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变》第十五章 作者:吴学军 (连载)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0-20 15:42:34

 第十五章

 

1

林荫道上,绿树成行,奇花异草争芳夺艳,把南国特区珠海装点得绚丽多姿。

珠海整座城市同澳门已连成一体,若不是一道边境线和一座颇有中国建筑风格的拱北海关大楼相隔,真看不出它们是两个城市,而且是两种不同制度的城市。

雷军独自驾着他的“奥迪”专车来到珠海,行驶到情侣海滨大道时,他联系上了九州市反贪局局长龙文满:“老龙,我已到达珠海九州客运码头附近,你们落脚的金海岸花园怎么走呀?”

“您将车停放在九州客运码头,我开车来接您。”龙局长反侦察经验非常丰富,他想,雷书记专车号码是九州人人皆知的,车如果直接开到我秘密租住的地方很容易被人发现。将车停放在九州客运码头的停车场,万一被人发现,也只会猜测书记可能从九州码头乘船去了深圳。

雷军将车开进客运码头停车场。他没有下车,坐在车里皱着眉吸烟。

大约二十分钟后,一辆面包车悄无声息地停泊在旁边,龙局长摇下

车窗,向雷军打手势。雷军下车观察了一下情况,确认无人跟踪后钻进面包车。车子快速驶离,七拐八拐开进了金海岸度假村,在东区13座别墅前停了下来。

 

2

别墅二楼大厅。龙局长负责提审九建路桥集团财务部部长程小梅,反贪局的黄科长在一旁做笔录,雷军似一般工作人员拿着一个小本子坐在一旁。

审人,对反贪局的干部那可是看家本领,人人都有自己的一套,犯事的人只要落在他们手里,鲜有撬不开嘴的。龙局长采用断其后路的策略:“程小梅,不妨告诉你,你们公司董事长曹明康迟你三个小时被我们双规,市委陈书记也被省纪委领导找去谈话。你知道什么叫找去谈话吗?说白一点是他的行动不那么自由了。树倒猢狲散的道理你明白吗,你现在不要奢望谁有能力将你救出去,能真正救你出去的只有你自己,只要有立功表现,你就能获得从宽从轻处理。否则可能要坐牢十年!”

其实,程小梅的心理防线早已崩溃。没等龙文满继续攻心,她就哭泣着说:“又不是我行贿,我只是经办人。昨天上午你们要我交待的我都交待了,我真的没有隐瞒什么。”

“昨天上午,由于时间关系,很多重要的细节都没能问清楚,今天你再详细讲清楚你参与对陈贤忠行贿的过程。”

“陈书记是我们董事长的老乡,关系一直很铁,这在九州是家喻户晓的。九广立交桥公开招标前夕,我们董事长了解到广州深圳等几家大的路桥公司都准备参加投标,按资质,论财力,讲人才我们都不是它们的对手,如果按照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我们不可能中标。这么大的工程大家都知道是一块大肥肉,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其实每家公司都在想办法公关,我们董事长第一个就想到请陈书记帮忙,他们怎么谈的我不知道,只知道公司中标后董事长要我将900万元人民币的回扣在中国银行九州分行全部换成美元,大约是110万美金汇到我们在香港的分公司,然后由分公司再汇给陈书记在澳大利亚墨尔本定居的儿子。给陈书记的第二笔回扣是九广立交桥后面有一个追加的7000万绿化工程,是陈书记主动将这个工程送给我们的,这个工程我们投入的实际成本没有超过1600万,所以我们给了比较高的回扣,10%吧,整整700万人民币,我以同样的方式,将这笔钱汇到了澳大利亚。

听程小梅讲述整个行贿过程,一直不敢、不愿相信陈书记受贿的雷军脸部显出无以名状的痛苦。

“你怎么那么肯定这两笔回扣都是汇给陈书记的儿子?”

“绝对没错。去年冬天,那边的夏天,我们曹董事长带我们公司几个骨干去澳大利亚旅游,陈书记的儿子全程陪我们,在墨尔本的帐号是他亲自打电话告诉我的。”

“好,今天就到这。如果你交待的是事实,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你有重大立功表现。好吧,你仔细看清我们工作人员作的笔录,如果无误,就签字。”

程小梅一字不漏地看完笔录后签了字被送回房间。

这时,龙局长的手机响了:“喂!什么,今天清晨曹明康在医院跑了?为什么不及时向我汇报,哦,是我关机了。赵科长,尽快请求市公安局协助抓捕曹明康。”

龙局长神色略显慌张地向雷军汇报:“我刚才接到报告,说九建公司老板曹明康昨天半夜突发急病从看守所送到医院,在医院逃走了。”

“亡羊补牢犹未晚,赶快采取补救措施保护好程小梅这个关键性的证人。你这两个部下是否可靠?”雷军焦急中还是抓住了关键。

“没问题,可靠。”

“小心为上,查一下来九州后他俩是否同外界联系过。”

龙文满打了一个手势,要黄科长、姚科长过来,直截了当地问:“你俩来珠海后有没有同外界发生过任何联系?”

他俩异口同声:没有。

龙局长果断地说:“为保险起见,我们得马上将程小梅送到省反贪局,此地不可久留,快走!”

说罢,龙文满打开关押着程小梅的房间,什么也没有解释,胳膊用力挽着程小梅走出别墅,快步来到度假村大门口。雷军、龙文满拉住程小梅以最快的速度上了停在那里的面包车。龙局长吩咐司机:去广州。

 

 

3

面包车在广珠东线高速公路上飞奔,四十分钟已行至广州环城高速路附近。坐在副驾驶位的雷军手机铃声响起,他摁下接听键,手机中传来九建公司董事长曹明康的声音:“雷书记,我也不跟你客套,你我都是多年的熟人了,我直说吧,现在的工程有多少是你认为干干净净的工程,我不按行规做,就接不到工程,我们的员工只有下岗去喝西北风。雷书记,得饶人处且饶人,放我一马!”

“曹总,‘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句古话你应该听过吧,在你们的行规里给回扣也许是司空见惯,但从法律上说,陈书记收受1600万的回扣,你知道是什么罪吗,是死罪呀。要我放证人,办不到。另外,以老熟人的身份劝告你,现在省反贪局已知道案情,我和龙局长已无法控制事态的发展,你最好的出路就是去自首,以求获得宽大处理。

见雷书记的话一点也没有余地,对方的口吻一下子变得恶毒:“雷书记,你那么快就拒绝了我,是不是太自信了些,你一定听过一句俗话叫鱼死网破,我想,这位女士同你说话,你会改变主意的。”

“军哥,我被这伙人绑架,他们用刀架在我脖子上,他们要你放了一个人,军哥,你救我呀!”是王倩的声音。

“阿倩,对不起,让你无辜被牵连进来,我只能告诉你……喂,喂,你听得见吗?”对方已不让王倩再说话。

“雷书记,我们做个交易吧,你放了程小梅,我放了你未婚妻。”

“她不是我的未婚妻,她是我最好朋友的妹妹,你们这样做太无耻了!”

“你当我是白痴呀!那么容易上当?废话少说,以人换人,否则我们来个鱼死网破。今晚八点整,我会打你的手机,告诉你换人的地方。”

 

4

市公安局局长办公室。雷军和公安局长潘桂基二人神色凝重。

潘局长汇报:“雷书记,解救人质我们已制定了两套应急方案,刑警和特警都处在整装待命状态,狙击手是全国一流的。”

“《孙子兵法》中有很多计谋,我最为欣赏的是‘不战而屈人之兵’这一计,我的观点是在事态还没有出现绝望之前,你们那两套方案不能轻易出手,老潘你要配合我,尽最大的努力说服曹明康,让他明白必输无疑的大势,让他放弃绑架,这样既救了人质,也救了曹明康本人。”

雷军在潘局长的办公室每一分钟都是煎熬,王倩在他的生命中太重要,不是亲妹胜似亲妹。好不容易捱到墙上的电子挂钟指针指向八点,雷军一生中最难接的电话果然如期而来。

“雷书记,你带着程小梅半个小时赶到东风水库,在那我们交换人质,千万不要让公安介入,否则你永远见不到你的未婚妻。”

“你一个同学和你说几句话。”雷军告诉曹明康。

“谁?”

“潘桂基。”

“哼!你打算通过特警解救人质,你不怕后果吗?”

“我不想通过特警解救人质。曹总,我同你心平气和、推心置腹地说几名话,好吗?我是看着你的公司从一个小打小闹的私人建筑工程队发展到今天的著名企业。你的公司是九州市的纳税大户,为九州经济发展作出了一定的贡献,党和人民给了你不少荣誉,将你推选为九州市人大代表,还让你当上了九州市民营企业家协会会长,我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知道现在工程承包中普遍存在的暗中交易。不妨告诉你,我有今天,一直得到了陈书记的特别关照,他有恩于我,你以为我想恩将仇报吗?现在省反贪局已开始介入这宗案子,纸包不住火了。我能对你说的就是你赶快同陈书记去检察院自首,争取宽大处理。九建公司可以交给你儿子打理。如果你一意孤行坚持绑架人质以人换人,那数罪并罚,是要枪毙的!请等一下,你的老同学有话同你说。”

潘桂基接过雷军的手机动情地说:“阿康,真没想到在这种状况下同你讲话。你是我中学同班同学中最要好的之一,我不会骗你,以我们现在高科技的警用设备和训练有素的特警解救人质不难,只是我私心太重一直没有下命令。雷书记和我刚才商量过,你马上放了王倩,尽快去检察院自首,争取有立功表现,这样,既保住了你的命,也保住了你千辛万苦创办起来的公司。说一句不符合我身份的话,万一在解救人质过程中王倩死了,他在美国做大老板的哥哥会放过你在美国读书的女儿吗?老同学,我点到即止,我也不逼你,你自己考虑吧!”

对方没再说什么,关了手机。商人是精明的,尤其是一个成功的商人。

 

5

晚上十一点,街上行人稀少起来,发黄的路灯越发昏暗。九州市公安局办公大楼门口,雷军和潘局长站在一棵芒果树下焦急地等待着。

一辆黑色奔驰悄无声息地停在离雷军十米远的地方。后排车门开启,走出手捧一束鲜花的王倩。奔驰车一轰油门消失在车流中。跨出车门没走几步的王倩狠狠地将花砸向地面,碎步小跑奔向雷军,扑入怀中,泪水簌簌而下,像是把心中积郁的一腔委曲全部倾泄出来。好一会才抬起头,望望身边的潘局长不好意思起来。

见王倩平安归来,雷军十分高兴:“阿倩,你下车到现在,对我这个救命恩人还没说一个谢字。”

“都是你不好,害我受牵连。”

“好、好,是我不好,让你无辜受牵连,我请你喝夜茶,为你压惊吧!老潘我们一起去。”

潘局长开怀一笑:“对不起,这一回我不服从领导,你们两个去吧!”

 

6

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内科705贵宾房,身着病服躺在雪白的病床上的夏玫正打着点滴。坐在门口的保镖见雷军左手捧一束鲜花,右手提一袋水果走过来,毕恭毕敬地打招呼:“雷书记,您好!”

夏玫听到“雷书记”三个字,不由自主地用手快速拢拢了头发,整理了一下衣襟。雷军已快步来到病床前,华仔知趣地退出,病房只剩下他们两人。雷军将鲜花和水果袋轻放在床头柜上,两眼凝视夏玫,关切地问:“得了什么病呀?几天就瘦一圈。”

没病的时候几乎天天都有电话来,大病住院三四天了,最需要一句关心的话时,偏偏没有一个电话过来,夏玫确确实实有点生气:“你日理万机,总理都没你忙,哪里理得了我!”

“对不起,我这几天处理一件大事,无法抽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嘛!”

“你处理的当然是大事,我的病自然是小事!”

“师妹,这几天我真的无法抽身来探望你,陈书记的事知道吗?”

“嗯,今天电视、报纸都作了报道,说他化妆准备逃往国外在白云机场被逮捕。”

“这些天我就是全力以赴处理这件事,说来有点后怕,前几日我们在珠海审讯重要证人时,如果晚几分钟离开,九建集团董事长花钱雇佣的杀手就会将我们包括证人全部干掉。这之后演绎了多少惊心动魄的故事,以后慢慢同你讲。”

“对不起,这几天都不见你来,心里一直都在责怪你。”夏玫从床头柜上的鲜花中抽出一支黄玫瑰,用鼻子贪婪地吮吸,享受着鲜花散发的清新,十分陶醉。雷军瞧得如痴如醉,死死盯着她。夏玫看到后脸上出现不易察觉的红晕。

雷军站起身,从水果袋中拿出一个红艳艳的苹果问:“你猜,我为什么只送一种水果,而且全是鲜艳的红苹果?”

夏玫低头微笑,轻声吐出:柏拉图。

雷军轻声朗诵柏拉图的诗:“我把苹果送给你,如果你对我真心,就请接受;如果不愿意,也请你想一想,要知道苹果的红艳只有短暂的时光。”

夏玫噗嗤一笑:“我这个苹果还有多久的红艳?”

 

7

九州农民合唱团今晚将赴泰国为九州旅泰华侨作慰问演出,团员们早已来到文化局大院集合。

飞机七点起飞,从九州乘大巴在不塞车的前提下八十分钟可以到达白云机场,办理登机手续和上飞机要耗时四十分钟,也就是必须提前二个小时启程。王倩昨日已同雷书记预约好,今天下午四点他为合唱团作一个简单的动员报告。现在已经四点半了,还不见雷书记的影子,真是急死人了,飞机可不等人啊!。王倩不时焦虑地看着手表。团员们三五成群地闲聊。

435分,雷军姗姗来迟。王倩马上召集训练有素的合唱团团员按演出顺序站好。她清了一下嗓子,对全体团员说:“下面请市委雷书记为我们作报告,大家欢迎。”

雷军抑扬顿挫地说:

同志们,大家辛苦了!今天晚上你们将启程赴泰国为九州籍的同胞作慰问演出,我代表市委、市政府向你们表示衷心的感谢。我对你们提两点要求:第一,演出要要充分展示我们九州人民良好的精神风貌;第二,演出完后要与九州籍的同胞多沟通,千方百计、想方设法介绍我们九州日益改善的投资环境,欢迎他们多回家乡看一看,欢迎他们在家乡投资。希望你们不要认为仅仅是个慰问演出,要认识到自己还是旅泰同胞同家乡感情联系的桥梁。最后预祝大家演出成功。

团员们急急地上了租用的旅游大巴,王倩不顾时间紧迫,执意送雷军上车,嘟嚷着:“军哥,你今天迟到了,我知道为什么。”

“我临时去迎宾馆会见了一个外商考察团。”

“你不是在迎宾馆会见外商,你是去医院探望你关心的病人。”

咦,她怎么知道?雷军心里嘀咕。其实,无巧不成书,是合唱团一个演员集合时来晚了,她解释是到医院看望住院的丈夫,还说见到了雷军,以证明自己没有说谎。

被王倩说中,雷军不免脸一红。

“王副局长,快上车吧!误了飞机我可担当不起。”雷军催促道。

8

病床上的夏玫聚精会神地看着报纸,枕头底下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显示屏,咦,新加坡?

对方以老熟人的口吻问候:“夏总,你好,我是米小毛,你该不会忘记老朋友吧,听说你龙体欠安,在一家医院养伤,特意向你表示亲切慰问,祝老朋友早日康复,青春永驻,今年二十,明年十八。”

她对这位不速之客打来的电话先是一愣,多年未曾谋面,而且也没有任何联系,他在东南亚居然知道我住院!凭直觉她感到米小毛所在的

组织不容小觑。

“呵,小毛哇,你那条诱人的辫子我怎么会忘记,你在哪里?新加坡?谢谢你对我的问候。小毛,你怎么没在香港跑到新加坡去了?”

“以前我们在香港与大陆之间小打小闹的生意早就不做了,用大陆最时髦的话就是我原来所在的集团被更大的国际集团重组了。我现在负责了HZ集团在东亚地区的业务,业务范围主要是东京、汉城、台北、香港、广州、新加坡等地,今天打电话来,一来是问候,二来是想同你们公司做点生意。

夏玫不知其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便试探性地问:“原来我们合作过的项目几年前我们就金盆洗手,可能无缘再同你们合作了。”

“夏总,作为老朋友,我就要批评你了。我记得你是哲学系出身,哲学一个最基本的概念是:物质是运动的,静止是相对的,运动是绝对的,不能形而上学地看问题,事物总在不断变化发展中,所谓此一时,彼一时。”

对米小毛关公面前耍大刀式的批评,夏玫觉得十分有趣,也很开心:“我读大学时那些迂腐的哲学专业课老师都没你讲得那么精彩,那么理论结合实际。我知道,今天你打电话给我,不是偶然,是有的放矢。”

“哲学家的眼光总是那么犀利,透过纷繁的现象看到本质,好吧,我说,cars

自从走私柴油生意被迫停下来后,夏玫就一直苦思瞑想做什么风险小、利润高,她也正在考虑走私汽车这一行,米小毛说cars,正中其下怀。她颇感兴趣地问:“你为什么选择我们集团。”

米小毛故作高深地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集团核心层

认为你们中成集团一哥智商高、公司管理严谨有序,是我们首选的合作伙伴,顺便告诉您,前几个月你们在新加坡一直秘密采购柴油,卖主就是我们集团的一个分部。

米小毛最后一句话惊得她半晌说不出话,有一种孙悟空跳不出如来佛手掌心的感觉,镇静下来后她说:“谢谢你对我们集团的夸奖,你的提议来得比较突然,我没有任何思想准备,给一点时间让我同两个助手商量一下答复你,好吗?”

“好,等你们商量好后给我回话。敬候佳音,再见。”

她半躺在病床上闭目思考良久,再三权衡利弊后决定不妨试一试。于是吩咐坐在病房门边的华仔:“华仔,你去办一下出院手续,我马上出院。”

然后拨打李斌的手机:“阿斌,一小时后,你同亚牛在我办公室等我,有要事商量。”

 

9

中成大厦大门口,李斌和亚牛早已站立等候。夏玫乘坐的车刚一停稳,识相的李斌抢先一步为她打开车门躬身说:“老板辛苦了!”

夏玫点点头一句话也没有说,便急冲冲到自己的办公室。还没坐稳就开了口:“广东人说得好,无利不赶早,今天提前出院,有要事同你俩商量,我想开拓一项全新的业务。”

“老板吩咐就是了!”

“李国庆时代,我们从内地搞到的货,一般都是带到深圳某个事前约定的地方交给香港的买方,后期每次香港买主都派一个岭南美院毕业的行家米小毛来接货、验货。我同他接触过几次,感觉这个人做事很精明、利索。一个多小时前他从新加坡打电话给我,我很吃惊,毕竟那么多年没有联系,他主动提出想同我们合作走私汽车的买卖。其实,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做这一行风险小、利润高。所以,我首先问你俩有没有兴趣、有没有信心去做?”

亚牛急性子:“我们早就该做这一行了。多少人做这一行发得不清

不楚。走私一级保护文物一不小心被抓,要枪毙;走私毒品更是死罪,而走私汽车同样是暴利,抓到最多判几年刑,一个保外就医就出来了。

李斌表态:“老板决定的事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趁刚入关,进口汽车还是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高关税,我们大张旗鼓地干几年,挣它个盆满钵满。”

“好,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就这么定,阿斌明天去香港走一趟,通过道上的朋友了解一下米小毛现在所在集团的背景,如果不行,那就另找合作伙伴,速去速回。”

连载中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