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站》作者:晓重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3-28 16:14:33

     驻站,铁路公安专用术语。意即在不具备建立派出所条件的三、四等小站派驻公安民警驻勤。派驻的公安民警需担负车站周边治安环境的管理,铁路沿线的巡逻巡线,走访和宣传等工作。负责处理管内发生的所有案事件,交通事故,路外伤亡等。

                作者题
 
                引子
    每逢周末,平海北站派出所所长大刘固定值夜班。
    大刘做事一贯很外场也很讲究,当初几位所领导分班的时候他主动挑的每周一、五值班,虽然每周一肯定是最忙,每周五值班以后周六肯定还要饶上半天。但他是所长,所长就得先人后己,所长就得表现出带头作用来。这个带头作用不能光表现在拿的工资奖金比别人高,还得表现在能带头吃点小亏。要不然说的话就没人听,没人听你的话,这个所长干的还有嘛意思。
    大刘不怕值夜班,也不怕熬夜解决问题,就怕半夜接电话。半夜接电话也不要紧,要紧的是这电话是从沿线驻站点狼窝铺打来的。
    您听听这个倒霉名字,狼窝铺。此地有狼,一窝,还在铺上。狼都在铺上了人怎么办呢?
    一连好几个月,逢大刘值班狼窝铺那边的驻站民警老孙准打电话求援,不是货物列车被盗就是整车的车门被撬,最不济还报告在巡线的时候发现钢轨扣件少了几套。连大刘自己都觉得自己挺矫情的,什么倒霉事都找自己。按照上级规定和领导的要求,有情况就要出警,出警就得紧锣密鼓的长途奔袭,山路崎岖坑坑洼洼,一次狼窝铺跑下来能把警车油箱里的油跑没一多半。关键是赶到现场的时候黄花菜早凉了,别说抓人缴赃收集证据,连草坑里蹦的蛤蟆都找不着了。
    所以每当值班民警听到要去狼窝铺出警,保准是个个撇嘴呲牙怨声载道。治安组的警长常胜,还给狼窝铺车站的驻站民警老孙起了个响亮的外号,“午夜凶铃中国版”。
    不过话说回来,最近几次大刘值夜班倒是很消停,来往的旅客列车都很正点,站区里既没有旅客打架闹纠纷,也没有醉鬼摔酒瓶子撒酒疯,连往常来派出所如走平地的“文疯子”韩婶也不来了。韩婶以前不疯,自打小孙子在车站广场里走失以后,韩婶像被雷击了似的,从此变得疯疯癫癫,有事没事就到派出所来找孙子。总要弄得抽出一个专人来照顾她。
    更让大刘感到意外的是,狼窝铺那边竟然也风平浪静。越没事大刘的心理边越不踏实,于是从吃完晚饭后就全副武装,悄悄地换上厚底皮鞋备好手电筒和几个电台,做好了紧急出动的准备。眼看着时间快近午夜,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他打个哈欠觉得应该可以睡觉了,于是洗漱完毕铺好床单被子,刚躺上去直了直腰,电话铃声急促的响了起来……
    大刘条件反射似地浑身颤抖了一下,连忙抓起床边的电话,没等听清楚对方说的是什么心里边已经开始盘算应急预案了,“是刘所吗,您睡觉了?”电话里的声音清晰透亮。
    “没睡……你谁呀……”大刘的声音有点颤悠。
    “您耳朵怎么了,是我,常胜呀。”来电话的是值班的治安警长常胜。
    大刘悄悄地喘了口大气,对着电话不耐烦的说:“你不好好休息给我打嘛电话呀。忙了一天还不累?不累出去巡线去。”
    电话听筒里传来常胜的呵呵声:“刘所,我这不是给你报平安吗。刚按您的要求又巡视了一遍站区外围,没发现嘛情况,平安无事。”
    “没发现情况打什么电话呀,我这刚躺下想眯会,你这不是搅合吗……”
    “咳,我不是觉着您不会睡这么早吗。要按往常这个点儿,狼窝铺那就该有事了,我是说呀……”
    “呸!你抓紧闭嘴。我说怎么我一值班就有情况呢,敢情都是你这张黑嘴妨的。”大刘冲电话里骂道,“我可警告你,趁着我没骂街你马上撂电话。”
    电话里的常胜呵呵两声说我撂电话,跟着挂断了自己的声音。大刘反而有点郁闷了。他使劲把电话朝桌子上一扔,返回床上拉起被子围了个严实。挨上枕头大刘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他觉得自己在爬山,费了半天的劲儿爬到山顶回头看时,来的路却看不见了,急得他在原地转磨磨。就在这时他觉得有人在腰间一个劲儿的捅他,回身看,没有人呀,正纳闷的功夫腰上又让人捅了几下。这下大刘急了,猛回手一把抓住捅他的东西,奇怪的是这个东西还在手里不停地颤动。
    这是手机震动的声音。
    大刘猛然惊醒,伸手把手机贴在耳朵上。话筒里又传来常胜的声音:“刘所,您怎么不接电话呢。我足足打了两分钟了。”大刘伸手抹了把脸,“睡着了,什么事?”
   “狼窝铺站停留的一列货物列车被盗了!老孙打你屋里电话一直占线就打到值班室来了。”
    大刘连忙抬眼看看座机,电话像个灯笼一样垂着长线挂在桌子下面。他运了口气说:“都是你这张嘴瞎咧咧的。马上,叫着值班的弟兄出警。你小子给我开车,快!出现场!”
    警车打着爆闪一头扎进了夜幕中。
    常胜这段时间虽然跟着所长大刘值班跑了几趟狼窝铺车站,但因为都是夜间对来往的路径不太熟悉。于是,大刘当导航仪指路常胜驾驶警车,驶出市区以后挂着股烟尘直接奔向乡间小道。汽车在土路上左右摇摆,像大海里的小船飘飘摇摇但速度丝毫不减。车后面的几个弟兄哼哼唧唧的使劲拉住把手,身体随着车身的晃动不停的调整姿势,好几次撞着脑袋碰着屁股刚要张嘴报怨,瞧一眼前面的大刘和常胜,又都把话咽了回去。眼看着车窗外面有模糊的亮光了,大刘抬起手腕看看表冲常胜说:“先去驻站点接上老孙。让他带着去现场。”
    常胜端着方向盘撇撇嘴说:“您给老孙打个电话,让他到路口接咱这帮人多好呀……”
    “少废话,让你干嘛就干嘛。”大刘没等常胜把话说完就截住了话头。
    汽车在扭了个90度角以后开上了狼窝铺站台。大刘下车后冲着站台西边的两间平房边走边喊:“老孙,在屋里吗。出来吧,我们来了!”说话的声音跟早年间八路军进村喊地下党似的。常胜紧跟在大刘的后面,一不留神被脚底下的砖头绊了个趔趄,他凝神看看地下,怎么净是零散的砖头石块呢。还没等他琢磨出来是怎么回事,老孙已经披着衣服从屋里出来了。
    所长大刘连忙紧走两步拉住老孙的手,那样子极像是火线慰问:“老哥哥,你辛苦了。让你受累了……”
    老孙边提了着脚底下的鞋边摆手:“没事,没事。咱们的人都来了吗,我带你们去现场。”常胜看着老孙猥琐的造型心里说,这不整个一敌占区的维持会会长吗,哪像个警察呀。还没等他转过神儿来,大刘用手推他一把说道,“别愣神儿,快开车去啊。”
    警车在老孙的指引下围着车站兜了一个大圈,才从一条坑坑洼洼的斜坡上开进了货场。狼窝铺车站不大,货场可不小,蜿蜿蜒蜒的向外辐射出好几里地,一般都是停放着待起运的保留车底。货车中的货物大到集装箱、粮食化肥、家用电器,小到香烟名酒日用百货,几乎应有尽有。内行人往往瞅一眼货车上的编号,就能知道个八九不离十。经常偷铁路的贼们也掌握了这门技巧,辨识各种货物的本事不比铁路工人差多少,所以动起手来就三个字“稳、准、狠”。
    得手以后也是三个字“跑得快!”
    常胜他们几个人在现场按照程序拍照、画图、做完记录以后,大刘挥了挥手说:“走吧,顺道把老孙送回去。”老孙点着头紧跟着大刘坐到车里,好像总是欲言又止。直到常胜把车停在小站的站台上,老孙钻出车门,向前走了几步,又转回身低着头探进车里,朝大刘喃喃地说:“刘所……您看……您看我上次跟您说的哪个事?”
    “老孙,老哥哥,我记着呢。”大刘赶忙掏出口袋里的两盒烟卷塞进老孙的手里,“您再坚持几天,就几天,我保证回去后马上商量派人的事。”
 
                一
    平海北站派出所所长室里烟雾缭绕。虽然开着窗户半掩着门,但还是能感觉到里面几个烟枪在争相的喷云吐雾。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派出所几个领导聚一块开所务会呢,而且保准有悬而未决的难题。要不然早就该干嘛干嘛去了,谁有心思在这里边污染环境制造雾霾,边装大尾巴狼玩深沉呢。
    所长大刘把手里的烟狠劲朝烟灰缸里按去,边按边转着圈,眼睛扫着周围的教导员和三个副所长说:“几位,都装的差不多了吧?说话呀。拿意见啊。”
    教导员老李沉吟了下说:“刘所刚讲的的确是个问题,狼窝铺驻站点的老孙已经超期服役了,咱不能不让人家退休吧。可让他退休,谁能顶这个空缺呢……”
    “就是啊,别看驻站这个活谁都不愿意干,可是真够材料的人不多。”副所长王成说这话的时候瞥了眼大刘,见对方没有阻止他的意思咳嗽了声继续道,“咱先别说这个倒霉狼窝铺站地处偏远,交通不便,治安环境复杂。就说派进去的这个人,必须得具备很强的单警作战能力,业务不好的不行,真遇到点事还不够自己着急的呢。脾气太绵的也不行,狼窝铺站周边经常出案子,反应不快还得咱们给他顶雷擦屁股。脾气太爆了容易出事也不行,我们还得考虑民警的自身安全。所以呀……”
    “你这话佐料太多了,直接点儿!”大刘没好气的朝王成摆摆手。
    “所以呀……这派进去的人选得慎重考虑。”
    “你这车轱辘话都跟谁学的?整个一出了村过了河,过了河进了城,进了城找二婶,找了二婶转磨磨。”所长大刘冲王成瞪了一眼。因为大刘在所里的资历老,又是当了好多年的主管所长,平时做事也有股霸气。底下的副所长不是以前的小兄弟,就是比他岁数小很多,所以都怵他。
    果然,王成把脖子一缩,不言声了。
    副所长顾明坐的离大刘最远,听他挖苦王成不由得咧嘴想笑,笑模样还没完成大刘用手一指他说:“小顾,别总往后稍,你分管沿线治安,按理说你应该拿主意。你说说。”
    顾明连忙把涌上来的笑容收回去,向前挺挺身子:“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不成熟……”
    “不成熟就蒸熟了再说。都跟谁学的这是,满嘴的废话。”大刘有点上火了。
    教导员老李边端着水壶站起来给大刘续水,边给顾明解围说:“刘所,烟抽多了上火,喝点水。咱们先听听小顾的意见,万一人家的主意行呢。是不是?”所长大刘没再说话,教导员的面子还是得给,他端起杯子呡着里面的茶水,眼睛却瞟着顾明。
    顾明又朝前挺挺身子,像是下了很大决心似地:“大家都知道,狼窝铺驻站点是咱们所管辖的最远的一个点。以前也不是没有派进去过人,可是都呆不长。驻站点环境不好是客观原因,可咱们也得想想办法呀。”
    王成扭过身子冲顾明说:“想什么办法?把派出所搬过去,要不就按照五星级宾馆的模样装修一遍,你就是把迪拜的那个七星的宾馆搬过去……可也得搬得过去呀。”
    顾明连忙举手比划:“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咱们可以想个别的办法。比如,驻站的民警可以轮换呀。时间可以是半年,也可以是一年,两年。这样也许会好一点。”
    半天没发言的副所长耿建军听完这话点点头,“小顾的意见不错。咱不要派进去人跟进拘留所似的,就把人家固定在那,定个时间段轮换一下挺好的。一来可以锻炼队伍,二来也能考察民警。再说了当地的自然风光也不错。别小看了狼窝铺,当地土特产丰富,据说以前宋辽打仗的时候穆桂英还在那驻过兵呢。”
    “你说的那都是老黄历了,知道为嘛狼窝铺旅游项目一直开发不了吗?”王成接过话头,“就因为交通不便,要不是铁路运输线从那过,村里人几辈子都不见得认识火车。”
    耿建军摇摇头:“我倒觉得没开发挺好,山里的东西都是纯绿色没受过污染。去年王处长的闺女怀孕,王处指名要狼窝铺的核桃给闺女补钙。刘所一个电话,老孙就给买了一筐。回来一看个个儿饱满。”
    大刘听到这话放下杯子点点头,“要说起来真材实料,还是得狼窝铺的东西好。上次内保的张科长还让我给他买了筐红枣呢。那红枣真是肉厚味甜,掰开还带着细丝……”
    王成掏出烟卷给大刘和耿建军递过去,“话又说回来,这老孙一退休,连个给咱买东西的人都没有了。别人没他在当地混的熟啊。”
    “也是啊,老孙心细,了解当地的行事,不会吃亏……”
    会议的主题本来是商量如何往驻站点派人的,开着开着变成讨论开发各种旅游项目和购买土特产了。
    教导员老李连忙咳嗽几声算是把这个话题压下去了。
    他看看所长大刘,大刘知道老李有话要说,举手示意几个副所长别说话了。然后转过眼神盯着老李。老李吸了口烟,“刚才你们商量的时候我也想了想,有这么个想法我说出来大伙合计一下看行不行。既然都认为狼窝铺驻站点辛苦,咱们为什么不把它当成一个考核骨干和后备干部的地方呢。”说完这话老李喝了口水,看见大家的眼神都被自己吸引过来了才稳重的放下水杯,继续说道,“我们可以从所里的党员、骨干、警长,甚至是准备参加竞聘的人员里面进行挑选。派驻进去定期轮换。都见见世面吗。”
    王成马上点头说好,这个办法不错。谁想进步就让谁去。不去就说明思想有问题。老李连忙摆手制止,“话不能这么说。但是,作为一个所里的骨干应该具备这样的素质。再说了,咱们可以跟其他部门学习吗,对进驻到狼窝铺的民警待遇上给予倾斜,像什么交通补助了,误餐费了,夜班费什么的都可以多给点吗。”
    王成又马上点点头说对,咱就按援藏干部那待遇,待遇优厚,谁去谁光荣。大刘狠狠地睙了王成一眼,心里说这小子就他妈知道拍教导员马屁,这话说的多丧气呀,谁去谁光荣,合着谁去谁要死怎么的。他接过话头说:“别瞎咧咧,谁不知道多给钱好,钱呢?我们也不能拿钱赶着民警去艰苦的地方呀。”
    老李连连点头:“刘所说的对。我们不能用钱用利益驱使让民警去,要形成一个长效的机制。所以我建议干脆这次去狼窝铺的人就从准备竞聘副所长的人选里出。刘所,你认为怎样?”
    大刘抽了口烟没着急点头,他心里盘算着,这是教导员把球往自己怀里踢。我认为怎么样,我一点头认为行,他肯定转脸就得说是我拍的板。眼下在派出所里呼声最高,准备参加竞聘的就两个人。一个是常胜,执勤组的警长,自己一手带起来的兵。另一个是张彦斌,内保组的警长,据说跟市局宣传处的副处长有关系,这个副处长跟老李挺熟悉。叫谁去驻站点名义上是锻炼,可实际上等于发配,更重要的是远离市区,对以后的竞聘不利。这两块泥我怎么崴?想到这他假装思考用目光盯着耿建军。
    耿建军跟大刘搭伙工作的时间最长,自认为能理解领导意图。平时大刘一个个眼神他就知道该不该表态,该不该接个话茬。可这回他把大刘的意思误解了,他认为大刘默认老李的建议。所以他马上跳出来发表意见,赞同教导员老李的建议。他这么一表态,王成顾明也连忙表示同意。这下倒好,所长大刘想拦也不住了,只好点头说:“那咱们就定定人选吧,常胜和张彦斌,你们说说派他俩谁去?”
    到了这个褃节上,会议又冷场了。这不明摆着的吗,让谁去是个敏感的问题,几个副所长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过了一会,还是老李咳嗽一声说:“我看……综合起来考虑,常胜去比较合适。首先常胜是警长,所里的骨干。公安业务能力强,人也精明能干,处理事情头脑灵活点子也多……”
    “常胜不行。他带着执勤组呢。”大刘迅速的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老李这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竞聘的节骨眼上把常胜支出去,好保证张彦斌没有竞争对手,你这小算盘扒拉的够细致的。“所里的指标还要完成呢,执勤组担负着车站治安,巡逻,抓获各类网上犯罪嫌疑人的工作。这个时候让常胜去不合适。还是让张彦斌去吧,驻站本来就是内保工作,张彦斌更熟悉一些。”
    老李刚要提反对的意见,口袋里的手机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大刘嘿嘿一笑:“我说老李,这彩铃是谁给你设定的?每回一响都跟要拆房似的。”老李在大家的笑声中举起手机,刚答应了一句,我是老李,脸上的笑容立刻凝固了,跟接了圣旨似地。几个人见他不住的点头配合着满脸的严肃,就知道是有要紧的事情了。果然,老李听完对方的话连忙跟上一句,“我们正开会呢。你等着,我把电话给刘所。”说完举起手机塞到大刘的手里,“督察队范队长,你接。”
    大刘接过老李的手机冲话筒大声说:“老范,有嘛事啊,我们正开会学习你们督察队下发的文件呢……什么,你慢点说……”瞄着大刘接电话的表情,王成偷偷地冲顾明挤了挤眼。顾明抬眼看了下大刘阴沉的神情,做个鬼脸吐了下舌头。大刘接完电话顺势把手机朝桌子上一扔,从鼻子里长长地呼出口大气。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