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变》第八章 作者:吴学军 (连载)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0-20 15:32:58

 第八章

 

1

晨光微露,薄雾弥漫,在晨曦中深圳显得越发美丽、年轻、朝气逢勃。

街上行人很少,只有几个晨练的人在人行道上慢跑。

一脸疲态的夏玫站在街头用手机打电话:“喂,阿斌,你好吗?亚牛呢?都好,哦,那谢天谢地!好险啊,晚一步我就逃不出来了。我刚到深圳,现在上步中路四川大厦附近。”

“夏总,你有没有受伤?没有?那我就放心了。你要小心一点,观察一下附近有没有人跟踪,如果你确认没有人跟踪,就打的到丽都大酒店来。”

夏玫小心翼翼观察着周边的环境、周边的人,确认没有人跟踪之后,扬手召来“的士”。第一辆车,夏玫没有上,她怕车中有诈;第二辆车,夏玫看了看车内无人,司机脸部表情无异样,才闪身坐上车后排。

“小姐,上哪?”司机问。

“你只管往前开,我想看看深圳风景。”

夏玫坐在“的士”里,一会拢拢头发,一会看看提包,实际上她是借这些动作观察是否有车跟踪。

“的士”开了一段路,夏玫确认无车跟踪后,便吩咐司机:“师傅,去丽都大酒店。”

十分钟左右,到了丽都大酒店,钻出“的士”,夏玫径直往酒店大堂走去。装修典雅、气派的大堂除服务员外,没有其他人,夏玫左顾后盼,仍不见李斌的人影。正当彷徨之际,“夏总”一声亲切的称呼,她忙回转身,李斌和亚牛已在身后。三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尽管三人没有见面只有区区12小时,但三个人都生出一股共患难的感情,尽管三个人在李国庆去世后没来得及结成铁血同盟,但周中华的追杀行动使他们走到了一起,感到彼此已是铁血兄弟。

清晨的宾馆大厅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走,上房间聊。”

三个人乘电梯到了12楼,进了李斌和亚牛开的1209号房。

“咦,阿斌,你的左手?”夏玫突然发现李斌受了伤。

“哦,中了一枪。周中华枪法真准,不愧是当年九州市的射击冠军。周中华带人包围我的住房时,我知道无论是从前门或者是后门都不可能逃脱,我就冲上楼顶准备从楼顶跳到距离有二米左右的另一幢楼的房顶,那一瞬间被周中华发现,被他打中左手,幸好没有伤及骨头。昨晚在深圳一家私人诊所已作了处理,吃了消炎药,几天就会好的。”李斌侦察兵出身,对常人惊讶不已的枪伤,如此轻描谈写。

“说来好险,我在熟睡中,突然听到一种异样的声音在大厅发出,起初我还以为是哪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偷光顾,在太岁身上动土,我想教训他一下,我提着家伙悄悄接近发出声音的地方,发现黑影闪动,一看就不是一般小偷,借着屋外的月光,我虽然看不清来者的脸,但从轮廓足可以判断是周中华。吃我们这行饭的人,早就为预防万一想好了退路,当初我在买房时就选择了有利于逃生的周边环境,我就是看中了从我的房顶可以从二个方向轻易跳到另外二栋房的房顶。我冲上房顶,赶紧用手机给你俩打了电话。”

“谢谢你及时通知我,我当时正在朋友家打麻将,鲁南冲带着二个弟兄开车已到我朋友家门口,我接到李经理电话,打牌挣的钱也没拿就逃了出来。”亚牛说话很轻松的样子。

“夏总,您呢?”他俩几乎异口同声地问。

“我是真正要谢李经理的报警电话,否则慢一步就不可能同你俩在这里了,我一介女流动刀动枪还真不是章生和他手下的对手。但要讲计谋,讲谋略周中华就不够我玩了。他以为先下手为强,抢占先机就可以轻而易举独吞中成集团,他的如意算盘打得真是不错,不过他同老娘斗还嫩了一点。你两个放心,董事长一死我就预感到要出大乱子,所以我就悄悄将公司不动产的文件和存款现金作了妥善处理,周中华现在确实抢占了中成大楼,但我已给他们唱了一曲空城计,财务科长老杨我已命令他躲到我事先安排好的一个安全的地方,我在逃出九州时已通知华仔等几个忠诚可靠的人在指定的地点待命。我们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自

有妙计对付他们。

 

 

2

中成大厦三楼,周中华副总经理办公室。

周中华阴沉着脸训斥马仔:“我早就提醒过你们,下手之前要做好各项准备工作,特别是要摸清他们居住的地理环境,不打无把握之战。可你们几个笨蛋采取街头流氓式的方法,浩浩荡荡杀过去,人家不跑才怪。现在的事态很糟,他们三个都跑了,假如他们几个分头跑并不可怕,如果他们纠集在一起,那将后患无穷!这段时间各位弟兄要特别小心,尤其是晚上不能单独活动,以防对方各个击破。从今天起,我们十几个人必须同吃、同住,每天都呆在公司里,生意就少做一点,等稳定下来,放开手脚也不迟。大家都随身带着家伙以应付突然袭击。我想只要大家形影不离,他们三个一时也奈何不了我们。”

周中华惧怕夏玫、李斌和亚牛三个联手可不是杞人忧天。他不怕亚牛,认为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只有一身蛮力;他也不怕夏玫,因为她动脑可以动手不行。他恐惧的是李斌,他太了解李国庆的这位堂弟了,名副其实的侦察兵出身,枪法、功夫,实战经验都很好,他们几个联手也不是他的对手。

鲁南冲匆匆进来报告:“老板,财务科长老杨一家人突然失踪了,据出纳说,公司的流动资金和银行存款二天前在夏玫的授意下全部转移,公司大楼和中成不锈钢磨丝厂的房产证等证件也被取走。”

“夏玫这个恶毒的女人真不是等闲之辈,看来她早就想到我们会走这一步棋,如果让我抓住,我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周中华恶狠狠地说。

 

3

深圳丽都大酒店1209房。

亚牛咬牙切齿说:“周中华够狠够毒,我就不信报不了这个仇!”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们突然袭击我们,我们三个杀他个回马枪,召集弟兄也去伏击他们,周中华断了一只手,我一人对付他绰绰有余。”李斌复仇的欲望也很强烈。

夏玫没他俩那么冲动,她冷静分析:“周中华欲同时置我们三个于死地,表面上看是为了争公司董事长一职,实质上是他想独吞公司的全部资产,公司5000万左右固定资产的各种文件和2000万左右的现金存款都在我手里,都放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他不可能变卖中成大厦,他想独吞中成全部资产的唯一办法,是让我们三个在地球上消失。周中华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你们俩个功夫一流,他自己的手下派不上什么大用场。所以,我估计,他们最近一段时期都会龟缩在一起,防止我们各个击破,我们想要复仇,只有擒贼先擒王,而要先擒王,最好的办法是调虎离山。

“夏总,董事长还有150万美金存在瑞士一家银行,现在唯一知道密码的只有你。”李斌对夏玫故意隐瞒这笔钱颇为不悦。

夏玫以为李斌和亚牛不知道这笔钱,实际上这笔钱在夏玫还没有进入中成时就已经存入瑞士银行。李国庆是个深思熟虑的人,他耽心有朝一日他们的勾当败露必须远走高飞时,须要一笔巨款度过余生,而李斌是他堂弟,周中华是他小舅子,亚牛是妹夫,存这笔钱时就告诉了他们几个。

“哦,对不起,昨天一晚没睡,忘了还有这笔款。”夏玫尴尬地笑着解释。她突然发现,自己是呆在黑窝里,在这里,钱永远是第一位的。

亚牛有点泄气说:“周中华在江湖上也混了十多年,经验非常丰富,为人又阴险狡诈,要引蛇出洞,太难了!”

李斌绞尽脑汁,苦思良策,想出一计:“我知道周中华有一个情妇叫阿青,在《九州日报》广告部工作,她住在新翠住宅小区,不如我们在他情妇家伏击他。”

“连你都知道他的这个情妇的工作单位和住址,他去约会还有什么秘密可言,我想狡猾又多疑的周中华起码最近不会去找这个情妇。”亚牛反驳。

夏玫沉思好一会儿后站了起来,口气中充满了自信:“周中华是人,是人总有弱点,一定要好好地利用他的弱点。上次我同周中华到河南洛阳做一批文物的生意,在回来的火车上,我们聊了很久。他告诉我,他父亲是在1960年三年自然灾害中去世的,是他母亲一人把他兄妹俩拉扯大。他母亲的哥哥是东江纵队的,在一次战斗中牺牲,所以他妈也算是革命烈士家属,文革期间当上了大队副书记,工作很忙,回家还要为孩子洗衣、做饭,缝缝补补,要在自留地种菜,常常累得晕倒。在当时的农村,家里缺少一个壮劳力生活可想而知。一个女人带着二个孩子活下来不容易呀!周中华说,她母亲活着的全部意义就在于她的这对儿女。从周中华讲述的故事里可以肯定,他是个大孝子。俗话说,无毒不丈夫,我想在他母亲身上做些文章。唉!要不是周中华对我们痛下杀手,我真不想他妈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啊,绑架他老母?”李斌、亚牛都很惊讶。

夏玫没有正面回答,她问:“你俩知道平型关大捷吗?”

“不清楚。”

“平型关大捷”是八年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打得最漂亮的一仗,林彪、聂荣臻指挥的。九七年我去过在卢沟桥的抗日战争纪念馆,见过平型关大捷的油画。平型关的地形特征两边是塬,两塬之间的峡谷是一条较窄的公路。八路军采取伏击的方法,埋伏在两旁的山坡上。待麻痹大意,不可一世的日军进入平型关,八路军引爆地雷,全线开火,炸毁了日军先头和后尾的汽车,使得整个队伍及中间的汽车、炮车前后都动弹不得,并乘敌陷于混乱之际发起冲击。一下子全歼了整个板垣师团,震惊全世界。

李斌头脑灵活反应快:“夏总不愧是名牌大学的学生,智商高,小弟由衷佩服。我依稀记得当兵时连长给我们讲过这个战例,我明白你讲这个故事的意义。”其实李斌年龄大过夏玫十来岁。

亚牛挠挠头,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夏玫、李斌相视会心一笑。

“走,付之行动。”夏玫得意地说。

 

4

出了酒店,三个人坐上李斌逃出来时带的车,在一家药店前停下,进了药店。

药店服务小姐态度出奇地好:“你好,有什么能帮你!”

“有没有泻药。”

“有”

“拿来看看。”

服务员从货柜内取出一瓶名为“硫酸镁”的药递过来。

夏玫拿起药瓶,看说明:泻药,主治大便硬结,一次服1-2片。

“有没有效果,会不会是假药?”亚牛粗着嗓门说。

“您放心,我们一方药业是全国三大药品零售企业,全国有100多家连锁店,严格按照ISO9000要求统一采购,质量有保证。

夏玫掏出100元钞票,服务小姐在找回零钱时不忘叮嘱:这个药千万不能多吃,病人通了大便就不要再服。

终于明白过来的亚牛轻声开着玩笑:“夏总,这一招用在老太太身上也够阴毒的了。”

李斌拍拍亚牛的肩膀,笑着说:“你总算是开窍了。”

 

5

九洲市委副书记雷军办公室,宽敞、简洁。巨大的办公桌后面是一排很长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马克思全集》、《大英百科全书》等大部头巨著,也有不少现代西方哲学、中国先秦哲学的专著,折射出主人的文化品位。

办公台左侧,是一面国旗,更显出政府机关的威严。

雷军刚送走一批来请示工作的人。他坐在办公桌后的高背椅上,闭眼休息了几分钟,从抽屉中翻出夏玫的名片,按照上面的手机号码拨打

过去,只听电话中传来:对不起,您拨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雷军找到夏玫家庭电话号码,拨打过去,嘟,嘟……,连响十下,直到电话中断,雷军才放下。抬手看看手表,显示:1105。他感到纳闷,上午11点,她能跑到什么地方去呢。转眼又想:他这个市委副书

记、九州市第三号实权人物有多少人想认识,想跟他交朋友,唯独这个师妹,自上次参加哲学研讨会后始终没有打一个电话过来。平时他最烦的就是社会上的一些人为了个人利益通过九拐八弯的关系想方设法同他拉关系。自从那次研讨会后,他每天闭上眼睛,脑海里常出现邂逅夏玫的情景,那真是一次精神愉悦的交流。

房门被轻叩三下,雷军又回到工作状态中。

秘书肖承铁进来:“雷书记,您的老同学卫生局的艾局长说与您约好了。”

“没有同他约好呀!”雷军心想。肖秘书话音未落,艾局长已经带着一个人进了办公室。

艾思方事前确实没有预约,他也知道今天要求老同学的事也不好预约,所以就对雷军的秘书谎称预约好的。

老同学嘛!雷军对这些小节问题并不介意。他热情地握过手,请两位在沙发上坐下,秘书倒了两杯纯净水,见艾思方欲言又止的样子,便识趣地离开了雷军办公室,带上了房门。

艾思方和雷书记是九洲市一中同班同学,平时常有来往,话也就直奔主题:“雷书记,听说我市正在准备搞一个投资3.8亿元人民币的文体影视中心,其中有一个音乐厅、一家电影院、二个健美中心,还有网球场、羽毛球馆、书店等文体娱乐设施。

“是啊,这是常委会定下的,我市经济发展突飞猛进,地方财政收入每年都有几十个亿,全市居民存款余额有三四百亿之多,而且数字每年都是两位数的增长,中央要求我们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所以市委决定投巨资建这个总投资3.8亿元人民币的文化影视中心,用来丰富市民的文化生活,引导市民过健康的精神生活。我市无论机关干部或市民,平时有相当一部份人晚上就是聚在一起打牌、打麻将或上酒楼饮夜茶,白天上班无精打采。现在我国在准备进入WTO,我们希望市民有一个好的心态,良好的素质,健康的体貌去迎接入关后的挑战,这也是我市创造一流投资环境的一个步骤。”书记就是书记,讲起政治上的大道理口若悬河,根本不用打腹稿。

“听说是您负责整个项目。”

“我是负责公、检、法、文化、体育的副书记,这项工作当然由我牵头负责。”

“雷书记,我们是同班同组的关系,我也就不跟您兜圈子,今天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他说着,指着跟他一同进来的人说:“我给你引荐一下,这位梁老板是我大学同班同学的弟弟,他有意参加工程的投标。”

雷军早就注意到艾局长带来的陌生人,与他所见过的许许多多的老板一样,手戴劳力士、身穿鳄鱼T恤,手指上戴一个广东大小老板都喜欢的黄金包着的大玉戒。梁老板躬身迎上递上名片:“雷书记,您好,请多多关照。”

雷军接过名片看了一遍,说:“贵公司是开平市的建筑公司,开平我比较了解,是全省最著名的建筑之乡,很多建筑公司很有实力,欢迎你们公司参加工程的投标,请放心,我们决不搞地方保护主义,本地、外地,甚至外省的来投标我们都欢迎,一视同仁。”

梁老板接过话题:“论资质,我们公司绝对有能力参加投标;论实力,我们公司在全省行内也颇有知名度,老艾是我哥大学同班同学,艾局长同您又是这层关系,话我就说白一点,我会按照行内规矩办事。”

雷军笑吟吟地说:“我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行规我也懂,3.8个亿,5%的拥金就是1900万,我一辈子也用不完啊。拿1900万是什么罪你知道吗?百分之百的死刑。

“书记,你放心,我们会做得天衣无缝,钱我们会帮你存在香港、新加坡、瑞士任何一家银行,我们不会坏了江湖规矩。”

雷军依然笑容满面:!为什么那么多人买官、跑官,当了官,原来买官所投资的钱能几倍、十几倍地赚回来。是啊,如果我稍微出点力,以你们公司的资质完全可以名正言顺地中标,我一下子就能成为千万富翁,老艾,你有没有听说过陈同庆这个名字啊?

“在广东干部群众中人人皆知,放任走私、收受贿赂,他被捕前是湛江市委书记,如果不是有立功表现,早判死刑了,现在肯定要一辈子呆在牢里。”

“老艾,我在一中同你是同班同组的老同学,是多年老友,你想看到我被判死刑吗?”

“我当然不想!”艾思方说得很不自然。他不傻,他知道雷军的弦外之音是责怪自己。

“说句良心话,比比北方的干部,在广东当官要知足了,像我这样自诩为比较干净的官,一年工资收入有十多万;过年单位发的福利钱又有几万,房子、车子都是公家的。我相信陈毅元帅讲过的一句话:手莫伸,伸手必被抓。”

梁老板见雷书记一口拒绝有点着急:“雷书记你不肯帮忙,我们肯定没戏,今天晚上我们找一个说话方便的地方好吗?”

雷书记依然很客气:“你的意思我很明白,也很理解。老艾是我老同学,在老同学面前,我只能向你保证:我负责的这个文体影视中心项目,我绝对能保证它在公开、公平、公正的条件下招标,其他领导主管的项目有什么猫腻,我管不了。希望梁老板的公司练好内功,凭实力中标。”说完遂起身送客。

梁老板失望地离开了雷军办公室。他有失望的理由:这么多年来,公司承接下来的公路、桥梁、大楼等工程几乎百分之九十九都多多少少给了有关领导回扣才最终拿到工程。雷书记的态度摆明了是不肯帮忙。

梁老板出了雷军办公室,仍不死心,在走廊上轻声对艾思方耳语:“你把雷书记单独请出来同我打高尔夫,我送你一张欧州七国游的旅游票。”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从艾局长的脸部表情看得出,他对这张旅游票是蛮感兴趣的。

雷军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再次拨打夏玫的手机,仍关机。

雷军拨打内部电话:“喂,小肖,过来一下。”

十秒钟左右,秘书小肖推门而入:“雷书记,有什么指示?”

“你通知一下市委宣传部和文明办的有关领导,明天下午去突击检查市新华书店和其它几家大一点的书店,重点检查是否有危害青少年身心健康的读物。记住,不要让新闻单位知道,我担心一旦查出什么,可能有负面报道,会有损我市精神文明形象。”

 

6

第二天下午,市委副书记雷军亲自率领市委宣传部部长、市精神文明办主任、市委办副主任一行分乘五六辆轿车出了市委大院,第一站自然是新华书店系统开办的全市最大的书店——九州书城。雷军很认真翻看了青少年的社会读物,书城总经理麦先乐被突击检查吓坏了,以为有人向市委反映了什么,战战兢兢地陪着书记检查。

检查完几排书架,雷军对紧跟在身后的书城总经理麦先乐说:“麦经理,走马观花看了看,你们进的书籍都比较健康。记住,书店是一个特殊的商业性企业,你一定要处理好企业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关系,千万不能为谋取暴利,进一些不健康,非正规出版社的书籍。”

麦经理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刚才堆起的一脸假笑很快消失;从他圆圆的胖脸上荡漾出自然的笑容:“请领导放心,我们进的书都是经过严格把关的,我们是窗口单位,决不会给我市文明形象抹黑!”

告别九州书城,雷军一行又赶赴其它书店检查。车队驶近桂花路,在距离贵族书店尚有几十米远时,雷军吩咐:“停车,到这家书店看看。”

一排高级轿车停在书店门口并不宽敞的马路旁,引来街上不少人的眼光。市委宣传部、文明办领导都暗自惭愧:这里什么时候冒出一间装潢高贵典雅的书店,怎么我们都不知道?居然要领导提醒才发现,真是不称职。

雷军先下车,其它领导紧随其后,走近书店大门,雷军赞叹:“你们看,贵族书店四个字好像是启功写的。不简单,我市一家这样中等规模的书店竟能请到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启功老师题字,不容易、不简单呀!听说启功老师患有眼疾,这许多年很少提笔写字,现在他的真迹可谓是一字千金。说明这家书店的经营者为经营好这间书店费尽心机。”

紧跟其后的市委宣传部部长对书记扎实的文化底蕴佩服得五体投地,惊赞:“雷书记连书法也如此精通。”

雷军秘书肖承铁抢前一步,居高临下地对服务员说:“叫你们经理过来,市委领导来检查了。”

服务小姐见前呼后拥的阵式,知道是大官来检查,焦急地说:“对不起,我们经理出差半个月了,还没回来。”

肖承铁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墙上的营业执照,法人代表是夏玫,初时也不以为意,往前刚跨出半步,眼前一亮,幡然省悟,不由自主将“夏玫”两字脱口而出,他赶紧打住,用眼角的余光扫了雷军一眼:还好,还好,幸好雷书记没听到脱口而出的两个字,没见到自己的失态。

雷军没注意到秘书的表情变化。他十分欣赏书店的布局,感觉简洁高雅。书店进书的定位也很准确,主要是供有一定文化素养的人士购买,他没有理会其他人,径直走到哲学类书柜前,浏览了一番,抽出两本书,一本北京大学哲学系编写的《中国哲学史》,一本是复旦大学刘放桐编写的《新编现代西方哲学》,这二本书他浏览了近十分钟的时间,全然没有理会身后跟着的部下,他一见到心仪的书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雷军一声不响若有所失地上了车,继续去其它书店检查,其他人一点也没有察觉到雷军有些失望的表情,只有他的秘书肖承铁,不用直接看雷军的脸,也能揣测到雷军的内心在想什么,在盼什么。

 

7

凤尾竹林中美丽的小村庄。三三两两散落在山坡上的农舍,显得淳朴宁静和淡泊。随风而动的雾霭和着袅袅升起的炊烟在凤尾竹和芭焦树叶上缭绕弥漫。一座楼高三层,外墙贴着马赛克的小洋楼,鹤立鸡群般坐落在村东边,显得特别惹人注目。

在离村庄不远的林木密布的山间小道上,一位十七八岁的村姑提着一篮子猪肉和新鲜的青菜,脚步轻快地朝村子走去。

小道旁的树林里突然闪出一个蒙面人,村姑吓得惊叫了一声。蒙面人箭步上前捂住村姑的嘴,不让她再发出声并把她拖进树林里。

树林中三个人都蒙着面,女蒙面人双手用力按住村姑的肩膀,以威胁的语调说:“我知道你叫阿燕,是前面村庄那幢最漂亮楼房周家的保姆,你弟弟叫阿良,在白云小学五年级,你们家在山后的石坝村,你是周家的保姆,我没说错吧?。”

对突然出现的蒙面人,村姑早已吓得面色苍白,对蒙面人知道她的全部情况感到匪夷所思,十分恐惧地点了点头。

蒙面女人厉声对村姑说:“有件事要请你帮忙,如果帮,会给你1万块现金,如果不帮,你弟弟阿良放学后就永远回不了家,我们还会一把火烧掉你家那栋破房子。

没见过世面的村姑脚不停地发抖,哆嗦地说:“帮,帮什么?”

蒙面人拿出一瓶药,取出一张纸,将瓶中的药倒了十多片在纸上,然后折叠,将它包好递给村姑并命令:“你为阿婆做中饭时,将这些药偷偷地放进煲的汤里给阿婆喝。半个小时后阿婆会拉肚子,你就打电话到镇医院叫救护车,等镇医院的救护车来到村里你就给阿婆在九州市区工作的儿子打个电话,告诉他妈住院就可以了。”

村姑拼命推诿、拒绝:“毒死人,会杀头的。”

人高马大一身横肉的蒙面人不耐烦地逼近村姑怒道:“这又不是毒药,我吃二片给你看看。”说完从药瓶中倒出一片药在手里送进嘴中,一仰头咽下肚,然后张大嘴让村姑看看是否真的吞下了肚。

女蒙面人不失时机地拿着瓶子,放在村姑眼前,用手一指:“你看,药名叫硫酸镁,泻药,主治大便结石。”

女蒙面人从包里取出厚厚一叠百元钞票拿在手,右手用钱轻打左手心,威胁道:“阿燕,你如果愿意帮忙就拿走这一万块钱,你做人家保姆,一个月400块,两年才能挣1万;如果拒绝帮忙,刚才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你再也见不到你弟弟了,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

一分钟都不到,钱的魔力就发生了作用,从未见过那么多钱的阿燕伸出手,主动从蒙面女人手里拿过钱,有点不相信地问:“放这些泻药到周阿婆喝的汤里,然后送到镇医院,再打个电话给他儿子华叔就可以挣这1万块?

蒙面女人叮嘱:“是的,很简单,也不害阿婆。记住,老太太是送镇医院,而不是县医院,记得打电话给他儿子,但不要告诉他生了什么病。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如果你不听话,耍小聪明,你就没命拿这一万块钱,你弟弟也活不过今晚,明白吗?”

阿燕惊恐地点头,将钱塞进内衣中,提着菜蓝子飞一般跑向周家的那栋小楼。

目送阿燕朝村里走去,闷出一身汗的三个蒙面人摘下面罩。亚牛将含在牙齿和口腔之间并没有吞下的二粒泻药吐了出来。夏玫惊喜地说:“亚经理,真看不出你这么机智呀!不仅骗过了小姑娘,连我和李经理都瞒过去了。”

直肠直肚的亚牛心里藏不住事,嘿嘿二声道出了秘密:“我以前同人家打赌用过这一招。”

 

8

夏日的中午,骄阳似火,加上岭南空气中的湿度很大,更是热得全身是汗,广东人戏称这种天气叫“桑拿天”。

夏玫、李斌、亚牛三人坐在这个村庄对面山岗的一棵大树下,尽管有树荫还是闷热难当。

李斌不时用望远镜朝周中华母亲处的三层小洋楼眺望,三人坐的附近丢了一地的饼干盒、矿泉水瓶等垃圾。

大约三个小时后,一辆白色救护车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开进了村,直奔十分显眼的小洋楼。

不一会,救护车离开小洋楼,往镇上开去。

夏玫得意地说:“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亚牛佩服的说:“夏总的计谋,一个‘绝’字,量周中华再狡猾也识破不了。”

“得意忘形之时就是出事之时,麻痹不得呀!我们得快速跑到藏车的地方,务必使我们的车跟上救护车,看到救护车进入镇医院我才放心。”夏玫提醒着。

 

9

从外表看,中成大厦是那么的宁静,但这只是表像,大厦里可是戒备森严。

周中华的心腹鲁南冲走进来向周中华请示:“董事长,道上的朋友在香港又组织了一批很好卖的光碟,内地已经联系好了买主,要找一家公司帮它运输,对方负责从香港将货偷运到我们指定的一个海湾,我们则负责从海湾运到内地一个城市,每张碟2元的运输费,第一批运十万张,董事长,接不接?

周中华用笔敲着脑袋,思考了一会,说:“我估算一下,扣除成本,能挣15万元,当然利润高、风险也大,这种碟愿出2元一碟的运输费,肯定是三级片,叫弟兄们要小心,哦,在接货时,一定要查看一下碟是三级片还是法轮功的宣传片,如果是法轮功的宣传片,每张碟给100元运费我们也不能干,千万不要惹上政治。

周中华欲再叮咛马仔几句,他的手机响了,是阿打来的。

周中华大惊失色:“什么,阿燕,你讲清楚一点,我妈得了什么急病,上吐下泻,住在哪家医院?镇医院,真是笨,镇医院那么差!好,好,告诉我妈,说我马上就赶回来。”

夏玫看人确实是入木三分,周中华正如她所言是个地地道道的孝子。

他急急地放下手机,对站着的鲁南冲说:“阿冲,你陪我走一趟,另外再带一个功夫好的弟兄,非常时期,还是小心为上。”

鲁南冲应声而去。

 

10

一条山区公路在险峻的山岭中蜿蜒前伸。夏玫、李斌、亚牛坐在高高的山坡上不断向远方眺望。

山坡下是深深的峭壁悬崖和险谷深渊。

他们三个在骄阳下足足等了三个小时。“喂,有一部小车开过来了!”亚牛眼尖,发现远方有轿车开过来。

“好像是一部奔驰!”李斌举着望远镜喃喃自语,心急的亚牛有点灰心:“又不是周中华的皇冠,看什么,再等1个小时不来,我们还是先返回深圳,再商量对策。

“我们一离开中成公司,周中华肯定会自封董事长,他这个人虚荣心很强,他一定会去抢李国庆留下的奔驰,这样一个荒无人烟的山区怎会有奔驰!”夏玫对自己的分析也感到大吃一惊,她霍地站起身,夺过李斌手中的望远镜朝李斌手指的方向望去:“啊,是奔驰320,是黑色的,等一等,等到奔驰车拐弯时从不反光的侧面能看清楚,好,拐弯了,我看到了周中华坐在前排。”夏玫紧张、兴奋、气喘吁吁。

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的李斌、亚牛一点也不紧张,反而有种够刺激的快感。李斌安慰夏玫:“夏总,放松一点,行动时不要离我太远,按照我们演练过的准备行动。”

三个人同时爬下山坡,来到公路上,以极快的速度将一枚枚钉子放在沙石路面上,然后将事先收集好的一大纸箱枯树叶子均匀地撒在钉子上,这样就是近在咫尺也发现不了长长的钉子。

李斌很内行地说:“奔驰车的车胎是真空胎,质量非常好,钉子刺上去大约300至400米才会泄完气,在200米左右司机就会有明显的感觉,我们守在离这些钉子大约350米的地方伏击他们。亚牛经理你一人独自守在公路左边,我同夏总守在右边,等司机下车检查车胎时,你首先开枪,能打死几个算几个,没死的出自本能必然会躲到车的右边朝你射击,我和夏玫正好守在他们身后,好,动作快一点,各就各位。

三个人各自提着手枪和双管猎枪朝前面山路跑了大约350米,按照分工,亚牛一人爬上了左边二米多高垂直的山坡上埋伏起来,夏玫和李斌在公路右侧的两棵大树后弓身藏了下来。

 

11

山道弯弯曲曲,奔驰车平稳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一个保镖坐在副驾驶员的位置。车后排坐着周中华、鲁南冲,周中华催促他的司机:“阿明开快一点!要不然天黑前都赶不到。”

坐在周中华身旁的鲁南冲劝慰:“董事长,阿婆上吐下泻,可能是消化不良,不要太着急。”

周中华忧心忡忡地说:“上吐下泻对年轻人来说,吃点药,打一针很快就会好,但对老人家来说那就是大病。我为什么急着第一时间赶回来,是因为我妈节俭惯了,我担心她不肯住最好的病房,舍不得吃最好的药,更舍不得给医生送红包,这病医生一时半刻不会给你治好。”

 

连载中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