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马拉雅大营救》(纪实文学)作者:怡鹏 臧思佳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6-03-16 12:27:58
    2015年4月25日14时,中国西藏喜马拉雅山南麓。
    驻守在日喀则地区吉隆、聂拉木、定日三县边境地区的西藏公安边防部队官兵,像往常一样站岗执勤、巡逻边境有的刚刚走下工作岗位准备午休,有的还没有离开自己的办公室,坐在电脑桌前十指啪啪地敲击着键盘。一切都和往日一样,部队按照正常作息制度开展工作。此时,距离中国边境50公里的尼泊尔博克拉市游人如织,一座座历代王朝在这里修建的庙宇、宝塔、殿堂和寺院里,挤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佛信徒,人们双手合十膜拜佛像,祈求保佑平安。然而,谁也不曾预料,博克拉市地壳下红色的岩浆开始翻江倒海、喷薄欲出,人们脚下正在蓄积着足以造成大地震的“形变能量”,直到整个地壳达到难以承受的临界点。北京时间14时11分26秒,尼泊尔(北纬28.2度、东经84.7度)突然发生里氏8.1级强烈地震,震源深度20公里,所释放的能量相当于我国2008年汶川地震的1.4倍,强烈的地震波沿着喜马拉雅山中段的地壳,迅速蔓延向中国西藏边境地区袭来。
 
第一章 吉隆危急
 
    对驻守在吉隆镇热索村的吉隆边防检查站监护中队官兵来说,在国门前的热索大桥上站岗执勤有着特殊的情感。这座2014年12月1日刚建成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公路桥,意味着吉隆口岸将成为我国通向南亚地区最大的陆路通商口岸。
    吉隆口岸位于中国和尼泊尔边境,距离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市仅85公里。口岸国门巍然屹立于东林藏布和吉隆藏交汇处,整个墙壁用光滑的桃色大理石砌成,上面悬挂着庄严的正红色和金色相称的国徽,镀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吉隆口岸”正楷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国门前银色旗杆上高高飘扬着的五星红旗,让每一位在国门下站岗执勤的边防战士油然而生一种对国家的责任和荣耀。
    近年来,热索村村民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于口岸东北的山崖下建起了一排排藏式楼房。楼上用于住人,楼下开了商铺、茶馆、饭店、小超市,一应俱全。商店里既有中国制造的日用品,也有尼泊尔风情的咖啡屋。在这里可以品尝到尼泊尔味道纯正的咖喱饭,呷几口印度产的瓶装啤酒,听几首悦耳的南亚风情曲调,感受那种中尼交融的风土民情。然而,谁也不曾预料,一场可怕的大地震将波及吉隆,打破这里的悠闲和宁静。
    4月24日上午,吉隆口岸天空中的太阳周围忽然出现了大小不一、环环相套的光圈,人们很少看到日晕,纷纷走出家门用手机好奇地按下快门拍照。监护中队指导员熊英杰站在国门下,用望远镜发现口岸对面尼泊尔山顶,巨石缝隙间竟然冒起袅袅白烟的奇观,山顶上的野羊这里一只、那里两只不断地往山下奔跑。往日隐藏在幽谷丛林里的鸟儿呼朋引伴、啁啾不休,然而那天的山林死一样的沉静。监护中队的司务长单端玲曾发现一只藏野鸡意外地飞到热索村村民家的楼顶,怎么赶也不飞不走。国门哨兵扎西顿珠还发现更奇怪的事,西山一只印度恒河猕猴从长叶松树上下来,后面跟着一群猴子猢孙,像是在匆忙地迁徙搬家。
距离中国吉隆口岸50公里的尼泊尔博克拉市野生动物园里,动物保护人员发现大象、犀牛等很多大型的野生动物涌到了开阔的地带,平时它们一般喜欢躲在林中不出来,甚至当地的一名导游还发现了几年不见的孟加拉虎,也意外地跑到野外的空旷地方来了。
    4月25日北京时间14时11分26秒,尼泊尔突然发生里氏8.1级强烈地震。地震来临时,监护中队一排排长丁在成正在办公室里加班。他忽然感到窗户上的玻璃在嗡嗡地震动,他意识到有可能是地震。在基隆口岸这个地方,每年遇到几次无关痛痒的余震,人们早已司空见惯,可以不必为此杞人忧天。然而,丁在成发现地震并没有停止,随后地下传来了隆隆声,像是火车开过来时引起的震动。他开始感到头晕,拿起加班时坐的椅子顶在头上就往楼下跑。此时,楼道已经开始哗啦啦地掉起了墙皮。他的脑子里开始浮现出电影《唐山大地震》里可怕的一幕,等他跑到楼下时,心脏跳得怎么也静不下来。他发现楼下面一片慌乱,官兵们纷纷看着摇晃的监        护中队大楼,手指着远方烟雾弥漫的山体。此时,正在午休的司务长单端玲竟然顶着被子也跑了出来。
    国门前站岗执勤的监护中队士官扎西顿珠正在检查一名尼泊尔籍女旅客的护照。突然而至的地震是上下开始震的,随后吉隆口岸四周的大山开始摇晃,并不断地落下石头。他感到天旋地转,山体开裂,大块的巨石从山顶飞了下来。大山像巨人一样抖落着身上的巨石,发出轰隆隆的巨响穿越狭窄的山谷,坚固的山体顷刻松动,黄土、红粘土、页岩、泥岩、凝灰岩、片岩、板岩倾泻而下。
    强烈的地震引起高速滑坡,热索大桥对面的尼泊尔高耸入云的峰顶轰然倒塌,巨石随着重力加速度咆哮着猛扑下来,哐哐地砸在热索桥上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声如奔雷,火花四溅。澎湃咆哮的东林藏布瞬间掀起水柱喷出桥面,珠飞玉散,一片雾气燕腾。落下的巨石使整个大地都在颤抖,瞬间又像被无形的神掌劈断,弹起的飞石在几十米的高空漫无目标的飞落。天空尘土弥漫,大地狂风呼啸,尼泊尔口岸被巨大的石块掩埋。
    吉隆口岸国门的天花板开始掉落,联检大厅里方格玻璃窗户纠结地扭曲着。此时,扎西顿珠带着旅客跑出联检厅,他看到门外一片400平米的水泥地,跪在地上的藏族阿妈手里缠绕着佛珠双手合十举过头顶,口里念念有词地诵着祈福的经文,泪水夺眶而出。扎西顿珠扶起老阿妈走了几步,此时,他看到口岸双层停车场底下的一堵砖墙轰然倒塌,掀起一片灰白色的尘烟,便不敢再往行了。吉隆口岸脚下的地壳正在发生着可怕的变动,国门也在不停地落下吊顶,电线拉着灯管摇摇欲坠,扎西顿珠感到高大的国门好像也要塌了。
    吉隆边防检查站监护中队宿舍。监护中队王忠祥队长突然被一阵地动山摇惊醒,大楼开始摇晃起来,在隔壁办公的中队指导员熊英杰跑到门口大声向他喊叫着:“快跑,地震来了!”此时,天花板不停地往下掉落,文件柜嚓嚓地响。王忠祥顺手拿起对讲机往下冲。正在队部办公室看书的女兵文燕,被突如其来的末日般景象惊呆了,她跑了几步摔倒,倒了又艰难地爬起来,脚下仿佛踩着一叶小舟,被汹涌澎湃的海水打得飘摇不定。指导员熊英杰看到瘫坐在地的文燕,便拉起她的手往楼下跑。
    熊英杰带着文燕顺着楼梯往下跑,王忠祥跑在身后对着各班大吼:“地震了!大家快跑!”楼道里花盆在不停地掉落,尼泊尔对面山上飞来的碎石子弹一样洞穿了窗户上的双层玻璃,发出哐啷的声音。他们三人在与时间争分夺秒地赛跑,刚跑到三楼,一块巨石哐地穿过楼梯窗户,落在楼梯台阶上,不锈钢扶手变得扭曲变形。王忠祥跟在兵的身后,生怕有人跑错方向。此刻,他发现掉队的战士王磊跑得慢慢腾腾的,他就在后面督促着“快跑!快跑!”自己也感到腿脚发麻不听使唤,甚至都不能有喘息声。跑到一楼,他便守在大门口,生怕玻璃门碎裂砸伤了战士,直到所有人跑出了中队大楼,他才一个人跑了出来。
    在能见度不到两米的口岸上,人们不约而同地被逼到了一片儿不足400平方米的水泥地上。人们被四面倒塌的山体逼得不知所措、慌不择路,纷纷“哇哇”地惊叫着。看到这里人多,人们便从不同方向跑来,像水一样越聚越多。尼泊尔方向吹来的尘土锁住了吉隆口岸高大的国门,人们已经看不到四周的大山,只能束手无策地听着山体隆隆的垮塌声。
    一名惊吓过度的藏族妇女撕心裂肺地尖叫着:“完了,完了,这回死定了。”在人群腿林下穿梭的小狗唔唔地狂吠着,茫然不知往哪里跑。山体倒塌产生浓烈的死亡尘烟,开始吞噬着吉隆口岸巴掌大的天空,天空中的太阳看不到了,像是世界未日来临时的前兆。惊慌失措的人们来不急喘息,便被灰白色的尘土笼罩弥漫,空气中飘浮着刺鼻的土腥味。
    监护中队大楼门口。王忠祥队长看到中队楼后山上不断有石块向营区飞来,赶紧带着官兵往大门口聚集。当时灰尘特别大,跑了到20多米远,认为已经是吉隆口岸的中心了,王忠祥忧心如焚地看着四周,他们已经成为孤岛中的幸运儿,如果东西两面悬在头顶的山崖塌方,他们将无路可逃,口岸国门上所有的人都有可能被埋藏。
    王忠祥来不急去想可怕的后果,他在灰土弥漫的人群中看到一位惊恐万状的藏族妇女早已失去理智,躺倒在地上双手握拳、左右打滚、声嘶力竭地“啊呀!啊呀”尖叫着,透支着喉咙里能够发出的所有声音。王忠祥看到,吉隆口岸对面的尼泊尔海关堆积如山的百货开始冒烟。不知者不畏。王忠祥清楚危险在哪里,此时,尼泊尔“V”字型山口方向吹来铺天盖地的尘土,他最担心的是大火会不会蔓延到吉隆口岸。通过紧张仔细的观察,他发现火苗不大,只是烧着了木制的板房,房子周围没有野草等可燃物,加之有东林藏布挡着,可以确保口岸安然无恙。
    吉隆口岸国门下,西藏自治区商务厅政策法规处处长德珍,正带领驻热索村工作队惊恐万状地站在颤抖的大地上。尘土、黑烟、爆炸声,德珍感觉所有的山都在塌,她本能地往公路上跑,大概有2分钟时间,整个口岸已变得灰天黑地。德珍亲眼看到一位惊魂失魄的尼泊尔老太太从烟雾弥漫中跑来,灰头土脸的样子瘫软在地上,与她先跑到吉隆口岸的女儿不期而遇,两人紧紧地抱在一起失声恸哭,哭得天昏天暗地。
    在不足400平方米的地上,满地都是山上落下的石子。一名叫德雅(音译)的尼泊尔女警察吓得蹲在地上,她右手捂着嘴上黑色的口罩,手指甲染成南亚女人特有的粉红色。看来她是一个喜欢娆艳的女人,然而,此时她头顶戴着蓝色的棒球式帽子,一对打眼的黛色眉毛下掩藏不住一双黑色惊恐无助的大眼睛。她经常在热索大桥的尼泊尔一侧执勤,当时石头在满天飞,她是身体贴着崖壁,从热索大桥上疯狂地跑过来的。刚到中国国门时,她已失魂落魄地瘫坐在地上。
    正在人们相互寻找着自己的亲人时,惊魂未定的人群中忽然传来一位藏族妇女凄厉的哭喊声“我的小孩儿”“快来救我的小孩!”随后一个男人的粗壮声音应合着“小孩儿,快帮她救小孩。”“她有小孩。”她是普布老人的女儿,哭着拉着指导员熊英杰的袖子说,她的小孩儿旦增央拉和父亲普布在楼里。原来,地震发生时,恰逢普布老人的妻子儿女都不在家,只留他和外孙一老一小在家。
    听到群众呼救,指导员熊英杰看着灰头土面的监护中队官兵,高吼一声“集合”,全体官兵迅速在营区门外的空地上紧急集合。清点完人数,来不及分工,熊英杰、王忠祥和丁在成三人各带一支队伍,分别大臂一挥喊了声“跟我来!”三只队伍如离弦之箭向落石不断的民房冲去。熊英杰在烟尘中搜索着,顾不上头顶掉落的磁砖,带着战士们破门而入,背起卧病在床的普布老人就向门外冲。普布的小外孙旦增央拉被突如其来的地震吓坏了,双手抓着二楼垮掉了半截的楼梯扶手,哭着死活不肯下楼。熊英杰见状,随手找来一个竹梯,示意班长吴文强上楼。来不及犹豫,当时余震不断,吴文强一个箭步迅速爬上楼梯,上去后一把抱住小孩顺着梯子跑下来。跑出楼后,一块水泥板忽然倒塌下来。吴文强带着剧烈的喘息,拼命地冲向安全地点。刚刚从死里逃生、惊魂未定的普布瘫坐在地上,瞪着惊恐、绝望的眼睛,他没有力气感谢,眼睛里只有泪水。旦增央拉的母亲紧紧地抱着儿子嚎啕大哭。
    此时,灰土弥漫的混乱现场,一个橄榄绿的身影步履蹒跚地走来,是女兵文燕,她面色苍白,脸上带着泪水。文燕刚从大地震的恐惧中走来,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量,她竟然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坚持和战友一道照顾普布老人。看着老人救出来时没有穿衣穿鞋,正在大家抢着脱下衣服给老人时,文燕大声喊道:“你们都让开,就穿我的吧。”没等大家缓过神来,文燕已经脱下外套和鞋子给老人穿上。安抚好普布老人,随后文燕又跑过去双臂紧紧地抱着受惊过度、浑身颤抖的母子,她乌黑的短发上、修长美丽的眼睫毛上落满了灰色的尘土,穿着丝袜的双脚站在刀子一样锋利的石子中。一个男兵看不下去了,脱掉自己的胶鞋塞在文燕怀里,转身冲进危楼,找了一双运动鞋投入战斗。
    监护中队王忠祥队长正在指挥抢救伤员,忽然看到一位受伤的尼泊尔警官伸着血淋淋的左手,在光着脚的同事的扶助下来到了中国口岸。受伤的警察痛苦地闭着眼睛,也不知是同事在哪里找了一块破布,为他进行了简单包扎。他的同事穿着一件夹克衫,有着南亚人特有的黝黑皮肤,绾着裤管,赤着一双黑色带血的脚。伤者披着天蓝色的迷彩服,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靴子。脸上的血凝结在了高高翘起的鼻梁上,左边的胸徽上用白色绒线绣成的“NERPL POLICA”粘满了血迹。左手被石头砸得血肉模糊,殷红的鲜血已经染红了外套里灰色的绒衣袖。
    王忠祥立刻叫来了卫生员兰彬,为尼泊尔警察进行人道主义救助。兰彬看了一眼叫潘达(音译)的尼泊尔警察因失血过多煞白的脸、紫黑的嘴唇和一双黯然无光的眼睛,便开始戴上口罩和乳胶手套,紧张有序用双氧水为他消毒。兰彬看着伤者血淋淋的手背和突起的骨头,本能地按了下去,疼得这名受伤的警察不醒人事。必须使用肾上腺素和麻药尽快止血、止痛。兰彬是吉隆口岸唯一的一名卫生员,战友们只能七手八脚地在一旁为他拿东西。他刚学完骨科归来就遇上了大地震,他颤抖着手用消毒棉签擦拭着伤口周围。伤者的血滴在自己的裤子上,随后又叭叭地滴在了地上。排长丁在成捏着潘达的手腕,兰彬试图用了各种止血方法,但都没有让伤者的血止住。他紧张得额头浸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最后试着用云南白药在伤口上撒了撒,血终于止住了。此时,他的医药箱里只有夹手指骨折的夹板,根本没有考虑到手腕会断的人,没有足够长的夹板,于是兰彬急中生智,在地震的断壁残垣中找来了木板,作为夹板固定法用的材料,拆开急救包,用三角巾迅速为伤者进行前臂悬吊包扎固定。
    随后,扎西顿珠送来了一名满头长发的女孩子,她叫拉巴珠(音译),是一名尼泊尔商人。拉巴珠穿着蓝色外衣,搭配了一件时髦的牛仔裤,脚上穿了一双棕色的运动鞋。她的头被飞石擦破,血流不止。扎西顿珠会讲尼泊尔语,现场当起了翻译。针对开放性损伤,兰彬准备给她采取微创缝合术。爱美是女孩子的天性,女孩儿怎么也不同意用剪刀剪去伤口周围的头发。也不知这瀑布一般的头发女孩儿留了多久。为防止感染,兰彬坚持对她说头发必须剪。女商人与扎西顿珠较熟,在他的劝说下,女孩儿终于忍痛割爱,答应剪去头发。剪断女孩儿周围的头发后,兰彬发现问题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么简单,女孩儿头皮上的肉已经绽裂,血水从她脸颊开始线一样地往下流。按照手术程序来的话,应该先抽血化验、麻醉、再进行缝合伤口。然而,兰彬只是一名上等兵,全是按照书上按部就班去做的。在征得旅客同意的情况下,兰彬开始精心地为她清洁头上的污物,防止异物留存,空气中弥漫着碘酒、酒精各种消毒药的刺鼻气味,他吃惊地摇了摇头,竟然用镊子从血肉模糊的伤口里取出了三块带血的石头碎片。取出碎片后,兰彬开始进行清洗伤口处理,为她进行了伤口缝合术,并打了破伤风针。
    地震过后,热索大桥上50厘米厚的桥面,被巨石砸出三个直径一米多的黑洞,从上向下看,有四层钢筋网被砸穿,下面是水流湍急的东林藏布河水;吉隆口岸大楼外用大理石砌成的墙体被碎石洞穿,一颗石子竟然穿过口岸大楼双层茶色玻璃,击碎了一台验证电脑的显示屏;尼泊尔口岸候检的具有南亚特色的五彩货车,被石头砸得七零八落,车厢上依稀可见写有“LUCKY”(运气)的英文字母,然而,司机并没有躲过这场飞来横祸,被石头埋在了驾驶楼里。
 
第二章:星夜驰援
 
    尼泊尔发生地震后,国际社会广泛关注,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分别向尼泊尔领导人致电慰问。公安部、边防管理局首长高度重视,特别关注西藏边境地区受灾和公安边防部队自身安全情况,在第一时间给西藏公安边防总队打电话慰问一线官兵。
    在同样震感强烈的西藏拉萨市,地震发生后不到5分钟,西藏公安边防总队高万海总队长就来到指挥中心,命令指挥人员到岗到位,立即启动《处置边境地区重大自然灾害预案》。在手机电话失联的情况下,总队指挥中心不断地通过超短波电台、卫星电话、北斗卫星通讯系统联系基层单位,在最终确定吉隆、樟木方向暂时联系不通后,开始联系西藏地震局,明确地震方位,动用数字地形信息系统,定位确定失联单位的坐标方位以及尼泊尔地震震源和中国边境地区的距离。
    在同一片蓝天下,此刻,远在林芝视察工作的总队政委伏鹏忽然在手机微信里看到了尼泊尔地震的新闻,他立刻命令驾驶员加速行驶,越野车鸣了两声喇叭,风驰电掣地超过了前面邱敏副总队长的车。在一片尘烟纷飞中,两车嘎吱地停了下来。伏鹏政委推开车门走下了车,随后副总队长邱敏也嘭地掀开了车门,他深感不安地看着政委伏鹏。伏鹏走上前表情严肃地对邱敏说:“尼泊尔地震了,距我们边防辖区非常近,我们今天就回拉萨。”邱敏副总队长没有多说什么,他会意地点了点头,两人迅速登车向拉萨方向行进。路上伏鹏政委不断地通过电话与总队指挥中心联系,了解边境一线地震受灾情况,询问边境辖区防控工作。
    远在西藏公安边防总队900公里之外的吉隆边防检查站,此时,办公大楼电梯门已经扭曲变形,楼梯的墙皮布满了恐怖的纵横裂纹。地震前,吉隆边防检查站尕麻旦增政委正带着妻子白嘎在吉隆镇逛街,他难得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陪陪妻子。白嘎拉着尕麻旦增的臂弯幸福地聊天说笑,她刚从拉萨市坐车来到吉隆,一路翻山越岭、克服高原缺氧,就是为了和远在天边的丈夫见上一面。地震发生时,尕麻旦增双臂紧紧地抱着惊恐万状的白嘎,怕石块砸伤爱人。当时,夫妻俩躲在路旁停放的一辆卡车旁, 汽车不停地左右摇摆,发出哐哐的响声,有很多老百姓俯在地上或看着碉房(藏式民宅)房顶上摇摆的五色经幡,双手合十祈求佛祖保佑。
    地震刚停止,还伴有不断的余震,尕麻旦增忽然看到从他身边跑过的单位驾驶员次仁久美,他便大喊道:“次仁久美。”次仁久美回过头停了下来,他站着愣了一下便问道:“政委你怎么跟嫂子在这儿,地震没事吧?”尕麻旦增拍了拍身上的灰土,替白嘎用手搂去掉在头上的树叶,转身对次仁久美说道:“我没事,一会儿将你嫂子送回来,我先行一步。”说完头便也不回地向边检站方向跑去。妻子欲言又止,看着尕麻旦增的背影发起了愣。尕麻旦增一个人用了2分钟迅速从街道跑回到了单位。看到检查站公寓楼严重受损,外墙脱落,残破不堪,官兵们还没有从地震的惊慌中缓过来,尕麻旦增政委笔挺地站着没有倒,他立即动员部队携带救援装备集合。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