山有远亲,从阿妮的眼神可以看出她一定会缠上身来。怎样才能让她永远开不了口呢?给她一笔钱,让她离开广东?不行!阿妮会贪心不足蛇吞象,得寸进尺不断要挟,将自己当成摇钱树;派人弄瞎她,让她永远无法再看到我?也不行!那样她必然会失去工作,生活无着落,更可能会以揭那块伤疤来威胁;杀掉她?一劳永逸。她拨通手机:“阿斌,今晚你带一个能干的弟兄去处理掉一个人。”

“老板,你不是交待过我们,以后绝对不能动刀动枪的吗!”

“少嗦,形势所逼,此人非除去不可,她的存在直接威胁到我们中成的存在。

“这个人是男是女,在哪里工作,多少岁?”

眼露凶光的夏玫一字一句地下命令:“她在九桂路重庆火锅城上班,楼面领班,名叫王妮,29岁,身高大约165公分,重庆人,她曾做过周中华的情妇,知道我们中成情况太多,明早之前让她在地球上消失,记住,不要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老板放心,小菜一碟。”

 

7)

重庆火锅城已经打烊。

深夜12点,王妮拖着疲惫的身子搭摩托车走大街穿小巷回到位于城乡结合部的出租屋楼下。沉沉的夜幕罩住了这片规划散乱的城郊农民住宅区,小巷子已无人走动,秋雨绵绵,透出肃杀的寒意。

王妮借着楼道内昏暗的路灯上到五楼,进了自己狭小的房间。

其实,在王妮离开重庆火锅城时,一辆黑色本田就远远跟上了她,一直跟到小巷子路口。本田车里钻出一蒙面人,另一个蒙面人留在车里。

五楼的一个房间亮起了灯,蒙面人沿着碎石径接近楼的墙脚,扒着自来水管猴子似地往上攀爬。约莫一刻钟亮着灯的房间突然黑了,蒙面人从楼道下来,回到车里。

 

连载中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