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瑟拉猫和古琴》作者:洪顺利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3-25 16:32:21

                 1、谋杀研究

    
    古城市是一个有着一千多万人口的历史古城。
    文化底蕴积淀很深。
    这天是农历的大年除夕,古城市的大街小巷处处张灯结彩,路上的行人脚步匆匆地正奔往各自的家中;空气中弥漫着爆竹的火药味儿,暗示着人们年根以至;路旁树上的彩灯、商铺橱窗上的大红福字也衬托出古城十足的年味儿。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天空中飘起了小雪花,纷纷扬扬地雪片将古城市的各式建筑、河流、街巷染成了白色,远远望去简直就像一幅写意的风景画儿……。
    而此时,公安作家武扬和蒲苇却无暇与家人团聚,他二人在市局小食堂里匆匆地吃过年夜饭后,就驱车赶到了市局刑侦总队的重案队,开始了他们接地气的采访任务。
    武扬今年50岁,供职单位为古城市公安局宣传处,是专职的文学创作人员。他戴着一副金丝架眼睛,显得文质彬彬。
    蒲苇是个女同志,今年45岁,她是市局警察协会的专职创作人员。
    就在昨天,古城市公安局局长周长治专门将武扬和蒲苇二人叫到了他的办公室,向他们俩人交办了一项重要任务:要他们两人马上赶到刑侦总队重案队,对重案队队长丁一川及重案队的队员进行深入、全面的采访,力求用最短的时间,拿出一篇有力度、有深度的长篇报告文学。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大张旗鼓地宣传重案队攻坚克难、屡破大案要案、彰显为民除害、维护法律公平的突出事迹……
    临了,周局长说:希望你们二人最好用两个月的时间完成这篇报告文学的创作任务,对这个工作时限你们有困难吗?
    武扬和蒲苇二人相互看了一下对方,蒲苇抢先表态道:“周局,您放心,我们会克服各种困难,保证在两个月内拿出让领导满意的作品……”
    走出周局的办公室,武扬眉头紧皱着,一直没有吭声,蒲苇见此,问了一句:“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
    武扬摇摇头,低沉地说了一句:“我说蒲苇同志呀,你已经抢先向局长表了态,保证在两个月内拿出质量上乘的作品,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是心里一点底儿都没有哇……如果届时采访、创作没有达到咱们预先设想的那样,万一砸了锅怎么办?反正我这心里是空落落的、心虚的很哩……”
    蒲苇则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她说道:“我说老武呀,我早猜出了你心里十之八九是没底,我所以才在局长面前那样说,我们得给自己信心嘛!”
    见武扬没说话,蒲苇又说:“想听我说说你心里打鼓的症结是什么吗?”
    武扬心下非常奇怪。他转头看了蒲苇一眼,“哦”了一声。
    对蒲苇他并不陌生,以往也有过简单的工作接触,但要说十分熟悉也谈不上,武扬想:她怎么会猜出自己的想法呢?
    蒲苇笑了笑,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压根就不认识重案队的队长丁一川?!对不对?你们过去根本就没有接触过?对吧?所以,你心里一点底儿也没有?!”
    “对,对对!这事儿还真让你给说对了!所以嘛,我的心里才七上八下的显得非常忐忑不安呀……看来,你与丁一川很熟?”
    蒲苇笑了,说:“算你说对了。这几年丁一川带领重案队,连续侦破了轰动古城市的几起特大凶杀案,我先后几次对他进行过采访,算是比较熟识了吧……”
    ……。
    说着话这功夫,他们二人走进了刑侦总队的大楼,乘电梯来到了10层,敲开了重案队大队长丁一川办公室的房门。
    走进办公室,当武扬第一眼看到丁一川时,他有些吃惊——感觉眼前的这个人有些略显年轻!从年龄看上去也就四十五六岁的样子,人长得除了英俊之外,眉宇间还透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给人一种干练和睿智的感觉。心说,难道他就是屡破大案要案,那个鼎鼎大名的重案队队长——丁一川吗?!
    丁一川事先听蒲苇说过她今晚要与公安作家武扬一起到他们重案队采访,因此,他特意等在这里。见二人走进来,他首先与蒲苇握了一下手。蒲苇向丁一川介绍道:“这是武扬老师,咱们的公安作家。”
    丁一川把手伸向武扬,热情地说道:“欢迎,欢迎!我是丁一川。”
    武扬回应着:“谢谢!谢谢!”
    丁一川说:“一看武扬同志就是个文化人,您戴的这副眼镜,使您的气质更加文质彬彬啦……”
    武扬客套道:“哪里、哪里。丁大队长过奖了……”
    说着话,丁一川分别给武扬、蒲苇二人各自沏了一杯茶。
    落座后,丁一川开门见山地问他俩:“不知二位要从那几个方面入手开展采访?这样吧,凡是你们感兴趣的问题都可以问,在我这儿没禁区,我对你们也不设防……”
    武扬没有料到丁一川会如此坦诚,他此前有些忐忑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他放下手中的杯子,看着丁一川,提了一个常识性的问题。
    他问:“丁大队长,关于你们重案队的工作性质和特点,能简要、明了的介绍一下吗?”
    丁一川:“我们重案队,承担着全市重大、特大刑事案件的侦破工作。比如重大绑架案件、抢劫银行案件、重大凶杀案件等等的侦破。这其中,侦破命案工作亦占了我们侦查工作的很大比例……这是由现实生活中发生命案的比例较大的因素而决定的……”
    蒲苇:“我认为,你们重案队可以说是全市刑侦系统中的尖刀了……”
    丁一川笑了,非常肯定地说道:“可以这么说。因为我们身上的责任确实太大!压力也不小。干这个活儿的人,心理承受能力就是有别于常人。干命案侦查,不仅仅是能吃苦,最重要的是要有非常丰富的刑侦阅历和经验,同时,还要具备思路清晰的思维逻辑能力和遇事不慌的沉稳、淡定的心理素质……”
    听丁一川这么一说,武扬一下子来了情绪:“我平常也喜欢搞一些文学创作,也试着写了几部长篇推理小说,但感觉总是不太到位。这回可好了,我可算是找到真正的刑侦专家了。借着这回采访的机会,我可要多向丁大队长讨教一番了……”
    丁一川:“武扬同志也太客气了,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尽管问,我会耐心地做解答。”
    武扬拿出了笔和采访本,他问了丁一川一个专业问题。
    他问道:“在你们以往侦破的凶杀案中,谋杀案是不是占了很大的比重?”
    丁一川不假思索地答道:“确实如此。”
    武扬:“那请您具体说一下这其中的原委好吗?”
    丁一川换了个坐姿说:“好吧,那我就从我多年侦破命案的感受,说一下我的看法。”随后他如数家珍般地说了起来。
    “在我们现实侦破的命案当中,谋杀案的比例占了百分之九十以上!这说明了什么?这个比例已经充分印证了一条规律性的东西,即谋杀者们从不考虑社会舆论、法律制裁方面的因素,他或她总是我行我素,为了达到将被谋杀对象置于死地的境地,他们是经过精心密谋、反复设计所要实施的谋杀计划,其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夺去被谋杀对象的生命!故而不惜铤而走险……从这一点来看,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谋杀案件的发生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是时常发生的一种重大刑事案件……”
    蒲苇听到此处,追问了一句:“那么,谋杀案件是否可以阻止、预防呢?”
    丁一川语态坚定地说:“这是一件完全不可能预防和阻止的事情!为什么这么说?咱们不妨试想一下,比如谋杀者甲某产生了谋杀对象乙的犯罪欲念和动机之后,甲就完全处于了一种不能自控的疯狂状态,在甲的意识中,没有人能够知晓他的谋杀计划,甲也不愿更改或放弃他的谋杀计划,直到甲的谋杀计划实施成功后,甲就有了一种成功的快感和喜悦。而就一般人而言,谋杀者在实施谋杀过程前后,似乎从不顾及、考虑其他方面的因素。比如是否会受到警方追捕、法律严厉的制裁、亲人层面对此事件的感受及从中受到的伤害等等。对这些方面,谋杀者似乎考虑的并不多。有一些谋杀者,会在反侦查方面下一番心思,仅此而已。”
    武扬问:“丁大队长,那么谋杀者的谋杀动机是在什么状态下产生的呢?”
    丁一川:“这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纯学术问题,要因案而异。我为什么这么说?那是因为每一起谋杀案的发生都很少有可比性!似乎也没有什么规律可言。谋杀动机的产生实在是一个较为复杂的课题,是很难用几句话概况、阐述清晰的。举个例子吧,有的谋杀者从产生谋杀动机到真正实施谋杀计划,前后用时20多年的光景,比如一些报复杀人事件。而又有一些谋杀案的发生,谋杀者从产生谋杀欲念到实施谋杀计划,前后也就用了短短的一周时间。我举这样的例子,是想说谋杀者产生谋杀动机时的背景、时态都是不一样的,会因人而异。你刚才问我谋杀者的谋杀动机是在什么状态下产生的?这就涉及到谋杀者的最原生态的与被谋杀对象的因果关系及矛盾点了,说得通俗一点,就是促成谋杀者作案的动机了,即谋杀者为何要杀人?杀人的目的是什么?这其中又涉及到了案件的性质……”
    蒲苇:“若从你们专业的角度看,谋杀案大致可分为若干类吧?”
    丁一川:“对。这与刑侦学上的说法是一致的。大致说来,谋杀案件的性质可分为报复杀人、情杀杀人、图财害命杀人、激愤杀人等等……”
    ……。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已接近零点,三个人就这样在一问一答中度过了。窗外的雪花依然纷纷扬扬地飘落着,隔窗望去眼前是一片灰白色,不远处的建筑是朦胧的。丁一川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朦胧中的窗外,伸出双臂用力抻了抻,然后回身对武扬和蒲苇二人说道:“新的一年就要开始了!”
    这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群人呼啦一下子涌进了丁一川的办公室,打断了谈兴正浓的三人之间的谈话。
    办公室里顿时显得热闹起来。
    来人都是丁一川手下的得力干将们,三男两女。
    原 本争相挤进门的几个人,嘴里还嚷嚷着给丁队拜年,一看屋里有客人在,一下子打住了,有些进退两难地站在了原地。
    丁一川见状,不禁哈哈大笑起来。他向武扬、蒲苇介绍道:“这几位就是我手下的得力干将们!他指着三位男士一一做着介绍:这是我们重案队一队的队长汪洋,刑警唐继烈、郑家桥。继而又转向两位女将介绍道:这是李鸥、于美珠,年轻漂亮的女刑警,我们刑警队里的警花呦……”
    武扬打量着三位男刑警,他们的年龄都在40岁上下,一眼看去个个显得精干而沉稳,让人产生一种好奇感,似乎有一种有别于常人的特有气质,这种差别所在武扬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
    李鸥和于美珠把带来的香蕉分发给众人后,自己也大口地吃了起来,丝毫不顾及吃相是否斯文,蒲苇看在眼里,感到了这两个年轻貌美的女刑警的与众不同。
    她心里暗想:这也许就是刑警生活的特点之一吧?!
    丁一川向汪洋等人介绍道:“这二位是市局派来的公安作家,戴眼镜的这位是武扬同志,这位女同志是蒲苇。他们二位是到我们重案队来体验生活、采访,按照市局周局长的指示,要对我们重案队的先进事迹进行大张旗鼓的宣传。我希望大家一定要配合好二位作家的采访工作……”
    汪洋等人马上呱哒呱哒地拍起了巴掌,对两位公安作家的到来表示欢迎。
    汪洋问蒲苇:“那你们对我们重案队最感兴趣的是什么?”
    蒲苇:“刚才我们正与丁队探讨谋杀案的一些规律性的东西。”
    武扬也说:“我们是收益匪浅呀……”
    汪洋笑了:“那你们算是找对人了,丁队可是这方面的专家。论理论、论实战那都是高手!”
    蒲苇:“是呀,我们是早有耳闻啦!”
    汪洋:“你们只是刚刚了解了其一,丁队在破案中的睿智你们还没有见识到呐,有机会见识见识吧!”
    武扬:“那当然太好了!”
    汪洋:“要我看呀,作家不能只是纸上谈兵、高谈阔论,很多人是通过影视剧才对谋杀案有个大致的肤浅认知,其实是远远不够的……”
    武扬迫不及待地接上了一句:“我也有同感,我看我们最好与你们一起‘随警作战’,最好是今天就有一起重大的谋杀案发生,让我们跟着你们一起上案子,那多来劲儿……”
    ……。
    武扬此语一出,办公室里立马沉静下来了。
    此时,窗外正大雪纷飞,爆竹声声此起彼伏,五彩缤纷的烟花不时在半空中绽放,绚丽的色彩映红了古城市的夜空……。
    而此时,屋里的众人全然无意欣赏窗外的五彩烟花,武扬的这几句话犹如一道鱼刺,一下子卡在了众刑警的咽喉。
    过了老半天,汪洋忍不住给了武扬一句:“哎呀——我说老武同志啊,这让我怎么说你呢……”
    郑家桥瞟了武扬一眼,说道:“不是我说你,你的嘴可真够臭的!大年下的,让我们也过个平安年成不?!”
    武扬见状,知道自己话说得不是时候,忙说:“啊?!对不住,对不住!”
    李鸥在一旁说:“我们干刑警的,平素里最忌讳说的,就是我有什么预感之类的话了……”
    原来如此!
    武扬对自己刚才的冒失心下暗暗自责起来。
    丁一川见武扬在众人面前有些不自在,就打圆场说:“嗐,不知道者不怪嘛!”
    然而世上的事往往就是那么凑巧,这也正应了一句老话:怕什么来什么。
    正当众人都沉默下来之后,丁一川办公桌上的那部红色专用电话突然急促地响了起来。丁一川迅速抄起电话。
    电话是刑侦总队指挥中心值班员打来的接案电话。
    一名女刑警的声音从电话的那头传了过来,她语速较快,但语音标准。
    她在电话里说:“丁队,刚刚接到报案,今天晚上10点左右,在我市河北区花园路一个拆迁工地上,有一个钉子户,住在一个叫‘赵家花园’的古宅内,那里发生了一起命案,有二男一女被人杀死在古宅内,请你们马上赶赴现场进行勘查工作……”
    丁一川追问了一句:“报案人的情况清楚吗?”
    值班员:“清楚。报案人目前就在案发现场……”
    ……。
    古宅?
    命案?
    三条人命?
    拆迁钉子户?
    案发大雪纷飞的大年除夕之夜?
    放下电话,丁一川向众人简要转述了一下案情。
    武扬看着丁一川那严肃的面孔,听了案情介绍,感觉自己全身的血直往头上涌,他用发凉的手拍拍自己的脑门,心说:真的说中了?
    他都不敢相信这是真实版实实在在的古宅除夕夜发生的血案!
    再看看人家刑警,一个个脸上都显得倍沉稳,俨然是训练有素啊!
    丁一川站在办公桌前,对手下的刑警吩咐道:“都多穿点,最好都换上靴子,对了,每人沏好一壶茶。”
    说完,他又对李鸥说:“通知法医王瑾和技术队的人,马上到楼下集合。”
    于美珠问了一句:“丁队,狗队还用通知吗?”
    丁一川:“当然,让他们多带上几条,今天大雪纷飞,现场条件好,兴许狗能派上用场……”
    汪洋等人迅速离开了办公室,各自准备出现场用的东西去了。
    说话这功夫,丁一川弯腰从办公桌的柜门里拿出一个带皮套的小保温瓶。
    他先往保温瓶里放进去一大把茶叶,然后用饮水机里的热水将茶叶泡好。
    武扬用试探的口吻问了一句:“丁队,我们是否可以随同作战?和你们一起亲临现场?”
    丁一川:“都是一个门里的人,你们又有采访任务,同去无妨……”
    临出门时,蒲苇发现了一个细节,只见丁一川将三包香烟装进了他的公文包里。她有些不解,但没有问。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