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花布奶奶”的“奶奶”事》作者:杜金凤

字体:
日期:2017-03-10 09:06:26

     在警界素有“才女”之称的徐春燕,是微信群“全民悦读——警察书屋”的群主,也是公安文联内网论坛的总版主,网友亲切地称呼她为“蓝花布奶奶”(网名是“蓝花布”)。当我得知这位“奶奶”要在今年春节期间来北京执勤时,立即对她发出采访邀请,她利用下班时间接受了我的采访。

    见到“蓝花布奶奶”,才知她的年龄并不大,恰值中年。之所以网友这样称呼她,是折服于她的多才多艺和人格魅力。
    徐春燕是全国公安文联会员、纽约东西方剪纸艺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公安文联美术家协会理事、南京市美术家协会会员、音乐家协会会员,由她牵头出版发行的《蓝花布丛书》在警营内外受到广泛关注和好评。
    作为社区民警,徐春燕除了每天外出勤务外,还要在窗口接待群众。“飞入寻常百姓家”的徐春燕成了社区群众的贴心“小棉袄”,可作为双警家庭的她却无暇顾及孩子和因病需要照顾的丈夫和父母。面对如此繁重的工作任务和家庭压力,她如何挤出时间写诗作赋剪纸作画?如何平衡工作、家庭与文学的关系?这是我事先设想的采访话题。然而,话题不由得跑偏了,竟使有近二十年编辑工作经验的我蒙圈了。因为这位“蓝花布奶奶”,除利用业余时间写诗作画外,让我更为敬佩的是她那些舍身忘我、扶幼济贫、默默奉献之举。
 
                    “抬着也要去捐骨髓”
    2006年5月份某媒体报道,江苏南京苜蓿园派出所有一位徐警官捐献骨髓。这位徐警官就是“蓝花布奶奶”徐春燕。
    提到当年为何捐献骨髓,徐春燕说,那年看到一则新闻“很多白血病和其他疾病的患者急等着造血干红细胞来救命,而愿意捐献骨髓者却少之又少,甚至有一对亲生姐妹之间都不愿意捐出骨髓”后,心生恻隐,当即就到中华骨髓库捐献处登记报名成为再造血干细胞志愿捐献者。那一年她41岁,为避免家人和父母担心,她始终坚守着这个秘密。
    2007年1月17日夜间11点在执行巡逻任务时,徐春燕被身后一辆无证驾驶的面包车撞倒造成“脑震荡、肾损伤”,江苏省中医院主治医师卢子杰说:“像她这样的情况,最少静养三周。如轻易离床或休养不当,可能会留下‘头晕、失忆’的后遗症,有瘫痪的危险。”
    2月2日下午,正在医院静养的徐春燕接到江苏省血液中心造血干细胞配型血样集中采集通知:2月3日上午9点进行血液HLA等各种查验、分析(取样检验)。
   “我是在志愿捐献者登记表上签了字的,为了这一天我也等待了这么久,我一定要履行自己的诺言,完成自己的心愿。”卧病在床的徐春燕不听医生的规劝,“明早9点,我坐着轮椅,就是抬着也要去捐骨髓!”徐春燕对记者说,“去年夏天我填写了报名表,希望自己的血液经过查验后,相关资料能进入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的计算机数据库中留存,成为一名志愿者,如果这次不能参加集中采样,那就不知要再等多久。我希望其他健康的市民也能自觉成为志愿者,虽然血样配型成功几率很小,但如果志愿者多了,几率就会高一些。”
    最终,徐春燕的愿望达成了,但自己因为车祸落下了一身的病痛。至今膝盖一弯就刺骨的疼痛,就这样她依然没有耽误执勤上岗,遍访民情,为百姓调解各种纠纷,为白血病患者奔走疾呼,号召更多的志愿者加入到骨髓捐献队伍中来。
 
                    “我要带着你们领略大好河山”
    在交谈中,我无意间看到她的人民警察伤残证里夹有两张照片,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我很好奇:“这两个孩子是您的亲戚吗?怎么长得都不像呀!”一抬眼,我看到徐“奶奶”眼里噙着泪花:“这两个年轻人都已经不在人世了!男孩是我一好友的孩子患有抑郁症自杀了,女孩是白血病患者,走的时候都是花样年华!所以,我走到哪里都要带着他们的照片,让他们跟着我领略大好河山。”“这是怎么回事?”我一脸惊愕。
    女孩,是在南京读书的来自云南的14岁白血病患者,因查出白血病急需志愿者捐献骨髓。经过提取血库血型比对,有一位年轻志愿者的血型与之相匹配,他也答应中华骨髓库提供骨髓,可就在做手术的当天,这位志愿者变卦不同意捐献了!就因这一突变,女孩错失手术最佳治疗时间,没几天就被病魔夺走了生命!作为骨髓志愿捐献者的徐春燕默默地守护在她的身旁为她捐献血小板维持生命,但最终还是没能挽救了她。含着泪,徐春燕在殡仪馆送走了这个漂亮女孩。当天,她向女孩的父母要来照片,默默承诺:我要带着你领略大好河山,我不会抛弃你!男孩,是一位单亲母亲的孩子,因家庭变故刺激而抑郁自杀。徐春燕随身带着他们的照片,就像对待活着的孩子一样,不离不弃。
    最近,网上热传徐春燕新诗作《法与诗文、剪纸》,将警察的形象用诗和剪纸艺术完美融合,充分展现了女警铁骨柔情之下温存浪漫多才多艺的一面。诗的内容表达了她对警察职业的忠诚热爱和理想追求:“法无情、冷漠,诗温暖、可人。但我以为:/法是悬崖边的护栏/法是烈焰旁的挡板/法是深渊上方的警示牌/法是苦海回头的岸;诗是人性最美的瞬间/诗是天地交融的爱恋/诗是法度王国最亮的星星/诗是每一个善良人的憧憬;诗与法是柔美与坚定的结合体/诗与法是阴阳交错的八卦图/诗与法是过去和未来的延伸/诗与法是开满鲜花的国度。”
    徐春燕说,生活中的每一位女民警都承受着工作和家庭的双重责任和压力。写诗作赋,剪纸作画是利用业余休息时间排遣工作生活压力的一种方式,也是对警察工作和生活的情感表达。
 
                    “老百姓给的爱是很享受的!”
    徐春燕一提到家庭就心存愧疚。她说,我们双警家庭陪孩子的时间少,导致孩子很孤独很内向。我父母都是知书达理的,也很理解,但在我心里面很愧疚!父母那么大的年纪,孩子小的时候由他们带,现在孩子大了,反过来孩子在照顾他们了。老人下不了楼,孩子去买菜买东西,我们却没时间给老人做一顿饭。我是个有孝心的人,但是我没有时间去做孝顺的事情。孩子刚学会走路的时候知道妈妈要走,就抱着腿哭不让走,我就把他的小手指一根根的掰开,掉头就走。再后来,孩子默默地看着我再也没有阻拦过。对自己家人可以糊弄过去,对老百姓就不行。不能儿女情长,工作第一。我干内勤时,与同事办了案子,别人可以休息一下,而我得连夜把材料写出来往上报,一刻都耽误不得。
    徐春燕的手机对老百姓始终保持24小时开机。单位调休三班倒时,有的朋友和群众不知道她倒休,也不管是白天黑夜就给她打电话,她从不拒接。随时来电随时接,管的事也多,家庭不和劝架的有,给想自杀的人做思想工作的有,调解经济纠纷的有,处理邻里不睦的也有……手机一响就睡不着了,她就利用睡眠休息时间搞创作,有时甚至几夜不睡,身体一下子就吃不消了。徐春燕对我说:“就在我生病住院期间仍然要接群众打来的电话,要处理需要解决的问题。”
    我问在派出所最忙能忙到什么程度?徐春燕说,在派出所前台的两年时间里几近崩溃,忙得昏天黑地。天天坐在大厅里面接待老百姓,有报警的、有找社区民警的、有各种纠纷的等等形形色色。最终累倒住进了医院。那时我的朋友给我打电话,忙到我都没时间接听!每次我都要说:“你有什么事快说。”他说得慢一点我就说:“不好意思,我没时间听你说完,回头我给你打电话。”朋友不甘心,直接跑来要面对面跟我说,只见我左右手各持一部电话(内线,外线)不断地在接听,电脑上不断地跳出警单,填写警单内容,然后派民警出警,这边还没派出去,那边电话又来了。窗口前又堆满一群老百姓需要解决各种问题,还要听着老百姓的各种抱怨等等。我的朋友这才相信我说没时间的话是真的!
    “老百姓给的爱是很享受的!”徐春燕说,“我之所以这样拼命干,就是要让老百姓看到警察的形象到底是什么样!我与老百姓唠家常,经常对他们讲警察也是老百姓,与老百姓是平等的。我们也是靠劳动吃饭,不是高高在上的。这句话一下子就与老百姓的距离拉近了。他们有什么话都愿意跟你讲,对我也形成了依恋。”
    南京人口流动大,今天来了,明天走了,社区消防、防范、流动人口等都要查,无论什么人口都要查到家,要不断的掌握新情况。徐春燕经常带着徒弟到社区回访,几次之后徒弟对她说:“徐姐,每次一两点钟回到所里,食堂早就没饭了。你干活太拼了!”她热心为百姓办实事的口碑在百姓中流传,不相识的人也找到她办事,临走说:“我们知道徐警官不收礼,我们给你做了一双鞋子。”说到动情处,徐春燕眼泛泪花:“以前的老社区主任跟我一直有来往,直到临死前都要喊我去,说你一定要来给我送终。我对社区群众有感情,为他们做了很多事。曾有机会调到省机关,因舍不得这份牵挂就放弃了。这份情感就像养大的孩子,任何东西都替代不了。现在过春节,如果不是出差的话,在单位也得值班。还要安排外联,看看社区老百姓,就又没时间管家里的事了。我把这些经历都写在了《蓝花布丛书》作品集的《枪》里,那都是真实的身影,也是我个人经历的浓缩。”
    《枪》中有一段话:“每一年的中秋,每一轮的月圆、每一次的团聚,却都是离别。最不忍,用软质的塑料刀具,去切割那原本完整的月饼;也不忍,用螺旋开启那一瓶尘封多年的红酒。而我,却不能阻止这一切。”
    每逢佳节,亲人团聚的时候,在徐警官坚强的身影后,我看到了无数警察的身影,他们默默地奉献着自己的青春和无悔的人生。
    我想亲切的对“蓝花布奶奶”说,您要保护好革命的本钱!把身体养好!国家的脊梁因有这样的警察而坚硬挺拔!
 
    杜金凤,女,北京人,70后,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目前是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编辑。曾在报社、杂志社、电视台任职编辑、记者和编导,有大量的作品发表,有些作品曾引起国际影响。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本网站,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