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变》第十一章 作者:吴学军 (连载)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0-20 15:37:35

 第十一章

 

1)

花团锦簇、小桥流水,回廊曲径的东方花园是港商在九州市区斥资

数亿元开发的一个高尚住宅区。

华仔开着红色宝马z4在D区5号楼前停下,夏玫从车厢后排出来,打着手机:“美娟,我现在在你们住宅楼一楼的大堂。”

“阿玫,我家在十六楼1608,你乘电梯上到十六楼,出电梯口就是我家。”

夏玫乘电梯上到十六楼,刚一出电梯,美娟从屋内奔出高兴地说:“阿玫,欢迎,前天才搬来,家里还有点零乱。”

进得大厅,夏玫将包装得十分漂亮的一大束鲜花递给美娟:“恭喜总经理夫人住进了皇宫般的豪宅。”

美娟佯怒:“什么总经理夫人,小石只是副总经理,一个高级打工仔。”

美娟和夏玫挨得很近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夏玫有点惊诧地问:“小石呢?星期天也不回吗!比劳模还劳模哇!”

美娟略带叹息的口气:“你也知道他们厂原来是乡镇企业,亏多少、挣多少都是集体的,现在转制成私人企业,不搏命不行啊!听小石说,最近印度对我国墙地砖产品实行反倾销,东南亚有些国家也跟着反倾销,全国许多墙地砖厂原来出口的产品被迫杀回国内,造成市场严重供过于求,互相打起了价格战,你卖十元一块,它卖八元,亏本买卖也得做,他负责新产品的开发,压力很大。”

夏玫不解地问:“明知亏本也照做买卖?匪夷所思。”

“陶瓷企业不同于其它生产企业,窑炉是不能停火的,否则炉壁会破裂,生产线也不能停下来,如果停下了,再次点火,整个车间重新运作起来的费用非常高。小石说,原来外省的国有单位来定货,陪他们喝酒、给回扣就会订货,现在客户不吃这一套,企业没有内功还真活不下去。小石有时一个星期才回家一次,我呢,只要他一心扑在工作上,而不是扑在小姐身上,我苦点累点也没什么。”

“哇,这么高的思想境界啊!”夏玫调侃说。

“很奇怪,最近我感觉同小石的关系越来越远,除了儿子的存在告诉我和他是夫妻外,彼此没有任何感觉,甚至难得一见时都无话可谈。唉!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咽,谁让我当初不听你的。”

“你和柳冰的关系怎么样?”夏玫转移话题,她不想看到美娟那么伤心。况且,她一直看不起石西瑞,现在更想拆墙脚。

“又能怎么样。反正我这一辈子是对不起他了,下辈子吧。他想娶我,但一定要我去美国。我一直下不了这个决心,主要是有两个障碍,一个是儿子亮亮,我割舍不下。”

“带他去美国呀。”夏玫建议。

“带走亮亮,小石整个家族会同我拼命。亮亮是他们家传宗接代的唯一根苗,况且我还有第二个障碍,就是我自己没信心。我们大学学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现在在九州大学教的也是马克思主义哲学专业,到美国无用武之地。凭这个专业肯定找不到工作,只能做专职太太,整天无所事事靠老公养,这样的日子我不敢想像,而在国内我至少还有自己的事业。”

夏玫叹息:“柳冰对你真是太专一、太死心塌地,但你也不能耽误人家呀!” 

“哇”的一声,王美娟突然委屈得哭出声来,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说:“我哪想耽误他呀,我打了多少次电话,写过多少封信,要他忘了我,赶快找一个。他条件那么好,有钱又有美国绿卡,多少貌美如玉的姑娘追他,可他就是死心眼,还说什么: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情和缘有时是没法解释,讲俗一点,是清油炒菜,各有所爱。讲雅一点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你是小柳的初恋,是他的西施,就这么简单。我们是比亲姐妹还亲的关系,有一句话不管你生气与否,我还是要说。”

“你说吧,我俩谁跟谁呀!”美娟停止了哭泣。

“长痛不如短痛,不能再犹豫,对他人或对自己负责,你都应该尽快来个了断。”

“嗯,我听你的。”美娟有点下决心的样子。

 

2)

中成公司董事长办公室。李斌推门进来,毕恭毕敬地问:“董事长,有什么吩咐?”

“阿斌,给你十天时间,去摸清海关关长和海关缉私大队长有什么业余爱好,比如打球、摄影、旅游、字画等等。”

“是,请董事长放心。”李斌欲告辞。

夏玫以罕有的责问口气说:“阿斌,对手下马仔要管严一些,一个没有铁的纪律的组织只是一盘散沙。一盘散沙是干不了我们这一行的。”

李斌有点冒汗,轻声说:“董事长,遵照你的指示,我一直对手下严格约束。”

夏玫犀利的眼光盯着李斌:“你手下有个叫马康年的,据可靠消息,他不仅自己有吸毒的历史,而且最近还常去酒吧、舞厅倒卖摇头丸,吸毒者瘾上来了,父母和兄弟都可以出卖,何况是组织,明白吗?”

“董事长放心,我会让他即刻在地球上消失。”

“阿斌,记住,我们公司的人员不要多、而要精,对有赌博、吸毒倾向的人一律拒之门外。”

“董事长教训的是,我保证以后我的马仔中不会出现第二个马康年。”

 

3)

南涯海滨浴场。湛蓝的大海卷着雪浪花拍打着沙滩,水份很重的空气夹着丝丝咸味扑面而来。沙滩上人头涌动,都是附近城市来此消暑度假的游客。

沙滩上一顶大型太阳伞下,李斌戴着墨镜坐在椅上看似悠闲地喝着百事可乐,实际上他在不露声色地向另一把太阳伞下的夏玫作着不引人注目的手势,示意她向左前方看。公司的两个美女苏妮、宋娜躺在夏玫身旁的沙滩椅上。

夏玫用手掌挡着猛烈的阳光,朝左前方搜索而去,见海关赖关长和海关缉私大队队长正从海水中站起身走向沙滩。

夏玫向苏妮、宋娜打了一个手势,苏妮、宋娜迅速欢快地跟着夏玫朝海关关长方向走去。两人性感十足的身材引来周围男人热情、贪婪的目光。

赖关长同王大队长说笑着走向沙滩,看到走来的穿着比基尼泳衣的苏妮和宋娜,不由地多看了几眼。。

夏玫上前打招呼:“赖关长,也来游水啊!”

赖关长似乎对眼前这位女士感到面熟,但又记不起究竟是谁,片刻,还是想起来了:“你是,哦,你是雷书记的师妹,什么公司的总经理。”

夏玫不失时机地招呼苏妮、宋娜来到身旁,对赖关长说:“关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小姐都是我们公司公关部的经理。”苏妮主动热情上前伸出手:“赖关长,您好!”

宋娜亦走向前,主动同关长握手:“赖关长,很高兴认识您。”

赖关长很是诧异,开着玩笑说:“这个鬼妹普通话讲得这么地道!”

宋娜又走近半尺,补充说:“我是半个鬼妹,一半是中国血统,一半俄罗斯血统,我爷爷是俄罗斯人,我奶奶是东北人,我在哈尔滨出生、长大。我从小喜欢在松花江上游水。赖关长,我们来比试比试怎么样?”

赖关长一听来了兴趣:“好哇,我俩比试比试,看谁先游到前面的浮标处,谁先摸到浮标,谁就赢,输者今晚请客吃海鲜。”

青春、活泼的宋娜半骄傲半撒娇地上前作一个两人互拍手掌动作,要同关长拍手。一向持重、严肃的赖关长一时不知所措,拍吧,太孩子气;不拍吧,影响气氛。他想了想,有点不自然地举起双手,同宋娜互拍了几下手掌,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五个人都走到浅水区,赖关长、宋娜站在一条平行线上,赖关长异常兴奋:“夏董事长,你做裁判发令吧!”

“好,一二三,开始。”

赖关长以蛙泳姿式向前游去,宋娜以漂亮的自由泳向前游去,附近的游人也都跑过来观看这别开生面的比赛。夏玫、苏妮和王平大队长都在喊加油、鼓掌。离浮标大约还有七八米的地方,一直领先的赖关长明显慢了下来,宋娜渐渐艰难地超越关长,以一个身位的优势触摸到浮标。

夏玫、王大队长一看就知,是赖关长有意让了宋娜。

夏玫喜形于色:关长有意输,说明他看上了宋娜,一条大鱼快上钩了。哎!这么古老的美人计!偏偏还有那么多的男人上当。

已决出胜负的关长和宋娜游回岸,宋娜一脸的兴奋,并肩同赖关长走上岸。

赖关长心情十分舒畅地说:“宋经理水性太好了,我愿赌服输,走,我请吃海鲜。小宋,哪家酒楼由你定。”

宋娜来九州不到二个月,每天忙于学唱歌、练健美,对九州哪家酒楼海鲜做得最好,一无所知,便用眼神向夏玫求助。

夏玫的话大大出乎所有在场人士的预料:“赖关长,能同您吃饭,是我们的荣幸,九州市多少大老板想请您吃饭都请不到。真对不起,她俩的音乐老师岭南音乐学院的简教授今晚还要给她俩上课。赖关长,这顿饭您是请定了,今天白云、大海可以作证,但今晚不行,改个时间好吗?”

从来都是拒绝他人请吃饭的赖关长怎么也没想到九州市居然有人会拒绝他请吃饭,破天荒啊!他不能接受这个现实,他想发火,但在三个靓女面前又发不出,脸部表情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夏玫见赖关长脸色很难看,担心万一关系弄僵了,原来的一切计划将会泡汤,一切努力会付诸东流,忙上前谦恭地说:“赖关长,从明晚开始,小宋、小苏的音乐课就停了。您请小宋、附带请我们大家的客就改在明晚,金海港酒店好吗?”

赖关长从极度失望中走出来,多少有些遗憾地说:“好,一言为定!”

乖巧的宋娜上前两只手拉着赖关长的一只手,一副依依不舍小鸟依人的模样:“你是我手下败将,明天不可不来,不来是小狗。”

关长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宋小姐,你放心,在九州谁不知道我从来都是一言九鼎。“

夏玫、宋娜、苏妮挥手同赖关长和王大队长告别。

4)

中成公司的两部轿车从海滨浴场向市区驶去。

前面夏玫的宝马车内,李斌坐在前排司机助手位,夏玫一个人坐在后排。

李斌探过头来十分不解地问:“董事长,九州市多少人想请海关关长吃饭,都请不到,李国庆时代,我们公司千方百计想同海关关长搭上关系都无法做到,请他吃饭更无从下手,最后搞掂的只是下面的科长和几个验关的关员。赖关长主动请您吃饭,对赖关长来说,是破天荒的事,我知道您有高招,但还是想不出您为什么拒绝他,这可是同关长拉上关系的天赐良机啊!”

夏玫冷冷地问了一句:“阿斌,你喜不喜欢钓鱼。”

“我不会钓鱼,钓鱼要有耐心,我没有这个耐心。”

“哦,你不会钓鱼,难怪没有钓鱼人的悟性。我是长江边上长大的人,从小喜欢跟着我老爸去江边钓鱼,我仔细研究后发现,钓鱼高手和一般垂钓者的区别就是:一般人看到水面上的浮标一动,认为鱼已咬到了饵,就会赶紧拉起鱼杆,结果把鱼吓跑了,没有上钩,而我爸这样的高手看到浮标动了,赶紧凝神屏气,有意识地让鱼将浮标拖进水里一尺到二尺深,才突然猛力拉鱼杆,鱼饵已在鱼的喉部,鱼想逃,逃得了吗?有倒刺的鱼钩早已钩住鱼嘴。欲擒故纵的道理知道吗?”

李斌恍然大悟,虔诚地说:“董事长,您的计谋、你的智慧是我见过的人中最高的,在您手下做事,天天都能得到教诲,天天都能进步。”李斌一席话粗听是个马屁精,但他真的发自肺腹。

 

5)

金海港大酒店的海鲜是九州市最有名的,它的三个招牌菜口碑颇佳,吸引了珠江三角洲其它城市的众多食客。

夏玫亲自出马早早就带着宋娜和苏妮来到金海港酒店——夏威夷房,训练有素的服务员为客人奉上多款小吃和热茶。

大约过了一刻钟左右,酒店咨客小姐推门领来了笑容满面的海关关长赖德银和缉私大队长王平。

夏玫上前寒喧:“关长大人迟到了,让我们宋娜小姐望眼欲穿,今天要罚酒三杯。”

心情颇好的海关关长一口应允:“不好意思,一路塞车,路堵得水泄不通。好,我不强调客观原因,既然迟到了,我自罚三杯,今晚我同

宋经理一醉方休。

入席了,宋娜有意识坐在赖关长身旁,苏妮则坐在了王大队长身边。

大家一一坐定,夏玫吩咐服务员:“小姐,可以上菜了。”

不一会,十几道菜陆陆续续端上来。关长吩咐服务员上两支马爹利。

待服务员为每个人的酒杯斟满了酒,颇有领导风度的关长站起身端起杯子、中气十足地说:“能在纯属偶然的情况下认识中成公司的董事长和两位能干、漂亮的经理,这是我和我们王大队长的荣幸,也是一种缘份吧,俗话说得好,有缘千里来相会。今天,我有言在先,约法三章——不谈公事。除了公事什么事都可以畅所欲言。来,干杯。”

大家举杯一饮而尽。

夏玫待服务员斟满第二杯酒,款款走到赖关长身旁:“在蓝天白云下的沙滩上小宋同您是第一次见面,今天是你们的第二次见面。来,大家为关长和宋经理的第二次握手干杯。”

赖关长心情畅快地说:“《第二次握手》是文革时期民间流传最广的一部好书,当时我读高中,同学之间只能互相传抄,印象太深刻,来,为了那将失去的记忆,干杯!”

酒过三巡,毫无醉意的宋娜挽着醉态可掬的关长的胳膊:“关长,我们的相识太富有诗情画意,有点电影中的罗蔓蒂克,来,我们俩喝一个交杯酒。”

赖关长和宋娜脸贴脸,手臂交叉着亲热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大家热情地鼓掌。

再好的酒量也经不住几个靓女的车轮式敬酒,赖关长渐渐喝得有些醉眼朦胧。见无一丝醉意的宋娜又来敬酒,他惊讶地问:“小宋,你的酒量在九州市女士中说第二没人敢认第一了,在哪里操练出来的?”

宋娜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我高中毕业后在一家公司销售手机,也就是售货员,哪有机会喝酒,最多也就是中学同学每年聚会一次,喝点啤酒,这是我第一次喝洋酒,是不是洋酒喝不醉?”

赖关长盯着宋娜的脸,恍然大悟:“哦,我找到了小宋不醉的原因,她说过她有一半俄罗斯人的血统,而俄罗斯人嗜酒是全世界最有名的,俄罗斯人身体里能自然分泌出一种解酒精的酶。”

夏玫不失时机地恭维:“还是赖关长见多识广,能洞察一切。”

赖关长不无得意,心理得到极大的满足。他吩咐:“王大队长,你打电话到香妹娱乐中心要一间贵宾房,今晚要同靓女唱一曲《夫妻双双把家还》!”

赖关长转过头来,以自信的口吻问:“夏董事长,不会不给我一个面子吧?”

“关长太客气了,我和两位公关部经理能同您一起卡拉OK,是您给我们面子,我们真是受宠若惊。”夏玫说完吩咐:“小姐,埋单。”

服务小姐笑容可掬地回答:“已经有一位姓陈的老板埋了单。”

平时反应机智、见多识广的夏玫这时不知所措,愣了半响,还是猜不出谁买的单。

“埋就埋了吧,明天会有人打电话到我办公室的,走,卡拉OK去。”赖关长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6)

香妹娱乐中心是台湾老板独资兴建的高档卡拉OK厅,娱乐中心的包房有几十间,装修非常雅致。

赖关长、夏玫一行分乘三部轿车抵达香妹娱乐中心。咨客穿着高跟鞋,扭着腰肢一路小跑到赖关长跟前,说:“关长,我们早已给您留了马尼拉贵宾间,我保证,绝不会有人打扰您。”

上到二楼贵宾房,宋娜、苏妮东看看、西摸摸,偷偷吐了下舌头:“装修好高档!”

服务小姐迅速端上盛满各种小吃、水果的果盘,来到沙发前的茶几旁,以跪式服务放置好果盘,宋娜和苏妮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跪式服务,看在眼里惊在心里,都是父母生的,人家的女儿怎么这样惨呀!按照夏玫指示,宋娜紧挨赖关长坐在沙发上,苏妮早已同王大队长打得火热。

夏玫刚坐下,手机响了,她接听:“阿玫,我是美娟,你有没有看七点半的新闻呀?”

“没有,我一直在同朋友吃饭。”

“刚才本市新闻报道,雷军被歹徒刺伤住院了。”

“伤得重不重?在哪家医院!你大声一点好不好!”夏玫焦急地问。

“电视新闻中说市委书记、市长等在家的五套班子领导都去了市第一人民医院慰问。”

“他一个堂堂的市委副书记,怎么会遭到歹徒袭击?”

“这则新闻我只看到后半部分,好像说是雷军下乡检查工作,回来的路上遇到歹徒,他见义勇为什么的。”

“好,美娟,谢谢您,我这就去医院。”

心急如焚的夏玫走到赖关长面前:“赖关长,今晚不能陪您卡拉OK,雷书记受伤刚住院,我得赶去看看,不好意思。”

“哦,你快去吧。”

夏玫叮嘱宋娜、苏妮:“你们俩要陪赖关长、王大队长聊得开心、玩得开心。”说完急匆匆地离开了贵宾房。

 

7)

夏玫小跑奔向自己的座驾,华仔已将车发动。

“华仔,第一人民医院!”

宝马车在市区街道疾驶,远远超过市区每小时40公里的限速,夏玫面带不安,不断催促华仔再快点。

车子突然急刹车,夏玫一惊:莫不是撞着了行人?

“老板,我去买束鲜花。”华仔说完钻出车,在几米外的花店买回一大束包装精美的鲜花,小心地将它放置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夏玫很赞赏华仔的举动:“华仔,你知道我是去看一个重要人物?”

“嗯。”一贯沉默寡言的华仔点点头。

她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华仔对自己如此忠诚,刚才他买花的举动更是大为满意。

车驰进了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部,车泊好后,夏玫空着手走在前,华仔手捧鲜花紧跟在后。

乘电梯上到住院部7楼的外科,夏玫本想寻问护士雷书记在哪间病房,但一看外科走廊的阵式,一批批当官模样的人从703病房进进出出,就完全可以判断出雷军住在703病房。大大小小的官员来了一拨又一拨,夏玫在走廊里等了两个多小时,确认病房内没有其他人时,才从华仔手里接过鲜花走进703病房。

连载中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