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嬗变》第四章 作者:吴学军 (连载)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0-20 15:27:04

 第四章

 

1

逝者如斯,一晃一年过去。

夏玫在珍珍房间里辅导完英语准备离去。“夏老师,我老爸向你求婚了吗?”珍珍拉着夏老师的手,仰着头认真地问。

“珍珍,你今天怎么突然问这么奇怪的问题呀?”夏玫一怔,她确实不知如何回答。做珍珍家教一年来,李国庆对自己的态度由尊重渐渐转变成任何一个女人都能读懂的爱。不是吗,最近一个时期以来,几乎每个星期日,李国庆,珍珍和夏玫三人俨然一家人似的不是去郊游就是找一间好的酒楼美食一番,小学六年级的珍珍都看得出自己的父亲已经爱上了夏玫,但夏玫百思不得其解:李老板平时对自己的态度明白无误地表明他爱自己,但是为什么不正式求爱呢?是因为他爱妻去世才几年,还是耽心年龄相差十几岁呢。也许还有不为所知的其它原因。夏玫毕业于名牌大学,是个冰雪聪明的人,她明白,这事要有耐心,否则欲速则不达,自己千万不能主动。太容易得到的东西男人是绝不会珍惜的,天下乌鸦一般黑,天下男人嘛,就这个德性。现在只能顺其自然。

夏玫爱抚地拍拍珍珍的头,只是抿嘴而笑,不作回答。她扶着珍珍的肩说说笑笑来到一楼大厅。

李国庆在沙发上喝着茶,看着报纸。见到夏玫,便热情地招呼:“夏老师辛苦了,来,过来喝杯茶,我有一件事要麻烦你。”

夏玫依言坐在沙发上,李国庆熟练地操作起功夫茶的茶道,动作娴熟,看得出李国庆十分爱喝茶,尤其是东南沿海地区人最喜欢的功夫茶。

夏玫端起浅而小的功夫茶杯,呷了一口,她已习惯甚至喜欢上了功夫茶中的少许苦涩,越品越有味。

李国庆躬身对夏玫说:“夏老师,去年暑假占用了您半个月时间,让您陪珍珍去澳大利亚学英语。这个暑假又要麻烦你。”

夏玫略有愧疚地说:“不好意思的是我。去年暑假去澳大利亚,让您破费了,很不好意思。珍珍澳大利亚之行,英语口语水平突飞猛进,我自己的口语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今年暑假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吩咐不敢,你做珍珍的家庭教师已经一年有余,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也就不同你客套了。我想请你暑假陪珍珍去古都西安游玩,让珍珍感受六朝古都的文化沉淀,去了解中华民族文明发源地之一西安的历史变迁。我在西安工作的表哥会陪你们玩,为你们做导游。”

坐在一旁的珍珍突然插嘴:“老爸,我怎么未听你说过你有表哥在西安工作?”

 

2

西安,古名长安,七大古都之一,自公元前1126年起,先后有西周、西汉、隋、唐等十多个王朝在此建都。

游览西安,使文科出身的夏玫兴奋不已。在李国庆的表哥李文武殷勤陪同下,夏玫和珍珍游览了碑林,大小雁塔、钟楼和地处远郊的阿房宫、大明宫遗址及华清池、秦始皇兵马俑。她俩似师生又不全像师生:似朋友又不全似朋友:似母女又不是母女,玩得非常尽兴,虽然疲惫,但都乐不思蜀。

 

3

西安火车站。一列西安开往广州的特快列车停靠在1号站台旁。软卧车厢边,李文武一个劲地对夏玫表示歉意:“照顾不周,请夏老师多多包涵。最近国外民航客机频频失事,李老板的千金命值钱呵,所以你们回广州,只好让你们改乘火车,委屈了。欢迎下次有机会再来西安。”

“李大哥,看你说的,这几天你天天起早摸黑陪我俩,我和珍珍玩得过瘾、吃得开心,辛苦你了。欢迎有时间带着嫂子来九州游玩。”

列车将要启动,列车员催促站在月台上的乘客上车。

此时,站台上一个彪形大汉,提着一个包扎得严严实实的箱子快步走向李文武。

李文武接过箱子,递给正准备上车的夏玫,说:“箱子里都是我们陕西的土特产,劳驾您帮我捎给李老板。”

夏玫接过箱子,沉甸甸的。

列车徐徐启动,夏玫同珍珍贴着车窗向车窗外的李文武挥手道别。列车启动,渐渐走远。

 

 

4

周末,李国庆在客厅同宝贝女儿珍珍一起看电视,享受天伦之乐。

夏玫照例乘坐李国庆派的专车来到珍珍家,如约继续做她的家庭教师。

珍珍见到夏玫,甜甜地喊道:“夏老师,您好!”

按平时的习惯,夏玫一来就上二楼,去珍珍房内为她补习英语。夏玫拉着珍珍的小手正要上楼,李国庆对女儿珍珍说:“珍珍,你先回自己的房间做作业,爸爸有事找夏老师。”随即回头对夏玫说:“夏老师,请到我的书房来,有件事要找你商量。”

夏玫随他上了位于三楼的书房。

李国庆待夏玫走进书房,顺手关上厚重的木门。

夏玫做李珍珍的家教一年有余,她从一个穷困潦倒的外来妹到今天,享受了上流社会才能享受的生活。这一切,都是李国庆给的,她从内心深处感激他,依恋他,崇拜他,甚至在梦里常常见到他。当然,许多时候她也能感受到李国庆对她的爱,却从未见他有任何身体接触的要求,哪怕是暗示都没有,所以,她只能将爱埋在心里。今日李国庆关门这一反常态的举动,使她窍喜:李老板终于有了性的冲动,自己不能主动,但可以半推半就。

李国庆没有观察她脸部表情的微妙变化,态度还是那么生硬,只是

漫不经心地从书柜里拿出一个鼓鼓的世界名牌LG女装手袋递给夏玫。

夏玫接过手袋感到异常的沉重,万分不解地问:“你为什么送给我如此名贵的礼物。”

李国庆毫无表情地说:“手袋里我还送你更贵重的礼物。”

夏玫迫不及待地拉开拉链,十多扎崭新的百元钞票赫然在目。难道这是李国庆求婚的前奏?夏玫如捧着一只烫手山竽般赶忙将手袋丢放在书桌上。她从小到大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她是聪明人,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一时不知所措,半天才迸出一句话:“李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我是生意场上的人,我们之间做的是交易,这是你应得的报酬。”

听到“应得报酬”,夏玫吓了一大跳:“你每个月已经给了我3000元家教费,无功不受禄,这些钱我不要。”夏玫说着,将钱递还给李国庆。

“不、不,你理解错了,这不是家教费,而是你第一次做生意的佣金。”李国庆诡异地笑着,又将装满钱的包推了过去。

“别开玩笑了,我头都被你搞晕了,不明不白的钱我不要,李老板,这到底是为什么?”夏玫说罢,固执地将钱推了回去。

“夏老师,不要那么快拒绝好吗?我慢慢给你解释这笔佣金的来龙去脉。”

李国庆在椅子上坐下来,点燃一只烟吸了一口,不无得意地拉长声调说:“秦始皇生前灭六国而统一天下,威风一时,尽管四处派人去东海找长生不老的药,最终还是抗拒不了新陈代谢这个规律,他死后,在他的墓宫中按着秦国原来的军队建制,布下一万个兵马俑,这些陶俑、陶马姿态形象逼真,威武雄壮,美国总统只要访问中国,大都会去参观,也就是你带珍珍去看到的兵马俑。这些兵马俑,是我国乃至全世界的无价之宝,是国家一级保护文物。几个月前,西安一个不入流的小偷,翻墙进了秦陵兵马俑博物馆,窜进了秦陵考古队办公室,盗走了国家一级甲等文物——秦陵出土文物高级军吏俑头,即将军俑头一个。我西安的表兄,就是陪你游玩的那个李文武并不姓李、也不是我的表兄,只是我长期生意场上的伙伴,他用区区5万元就从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偷手里买下了这个将军俑头,尔后又以50万元人民币卖给了我。

尽管李国庆看似漫不经心,夏玫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走私国家一级文物,那是死罪。她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浑身颤抖。她预感到某种毁灭性的大事已经发生在自己身上,冷汗逐渐布满她的额头,脑海中不断出现西安火车站软卧车厢门口同李文武告别的一幕:她在列车员的催促下准备上车,李文武马仔气喘吁吁地从远方跑过来,递上包得严严实实的一个箱子,特意介绍说是陕西土特产。

李国庆瞥了她一眼,继续坏笑着说:“这个将军俑我又以25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了一个港商,这个港商将它偷运到香港我估计可以卖到200万美金。不用我再罗嗦,从你额头上的汗就可以判断出你已经明白,是你亲手将国家一级甲等文物从西安秘密带到我手中。

自认识李国庆以来,夏玫是李珍珍的好老师,李国庆是夏玫的好老板。透过李国庆的眼神,接过李国庆给出的远远超过市场价的家教工资,夏玫一直以为李老板爱她,听了李国庆的话,夏玫才知道,自己心目中的爱人,竟将自己推向深渊。她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愤怒地吼道:“李国庆,我做你女儿李珍珍的家教尽心尽力,你为什么要设计陷害我,为什么?为什么!”

李国庆没有理会她的怒吼,而是深情地说:“信不信由你,我主观动机绝不是害你,这房里就我们俩个,我也不绕圈子,实话实说我爱你,我不仅想得到你的肉体,更要得到你的心。我确确实实欣赏你的才华,说白一点是逼你上梁山,强行拉你入伙,然后两个人并肩干一番事业。”

夏玫几乎晕了过去,她万万没想到一年前好不容易逃出狼窝,今日又落入虎口。她气得浑身发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李国庆家的。

 

5

晚上,夏玫在床上辗转反侧。

李国庆的话不断在耳边响起:“你现在是自古华山一条路,如果不入伙,你已经知道我们集团所从事的一切,为了安全,我们不会放过你;如果你去报警,揭露我们,那你死得更惨。到时我们追杀你,公安也不会信你。说你是被骗,被逼上梁山,公安会信吗?什么叫掉进黄河洗不清?你这就是。”

“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人为钱死、鸟为食亡;瞎子见钱也眼开:有钱能使鬼推磨,你是名牌大学毕业,这些浅显的道理应该比我还懂。”

“你别以为我拉你加入我们集团是随心所欲或一时冲动,绝不是!我们是经过认真考查的,就像文革时期考查干部要查五代一样,举个例吧,我对你在昌梅市经委工作被开除一事就作过调查,领导还不是为了钱,在买进口设备上收取了巨额回扣,被你无意发现,最后设下圈套,将你开除。而你那辆所谓被盗的小汽车,实际上就是你们单位领导的司机偷的,很显然偷车的目的不是为钱,而是为了设陷阱害你,逼你离开。

“你离开家乡以后,先到了广州,刚下火车,就被人盗走了钱包。身无分文,又没有任何证件的你,在走投无路的时候被骗入淫窝,做了鸡。那时候,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特别倒霉。你本来聪明,有文化,应该有大好前程,但你自己不珍惜,你贪慕虚荣,多管闲事被开除;出来打工,你做鸡;做老师,又贩卖文物,你这样的人,公安会信你吗?许多事情,他们查得清楚吗?即便查得清楚,又有谁为你讨回公道?其实你的霉运是遇到我才改变的。要不是你有这样一番特殊经历,要不是你的聪明漂亮,我也不会由同情到爱上你,再想方设法拉你入伙,多少女人上赶着追我,我从没动过真情!

“珍珍喜欢你,我也爱你,只要你一句话,你就是公司的副总经理,坐第二把交椅,按公司现在的发展势头,你将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面对李国庆的丰厚许诺,夏玫心中的天平倾斜了,什么法律,什么良心,什么做人的准则,全没有了,在她的眼前,是西安的兵马俑,悉尼的歌剧院,还有豪宅、靓车。当然,她心里很不舒服,她讨厌那种被骗的感觉。她也知道,在这豪华的背后潜藏的危险。她矛盾着,痛苦着,突然坐起来,抱着头,失声痛哭。

                  

6

 

 

夏玫正在教研室备课,校长打电话过来,要她上一趟办公室。她赶忙起身而至,轻轻地推开门,叫了一声:“钱校长。”

钱校长脸上绽出愉悦的笑容,站起身招呼夏玫坐,走向饮水机倒了一杯水递给夏玫。

钱校长喜不自禁地说:“夏老师,你是我们学校的功臣啊!英语教研室黄主任刚传来喜讯,我市小学生英语朗诵大赛,你们班的李珍珍击败了公办名校的选手获得冠军,这在九州教育史上可是破天荒的一件事。你辛勤的劳动为我们学校带来了巨大的荣誉,我将向学校董事局汇报,提请给予你和李珍珍以重奖。”

听到李珍珍获得冠军,夏玫一扫几天来的不愉快。

7

星期天,已经拒绝再做珍珍家教的夏玫躺在床上睡懒觉。电话响起,睡眼惺松的她拿起电话,电话中传来甜美的声音:

“夏老师,我是珍珍,我想同您一起喝早茶。”

夏玫扫一眼小闹钟,早上9点半,该起床了,但她决不想再见到李国庆,道理很简单:李国庆是一个黑道大哥,惹不起躲得起。夏玫惋言谢绝:“珍珍,不好意思,我还要睡觉,下次我单独请你喝夜茶。”

电话中传来珍珍的央求:“我不知道你和我爸爸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误会,使你一听到他的名字就厌烦,但我保证,今天我爸爸绝不在场,夏老师,求求你了。”

一直十分喜欢珍珍的夏玫有点心动,追问了一句:“你能保证你爸爸没有和你在一起。”

电话那头的珍珍保证:“我可以保证。”

“那好吧,我现在过来,你在哪里等我?”

“我在桂花路红棉广场马路对面等你。”

See you later..

 

8

桂花路是九州市著名的商业街之一,云集了新一佳、好又多、吉之岛、百佳等大型超市和一批国际知名品牌专卖店,大小商场鳞次栉比。

红棉广场其实是个大型商场。近些年广东城乡盛行一股“大”风,小小的饮食店,不再满意食府之类的名称,动辄某某海鲜城,某某山庄;卖衣服、鞋之类的商店也改称某广场、某某商城。

红棉广场斜对面一间名为贵族书店的店员正忙前忙后地准备开业庆典活动,书店从花店买来十几个竹编高脚花篮插满鲜花分两排摆放在门口,牌匾的油漆还未干。

一个四十岁左右,看上去很精干的被员工称为“凤姐”的人在指挥大家做这做那,忙于开业前的准备工作,红红的十万响长长的鞭炮从二楼垂下。

一切都有序地进行,似乎一切准备妥当,只等正式庆典开始。

书店门口马路旁,珍珍左顾右盼,不断寻找夏老师的身影,一时回头看看书店,一时看看马路。一辆“的士”在珍珍身旁悄然停下,夏玫从车里出来,喊了一声:“珍珍!”

珍珍欣喜若狂,甜甜地叫了一声:“夏老师!”然后跑过去拉着夏玫的手走向贵族书店,边走边喊:“舅舅!”

珍珍舅舅周中华闻声而出,他身材矮小,大约只有一米六左右,举手投足都透出十足的精明。他在珍珍家见过夏玫数次,比较熟,他热情地同夏玫握手:“夏老师,你好。”

“周老板,你好。”

夏玫有点不解地看看珍珍:不是去喝茶吗?

周中华清了一下嗓子,做了一个要店员安静下来的手势:“各位,下面我给你们介绍还没见过面的老板。”说到这,为了造气氛,他有意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过身,用手轻轻地将夏玫推向前:“各位,这位女士夏小姐就是书店的董事长,大家欢迎!”

员工第一次见那么年轻、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的老板,都很兴奋,拼命地鼓掌。

珍珍人小鬼精地望着夏玫做个鬼脸,也站在人群中拼命地鼓掌。

夏玫一头雾水,茫然不知所措。

周中华领着夏玫走到店内收银台后墙处,示意夏玫朝墙上看,墙上挂着九州市工商局颁发的营业执照,上面赫然写着:注册资本10万元,法定代表人夏玫。

尚未回过神来的她以不可思议的神态回过头来看整个书店。书店虽然不大,营业面积仅50平方米,但书的分类非常专业、非常适合自己的口味,好像百分百按照自己的价值取向创办的。书店的书主要分类有:政治、哲学、法律、历代人物传记、宏观经济、证券、现代小说、热门书籍等。

来到书店门口看招牌,书法名家以柳体写的“贵族书店”苍遒有劲。

“贵族书店”,啊,这四个字是自己曾经同珍珍说过的。她忽然回想起她几次带珍珍上九州书城看书,回来数次讲过最大理想是能挣到一笔钱开一间书店,做个精神贵族。

她心里明白,这间书店是珍珍父亲用自己拒绝接受的那笔脏钱并追

加了一部分投资开办的。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这间书店里里外外太符合自己的心意、太符合自己的情趣,自己多年的梦突然成真。她太爱这个书店了,她决定收下这间她曾拒绝收的10万元变成的书店。不知为什么,她觉得那钱是脏的,而用那脏钱办的书店不脏。她弯下腰,双手捧着珍珍的头,亲了一下珍珍:“一定是你出的鬼主意,谢谢。”

珍珍见自己最喜爱的老师接受了这份礼物,也十分兴奋。

珍珍的舅舅周中华不失时机地向夏玫介绍站在一旁的凤姐:“夏总经理,我给你介绍一下,书店的筹划、设计、进货、员工的招聘和培训都是凤姐一手操办的。她在市新华书店工作20多年,去年离岗退养在家,是我请她出来帮忙的。

大庭广众之下,听周中华称自己为“总经理”,夏玫一时半会还不能完全适应,但内心深处还是感到总经理这三个字很受用。

夏玫走近一步:“辛苦您了,凤姐,书店生意我是个门外汉,以后还要你多费心思,我就聘请你做贵族书店的经理吧。”

天上掉下经理一职,凤姐按捺不住自己的喜悦,冲着夏玫连声不迭地说:“谢谢总经理的信任,我四十岁的人了,找份工也不容易,我会勤力做事,决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凤姐环顾书店,见方方面面都准备好了,就向夏玫请示:总经理,万事俱备,庆典仪式就等您指示了。

已渐渐适应场面的夏玫自然而然从骨子里生出了一副老板模样,字正腔圆地说:“庆典正式开始,鸣炮!”

“啪、啪、啪,”十万响鞭炮震耳欲聋,炸开的上万块红纸如红雪似地飘落满地。

9

珠江渔港是九州市一间颇大的以经营海鲜而著称的大型酒楼,虽然价格不菲,但秘制鲍鱼、清蒸深海老鼠斑、芥末三汶鱼三大招牌菜倾倒无数食客。

经过“贵族书店”一事,已经超越师生关系的夏玫同李珍珍十分融洽地坐在贵宾房里尽情享受着美味佳肴。

调皮的珍珍装着大人的口气在打趣:“夏总经理,近来书店生意怎么样?”

夏玫佯怒道:“夏老师不叫,叫什么夏总经理,看我怎么修理你。”边说边起身戏耍式地追打珍珍,服务员敲房门也未能听到。

围绕餐台跑了几圈的珍珍跑累了,让夏玫逮住:“你叫我夏总,就打肿你屁股。”夏玫说罢,举手做出欲打的样子。

此时,服务小姐推门,做了一个请进的手势,珍珍的父亲腋夹公文包走了进来,看到此情此景,脸上绽出不易察觉的胜利者的微笑,他看得出来,夏玫被彻底征服了。

自从一个月前,李国庆给夏玫十万元作为走私兵马俑头的报酬,遭到夏玫一口拒绝、痛斥他设计陷害后,夏玫躲着不见。李国庆一手策划,送给夏玫一间她梦寐以求的书店之后,夏玫还是一直怕同他见面,实际上她心里很清楚,接受了李国庆馈赠的书店,就已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表明了自己已经上了这条贼船,但内心的恐惧致使她不敢、不想、不愿同李国庆见面。在这种场合突然相见,夏玫感到尴尬,忙放开珍珍,坐回自己的座位。

平时对手下从未有过一丝笑容的李国庆一点也不介意夏玫勉强挤出来的笑容,主动打招呼:“夏总经理,您好!”

夏玫多少有点忸怩地回应:“您好!”

“夏总经理经营有方,进的书雅而不深、俗而不浅,特别是每天都将七八种畅销书放置在进门处显眼的专柜内,使顾客在茫茫书海中一眼就能找到它。”

听到李国庆的恭维话,夏玫脸露得意:“谢谢李总的夸奖,更要谢谢您的投资策划。”

“如果你一定要感谢投资策划人,你最好是感谢您的学生珍珍。平时休息日,你常带珍珍去九州书城看书,不经意间数次谈到你最大的理想就是拼命挣钱,有了钱就开办一间书店,做一个既能挣钱又能做精神贵族的书店老板。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珍珍将你的理想告诉了我,恕我冒昧,在没有征得你同意的情况下,武断地将你存放在我们公司财务部的钱全部投入到开办书店中去了。”

夏玫听罢,转过身,捧起珍珍的脸蛋,深情地亲了一口:“谢谢。”

珍珍见父亲和夏老师冰释前嫌,从心底感到非常高兴。珍珍母亲去世后,尽管父亲对她关怀无微不至,但总是代替不了母爱。父亲也有过一次将自己找的女朋友带回家,但被珍珍一票否决,父亲只好作罢。而夏玫是以一个她所敬畏的老师和十分称职的家庭教师身份闯进她的生活,对她管得既严、又十分疼爱,她自己都十分惊异,一贯对后妈这个字眼十分敏感、十分痛恨的她,在不自觉中竟然认为漂亮、有修养的夏

老师是自己完全可以接受的后妈。于是,她下意识地做起了父亲和夏玫和解的桥梁,尽管她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前一段时期父亲和夏玫一下子会闹得那么僵。

见父亲和夏老师交谈得颇为投机,人小鬼精的珍珍借上洗手间之名溜出了房间,一个人在小花园里玩耍,为父亲创造更多机会接触夏老师。

说真的,李国庆自从第一次在西华小学门口见到夏玫那一刻就喜欢上了她,一年多的家教更使他得以近距离接触夏玫,碍于他的身份,自然不能很露骨地展开追求,所以他想了强拉入伙的歪招。趁珍珍不在场,李国庆见机行事,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串钥匙递给夏玫,夏玫一怔:给钥匙干什么。

“你既然在经营书店,就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将百分百的精力投入到教学工作中,那样也会误人子弟。商场如战场,书店的管理丝毫放松不得,我建议,只是建议,采纳与否你自己决定,你最好还是辞了在贵族小学的工作,如果你辞了贵族小学的工作,再住在学校的宿舍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我有一套闲置的别墅借给你住,这是门的钥匙,它在香格里拉花园C8栋,车房里有一台刚买的台湾产的‘豪迈’女装摩托车送给你。”

夏玫避开他炽热的目光,想到曾经见许多同事骑摩托车上班,自己正打算买一部。如今她最想得到的东西又像天上掉下的馅饼,实实在在摆在了她的面前。她抵不住它们的诱惑,不无感激地接过了钥匙,娇媚地笑笑。

李国庆春风荡漾,他不由得在心中感叹:谁说金钱不是万能的!

连载中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