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营野趣》作者:莫测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12-01 11:24:52

    军营,是严肃认真的,但并非铁板一块,照样有活泼、轻松、欢快的一面。有人说,军人简单、呆板,只会喊一二三四,连五都不会喊,其实有点片面。军人不仅内心世界充实,而且军营生活也是绚丽多姿、丰富多彩的。

捉黄鳝
   那年,新兵训练还没结束,我和马少春、杨安维、李龙海等几位战友,又被选拔去参加师部的通信兵集训了。
   集训地在远离重庆一百多公里之外的邻水县境内,小地名叫大唐。那儿“土少石头多,出门就爬坡;地无三尺平,山巅顶着云”。一条没上等级的乡村柏油公路,像蛇一样,从莽莽大巴山深处游出,穿行于崇山峻岭之间,横贯邻水全境,成为以山脉为主的邻水县唯一一条通向山外的交通要道。公路在大唐峡江河畔一个九十度的急转弯,然后向重庆蜿蜒而去。集训队就在那弯道里,它面临滔滔峡江河,背靠巍巍华莹山。
   都说有水就有城。但那儿沟壑纵横,河道狭长,群山绵延壁立,又无资源名胜,城市根本无法依附,使其成了似有“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之状。不过,那儿的风景却美煞世人,是少见的原始风貌,举目可见满山遍岭铺天盖地的剑竹、遮天避日的楠竹,以及缠山绕岭的白云;可吸一尘不染、清新干净、过了滤似的新鲜空气。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而恰恰这命根在当地非常脆弱和稀有。所谓的土地,都是在岩石陡坡上开垦的层层挮田,最宽处也可以一跃而过。由于土质都是容易板结、不利于庄稼生长的糅泥黄土,所以收成不好,导致当地山民生活清苦,每天两餐都难以维系。
   梯田蓄水很浅,最深处也不足半尺。镜平的梯田里少有水草,可以一眼见底,更没有鱼虾,看上去像荒凉、落寞的盐碱地,难见一丝生机。但奇怪的是,梯田的烂泥之中却躲藏着不少胖乎乎、金灿灿、滑溜溜的、被称之为“水中人生”的黄鳝。
   由于地薄水瘦泥浅,善于打洞藏身的黄鳝,在那儿基本上不能发挥其特长,它们钻的洞穴既无深度,又没弯道,像量身定做的一样,几乎是身体有多长,洞穴就多长。
   制伏黄鳝,有人用铁钩钓,有人用钳子夹,有人用竹笼诱捕,而我则直接徒手擒拿。山里的黄鳝与山里的人一样,老实本分,毫无平原地区黄鳝的狡猾奸诈,只要发现了它的洞穴,不用下水,就在田坎边上,一弯腰、一伸手,就能触摸到软滑的黄鳝躯体。如果食指先触到头部,食指迅速往前一伸,与拇指合力,捏住其颈部(如蛇之七寸),轻轻一提即出。倘若食指先触到尾巴,就顺着鳝身,把手前移至黄鳝身体之中部,用食指和中指将其卡牢擒获。山里的黄鳝温顺、听话、憨厚、慵懒,不逃不跑不挣扎,只在塑料桶里不急不慢地缓缓蠕动,偶尔睁眼瞅瞅,然后安然而睡,对生存危机一点也不在意。
   当年部队穷,一天仅有几毛钱伙食费。我们肚里几乎没油水,看到肉嘟嘟的黄鳝,喉咙就发痒。每次野外训练,我们都满载而归。每野外训练一次,集训队就要打一次牙祭。
   当地人不吃黄鳝,主要是缺少油盐,腥臭。他们偶尔抓去摆在公路边,卖给长途汽车司机,八分钱一斤。倘若卖不掉,就提回去喂猪喂猫喂土狗。
拔野葱
   应该是七十年代初的一个秋末,我们部队冒着寒风搞千里野营拉练。返回时,驻训于江津小南海火车站附近。按预定计划,部队将在那儿进行一次实兵实弹对抗演习。
   常言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其实,通信又何尝不是如此?作为通信兵,我们必须在部队到达演习阵地之前,完成上下左右的通信网络布局,及时给部队安上千里眼、顺风耳。期间,我惊鸿一瞥,发现演习场内外的乱石堆、杂草丛以及坟茔、坡坎上,这里一团,那里一簇,到处都是青油油、嫩冬冬、天然生长的野葱。在草木枯荣、大地封冷的季节里,碧绿茂盛的野葱特别显眼醒目,令人惊奇。
   “这可是宝物呀,遗弃于荒山野岭太可惜了!”我在心中叹息着。想到它最后会凋枯荒原,腐败为泥而心生惆怅。
   野葱,又称沙葱、麦葱、山葱,是极佳的上等素食调料,其香味胜过小葱、大葱、火葱、水葱和洋葱等所有葱类植物。它浑身都是宝,花、叶、茎、头,乃至根须皆可食之。入药可以强智、益胆气、解毒、袪痰、利尿,预防老年痴呆、胃癌、感冒、中暑等等。还能恢复疲劳、增进食欲。是不施肥、不喷药、无污染的真正的纯天然食品和中药。
   不由分说,我像在深山老林中见到了灵芝猴头,眼前顿时一亮,操起修工事的小洋铲就拔起了野葱。战友们见状,也纷纷加入了拔野葱的行列。
   野葱喜欢在含沙多、泥土浅细之地生长,所以拔起来比较容易。像拔落花生一样,把长于泥土之外的青苗聚在一起,稍稍往上一用力,就可以连根拔起,且不沾泥带土,上青下白,干干净净。如果拔不动,说明它生长于盘根错节的杂草间或板土里了。这时,切忌用蛮力,否则就会苗断茎折,身首分离。这时,就该小洋铲发挥作用了。先把小洋铲挨着野葱插入泥土轻轻撬动,待野葱根部撬松之后,再慢慢拔出野葱。此法笨拙,用力难均,往往不能把每窝野葱都拔干扯净,这恰恰给野葱来年再发留下了种子。
   拔那么多野葱回去干什么?说实话,我心里当初的确没底,只觉得它长在那荒山野岭有点悯惜。可是,炊事班长见了却喜出望外,如获至宝。他马上作出决定,要做一餐野葱宴犒赏三军。
   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炊事班长心灵手巧,三下五除二,还真弄出了像模像样的野葱宴:有凉办葱须、茎白粉丝、葱馅大包、葱叶鸡蛋、葱泥白肉和葱花藕汤等等,把食堂弄得香气扑鼻,美味四溢。看到干部战士们大快朵颐地分享着我们的胜利果实,我心中似乎有朵朵野葱花在绚丽开放。
   那其乐融融的场景,那馥郁芬芳的清香,入骨入心,几十年过去了,却一点也没淡忘,似乎就发生在昨天。
 
   作者简介:莫测,职业:警察。重庆作家协会、散文学会、公安作家协会会员,重庆纪实文学理事。
 
 
如转载请注明信息来源 !
责任编辑:刘新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