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变》第十二章 作者:吴学军 (连载)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0-20 15:38:40

第十二章

1)

雷军住的病房,用内地人的语言是高干病房,用广东人的语言是住进了豪华病房。病房内独立的洗手间、热水器、空调和电视等一应俱全。

一位全身进口时装,面容娇好颇有气质的约三十出头的女士正坐在雷军的病床前侧着身,端着一杯水让雷军吃药。

雷军的专职秘书肖承铁识趣地将座椅移到门口。他看到手捧一束鲜花从走廊过来的夏玫,他知道这个美丽又能干的女人在雷军心里的地位,热情地打招呼:“夏总,你好!”

雷军见夏玫进来,眼神陡然一亮,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衬衣。他的突然精神焕发被坐在病床前的女士看得清清楚楚,一丝不快浮在脸上。

秘书肖承铁主动上前接过夏玫带来的鲜花。

夏玫焦急地走近病床前察看雷军的伤势,那种关切的眼神谁都能读懂里面的含义。雷军赶忙宽慰:“师妹,我没事的,医生说只是一点皮外伤。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女士是我中学最要好同学的妹妹王倩,市文化局副局长,才女。”

夏玫上前很有礼貌地同王倩握手,双方互相上下打量着对方,估量着对方的气质、年龄、美貌对自己有多大的威胁。

夏玫心中一惊:好一个有艺术细胞的南国美人!既有广东女人特有的贤淑,又有北方女人的娇艳。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夏玫早就搜集了王倩的有关情报。她知道,王倩在九州是一个知名度很高的人物,其父母、哥哥、妹妹全部移民去了美国旧金山。她未婚,百分之百有资格移

民美国。在公共场所,她总解释她不去美国定居的原因是九州有自己的事业,她这样一个文艺学校毕业的中专生去美国无用武之地。夏玫还知道王倩是文化局副局长,群艺馆馆长和九州市农民合唱团团长。这个合唱团刚刚获得芬兰赫尔辛基乡村音乐大赛金奖,作为团长功不可没。

王倩对夏玫却只是偶尔听人说过雷军新近认识了一个漂亮师妹,是某民营企业的董事长,俩人来往密切。广东有这么一个奇怪的现象,大家都想当然地认为外省就一个穷字,如果谁找外省妹做老婆,那麻烦可就多了,穷亲戚一定会一窝蜂一样杀到广东来,要吃要住回去还要拿。基于这个前提,王倩听说雷军结识一个漂亮外省师妹后并没有当成一回事。她自忖:凭着自己的气质、美貌、家庭背景,一个外省妹哪是竞争对手。

今天同竞争对手见面,夏玫的气质、风度、高佻丰满的身材及年龄无不胜过自己,王倩惊出一身冷汗。她从雷军看夏玫的眼神中已读懂了一切,她内心很沮丧,但外表还是那么得体大方。

夏玫也感到自己举手投足十分不自然,分明想关心安慰一下受伤的雷军,碍于王倩在一旁,无法启齿。走吧,又不是她的性格。

两个女人尴尬地相恃了几分钟,这几分种对两个人都非常漫长。王倩到底成熟些,很快想通了:物极必反,过份热情则欲速不达。她俯身对雷军亲妮地说:“军哥,流了那么多血,你要早点休息,明早我会煲好汤送来,再见!”

肖承铁烟瘾来了,他借机送王倩出病房。

夏玫赶紧走到病床前,深情地握着雷军的手,雷军也紧握着她的手。紧握的手传递了双方都渴望得到的信息。

“师兄,我早些走,要不明天就会满城风雨,你流血太多,也要早点休息。”夏玫说完,出乎雷军意料地在他脸颊上留下一个深情的吻,不待雷军有所反应,便离开了病房。

在病房走廊里,夏玫看到了抽烟的肖承铁。

“肖秘书,雷书记平时都是前呼后拥的,怎么会遭受歹徒袭击?真是很难相信。”

肖承铁捏灭烟头,情绪有些激动地回忆:“今天上午,我陪雷书记到龙归县盐坝镇参加旅泰华侨黄加欣先生捐献的希望小学落成典礼仪式,吃完中饭便往回赶,下午书记还要出席全市全民健身动员大会。车到了远郊,公路两旁是一大片荔枝林。突然一个披头散发,衣服被撕破的十八、九岁的女孩发疯一般从一条小路跑向公路拦我们的车,司机小梁不得不来了一个急刹车。这女孩大叫:阿叔,救命,有人要强奸我!

这时两个外省民工模样的男人冲上来抓住女孩的胳膊就往荔枝林里拉,女孩拼命反抗。雷书记二话没说,打开车门就奔向歹徒。领导都冲在前了,我和司机小梁紧跟在后,我一边跑一边打110报警。两个歹徒拿出匕首威胁我们:‘少管闲事!你们敢过来,我就放你们的血。’雷书记怒斥:‘简直是无法无天,这事我们管定了!’两个歹徒知道时间拖下去对己不利,便拿着匕首冲上来。

“当过兵的小梁真够可以,他说,我一个人对付一个,肖秘书你快去帮雷书记!小梁真是拼了,一个人同高个子歹徒搏斗。

“另一个矮个歹徒挥着匕首向雷书记刺来,雷书记躲闪不及,被刺伤左肩近脖子部位,但他死命抓住歹徒拿匕首的手,我见机冲上去抱住

歹徒的双腿将他摔倒。女孩拿起路边一块石头连砸二三次才将歹徒打昏在地。幸好十多分钟后警车来了。

“医生说,雷书记真是大难不死,如果歹徒的匕首再向中间刺一点,就会刺破颈动脉,太可怕了。”

夏玫心有余悸地说:“太险了,谢谢你啊!”

2)

中成大厦董事长办公室,李斌应招而入。

“阿斌,我决定做柴油的生意。你去一趟香港,找原来道上的朋友,让他们组织货源在公海上交货,有问题吗?”

“董事长,做这一行利润高吗?”

“比较高吧,沿海地区嗅觉灵敏的人早就捷足先登了,我们算是晚的。这一行利润高风险小,所以才有这么多人在做。我国采油成本远远高于进口石油。具体地说0#柴油,每吨差价1000多元。现在国际石油价格猛跌,每桶跌到14-17美元一桶,国内外差价就更大了。我仔细分析过了,这个生意风险低,利润高,值得一搏。我们要让钓上的大鱼派上大用场,否则枉费我们几个月的心机。”

“老板,您放心,道上有可靠的朋友。他是我中学同学,文革期间偷渡过去的。我明天就走。”说罢,李斌离开。

待李斌走出办公室,夏玫随手翻阅了一下报纸。注意力被《九州日报》头版的整版长文吸引,那是新华社记者采写的长篇通讯《焦裕禄式的好干部——雷军》,上万字的文章文彩飞扬。第一部分讲述雷军勇斗歹徒的全过程,赞扬他是党员干部的表率;第二部分表扬雷军工作兢兢业业,任劳任怨,颇有政绩;第三部分称赞他廉洁奉公,身为九州市委副书记,弟妹还在农村,没有利用自己的职权为家人谋私利;第四部分描写他是一个对妻子负责任的好丈夫,讲雷妻身患绝症八年间,雷军如何为她遍寻名医,熬汤喂药,擦洗身子。他夫人的一番话催人泪下:如果有来世,还要做他妻子报答他。

读完全文,夏玫不由得鼻子一酸流出泪来。

 

3)

夏玫手捧一束鲜花径直走进雷军的住院病房。

躺在病床上的雷军见夏玫进来,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师妹,见到你,伤口好了一半。”

夏玫嗔怒:“你可大出风头了,英雄救美,在九州已传为佳话,家喻户晓了。”

“师妹说笑。光天化日之下竟有人要干强奸之事,不要说我是党员,是干部,任何一个有点血性的男人都应该站出来。”

“你又要长篇大论演说了。我怕你寂寞,给你带了几本杂志。”说着,夏玫拿出:《读者》、《十月》、《收获》、《德国哲学史》。

雷军:“最了解我的人非你莫属。物质的东西我不缺,你看这些水果哪吃得完,我最缺的就是精神食粮,这些书、杂志才是我最需要的。

细水长流,我慢慢看。

夏玫坐在病床边上的椅子上,削了一个苹果送到雷军手里,雷军三句不离本行地笑道:“师妹是精神食粮和物质食粮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刚给了我精神食粮,又送上物质食粮。”

“你是九州的父母官,你要求两个文明不可偏废、两手都要硬,我是你的臣民,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当然要赶紧给你递上物质的东西呀!”

 

4)

九州市妇幼保健院。

化验室取化验单处,病人、病人家属围了一大堆,都在焦灼不安地等待化验结果。

宋娜、苏妮站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心情非常复杂地等待化验结果。

亚牛从人堆中挤出,手上拿着的是宋娜和苏妮的化验单,他走向她俩:“恭喜两位,恭喜你俩发财了,化验结果是阳性,证明你俩确实怀孕了。要好好保护啊,这二个孩子可比龙种还宝贵呀!”

宋、苏俩人的表情很复杂:有忧虑,有欣喜,有茫然。

 

5)

中成公司董事长办公室。

亚牛向夏玫汇报:“老板,一切都按您的计划顺利进行,医院化验单证明:宋娜、苏妮都已经怀孕。”

好哇!鱼儿终于上钩了!”夏玫听到这个消息很兴奋。

“上船容易下船难,他俩干这种事干得太多,以为按惯例可以轻易摆平,这次他俩一定想不到额头上已经有了我安的紧箍咒。让她俩进来。”

亚牛开门,招呼宋娜、苏妮进来。

“董事长好!”两位小姐又敬又畏地说。

夏玫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她俩身旁,拍拍她俩的肩膀:“两位经理辛苦了,不要紧张。我们公司会按照当初对你们的承诺执行。这是两张支票,你俩各奖20万,以后每月给3万,直到孩子生下来,这样你们每人一共可获得50万现金。孩子可是赖关长、王大队长的亲骨肉,我想这俩大老板届时给你俩的钱一定不会少于我们公司。50万元生个孩子,说出去,会有几公里长的队伍来报名,你们信吗?”

宋娜、苏妮不加思索地点点头。

夏玫转身吩咐亚牛:“让你的马仔迅速带她俩秘密离开九州,去海南三亚,悄悄把孩子生下来,要千方百计保护好她们,不要让别人知道她俩的行踪。”

夏玫转过身来再给宋娜、苏妮打气:“想想肚子里的孩子你俩就会感到幸福,只要生下了孩子,你们就一辈子衣食无忧,也不知你们前世修了什么道今天有这个福。三亚这个城市真是太美了,天涯海角太诱人了,大东海的海滩就像是天堂。”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宋娜心怀感激地向夏玫告别:“老板,我俩都是高中毕业,在老家做工,干到死也挣不到50万。来广东几个月,你给了我们每个人20万,每月还会给3万,我们知足了。您放心,我们懂江湖规矩,不会给您添乱。谢了,老板!”

 

6)

金海岸大酒店,灯火辉煌,食客如云。

李斌早早在酒店订了一间贵宾房,并先行来到等候客人。

赖关长、王大队长明知是鸿门宴也不得不来,关长一进门怒视李斌,拒绝握手。

李斌示意服务小姐退出。

王大队长脸涨得通红,脖子上青筋直暴,怒气十足:“李经理,告诉你吧,我是吓大的,什么风浪没见过,我们关长要毁掉你们这样一间小公司如同踩死一只蚂蚁一样。让小姐来敲诈我俩,你们做事太嫩了点。宋娜、苏妮不小心怀孕,我们一个给了3万,一个给了2万,够大方了!你还想借机敲诈,也不看清楚我俩是谁?”

李斌不愠不火陪着笑脸:“谁敢敲诈俩位领导呀?给我一百个胆也不敢。唉!要怪就怪这俩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竟然双双爱上了您俩,我们做了多少思想工作,苦口婆心,她俩就是不听,非要生下什么爱的结晶,我们怕她俩弄出事来影响你们的工作、影响你们的事业,我已经将她们转移到外省。”

一直未出声的赖关长明显感到自己和王大队长已经落入一个阴险的不易挣脱的圈套,强压怒火:“李经理,别兜圈子,说正题!你们设陷阱让我们跳,做什么,明说吧!”

李斌没有正面回答:“我们公司对关长也是一番好意,我们了解到贵夫人一直未能给你生下一子半女,您的父母都在北方农村,千百年来老人传宗接代的观念根深蒂固。没有孩子,赚的钱再多又有什么意义。美貌的宋娜无论给您生下儿子还是女儿,我想会人见人爱的。”

李斌一席话确实刺激了关长没有小孩这根最敏感、最痛的神经。他和夫人做了几十年的孩子梦,如今突然冒出一个漂亮女人怀上了自己的孩子,他心里只能用大喜大忧来形容。开始他对这个阴谋很痛恨,现在想通了,万一事情暴露,无非不做这个官,有什么大不了的!天塌下来当被盖!想到这里,他说:“李经理,我猜贵公司设下此局,无非是在走私上要我同王大队长提供方便,但我得提醒你,要我掉脑袋为你们走私开绿灯,办不到!宋娜、苏妮生下孩子又怎么样,组织上知道了又怎么样?无非我俩被开除公职而已!”

“关长是领导干部素质高,果然一针见血。好,打开天窗说亮话,我们公司确实在生意上要你俩帮忙。当然,我们绝不像厦门、湛江那些走私犯那样胆大妄为。我们公司不做这样的蠢事,您一百个放心,我们的宗旨是双赢。”

 “说说看。”赖关长警惕有所放松。

李斌铺开一张用红色圆珠笔划成十块的九洲附近海域图,指着图说:“我将九州海关缉私队在海上的管辖范围从东经X到Y度以及北纬A到B度划分了十块,你每周只要告诉我一次哪天哪块海域是安全的就行了。”

“被人监听到,还是犯法。” 王大队长仍是怒气冲天。

“你们犯法必然也会殃及我们公司,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我们公司是不会做的,我们的原则是绝不让你们犯法,在电话中你只要告诉我们今晚到体育馆几号球场去打球即可。打个比方你们11月3日缉私艇在我们公司所划的第三至第五号海域活动,你就告诉我们去10号球场打球,意思是10号海域安全。”

“你们够阴毒!”被人牵着鼻子走的赖关长心里那个恨呀!

李斌笑吟吟地拨通一个手机号,将手机递给赖关长,里边传来宋娜娇甜的声音:“大哥,我真的很想您,我在一个海滨城市,李经理的一个马仔照顾我和王大队长的女朋友苏妮的生活,我和苏妮心情都很好,我要为你生下漂亮的儿子。”

赖关长思索良久,终于下了决心,说:“算你们狠!不过,我有条件。”

“请说。”

“这笔生意只做到宋娜、苏妮生下孩子为止。如果你们不答应,得寸进尺,无限期敲诈,我们就来个鱼死网破!你们鸡飞蛋打,什么也捞不着!。”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赖关长,您放心,盗亦有道,我代表公司答应您。”

 

                    (7)

今天是雷军出院的日子。王倩一早就来到病房。雷军知道:夫人叶湘云长年在病榻上度过,走路都很艰难,不可能来接自己出院。叶湘云也知道王倩一定会去接丈夫出院。关于王倩和雷军之间的事她不是不知道,只是自己得了这种不治之症七八年之久,要不是丈夫的悉心照料早就死了,这七八年来没有尽妻子的义务十分愧疚,所以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了。

雷军出院前就叮嘱秘书不要声张,所以接他出院的人只是肖秘书和王倩。几位院长闻迅而来,一一同雷书记握手道别。雷军看见那辆他熟悉的红色宝马z4冲进院子停在离自己的奥迪不远的地方,车窗缓缓摇下,一张熟悉又秀丽的脸孔向自己望过来。

王倩看见她的军哥同夏玫含情脉脉的眼神,气得一跺脚,扭过头去。

 

8)

中成集团副总经理办公室。

李斌问贴身马仔麦志文:“阿文,除了九洲,周边哪个城市有人制假证件、假公章有专业水平?”

麦志文略一思索答道:“近一段时间,《广州日报》、《南方都市报》常揭露广州火车站附近有很多这种人,有个记者还假扮客人去办了北大、清华的文凭,500块钱买来的假证,专业人士都很难辨真伪。”

“阿文,你去一趟广州,一定要找到制假证件的专业高手,搞一个公司的全套材料,如公章、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等。”

“您放心!我立马去办。”麦志文转身告辞。

 

9)

广州火车站。广场上熙熙攘攘。俗话说得好:“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麦志文从出租车一出来,就有人搭讪:“要不要住旅店,我们是军队招待所,便宜,安全。”

没走几步,一个带眼镜的青年塞了一张小广告到麦志文手里,一看,

果然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小广告牌上写着:“承接全国各大学毕业证证书制作;承接公司有关证件制作;承接身份证、驾驶证制作。”

麦志文停住脚步,上下打量一番派送小广告的青年问:“我有一项业务帮衬你,但是,我怎么能判断你们制作的东西的逼真度呢?”

小青年不慌不忙,带着较浓的潮汕口音:“你怀疑我,可以理解。凭经验判断,你真有业务要做。我也不瞒你,在这里拉客的没有一个制作者,说是制作者也是骗你的。我们只是根据客人的要求和出的价钱将货交到不同的制作者手里。在广州这个行当有三类人:一类是制假证水平很低,骗外省人可以;第二种是水平中等,制作出来的身份证、大学文凭不是专业人士无法判断真伪;第三类是顶尖职业高手,整个广州也只有那么几个,他们制作假证件的水平,没有专门的检测设备很难测试出来,不过这些人开的价自然要比其它人高得多。不是吹牛,这些人制假的水平,连美国联邦调查局制假证专家也佩服得五体投地。”

“制作一套公司的公章、营业证、税务登记证等全套文件要多少钱?我是要最高水平的。”

“2000元,先付押金800元。”

麦志文以警告的口吻说:“小子,价钱我也不压了,800元押金也给你,你可要记住,质量不好别怪我不客气,我也不怕你拿了我800块钱会跑。”

小青年一脸诚恳:“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天天在这里做生意,如果不讲诚信,不懂规矩早就被人砍残了。您放心,下午5点交货,您说个交货地点吧。”

麦志文数了800元钱给他,尔后递过一张小字条,上写:深珠石油贸易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朱广大。

“5点钟在广交会正门门口交货,不见不散。”

连载中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