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还在继续》作者:洪顺利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7-12 17:08:49

                一、接手10年前的悬案

    在10年前,古城市发生了一起离奇的失踪案。

    这是一个盛夏时节,位于古城市北部山区有一个新落成的波尔多山庄建成开业,山庄庄主盛邀古城市各界名流一百多人前来参加山庄的庆典活动。然而谁也没有料到,应邀参加庆典活动的大富豪钱万里及他的小情妇桑红,于当晚在波尔多山庄神秘失踪了。

    当地警方迅速开展调查,但一直未能找到钱万里和桑红的下落。

    这桩失踪案从一开始就给人一种诡异莫测的神秘之感,谜团重重,再加上虽经警方多方搜寻,结局竟然是两个失踪者真的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了……。

    一晃10年光景过去了,这桩失踪案毫无任何进展,似乎就真的成了一桩悬案。

    其实,警方一直未放弃对案件的侦查。然而,由于没有任何线索,在事实上当地警方已无能为力,客观上造成了侦查工作的停止状态。

    谁也没有料到,在10年后,由于波尔多山庄要扩大其建筑面积,在距山庄西边一公里处的一片杏树林进行建筑施工时,工人在挖掘土方的施工中,意外地挖出了两具人体的尸骨!

    此事非同小可。

    案子惊动了市局,刑侦总队派人对这两具人骨进行了法医鉴定,依据钱万里、桑红的血型记录,经DNA技术比对,最终认定:从施工现场挖出的两具人骨,就是10年前在波尔多山庄失踪的钱万里、桑红无疑!

    古城市公安局局长周长治在刑侦总队送来的“重大刑侦信息”上批示:“此案交由刑侦总队重案队上手侦办!”

    这桩10年前离奇的失踪案重新上手的侦办工作,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重案队队长丁一川的身上。

    丁一川,今年45岁,他的双脚自迈进公安局大门的那天起,就一直从事刑侦工作。特别是他在6年前担任了重案队队长一职后,主要的工作就是负责古城市发生的重大特大命案的侦破工作。

    丁一川心里明白,他是硬着头皮接手这桩10年前离奇失踪案的。

    因为自他从警20余年来,还从来没有办过这类悬案。

    他心里有一个疑问:自己怎么就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桩失踪案呢?

    凭他在公安局门里办案20多年的阅历,他知道门里有一条约定俗成的潜规则:凡是失踪者未找到尸首的,一般情况下是不立案开展侦查工作的。这是因为在失踪者生死不明的前提下,对失踪者属于哪一类案件无法下结论、定性,因而也就不存在开展侦查工作的可能了。

    确实在现实生活中存在着这样的情况:一个人突然离家出走,亲朋好友四处寻找,在寻找多年无果的情况下,这失踪者竟然又回来了。对这种情况警方确实是不能据此而立案开展侦查工作的。

    若按属地管理的工作原则,钱万里、桑红的失踪地——波尔多山庄,是属于古城市北山县公安局管辖的范围,若报失踪,理应由当地县局刑警队负责,案发日具体情况他们的人应该是清楚的。

    至于10年前当地县局的人能留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可还真是个未知数了。

    ……

 

    这天是大年初七,春节休假的最后一天。

    下午,重案队小会议室。

    丁一川将他手下的得力干将们召集到一起,一是简要地向大家通报一下新接手的这桩发生在10年前失踪案的情况,二是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重案队现有刑警近二百人,分为两个队,一队有80余人,二队有近100人。

    参加会议的有一队队长汪洋,刑警唐继烈、郑家桥,女刑警李鸥、于美珠。

    另外还有两名公安作家,一个叫武扬,另一个女同志叫蒲苇。他俩是受市局领导委派,特来重案队采访、体验生活的,准备写一篇反映重案队攻坚克难、屡破大案先进事迹的报告文学。

    今天还有一个特邀到会的人,她就是刑侦总队技术队的女法医王瑾。

    会议还未开始,丁一川手下的刑警正陆陆续续地走进会议室,他们彼此都很熟络,相互斗嘴开着玩笑。

    因为大家不知道今天丁队把他们召集来要研讨、布置什么工作。

    会议开始后,丁一川面部表情多少有些凝重。

    他不想让自己在众刑警面前显得太严肃,可是这桩发生在10年前的失踪案确实很沉重,这又让他的心情轻松不起来。

    他对在场的众刑警说:“今天把大家请来,是想向大家通报一个情况:一起发生在10年前的离奇失踪案件……这样吧,还是先让李鸥把总队发给我们的《工作简报》念一下吧……”

    李鸥清了清嗓子,然后非常郑重地一字一句地念了起来。

 

    工作简报,刑侦总发第54号。简报内容如下:今年大年初三上午,位于古城市北山区的波尔多山庄西侧一公里处,有一片隶属于该庄园的杏林,该庄园扩建工程在此进行,施工中工人在挖掘土方时,从杏林中先后挖掘出两具人体尸骨,即拨打110报案。我总队接报后,立即指派技术队警员赶往该处,进行了现场勘查,后将尸骨送至古城市法医鉴定中心进行法医鉴定。经鉴定:两具尸骨为一男一女,四肢、头颅、躯干都相当完整。经牙齿骨骼鉴定:男性年龄在55岁左右,身高1.75米。女性年龄在28岁左右,身高为1.65米。死因一时难以做出最终结论性的报告。又据我总队技术队排查10年前我市失踪人员档案库,发现在10年前失踪的一个叫钱万里的男子和一个叫桑红的女子身体特征,与波尔多山庄附近出土的尸骨较为吻合,于是立即着手开展了DNA鉴定工作。经比对,DNA鉴定结论为:今年大年初三在波尔多山庄挖出的两具尸骨确系10年前失踪的钱万里、桑红二人无疑!由此,可以得出以下结论:钱万里、桑红二人死因为他杀所致,建议由重案队马上派人员开展案件侦查工作……

    ……

    李鸥念完这份工作简报后,在场的刑警一下子就炸了窝!

    唐继烈两眼一瞪:“凭什么把10年前的一桩失踪案甩给咱们重案队呀?!当地分局的刑侦支队就干不了这活儿?!咱们重案队可是上现案的,10年前的积案甩给咱们重案队,查起来费力巴拉的,弄不好一两年都见不着亮,费力不讨好不说还弄一身骚,这不是砸咱重案队的牌子吗?!丁队——接不接这种案子?你可要掂量好了呀……”

    郑家桥则对案件性质提出了质疑。

    他说:“凭什么就说钱万里、桑红二人是他杀?证据是什么?根据又是什么?”

    汪洋也不无担忧地说:“是呀!家桥所言在理。案件性质咱们暂且不论,就这桩发生在10年前的失踪案而言,侦查起来难度会相当大的!大家想想,就一般人的记忆而言,谁又会记得发生在10年前的人和事呢?人的记忆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肯定会淡忘很多事儿的!人在记忆衰退、混乱的状态下,往往会造成记忆模糊,这必定会给我们的追访、调查带来极大的障碍和难度……”

    丁一川听了以上几个人的发言,不由得笑了,他十分理解自己手下此时的心情。是呀,没有谁愿意接手类似这样的陈年积案?可这就是工作!他抬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我说你们几个,这仗还没打呢,心里就先犯上嘀咕了。我现在郑重地向大家宣布:这个案子是周长治局长专门批示,指定由咱们重案队开展对这桩失踪案的调查。这里面是有原因的,后面,我要讲到这个案子的背景。另外,还要给大家通报一下:这桩发生在10年前的失踪案确系是一起谋杀案无疑……”

    ……

 

                二、谋杀成立

    两位公安作家武扬、蒲苇在大年除夕之夜就与重案队的刑警,全程参与了侦破除夕之夜发生在古城市河北区一个叫赵家花园的古民居内的谋杀案,该案在大年初五成功告破。

    由于他俩是全程参与了赵家花园谋杀案的侦破工作,对刑警办案的路数有了初步的了解。并且,身临其境的密切接触,使他俩都有了一个对重案队办案刑警的初步印象,即这帮重案队的骨干成员,个个都是经验丰富、断案严谨、推理缜密、机智过人的刑警。

    尤其对重案队大队长丁一川,更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他们看来:丁一川有超乎常人的睿智和异常冷静的思维,特别是他对侦查走向的定位和对侦查细节把握、掌控的精准程度,很是让人佩服。

    武扬和蒲苇的心思与汪洋、唐继烈、郑家桥的看法截然相反。

    一桩发生在10年前的失踪案让丁一川给定性为谋杀案,仅凭这一点就吊足了他俩的胃口!

    这是一起充斥着巨大悬念、充满了刺激、使人充满了好奇的陈年旧案,若论刑侦业务,无疑是对办案人员的一种巨大挑战!对擅长写作的公安作家而言,又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武扬和蒲苇此时非常想表达他们内心的看法,但现在是重案队在开专业会,他俩一时不好插话。

    丁一川非常明了汪洋、唐继烈、郑家桥仨人话里的意思,他并未马上对他们再说什么。

    他微笑着问武扬、蒲苇二人:“二位老师,对我们新接手的这起积案有何高见?假若你们是办案人员,你们是接这起案子还是不想接这起案子呢?我非常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武扬和蒲苇都没有想到,丁一川会在这种场合给他俩充分表达自己看法的机会。

    二人互相看了看对方,蒲苇先发了言,她的话语里多少还有些激动。

    她说:“我过去一直在市局机关里工作,从来没有听到过像今天会上丁队通报的这种案件。就我而言:一是感到震惊,二是感到刺激。丁队若是让我发表个人看法,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我认为:这桩发生在10年前的积案,对重案队是一种挑战!不用深想,连我这个外行人都听出来了,若要成功侦破此案,难度是非常大的。其结果无非是出现两种情况:一是成功侦破此案,皆大欢喜。二是此案久侦未破、陷入一种尴尬的境地,这会有损于咱们重案队的权威和声誉。我个人的看法是:既然挑战来了,就要勇敢迎上、全力以赴,绝不可畏手畏脚、瞻前顾后、拖泥带水、犹犹豫豫、前怕狼后怕虎的……就要有一种不破此案绝不收兵的决心和必胜的信念……”

    蒲苇的发言竟然赢得了在场众刑警的一片掌声。

    武扬听后也来了情绪。

    他嗓音高亢地说:“我与蒲苇的观点是一致的!越是难啃的骨头、越是棘手的案件,就越能体现出咱们重案队刑事侦查的水平……我刚才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如果这桩发生在10年前的离奇案件被重案队侦破了,那肯定会再次在古城市引起巨大的轰动效应,这不仅会大大提高重案队的声誉和权威性,同时也在为我们这些笔杆子写出惊心动魄、荡气回肠的好作品提供经典素材……”

    武扬的发言同样受到了在场所有刑警的一致交口称赞。

    于美珠说:“武扬老师所言极是,如果这个案子被咱们重案队一举拿下,那可就会极大地提振全局各分县局刑侦支队的士气,并且具有极强的启示作用和示范效应……”

    ……

    就在这时,有两个40多岁身穿警用棉大衣的中年男子敲开小会议室的门,走了进来。

    丁一川一见马上站起身迎上前去,与这两个中年男子热情地握了握手,在寒暄了几句之后,他向在场的众人介绍道:“这二位是北山县局刑警支队的支队长曹长林和副支队长苗得草,待会由他们二位向大家介绍北山县局10年前在波尔多山庄失踪案中出现场时的情况介绍……”

    待曹长林、苗德草二人落座后,丁一川接着说:“刚才大家已经表述了各自的看法,观点、意见不尽相同,这很正常。下面咱们书归正传,就认定10年前发生的两个失踪者钱万里、桑红的死因及案件性质,作一下技术上的论证。下面,先请法医王瑾介绍一下对两具尸骨的鉴定过程……”

    王瑾站起身,走到会议室东墙大投影仪的屏幕下,对两具尸骨进行检验的情况作了一番讲解和介绍。

    在谈到对两具尸骨死因的鉴定情况时,大屏幕上同时出现了两名死者头颅后脑部头骨的照片。

    这两张照片,也就是俗称的后脑勺头骨照片。

    所以在场的人员都发现:在这两个死者的后头骨上,分别各自都有一个长度不等的裂缝!并且裂缝非常明显。

    王瑾解释说:“大家仔细看一下,左边这个头颅经DNA鉴定确认是钱万里的,在其后脑勺右侧下方有一近似垂直状的骨裂,宽约0.3厘米,长度为5厘米。右边这个头颅是死者桑红的,在其后脑勺左侧斜下方也有一处骨裂,宽约0.3厘米,长为4.5厘米。这种状况告诉我们:两名死者是在遭受外力钝器状物体猛力敲击后而造成的骨裂!至于钝器是什么?我们大致可以认定为:铁棒或木棍,且有一定长度的钝器。由此我们可以推断:一、死者是在突然遭到凶手从身后发起的攻击,遭钝器猛力敲击后,造成颅内严重损伤致死!换言之,这也可以得出一种结论:二、死者系死于他杀无疑!”

    丁一川接着补充了一句:“刚才我向大家讲两名死者是死于谋杀的依据也正是源于此……”

    李鸥问了一句:“从两名死者被埋的地点也可以印证这一点吧?”

    丁一川点了一下头:“对,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这样吧,咱们还是听听曹长林队长介绍一下案发时的情况吧……”

    北山县局刑侦支队的曹长林队长简要地介绍了一下10年前发案的一些基本情况。

    他介绍道:“首先,有一个情况我要和大家解释一下。我是9年前调到北山县局刑侦支队工作的,苗得草副支队长也是6年前才调入刑侦支队的。对于10年前发生在我县波尔多山庄钱万里、桑红的失踪案,是由当时时任刑侦支队支队长的周仁德同志带队前往波尔多山庄开展调查工作的。周仁德已经在两年前退休了,另外与他一同去波尔多山庄开展调查工作的还有4名刑警,但因工作变动目前也都已调离了我们刑侦支队,这4个人分别是赵刚、王军、张军、李强……”

    丁一川:“照你的说法,当年前往波尔多山庄开展调查的刑警,今天一个也不在了?那你们没有打听一下周仁德带队前往案发现场开展调查的情况?”

    曹长林:“我在接到来重案队参会的通知后,就先让队里负责档案工作的内勤,调出了当年出现场的工作记录,但是,非常遗憾,当年留下来的文字材料非常简单……这样吧,我把当年留下来的调查材料带来了,上面记录了我队刑警调查波尔多山庄走失人员的情况,现在我把这份工作报告向大家念一下吧……”

    说到此处,曹长林从一个随身携带的文件夹中,取出一张A4 纸,上面打印有一段文字。

    他念道:“8月9日上午10时,我队接到波尔多山庄公关部打来的电话,报称昨晚居住在山庄内的钱万里(男,55岁)、桑红(女,28岁)二人失踪、去向不明。接报后,我队由支队长周仁德带队前往波尔多山庄开展调查工作。经查:8月8日晚因波尔多山庄正式落成而举办了一场盛大的酒会,前来参会的嘉宾有100余人。活动从当晚6时开始,一直到午夜12点才结束。钱万里入住该山庄1088号房间,桑红入住1090号房间,二人自当晚11点之后便去向不明了,二人手机全部处于关机状态……一直到次日上午9时,均未发现此二人的身影。为此,该山庄公关部报案……经我队刑警开展调查工作之后,也未找到二人的去向,有待进一步查证……”

    ……

    汪洋听后不由得眉头一皱。

    他问:“完啦——就这么简要……什么也没说清楚、交待明白呀……”

    曹长林一脸的无奈:“当年留下来的文字材料就这么多。我来之前,还跟老队长周仁德通过一次电话,他回忆说对当年去波尔多山庄开展调查的印象挺深的,如果有需要,他可以帮助咱们回忆当时调查的过程……”

    郑家桥忍不住发了言。

    他用一种质询的口吻说道:“我认为这份当年的工作报告确实写的太过于简要了。有几个应该写清楚的地方没有说清楚。比如:案发当晚,钱万里、桑红二人居住的客房,是否这二人都是单人入住,并未和其他来宾一同入住?这是其一。其二,两名死者是否各自开车从古城市赶到波尔多山庄的?案发后他们的车又在哪里?其三,案发后死者曾经入住的客房检查没有?其四,二名死者前往波尔多山庄参加活动,是否还有同行之人?其五,活动当晚是否有人目击到二名死者结伴走出了山庄?我认为这些问题似乎都没有查证清楚?!”

    李鸥也提出了一个问题。

    她说:“在这份工作记录里,甚至连两名死者的基本情况都没有表述清楚!比如:死者是什么身份?家庭状况?工作状况?二名死者究竟是什么关系等等,截止到目前,我们可以说是一无所知,这都要从头查起呀……”

    曹长林、苗得草二人被重案队刑警提出的一个个问题,问得一时答不上话来,在会场上显得很是尴尬。

    丁一川见状赶紧出面打圆场。

    他说:“二位队长别见怪,他们就是这个脾气,对事不对人。在我们重案队这很正常,大家早已是见怪不怪了!就案件本身来说,因为当年波尔多山庄的人报案,也只是按走失报的,时间也很短。即使刑警前往调查,也只有这种结果了,这也没什么好责备谁的!”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