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变》第十四章 作者:吴学军 (连载)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0-20 15:41:30

 第十四章

 

1)

雷军赴北京参加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工作会议。

会议结束后的第二天早上,雷军正收拾行李准备乘飞机回九州,手机响了:“喂,师兄,你好!”

雷军一阵惊喜,近一个月没同夏玫联系,这突如其来的电话让他深感喜悦:“阿玫,你好,很抱歉,最近我心情不好,没同你联系。”

“师兄,我知道叶姐的去世对你打击太大,我理解你的心情,你要保重身体!”夏玫一番话很自然。

“阿玫,等我从北京回来,处理完手头的大事,想请你陪我去森林公园散散心。”

“就我们俩个?你堂堂的市委副书记,九州的父母官,我俩在公众场合散步,就不怕口水淹死人吗?”夏玫似玩笑又似激将地说。

“心底无私天地宽,怕什么?”

“等你处理完‘大事’,新的急事又会接而来,陪你去散心估计猴年马月了。你一定知道毛主席讲过的一句名言: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不如我今天陪你。

“这不现实呀!我乘飞机下午才能返回九州,总得先向书记汇报北京之行吧!”                           

“好了,你是工作狂,九州的孔繁森。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我今天就想见你!”夏玫破天荒地任性起来。

“那好吧,晚上我们找一间茶楼去喝茶。”

“不行,必须现在。”

“你要我坐火箭回来呀?”

“不用,你打开门就可以了。”

雷军一时没反应过来,稍后恍然大悟,猛地扔下正在收拾的衣物,奔向门口一把拉开门,只见夏玫穿着一身很潇洒的外套,领子竖起,亭亭玉立地站在门口,一脸坏笑的看着他。

雷军难掩内心的喜悦,习惯性地欲握手。但两手还没有接触到,他已感觉到有点不对劲;欲上前拥抱又感觉感情上有点越位,这么聪明、这么见多识广、见过这么多大场面的书记一时竟找不到更恰当的方法对待夏玫。

夏玫半晌也不见雷军越雷池一步,便打破僵局:“你能不能陪我去八达岭,我想去看长城。”

“行。师妹,这不是巧合吧!”

“你自己去理解,你不是喜欢黑格尔的名言---‘存在就是合理’的吗?”她诡秘一笑。

“呵呵!师妹,我知道还有一句哲学名言:偶然性中隐藏着必然性。”

雷军拿上简单行李,同夏玫到宾馆服务台,打电话调整了航班,用VISA卡结帐后径直走出宾馆,门外早已停着一溜 “的士”。夏玫上前询问:“师傅,去八达岭长城,然后傍晚送我们去机场,包车一天多少钱?”

“900元。我是地道的老北京,比导游水平要高,包你俩玩得开心。”北京的的哥都挺能说。

夏玫欣然接受了这个高过市场的报价:“行,价钱不同你砍,但丑话说在前,服务要像你所说的是一流哟!”

雷军和夏玫上了车。“的士”是捷达,空间较小,二人并肩坐在后排靠得很近,尽管平时他俩常在一起吃饭,喝茶,打球,彼此间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但今天这种环境下双方内心有点激流涌动。

“阿玫,第几次到北京?”

“这是第三次。”

“谢谢你专程来陪我散心!”

“你别臭美了,谁说我是专程来的,我只是出差路过北京。”夏玫娇嗔地说。

“我很喜欢北京,九州虽然富裕,毕竟太浮浅,没有底蕴。同北京比,九州是小气,北京是大气;同上海比,九州是土气,上海是洋气;同苏州比,九州是俗气,苏州是雅气。唉,有什么办法,我又不能扭转乾坤。”雷军话匣子一打开就收不住。

“我从小就喜欢唱‘我爱北京天安门’,你会吗?”

“那个时代过来的人哪个不会唱?”说罢,雷军孩子般地唱起了孩提时代最爱唱的歌: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就是那金色的太阳,多么温暖,多么慈祥,把我们的心儿照亮,我们迈步走在社会主义幸福的大道上,哎,巴查嘿。

出租车抵达八达岭长城脚下。北方的天空同南方真是不一样,天空高远而明净,洁白的云絮在澄明的高空缓缓地游走,将夏末的天擦拭得瓦蓝瓦蓝,使人感到直透心肺的清怡。

八达岭下,游人如鲫。 

雷军和夏玫不像初来的游客那样兴冲冲急于往上爬,而是边走边谈,与其说是游长城,不如说是找了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来散步。

“师妹,秦始皇为什么以倾国之力修长城?”雷军有意考一考她。

“这样的问题太过简单,你不可能问这样粗浅的问题。我也始终没有相信过修长城是为了抵御北方游牧民族的侵袭。北方游牧民族完全可以在长城的任何一段集中优势兵力冲破一个缺口,况且长城上的兵力相互支援比一般山路还要困难。”夏玫分析。

“从哲学思维看,要大兴土木,集一国之力建绵绵万里的长城,肯定有一个极强的目的性,如果不是为了防御,那么肯定还有一个历史学家迄今为止仍未搞清的原因。”夏玫继续分析。

“师妹不愧是我们东海大学的高材生,观点独树一帜呀!我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但总是百思不得其解。每一次来看长城,看到绵绵起伏的崇山峻岭上有如此浩大的工程,心里有说不出的悲伤。如果用如此多的人力、物力来修水利、搞运河、筑公路,能造福多少百姓呀!决不致于如此劳民伤财,不致于出现孟姜女哭长城的悲剧。”雷军感慨万千。

“我始终认为修长城比发动一场大的战争带给百姓的痛苦要大得多。当然,也许修建长城之迷永远无法解开。”

“你说得对,世界上许多事情产生的原因并不是大家所认同的。就像我们现在这样轻轻松松在这里散步,享受这里的阳光,享受这里清新的空气,享受一览众山小的感觉,谈得那样投机,外人看来我们一定是……。”

“外人以为我们是什么?我们之间的关系确实很怪,说是师兄师妹,又太热了些;说是恋人,又太冷了些;说是上下级关系,又没有君臣感;说是朋友关系,又太生份了些。我们是什么关系,也许如慧能和尚所言:‘不是风动,不是幡动,而是仁者心动。’只能是各人的感悟。”

 

2)

王倩在她的办公室里拨打雷军的手机:“喂,军哥,您乘几点的航班啊?”王倩算准了雷军最迟也得今天从北京回来。

“七点的飞机,到广州太晚了,不用来接我了,我心领了!”

“咦,你身边的人说这儿太美了,你好像不是在开会?”

“哦,是,会议结束了,大会组委会组织全国各地的市长和书记在一起游长城,让西部地区的市长多同沿海地区的市长沟通,便于以后沿海对西部扶贫工作的开展。”雷军镇定自若地说着谎话。

夏玫用眼睛盯着雷军,凭一个女人特有的直觉,她判断出一定是王

倩打来的电话。

等他打完电话,夏玫调侃说:“师兄,你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政治家。”

“这句话好像话里有话,但我还是不明白。”

“中美洲有一个叫哥伦比亚的国家,基本上每年都要搞一次撒谎比赛,是一个传统项目。参赛者可以鼓足了劲大吹特吹,像马季在相声中所说:我比天高,我是上嘴唇连着天,下嘴唇连着地,各使出浑身解数。但有一个明文规定:‘政治家不能参赛’。”

“这不公平,看来西方标榜自由、平等是假的,政治家为什么不能享受国民待遇呢!”

“因为他们国家的人都认为政治家都是天生的撒谎专家。如果他们参赛,老百姓的水平同他们不在一个档次上,必输无疑。”

“狗嘴里长不出象牙,我就知道你在讽刺我,我刚才同王倩的一席话是不得已而为之。”

夏玫抿嘴笑而不驳,拉着他的手向八达岭最高处进发。他俩气喘吁吁地攀登到最高处好汉坡。古老的砖墙贴了毛主席那句家喻户晓的名言:不到长城非好汉。很多中外游客争先恐后在此留影。

一个摄影师拼命地招揽顾客,他用三寸不烂之舌鼓动:“你俩来一张吧,三分钟可取像。”

 

3)

傍晚七点钟左右,“的士”载着雷军和夏玫赶到首都国际机场。下车伊始,夏玫善解人意地对雷军说:“师兄,你是九州的名人,这趟飞机上可能有我们九州的人,你经常上电视,你不认识别人,别人会认识你,我们还是分头走吧!”

雷军颇感意外,但细一品味,觉得夏玫的话在情在理,便说:“回去我们约个时间去打球好吗?”

夏玫点点头,若有所失地从另一扇门进了候机室。

 

4)

从北京飞广州的飞机都是先在人口密集的佛山上空拐弯,然后从广州市区的南部穿过整个市区,最后贴着流花宾馆再擦着火车站候车大楼惊心动魄地降落在白云机场。晚上十点多,白云机场仍然是一个不夜城。

出港口,雷军随着人流走出。

王倩不顾雷军的拦阻还是来接机了,她同肖秘书站在一起迎接雷军。肖承铁到底是领导的秘书,眼尖,远远就见到雷军,肖秘书快步上前,抢过雷军的行李,以部下特有的恭维口吻:“雷书记,您辛苦了!”

王倩有点久别重逢的感觉,上前欲说又不知说什么好,还是雷军张了口:“这么晚你还来接,谢了!”

“我高兴呀!”王倩紧挨着雷军的肩走出候机楼。趁王倩不注意,雷军悄悄向后用眼光搜索夏玫,夏玫朝雷军微微点头,一脸的幸福。

司机早已将车停在靠近出站口的车道上。小肖习惯性地坐在了副驾

驶的位子,雷军和王倩坐在后排。

车子驶向广州市区的环城高速公路。当行驶到民航酒店附近的一个十字路口时遇上红灯,一等就是 50秒。雷军疲惫地闭眼休息,王倩无意识地透过车窗观望,不想却看到右前方的宝马车里似乎坐着雷军的师妹夏玫。情敌的突然出现,使王倩一激灵,本能地想再看看是否真是夏玫。但此时红灯转绿灯,宝马扬长而去,转眼不见了踪影。

王倩和雷军的脸部变化,被坐在前排的秘书通过后视镜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5)

海风呼啸,海涛怒立,暴雨如注。

九州海关缉私支队缉私艇W113号雷达兵突然被荧光屏上出现的一个亮点所吸引,他迅速锁定方位、距离,然后向艇长汇报:“报告队长,前方发现可疑船只。”

在驾驶舱的左队长举目望去,漆黑的大海黑洞洞的什么也没有,他绝对相信雷达的性能和雷达兵的高素质,他很快作出判断:从雷达上显示,正前方一公里处应有一艘不太小的船,既然有,那就应该有灯光,那怕是微弱的灯光也应该有呀!这艘船有意熄了所有的灯,十有八九是走私船。

左队长亲自驾艇快速向可疑点直扑过去。一刻钟后接近了目标,他命令:“将探照灯打开,拿话筒过来。”

探照灯开启,强烈的光柱直射过去,一艘500吨位的走私油船无处遁形。左队长接过话筒:“油轮上的船员请注意,我们是九州海关缉私人员,请你们停船接受检查,如果拒绝接受检查,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

“风顺”号油轮出奇的冷静和配合。船长和船员没有显露出一丁点慌张,表情木然地接受检查。在油轮不起眼的角落,中成公司派往该船的联络员麦志文躲在一角,拿着对讲机急促地说:“狼来了,快跑。”这是事前与另外两艘船约好的暗语,他在通知其它两艘油船快逃。接着又用手机慌忙向他的顶头上司李斌报警:“老板,缉私船包围了我船,其它两艘我已通知了。”还没说完,两个缉私战士端着冲锋枪冲了过来,他赶紧将对讲机和手机抛进海里。

 

6)

夏玫睡得正香。电话骤然响起,在寂静的夜晚特别地刺耳。

在黑道摸爬滚打多年的她已不再是娇气的女人,她条件反射以最快的速度拿起话筒,只听李斌惊慌的声音:“老板,油船出事了,风顺号油船被海关缉私艇查获,我的马仔阿文被一同押往海关海上缉私支队的基地。我们怎么办?”

夏玫吓出了一身冷汗,她最怕的是中成派到油船上的联络员阿文经不住警方的审讯,供出中成的勾当,让警方顺藤摸瓜摸到自己头上。她不无顾虑地问:“你这个马仔可靠吗?”

“老板,你放心。阿文跟了我五六年,我了解他,打死他他也不敢背叛我们,他懂规矩,他不为自己想,也得为他父母兄弟想吧,更何况现在的缉私警察素质好,不会轻易乱打人,只要不往死里打,阿文一定能守口如瓶。”

“阿斌,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婆婆妈妈了,废话少说,你即刻带着弟兄赶去基地救人,记住,千万要小心行事,我同阿牛马上赶来增援。”她现在要做的首要任务就是救出阿文,不让警方有突破口。

“老板放心,救人小菜一碟,我立马就走。”

 

7)

李斌带着三四个弟兄分乘两部小车风驰电掣般直扑海关海上缉私支队所在的基地。基地不是很大,只有四艘缉私艇,一幢三层的办公楼,一间小规模的维修厂。兵仔住在三楼,有一官半职的都住在市区。缉私支队的副队长先入为主,认为是碰巧抓到一艘小的走私船而已,在这片走私原油、光碟、计算机软件等非常频繁的海域算不上大案要案,回到基地都后半夜了,所以也不想连夜突击审查,只是例行公事式地将油船上的船长和几个船员带到拘留室关了起来,将船扣在基地的码头上。

李斌一行的两部车停在基地不远处茂密的榕树林中,他带着两个弟兄借助黑夜的掩护从基地不高的围墙翻过,然后贴着围墙猫行,其实也用不着猫行,涨潮后的海浪拍打着码头,哪里能听到脚步声?在接近大楼时,利用昏暗的路灯,找到一扇打开的窗户,李斌借助人梯从窗户钻进大楼。整个大楼只有一楼拘留室对门的值班室亮着灯,一名值班缉私警察正在看金庸的武打小说。

侦察兵出身的李斌受过系统严格的训练,要骗出值班室的警察还用想吗?小菜一碟而已。他掏出一枚壹元硬币扔向走廊的墙脚,“叮”的一声响,硬币在水泥地上滚了几个圈才停下,值班警察循声而出,刚出值班室不过三步,李斌窜上从后面偷袭,用手枪柄将他击昏,尔后迅速闯进值班室,取下挂在墙上的钥匙,快步来到对门的拘留室,用钥匙将铁门打开。

麦志文早已窜到铁门旁,门一开,就奔了出来。其它船员都是中成公司以假公司的牌子临时聘用的,他们被这突如其来的“劫狱”吓懵了,怔怔地看着,没有一个人跟着跑出来。麦志文紧随着李斌从窗口爬出,几个人迅速跑到围墙边,一个同伙熟练地蹲下,其它的顺势踩在他肩上,个个轻而易举地翻过围墙, “哧溜”钻进了在墙边接应的汽车。

 

8)

第二天上午,海关缉私支队审讯室,“风顺”号油轮没有逃走也不想逃走的四名船员被带了进来。左队长厉声问:“谁是船长?”

“我是。”

“你们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半夜翻墙进来抢人,你们为什么不跟着跑?”

船长郑三贵是广西梧州一家船运公司的下岗职工,在广西找不到工做,就来到广东打工,也不是第一次受雇为人走私,更不是第一次被抓,这种审问他见识过,他懂政策,知道在政策上他们算被蒙蔽的群众,不会有什么法律责任,于是他从容不迫地说:“昨晚来救人的人我们又不认识,我们都是深珠石油贸易有限公司聘请的临工,他们救的只是他们公司派到这条船上的联络员,又不是救我们。”

“什么深珠石油贸易有限公司,讲清楚点。”

“深珠石油贸易有限公司租了三艘运油船,聘请了我们十几个船员分在三艘油船上,我们只是打工仔。”

“什么?三艘油船!”

“走私几个月了?”

“七八个月吧。”

“什么?七八个月?”左队长目瞪口呆,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一时大意,溜走一条大鱼,悔之晚矣!

 

9)

中成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李斌推门而入:“老板,我打探了一些有价值的消息,据说关长和王大队长前天被抓了。”

七八个月来,由于有内线帮助,每趟走私都是一帆风顺,这次突然被抓,夏玫曾一度非常紧张,担心警方可能摸到了中成集团一些底细,直到中成派到走私油船上的联络员阿文被轻而易举救出,她那颗悬着的心才落下来,她明白警方如果真的锁定了中成集团,阿文绝不可能如此容易救出。    

“阿斌,不管赖关长和王大队长发生了什么不幸,你和马仔阿文还是到外地去避避风头,这样即使关长供出我们集团,我们也还可以化被动为主动,可以将事往你身上一推,说是你一个人所为,不代表公司,好了,你到外地躲一躲就算是一个休假吧!”

李斌悻悻然,心里不舒服,有事就往我一人身上推,丢卒保车谋略是不错,但为什么不是亚牛,单独选我来承担呢?

夏玫要李斌去外地避风头自然有她的道理,因为去船运公司租船是李斌一个人去的,对方总经理也只认识李斌,而且那些走私船上雇用的十几个打工仔都是李斌一手负责招聘的,他们也只认识李斌一人。夏玫现在没有心思去理会李斌的感受,她自己的心情糟透了,这次一艘油船被抓,船上有0#柴油450万吨,价值90万,再加上租船的押金100万,集团这次直接经济损失就190万元。她痛心疾首的是自己一手策划、苦心经营的同海关领导的这种鱼水关系恐怕是黄河一去不复返了!海关新来的领导肯定会新官上任三把火,加上有前车之鉴,几年内都很难将他拉下水,这条财源滚滚的路就彻底断了。夏玫越想越沮丧。

夏玫的手机响了,是肖秘书打来的:“夏总,您好,你托我打听的事有了消息,海关关长和缉私大队长不是被逮捕,是被双规,主要是查出了他们两年前为一名走私犯走私汽车开绿灯,他俩收受贿赂。”

夏玫连声道谢:“肖秘书,谢谢,我们公司是靠做进出口生意吃饭的公司,海关关长被抓,海关一时比较混乱,新来的关长施政方针又不知会如何,我们能不急吗?找个时间我请你全家去新开业的南海明珠大酒店吃饭。”

“夏总,举手之劳,你不用客气。”

 

 10)

九州市的市委常委住宅大楼高十八层,雷军家在第十层,是上下二层的复式结构。装修风格像是教授学者之家,处处透出儒雅味。

爱人去世后,膝下无儿无女,诺大的一个家显得冷清。他有一个喜欢看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的习惯,无论是在家还是在外应酬,只要有时间,有条件他都争取看新闻联播,今天他难得没有应酬,照例坐在大厅

的沙发上看cctv1的新闻联播。

雷军将夫人的骨灰送回她老家安葬后,心情一直不佳,王倩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就常跑来帮他收拾房间,挖空心思弄些进补的汤给他喝。此时,王倩在厨房里将已煲了多时的汤倒进碗里,俨然一个家庭主妇端着汤来到大厅,将它放在雷军前面的茶几上,关切地说:“军哥,喝完汤再看吧!”

“我看完新闻联播再喝。”

王倩有点生气的样子:“看完就凉了,一点也不珍惜人家的劳动!”

“现在我们广东的一些干部口口声声说要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却天天忙于应酬,不愿看新闻联播,这怎么可能同党中央保持一致?倩妹,

你也是一个局的领导,平时也要多学习。

“知道了,遵命。”王倩娇嗔道。

雷军看完新闻联播,才端起碗喝汤。喝了两口,他啧啧称赞:“这汤太好喝了,还是倩妹知道我的口味。”

王倩在沙发上坐下有意识地靠近雷军,说:“昨天我哥从旧金山打电话过来,说请你去美国旅游,他很想见见你这位老同学,他要我陪你一起去。”

“我也真想见你哥叙叙旧,上次我去美国考察很不凑巧,他去了加拿大。你说我们两个去美国,那回来不满城风雨才怪呢!”

“满城风雨就满城风雨吧!大家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关系!”

“倩妹,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从你小时候起,就当你是我的小妹,从来没有想歪过,我看你还是永远做我的小妹好。”雷军颇为歉疚地说。

听了这话,王倩的泪水簌簌而下,扭过头去,委曲地嘤嘤哭泣。

雷军不知所措地站立一旁,不知如何张口,只是默默地递纸巾给她擦眼泪。

哭完,王倩说:“军哥,我走了,周末我再来给你煲汤。”

雷军欲说不用了,但又不愿拂她的意。

 

11)

星期五下午,雷军办公室。

肖秘书领着市反贪局局长龙文满进来。

雷军起身相迎:“龙局长,请坐,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不好意思,等会我得会见一个泰国商务考察团,有言在先,我只有20分钟听你的汇报。”

龙局长环顾左右,就是不开口。在官场浸泡十多年有着丰富当官经验的雷军心明眼亮:“小肖,你去把我下周三出席全省镇区精神文明建设会议的讲话稿给我赶出来。”

小肖知道是示意自己回避,知趣地赶紧离开,小肖前脚离开,龙局长后脚就将门反锁。龙局长一反常态的举动,使雷军大惊失色:“老龙,到底出了什么大事?”

“雷书记,前几天我们抓了大名鼎鼎的民营企业九建路桥有限公司董事长和财务部长程小梅,我们本来是要审问该公司在承接环城西路工程时行贿案的,在我们的工作人员单独提审程小梅时,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这个财务部长搞错了我们抓她的意图,以为我们是在查九广立交桥工程行贿一事,实际上我们完全不知立交桥工程有行贿一事,也可能她是胆小怕事,也可能她为了有立功表现,审问不到三四个小时就放弃了抵抗,和盘托出九广立交桥工程巨额行贿,它行贿的对象可不是一般人,而是陈贤忠书记呀!”

“这事你们可千万不能搞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雷军清楚,这事非同儿戏!这么大的行贿款与市委书记联系在一起,万一弄错谁也担当不起。前两年有一个生产假冒世界名牌皮鞋的工厂,被市质量技术监督局打假大队查获,按规定要按非法收入的1至5倍罚款,这个老板公开声称市委书记陈贤忠的弟弟也有股份,质监局调查的结果是陈书记的弟弟是他的朋友,但对他生产假冒产品完全不知情,这个老板的用意就是吓唬办案人员。雷军对此事记忆犹新,这个九建路桥有限公司会不会如法炮制呢?

“绝对不敢搞错,也不会搞错,这个程小梅交待得很清楚,九建公司之所以能中标投资额为1.8亿元人民币的九广立交桥工程,完全是陈书记在后面做了工作。这个工程后期还不可思议地追加投资7000万所谓立交桥绿化工程,又是陈书记鼎力相帮,为答谢陈书记,按照陈书记的指示,他们公司先后给陈书记在澳大利亚定居的儿子汇去231万美金。”

雷军浓眉一蹙,把原来从各个渠道听说的关于该工程的种种传说串了起来,他想,怪不得,前段时间群众对九广立交桥工程议论纷纷,说这样一个普通立交桥造价高达2.5个亿太离谱。毛主席说得好,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个案子他感到太棘手了,一方面陈书记是自己步步高升的恩人,又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而且,他在九州为官二十几年,势力庞大,亲信众多遍布在各个部门,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雷军思量再三,打定主意。眼见为实,要亲耳听证人说才会相信。他对龙局长说:“对九建路桥公司的董事长好酒好菜招待,暂且不审问;现在首要的任务是迅速将这个财务部长程小梅秘密转移到外地,离开陈书记的势力范围,在珠海找一个度假村,租一栋别墅,在那对她作进一步的审讯。押送人员一定要用你最可靠的部下。”

“雷书记你放心,我会的。”

“陈书记如果真收受了近2000万人民币的贿赂,那是死罪呀!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同志,当然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这一案件事关重大,不能有丝毫的闪失。为了对党负责,对陈书记本人负责,我必须眼见为实,旁听你们对程小梅的审讯。明天是星期六,没有人注意我的行踪,我明日上午赶到珠海参加你们的审讯。”

连载中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