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测谎师》作者:刘军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11-23 14:14:08

第一章

1

 

    毛磊做的DNA结果出来了,毛盼盼不是他亲生的。

    毛磊想死的心都有啊!毛盼盼都四岁了,他竟然替别人养了四年孩子。

    开了第三瓶白酒后,毛磊把手搭在我的肩上,瞪着一对牛眼,大着舌头冲着我说:“兄弟呀!你说说,这年头,什么东西才是真的?连他妈的爹妈都不一定是真的!孩子都不一定是真的!也就是屌是真的!”我说:“对!只有屌是真的。”他把酒满上推给我:“就为了这假爹妈,假孩子,你得给我把这屌酒干了。”

    为了安慰他,我豁出去了。我任他发泄,死命陪他喝。最后,我们俩一共灌了三斤白酒。这顿饭是我请的,菜不说,一瓶酒就300多块,喝得我肉疼肉疼的。不过,这钱花在毛磊身上,值!谁叫他是我师傅呢?我到刑警队后一直跟着他干,我的业务就是他带出来的(当然,技术这块除外)。他的凄惨弄得我的心情也不爽。

    我打“的”回到家,刚晃晃地出了电梯,就看见一个女孩子坐在我的房门口,身型挺漂亮,正摆弄着手机玩。那女孩也看见我了,马上站起来:“表哥。”

    我才意识到是宋琳琳,我已经好久没见过她了。自从她去了南方打工以后,逢年过节,总会给我发条短信什么的。她的口头语是“我的亲人”,每次都这么称呼我。从心理学上说,这是人内心的情感需求在语言上的反映。一个人这么小就失去了双亲,亲人的爱护无疑是她最盼望最渴求的东西。

    表妹抱住我说:“亲人啊!总算把你等来了。”

    她用手扇着脸前的空气说:“你喝了多少酒啊?一喷一股酒精雾!”

    我说:“喝了一点点而已。”

    “一点点就这么冲!你说的一点是一斤吧?”

    “没办法。我师傅心情不爽,替人家养了孩子。我能不喝吗!”

    她从我腰里取下钥匙,开了门,将大包小包拖进屋里。她带来了所有的家当,大到铺盖、衣服,小到首饰、化状品。

    “我来投奔你了,表哥。你可不能赶我走。”

    “什么话,这里就是你的家,有我住的地方,就有你住的地方。”

    “你真是我的亲人啊!”表妹几乎掉下眼泪。

    得知她还没有吃晚饭,我给她下了碗面条,卧了两个鸡蛋。她吃得狼吞虎咽,仿佛这辈子没吃过面条。

    吃完饭,她起身去刷碗。我说:“你放那吧,歇会儿。告诉我怎么到这儿来了?”

    “我把老板开除了。”

 

 

2

    

    

    不得不承认,大多数人一辈子只能注定是穷光蛋、打工仔或小康之家什么的。

    也不得不承认,有些人确实有钱,相当有钱。

    在我居住的这个城市里,每天都流动着无数的富豪,香车美女,前呼后拥,演绎着城市里的一道道最奢糜、最香艳的风景。

    当然,对财富的追逐大战如同打仗,胜败难以预料,有些人能轻而易举地获胜,腰缠万贯,有些人却输得丢盔卸甲,体无完肤。我的远房表舅宋富贵就是其中失败一方的代表。

    宋富贵曾是我市兴唐煤气公司的一个职工,每次给我打电话都在羡慕富人的生活,虽然他眼中的富人不过是些暴发户而已。表舅使用频率最高的一句话是:“现在的大款就象苍蝇和蚊子一样多,他们的钱也象苍蝇和蚊子一样多。”他的潜台词就是他还不是“苍蝇和蚊子”,只是一粒土坷垃,他的目标就是成为“苍蝇或蚊子”中的一员。

    为了成为一个象自己的名字一样又富又贵的人,宋富贵先后做过多次尝试:他用几年的时间疯狂购买彩票双色球,他到处逛旧货市场企图以最便宜的价格买到别人认不出的好文物,他购买了金属探测仪去野外到处寻找地下宝藏,但截至目前没有一次成功。然而真正让他彻底栽倒在地的一次尝试是炒股。宋富贵象一只懵懂的小兽一样闯进股市这座深潭的时候,是在一次大牛市的末期。他把所有的积蓄投入进去,小赚了一点,信心大增,接下来,竟然卖了房子接着炒,很不幸,牛市结束了,赔得很惨。结果之一是表舅跳了楼,结果之二是表妹宋琳琳缀学了,独自到广东打工。

    自从表舅妈因胃癌死去之后,这个世界上,表舅最爱的除了钱,就是女儿了,女儿想要星星,他都想法去摘。对唯一的宝贝女儿,表舅的终极目标是让她嫁给一个有钱人,过人上人的好日子。“表哥,我爸爸还没把我嫁出去,怎么就走了呢?他好狠的心啊!”这个酒气薰天的夜晚,表妹又一次哭着对我提起了她的父亲。

 

 

3

 

 

    第二天上班前,表妹还在睡,我买好了早饭,放在桌子上。

    也许是见到了宋琳琳的缘故,我昨晚上梦到表舅了,天堂里的表舅红光满面,住在钞票砌成的房子里。

    中午回到家,表妹已经做好饭了。我真没想到!这以前饭来张口的主儿,经过历练,竟然会做饭了。

    吃完饭,很快到了上班的点儿,我对表妹说,要不我带你到我单位去转转。

    宋琳琳说太好了,这算不算“进局子”了?我说算,你这么想“进局子”呀!

    到了位于刑警大队办公楼三楼的办公室,董月正拿着抹布擦拭我的测谎仪。

    我给她俩介绍了一下。两个女孩很快就熟悉了,表妹见董月擦得起劲,就说我帮你吧。

    我问董月给她的业务书看完没有?

    董月说快了,我说快了是多快?你可要加把劲啊!争取业务早点上手。

    董月是局里刚给我配的助手,测谎小组刚起步,需要人手。我在刑警大队除了任侦查员外,还担任测谎小组的技术员,同时也是所谓的组长。

    董月调过来时很不情愿。她原来在经侦处做内勤。经侦处多好啊!每逢侦破一起大案子,受害单位或受害者感激之余常毫不吝啬地拿出一部分钱来赞助他们。这钱绝大部分作为办公办案经费,剩下的会给民警作为福利,比如食堂的食用油啊,餐巾纸啊等等。

    相比之下,刑警队就差远了。

    董月对我说:“师傅,你这宝贝儿到底管不管用啊?”董月在警察学院里学的是治安管理专业,对测谎技术一窍不通。

    我说:“管!太管了!要不你试试?”

    “我才不试呢!戴上那些传感器,太难受了,象坐电椅似的。”

    我闲着没事,正想让她试试这机子,给她启蒙启蒙,顺便也让表妹开开眼。

    我说:“董月,你知道网上有个小月月吧?”

    “太知道了,我就是拜月神教的。”

    “小月月是因为特二,被人捧的。你这个月月,长得好,更有好多人惦记着呢!”

    董月的脸一下就红了。我说的是实情,局里有好多小伙子在追求她呢。

    我说:“你不是有追求者吗?我虽然不知道是谁,但用这家伙我能把他们测出来?”我拍了一下测谎仪说。

    我树了一根杆,想让董月顺着爬上来。董月果然上钩了,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你在纸上写上几个人名,要包括那个家伙。”董月明白了,还真罗列出来几个人。

    我一看有:杨坤、周军、金晓哲、崔红刚。这几个人可都是局里的帅哥。

    这种小儿科的测试,测试题可以当场编。

    我给董月戴上那些传感器,问了她几个问题:

    “喜欢你的人是金晓哲吗?”

    “喜欢你的人是崔红刚吗?”

    “喜欢你的人是周军吗?”

    “喜欢你的人是杨坤吗?”

    在最后一个问题上,她有了明显的反应。为了更确定一点。我又加问了一组问题:

    “金晓哲经常给你发短信吗?”

    “崔红刚经常给你发短信吗?”

    “周军经常给你发短信吗?”

    “杨坤经常给你发短信吗?”

    我看着电脑记录下的曲线图,呼吸、脉搏、皮肤电三条曲线平缓而有规律。但当问到杨坤的问题时,曲线发生了异常:脉搏线变化不大,她蛮“心平”的;呼吸曲线骤然拉长,表明她作了一下深呼吸;皮肤电曲线却“异军突起”,“高耸入云”。显然,涉及杨坤的问题时,心理波动引起的生理反应应该最明显。这一点就足以让她“无地自容”了。

    完事后,我肯定地说:是杨坤?对吧。

    董月一下就服了。

    我的测谎实验不光服了董月,更服了表妹。看着董月叹服的样子,表妹说:“真神”。

    这几天,出于对测谎的好奇,表妹闲在家里,除了看电视,上网聊天,就是看我的藏书,比如《测谎案例辩析》等好多专业书都翻了个遍。

    她问我:“这技术这么灵,如果用来给我们老板测一下,你说能不能发现他的原形?”

    “你们老板有‘事儿’么?”我不知道表妹说的这个老板是她第几任老板,她讲过自己最少炒了八个老板。

    “我们老板特爱发红包。”表妹的打工生涯象一个带皮的香蕉,她开始一点点剥给我看。

    “发红包是好事儿啊,谁不愿收红包呢。”

    “他看上谁,才给谁发红包的。再说,那红包可不是白拿的。”

    我明白了,他们老板还真有事儿。

    我说:“如果你们老板娘怀疑点什么,理论上是能测出来的。”

    过了两天,有一外地的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是一个南方的娘们儿,操着瞥脚的普遍话,口口声声说要向我讨教如何用测谎仪揪出花心人狐狸尾巴的事。

    我们测谎小组从未对外开办过业务,甚至在系统外还没进行宣传,这南方娘们儿如何知道我的工作性质还有我的手机号?

    我查了查来电的号码属地,是广东的,我就对表妹说:“你给我找事儿了是不是?”

    表妹笑了:“没有,我就是想让老板娘知道知道他老公的花心而已。”

 

4

 

    到目前为止,表妹还没有提过想出去找工作的事,我也不好意思问她。我感觉她太累了,想歇一下。表妹在广东打工时,最大的劳动强度是每天工作12个小时,遇到不太忙的工作时,还要提防老板的红包。

    但表妹总这样闲着也不是办法。我还是决定给表妹找个工作。按我的能力,找个有正式编制的工作办不到,但找个临时性的也可以。公安局里每年都通过保安公司招许多协警进来,待遇还可以,管吃管住,每月1000多元,三险全包。这样的条件对一些底层青年也有一定的吸引力。当然,招进来的大部分人都会进派出所做联防队员,少数会从事文职工作,比如110接警员。

    我感觉表妹干接警员是可以的,我们的接警员队伍不是十分稳定,每年都要走掉两三个。我和负责110接警工作的指挥调度处副处长王建设是同学,我请他吃了一次饭,让他帮帮忙。王建设爽快地答应接收表妹,但要按程序走。程序没走下来之前,可以先上班熟悉业务。

    表妹做了一段时间的110接警员后,经常回来告诉我一些奇奇怪怪的报警求助。比如今天有个人上厕所没带手纸,打110让警察送过去,这不是有病么?比如有人问怎么用西班牙语说我爱你,好象110无所不能似的。表妹讲得眉飞色舞,一副做得很开心的样子,我也就放心了。

    这天,王建设给我打电话说你好好管管你表妹。我问怎么了,王建设说有人投诉26号接警员,我知道表妹的工号就是26。王建设说:“有个报警说被人偷了钱包,你表妹态度不太好,和人家吵了起来。本来这事也不是大事,但你表妹被人投诉不是第一次了,我以前没好意思告诉你。虽然她没犯什么大错,但总被人投诉不是好事,你该说说她了。”我一听,问题还挺严重。

    我决定和表妹好好谈谈,她的工作干不好,不是能力有问题,是态度有问题。在机关单位里,态度有问题,就是最严重的问题。

    表妹说:“每月千把块的工资,还能好好干?连我的化妆品钱都不够。”

    我说:“你想要挣大钱,可以,可你得有本事啊!你把本事拿出来呀!”

    这下,表妹不吭声了。

    第二天,王建设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表妹辞职了。

    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表妹对工作太轻率了,怪不得能在广东换八个工作。不过,她这么一辞,让我在王建设面前可直不腰来了。

 

 

5

 

 

    表妹辞职以后,又沦为了“家庭主妇”,这成了我的心事儿。我太想给表妹找一个好点的工作了,不能让她老这么闲着,但我自己的路子已经到头了。

    这时,我想到了一个人:程军。以程军的能力和人脉,给表妹找个工资高点的工作一点也不成问题。

    在我的朋友圈里,程军属于唯一的富人,而且很有能力的富人。

    我虽然不是富人,但我也有机会接触、认识一些真正的富人,比如程军之类。我们刑警大队侦办过一起影响巨大的盗窃案件。该案中,程军曾因涉嫌购买过赃物被我们整过。所谓的赃物是一个宋代的瓷器,程军本不是个热衷收藏的人,买那个瓶子不过是附庸风雅,不幸成了众多买赃人中的一个。因积极退赃,认罪态度好,且罪不致罚,所以没被追究刑事责任。

    程军离开刑警队时几乎感激涕零。

    我和程军的交往就此开始。

    富人都没有安全感,特别是暴发户。此后,程军极力拉拢我:“你不是我姨表哥嘛,你要对我负责到底。”

    程军还说:“全中国十几亿人,我们能遇到一块儿,就是缘份。你姓刘,我姓程,说不定前溯N辈子,我们老祖宗就是刘邦和程咬金。”

    我说:“这不对,他们不是一个朝代的,我们是一个朝代的。”

    

    

6

 

 

    我正想给程军打电话。

    程军先打给我了:“今天有个大场,需要你‘三陪’一下。”我问:“公场儿还是私场儿。”他说:“当然是私场,公场能劳烦你吗?”我说:“今天我还有点事儿。”程军说:“有笔装修的生意,今天要请几个地产商吃饭。”我说:“地产商你能请得动?几个包工头吧。”

    程军说:“做大了就是地产商,做小了就是包工头。潘石屹、王石都是包工头。”我说:“万科、绿地、中原的包工头吗?”程军知道我在揶揄他,我常揶揄他。我问:“人家来吗?”

    程军说:“那要看怎么请,我有我的招儿。”我一笑:“你能有什么高招?”程军神秘兮兮的说:“我有饵儿啊!我从省艺表演系请来了两朵花儿。个个黄蜂腰蚂蚱肚,青春无敌啊!”

    有钱人特喜欢演艺圈里的女孩子。富豪和戏子有天然的亲近,互相吸引,互长面子,互现价值。他们是苍蝇和苍蝇拍子,老鼠和老鼠夹子的关系,剪不断,理还乱。

    我对“黄蜂腰、蚂蚱肚”这两个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女人的价值可以这样通过腰腹体现出来。这两个词及其所指向的对象让我有了“出席”的冲动。

    我说:“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把我那事儿推了。”

    程军说:“这样好,这样好。饵儿还真管用呢。”

    我说:“你钓地产商可以,我可不是你钓的!”

    到场后,其他人都已经到了。见我来了,程军忙站起来,向各位“隆重”介绍我:“这是市公安局经侦处的刘树林刘处长。”他一开口就给我调动了工作岗位,还给我封了个官职。我说:“哪里,哪里,我就一普遍民警。”在座的人似乎对“经侦”一词比较陌生。程军问:“刘处长,你先介绍介绍你们的工作性质是干嘛的。”我说:“经侦的全称叫经济犯罪侦查处,主要职能是承担我国刑法规定的90余种经济犯罪案件的侦破工作。”程军对我的回答相当满意。程军拉我来无非是抬高他的身价,显示在局子里有人,这样做有助于防止被骗。

    “上个月他们刚破了一个价值三个多亿的案子。”程军又开始上眼药。

    我大体上介绍了一下经侦的职能和分工。几个人都听的津津有味,明显对我多了一份看重。公安局的行头还是能唬住人的。

    程军又介绍了一下几个地产商,坐在主宾位置上的叫吴宏起,副宾叫刘启华,三宾叫王勇。他们的体型惊人的相似,和水桶有亲戚关系。我心里给三个家伙分别起了外号:大胖,二胖,三胖。

    与几个蚕宝宝一样肥腻的地产商相比,那两个妞长得真不错,很“天上人间”,让人看着相当眼馋。一个叫李然,一个叫马多丽。

    截止目前,商人们表现很“财富”,财大气也粗。相比之下,两个女孩子表现都很低调,很专业,默默地表演着花瓶角色。

    场面热络了以后,桌面上的焦点开始由寒暄转移到人身上。女孩子们开始浮上前台。大家看她们的目光不再飘忽,可以光明正大地停在她们的脸上了。

    商人们的主要目的就是冲着两个花瓶来的,自不肯放过这个机会。有人向她们要名片,马多丽有,一一双手奉上。李然却笑着说:“我还是学生,还没做名片。”一人说:“这话就不对了,学生就不需要名片么?特别是你们学表演的更需要,要不然导演怎么联系你们哪。如果因为没有名片,耽误了成名怎么办?”

    众人开始散发名片,现场除了李然外,只有我没有名片了。有人说过世上只有两种人没有名片,一种是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电影明星之类的,人人皆知,地位显要,根本不需要名片;一种是小商小贩、下岗职工、环卫工人之类的穷人,更不需要,我一定属于后者。

    程军让上了茅台和红酒。

    酒过三巡,两个妹子的脸已经象猴臀一样红了。

    程军是个文化商人,问起两个妹子的职业发展。众人纷纷响应。

    吴宏起叹道:“我们工商界的也要有文化责任感,文化建设不能光靠文化界的朋友,我们工商界的也要积极参与。我个人感觉投资文化事业是件功德无量的事。”

    吴宏起又说:“好莱坞能大搞文化侵略,就是人家的文化力量强。我也有个想法,想投资一下中国的文化事业。我打算投资拍部电影,把我妈的故事搬上荧幕。”

    程军说:“你这提议再好不过,在座的两位都可以作为女一号的人选吗!”

    刘启华和王勇没有吴宏起这般睿智,一起揶揄吴宏起说:“就是,两位美女可以演你妈呀!”

    吴宏起说:“首先,我只有一个妈。其次,我妈年轻时比这两美女还漂亮,可惜了,我长得不随她,随我老头子了。”

    刘启华说:“这种投资,操作起来不知怎么样?”

    吴宏起说:“这个简单,有钱什么都简单。一句话,谁出钱谁说了算。”

    程军附和说:“对,以前是导演老大,现在是制片人老大。”

    吴宏起说得两眼放光,激得两个女孩也起了反应,某种机会有可能到来了。

    趁着气氛活络,黄段子顺理成章地闪亮登场。酒场不“涉黄”似乎档次不高。吴宏起率先讲了一个笑话逗两个女孩:“一局长受了贿,让秘书悄悄带回去交给老婆,还嘱咐不要让他老娘知道。秘书记住局长的话,带着钱往局长家赶,路上怕钱被人抢了,就悄悄藏到了裤裆里。到了局长家,一敲门,局长老婆开了门,秘书问嫂子就您自己在家吗?局长夫人说对啊,老太太出去逛街去了。秘书一听正好。进了门就脱起裤子来。局长夫人一惊说你想干吗?可别乱来。秘书说我给你钱。局长夫人脸一红说给钱也不行啊。秘书说是局长让我来的。局长夫人说这死鬼,这事也能让人替。说完,也把裤子脱了。”引来一片哄笑。

    刘启华也接着讲了一个:“姐姐出差,晚上,姐夫和小姨子在客厅里看电视,姐夫看着小姨子问,你税后多少钱?小姨子脸一红,说陪姐夫睡还提什么钱。”这个段子多数人听过,程军说:“刘总,你这个不算。”

    刘启华说:“程总,算不算你说了也不算,女士说了才算。你问问两个天仙好不好?”

    表演戏的女生经历的场多,对黄段子有免疫。马多丽一点也不扭捏,点头说算。

    刘启华说:“程总,人家说我算。”

    饭局很快结束了初始程序,开始了捉对“厮杀”,吴宏起瞄准了马多丽,刘启华和王勇瞄准了李然。两个女孩也频频起来敬酒,原来是相互瞄准的关系。马多丽很活泼,也很放得开,竟然敢和他们喝“交杯”,相比之下,李然却是矜持了许多。

    两个女孩打了一圈,唯独没有给我敬酒。

    她们对我很冷淡。我也明白,这一桌人就我算不上个鸟了,一桌子款爷,夹着个小警察。人家不搭理我太正常了。对于利用价值来说,我远没有这几个有钱人重要。

    程军冲我使眼色,让我“上”,我也懒得热脸硬贴别人凉屁股。

    就在这时,两个女孩站起来,要共同敬我一辈酒,马多丽还开玩笑称我为“警察叔叔。”

    我一听叔叔都叫上了,两个妹儿更没我什么事儿了。

    我一口干了,她俩只沾了沾唇,就放下了。刚才与几个地产商喝酒,都是一口干的。我心里门清门清的,脸上却什么也没表现出来。

    中间,我上了次洗手间,刚出来就遇上马多丽了,她礼貌地冲我一笑。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