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全国公安文学艺术联合会 主办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中心协办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艺术精品

《有一种历练叫坚守》作者: 张小群

来源: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作者:

    这几年我们单位通过国考进了很多大学生,很多是非专业对口的。由于刚踏入社会,他们有机会总喜欢和我探讨理想,人生,其中不乏提起“处囊之锥”、“出名要趁早”等话题,我就给他们讲我的故事。

   1997年是我的而立之年,我从铁道部第十九工程局到石家庄铁路公安处当了一名铁路警察------刑警,有个很浪漫和唬人的职名:侦察员。
   在此之前我在工程指挥部任调度长,科长职级,成为科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我在二十一岁那年发表了一篇中篇小说 。有人说 “一篇文章可以改变命运”,这事让我赶上了。单位为了证明自己惜才爱才,让我成了“科长”。开始工友们叫我“科长”时,我总是臊得脸通红半天说不出话。我这个科长按古时的说法是“遇”上的,不期而会曰“遇”。也有人叫我“秀才”。我一米八几大个儿,一百八十多斤,觉得自己既不适合叫科长更不适合叫秀才,这是我后来执意做警察的原因之一。
   跟赶鸭子上架的“科长”完全不同的是,“侦察员”是我自己选的,并且无怨无悔踏踏实实干了十年。
   这十年,要说是藏锋敛芒,逆来顺受,不如说是夹着尾巴做人更贴切。期间,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这很像我一本书的书名《如烟往事》。作为一个普通战士,“服从命令听指挥”“顾全大局”我是做得相当到位的,否则后来的故事就不会延续。
   2006年的夏天,我在邯郸磁县办一个货盗案,以前工程局的一个同事来看我,见我穿着背心、大裤衩、拖鞋,戏谑说我像个盲流。我领他到小酒馆喝啤酒,喝着喝着他落泪了:兄弟你咋混成这样了,回咱们老单位吧……我当时很感动,但实事求是地对他说,我平日不是这个样子的。
   十年中我有好几次机会:法制科缺编,组织上发现我是个“法学学士”,首先找到我;“99追逃”我拿了个战地征文一等奖,组织又找我谈话要我到宣教科。说实话这两个部门对我都很有吸引力,拒绝的原因是觉得自己刑警还没当好,不能半途而废。还有一次临危受命要我在一个出事派出所就地任所长,我推辞了,因为我没有把握能挑稳这副担子,感觉挑着走起来也许会步履蹒跚。
   每个渴望成长的人,都希望自己能施展政治抱负,从而受人尊重。然而,挑担子之前,知识储备够了吗?经验储存了吗?心理素质过关了吗?在功利面前很多人会忘记想这个问题。
   十年后的2007年,我服从安排回到了基层领导岗位,先做了多半年教导员,又任了两年所长,09年底我就成了“处领导”,做过政治部副主任、纪委书记、副处长。之所以如此,支撑我的是十年的沉厚积淀。
   我们往往看到冠军领奖时的荣耀,却很少想到冠军付出的努力、流下的汗水。就像科比被问“你为何如此成功”时,对记者抒情式的反问:你知道洛杉矶每天凌晨4点的样子吗?
   若干年后,你所有的经历,尽到的责任,付出的爱,都将成为昨日的烟云。烟云散尽,昨日的种种崎岖都将化作你身后的光芒。这些光芒会照亮你未来的路。
   等到那时,你就会懂得,漫长的十年只不过是短短一瞬间,所有的艰辛就像长征胜利会师后遥望走过的雪山草地大渡河,是“乌蒙磅礴”也是“走泥丸”。
   如果这些你体会到了,你就能了解昨日的艰辛对于今天的意义。
 
 
此文章经作者本人授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责任编辑:刘新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