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水那片凉粉摊》作者:刘建中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日期:2017-09-06 12:06:22

   盛夏的吉水,吃上一碗醋溜凉粉,你大约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每年的酷暑来临,吉水的冷饮摊点便进入高峰时节。华灯初上,或广场或人行道旁,炒冰西瓜绿豆等降温避暑的摊点盛装出摊,无论是悠闲的纳凉者还是匆匆的过路人都不由驻足停歇,花几个小钱,纳一夜清凉,自是惬意极乐。
   最令我欣然而往的是摆在老新华书店前面的那凉粉摊。
那凉粉摊老板娘名唤梅花,一台冰柜,几张桌子,一张板车,还有几十条坐凳,一摆就是二十四年!
   从五角钱一碗到如今四元钱一碗,那片梅花凉粉摊一年比一年生意好,我毕业以后至今,已光顾了二十一年!那里的凉粉太好吃了!
   凉粉历史悠久,相传苏东坡任陕西凤翔签书判官时,发明了“东坡凉粉”。 我走过大江南北,吃过用石花籽搓揉石膏水点而成的枚江凉粉,也吃过广东的烧仙草,但细比较,最 好吃的还是我们吉水凉粉,尤其是梅花凉粉!
   入夏伊始,晚饭后散步归来,我奔向凉粉摊。因为去晚了,那凉粉就没有了,所以得赶紧点。
   到了摊点,老板娘一脸笑意,打声招呼后我择一处而坐,随后便是伙计一碗凉粉端了上来。那凉粉摊有黑凉粉白凉粉,还有薏米露红绿豆等等,我独喜欢那黑白参杂一起的凉粉。那白凉粉,食材取自永丰县藤田,用白薯酿成,白如雪,晶莹剔透,有韧性而不糊,有弹性却不粘,切法精细,片片平块块齐,用调羹舀起,轻轻抬起,其形其状,如玉丝冰挂,又如含羞存怨的冰雪女子;还有那黑凉粉,那是我们吉水乌江的食材,唤名“煎草”,用热水煨,草梗成汁,然后用笼巾滤汁,再用冷水冲稀,加淀粉冲泡成粘稠状,待冷却后成块,用刀划开放冰柜冰镇即成。出柜的黑凉粉,风味清香,天然芬芳口感爽滑,清热利湿。而两者齐于一个碗内,白凉粉的韧性和黑凉粉的香清,加以冰镇的井水托和,还洒上那层如雪如霜的白糖,再溜上澄黄透亮的米醋,仿佛听到黄醋融解白糖滋滋的声音,瞬间化成黄白相间的凉粉汤汁,而黑白凉粉就象珍珠一样,镶嵌在沁人肺腑的汤汁中,幽幽地散发酸中带甜,甜中挟香的清味,多么诱人!
  往碗里下调羹,一翻搅匀后,颤悠悠地挑起第一口,黑白凉粉带醋汤送到嘴里,味蕾受到极大的刺激,还没及细细口味,那股醋酸和糖甜相杂的味道,可劲地向深喉里丝滑,清凉和利口的感觉霎时穿插到每根毛细血管,通体顺畅,分明感觉全身的暑气和热酷荡然无存,留下的是静凉和室空;那种清幽气和,促使我再下第二口,然后再舀醋汤抿抿嘴;第三口我用舌头顶住白凉粉,感觉它的韧性和弹性,而黑凉粉以柔软的身段从侧边溜进肚子里,一柔一韧,敲打着牙齿和咽喉,跳动着食欲的鼓点,就这样三下五除二,一碗黑白凉粉解决了,那叫一个痛快!于攒动的食客中,得一份清凉和安香,置于盛夏夫复何求?这黑白两色,严肃和谐,体现于人生就是一种信仰的归属,一黑一白,一正一反,一乾一坤,看似完全的对立面,当它们有机地“在一起”的时候,就能够相得益彰,天衣无缝。
   认识老板娘时,她才三十出头,那是1996年夏天,我蹇足而坐于她的凉粉摊,问她靠摆凉粉摊,养家糊口容易吗?她含笑回答:没办法,生活只给了她酿凉粉的本领,可她却要做让儿女有出息的活。二十四年来,她曾经动摇过,放弃过,但她咬牙坚持下来了。如今,她的儿子成为一名警察,因工作出色刚刚援疆回来,女儿生活也很幸福。二十多年含辛茹苦,靠一片凉粉摊,做成了热腾腾的家业!
   我忽然想起莫言的一段话:只有拼出来的美丽,没有等出来的辉煌,机会永远是留给最渴望的那个人,学会与内心深处的你对话,问问自己,想要怎样的人生。如今,熊梅花那片凉粉摊历经城市变迁,人事沧桑,成为一座城市中坚强的标杆。就象白凉粉的韧挺那样执著,就象黑凉粉的柔顺那般信仰,终究以甜美和幽香感动了这个江南小城!
   我一辈子不会忘记吉水的,除了那碗黑白凉粉,还有这座城市的信仰执著与爽朗的笑容!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瑶瑶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