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波:公安管理离不开文学艺术》作者:杜金凤

字体:
日期:2015-10-08 09:39:50

——访新疆公安文联副主席兼作协主席  张玉波

     2015年9月28日,恰逢为期1个月的“在祖国的怀抱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六十周年成就展”和“亮剑天山——新疆反恐怖展览” 在北京民族文化宫举办,受命参与此项展览工作的新疆公安文联副主席张玉波也在展区忙碌着。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编辑杜金凤有幸拜访了这位现年49岁的集书画家、作家于一身的警界才子张玉波。

    张老师自称是警察行业里的文化工作者。当我问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迷恋文学却又走上警察之路时,他说,回想起来,至今令我印象最深的是,我上小学4年级的时候,在当小学教师的舅舅家住,放寒假时,舅舅接到学校通知去教委领书,因放假舅舅就把领的20多本《安徒生童话选》等儿童读物暂放家中。这引起了我的兴趣!那时市面上没有卖的,家里也没钱买!这么好的机会不能错过,决心一定要在假期将这些书看完!我每天一睁眼就坐在外婆热炕头上抱着书看,看的昏天黑地,小朋友来找也不出去玩。外婆担心地说,这孩子整天什么事也不干,也不出去玩,就知道看书,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我硬是在寒假期间把这些书看完了。自此迷上了书和文学。美工出身的父亲对我也有潜移默化的影响。经常看父亲画画,耳濡目染自己也就慢慢看会了!
    因喜欢文学,对文字就格外偏爱,从小到现在每天都练习书法和看书,这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
    我深受《今天我休息》中警察马天明高大形象的影响,被公安系统调来当秘书,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公安系统,先后干过秘书、办公室主任、政治处主任兼纪委书记,县市党委常委、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直至现在在新疆公安文联任职。
    因工作繁忙,没能上鲁院学习,成了我的遗憾。由于自己喜欢文学,在80年代初的时候,就模仿《白杨礼赞》写的第一篇散文《沙枣树礼赞》被报纸刊登后给我鼓励很大。沙枣树生长在贫瘠的土地上,抗旱能力强,抗风沙能力强,它长的不太直,不太成材,但是它的生命力非常顽强。他开的沙枣花非常的芳香迷人,沁人心脾,小时候爬到树上打沙枣,对这树很崇敬,沙枣树精神也始终激励着我。
 
    我喜欢从不同的角度考虑问题,看待问题、思考问题。我认为公安文化是个大概念包括公安管理文化、制度建设文化、侦查文化、公安文化艺术等。文学、摄影、舞蹈、书画等文化艺术范畴属一般意义上的文化。在当县市公安局长10年间,主抓破案、侦查等工作,为公安管理、文学创作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经验。
    我下班后我尽可能减少应酬,回家把业余活动变成我的文学、书法创作。别人看到不解地说,工作这么忙,回家还要搞这些,你累不累?!我就觉得练练字、写写诗、看看书,马上就觉得轻松了,把这作为减轻压力的一种方式!
    我喜欢看书,不看书好像缺点什么,睡觉前必须看几页书才能睡。我看的书比较杂。除了看经典文学作品外,还喜欢看哲学、逻辑、医学、兵法、社会科学等方面的书籍,这些书里面闪烁着思想智慧之光,《孙子兵法》是古代作战用书,在公安工作中我运用兵法来破案,这些都是很需要的。
    公安学是一门多样化的边缘科学,它涉及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科技、文学、生物、医学等。如侦破杀人案,法医跟你说,你要听得懂呀!人的思想活动跟社会接轨,所以要懂一些社会上的东西。如果涉案人是搞经济的,你就得懂经济上的一些规律,不懂的话,对破案工作就会有障碍。文学是写一个人、写一个事,你如果没有这些学科知识,写出来的作品就会不丰富,不能揭示人和事的本质,看不清真实面目。所以学习是非常重要的。我看的书很杂,但实际上这些书与我的工作都有联系。读书给我打开了一扇窗户,对我干公安工作有很大好处。公安工作是社会性的,接触生活的方方面面,特别是一般人接触不到的阴暗面,一般人不能揭示的一些社会的本质。公安工作是一个揭秘的工作,侦查工作,是一个揭秘的过程。案子的发生是从未知数到一层一层把它剥开到破案到真相,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这些犯罪就是社会的阴暗面的体现。公安工作,能看到很多美的、丑的人性、社会等各方面的问题。作为公安民警、作为公安机关的领导干部、作为公安文学工作者,一定要有坚定的意志,良好的品德,坚定你的立场,在写作中懂得如何对素材进行取舍。
    在工作中,有时会遇到事情、问题有写作的冲动,好的词汇突然从脑袋里蹦出来,手头工作没做完,等有空闲了再找灵感找不到了。经常我的写赶不上我的想。后来我就养成了一个习惯,用全键盘的手机写上保存。在新疆,经常下基层,随便去一个地就几十公里,我就利用坐车时间写。我的第一本散文书《山脊下的蓝宝石》就是这样写出来的。特别有冲动想写长篇文章,但是工作任务重没有时间写,所以我将自己定位在写诗歌散文上。
    我在写作上把握四个原则:第一,文学是温暖的。所有的写作都离不开人,文学即人学。人学里面必须要把握人性的真善美。所以,我要求自己的写作是温暖的,写出来的作品要温暖大家,让大家觉得非常美好!不要把人和事写得很冷,没有人情味;第二,文学是向上的。我写的作品包括我发的微信“心灵鸡汤”等都充满正能量,甚至在我生气不如意的时候,都是写正能量的东西来排解自己。如果人家说你是个作家,是个灵魂工程师,从你的笔下写出来的东西不是对这个不满意就是对那个有意见,那你的作品就不是教化人而是教唆人!我们社会文学的功能就是要起到教化人的作用;第三,文学要善良。目前社会上出现一股写丑书丑诗的歪风,我很气愤!我们这个社会,不要说文学了,好多宗教他能生存就是教人向善,做好事!教化人!那么,我们文学慢慢发展,也是功能强大的,阴暗面要尽可能少,为什么呢?好人、免疫力强的人看了,他能借鉴一些东西,小孩、坏人看了会效仿。所以,写出来的东西要考虑怎么不伤害读者。我觉得写作应以善为主,作家必须有社会责任感;第四,作家一定要弘扬主旋律。我们国家,我们党提倡的是什么,我们要围绕这些来写。现在社会上流行,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作家也存在这种现象。因此,作家首先应该是爱国者。
 
    公安文学是很清苦的,2014年第五届公安文艺调演,全国公安机关一共颁发10个优秀组织奖,新疆公安文联获得优秀组织奖,共获得7个单项奖项。2014年在公安部宣传局主办的“中国梦·诗歌”比赛中,新疆均获得一等奖、二等奖、三等奖,这10个奖项新疆公安文联都有获得!在全国公安机关文学创作排行领先。在这条道路上行走的人,如果没有人去引导,去培养他们是很容易走失的。如果公安队伍中没有一些文化的人是很可怕的!我们新疆在培养公安作家方面采取了积极措施:第一,积极地把他们送出去,如公安文联鲁院给我们的培训名额,包括我们新疆自治区文联的文学培训名额,我们都积极找人去学,甚至主动多要名额,多培养一些新人,有的单位工作任务重不放人,我们就派人去单位做工作争取让他们参加;第二,我们在《新疆公安》杂志开辟维文版、汉文版的文学专版,不定期出版,我们自己可以确定稿件的刊发,稿子多就多发。为多培养新人,我们对作者稿件提出修改和指导意见,要求作品应有深度和厚度,不能成为文字的堆砌。好多作品从杂志刊登后在全疆甚至全国都产生了影响。我们还组织诗朗诵和征文比赛等活动,为作家提供学习交流平台;第三,推荐优秀作品给相关部门,比如新疆公安作家常德丛善写小说,去年,我将他写的27万字小说《天堂湖》推荐给了新疆自治区党委政府出资搞的 “东风”工程。这个工程免费给作者出书,对作品要求水准很高,自治区文联采纳后出书,还要将《天堂湖》改编成电影,我们又积极联系影视公司,帮助办理相关手续促成此事。把公安作家的作品推荐出来,对公安作家很受鼓舞。厅领导也很支持公安文化建设,我们在公安典型宣传方面也做了很大工作,今年搞的“最美警察”颁奖晚会非常成功,省级领导去了9位,参加自治区政法工作会议的代表全去看了,这是典型人物集中推荐展示的一个活动。天山网、新疆法制报,电视台等都相继进行了报道,新疆卫视连播了2次。
    我觉得新疆公安是个大富矿,他有其他地方不可比拟的自身优势。新疆地域广阔,民族众多,气候多样化,地理多元化,沙漠、戈壁、草原、湖泊等风景多样,各民族有各民族的特点,各民族警察有各民族警察的特点,那么我们各民族警察团结起来,开展公安工作,特点本身就非常突出。新疆边界巡逻线很长,公安反恐维稳任务重,容易产生典型。各民族民警写出来的作品也带有浓郁的民族特点,警民情,民族团结,反恐维稳、社会治安工作,各个工作都有他自身的特点,我觉得我们新疆公安机关文学艺术这一块前景非常光明,少数民族民警写出来的作品更真实更生动,这是一个潜力。今后我们会着重发展这一块。
 
    当我问及公安管理和文学之间有什么关联时,张玉波老师说道,在公安管理方面,文学给了我很多启迪。在任职县市公安局局长期间,破案率得到了明显的提高。我上任不到半年,看到单位做事不规范、不规矩、随意性大、责任心不强等问题。针对这些问题我选了7本书给大家看,如:《细节决定成败》《你为谁工作》《自驱力》《谁动了我的奶酪》等书。好多人不理解,我们干公安的看这些经济管理书籍干啥?当时我是硬性要求,中层以上领导必须看,必须写心得体会,做讨论,强迫式的让他们做!我选《细节决定成败》起因是:我刚上任发生一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一位民警在审讯、传唤过程中,在细节上出了问题,导致作案人差点自杀。其实案子破的很快,够不上刑事处理,就是因为民警在作案人承认作案后出去找领导签字的功夫,作案人觉得自己犯罪很严重,心理压力很大,他觉得家里都是有头有脸的,很丢家人的面子。他见四下无人就溜到厕所里打算割腕自杀。幸亏及时发现没出大问题。每一个成功的结果都是由若干个成功的细节决定的,如果这个结果失败了必然其中某个细节出了问题。因此,必须注重精细化管理。选《你为谁工作》是因为:在工作中,有些民警经常发牢骚说,我今天累了,干了这么多的事。尽管说的是牢骚话,但反应了一定的思想情绪。说明他觉得在单位是给领导干活,在家里是给父母干活,他就没有意识到这都是在给他自己干活!还有一种现象,在工作中,有些人工作很被动。你推他一下,他就动一动,你不推他,他就不动。你说把杯子拿来,他就拿杯子,水在旁边就不拿。我在一个电视剧里看到一个镜头台词非常美,电视里老婆在忙着洗衣服,老公什么也不干晃过来晃过去。老婆说,你帮我干点活呀!老公说,没活干!老婆说了一个经典台词就是:不是没活干,而是你眼里没活儿。我平时爱逛书店,隔三差五就去一趟,看到一本书《自驱力》。觉得非常好!这种自动力是你自己驱使的,要培养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所以,我选这些书来管理队伍。在我干了10年局长要调走的时候,之前存在的现象已经不存在了。好多干部培养起来能独挡一面了!这和教育是分不开的!思想上的转变是一个艰难的转变过程。人只有主动想学了,就没有学不会的!他没有眼色,你怎么样让他变得有眼色!这是你的本事!所以,我从上学到工作学的知识都是一个淘汰的过程,是一个自我充电的过程。我善学思考了这个工作的方法,学习的方法,干事的方法。有了这个积极向上的方法,那不会的知识也能学会!不一定非要到学校里面去学!民警也需要教育!从不同的角度,用不同的方法来教育,教育要有针对性。从心理学上来说,一个动作重复23次,就变成了习惯。我就利用这段时间把他教育过来,之后就不用管,他自己就改正过来了。当领导不要怕得罪人,但要掌握一个原则就是对事不对人。所以,我对方法论非常重视,方法得当,事半功倍;方法不得当,功半事倍。
 
    我当局长期间,单位获奖很多,下属立功获奖的也不少,但我个人没有立过一次功!不是没有功,是我不要功!单位报功,我就把我的名字删掉。作为局长,单位的事不过问是不行的!这里面我是做了大量的工作,正因为我是局长所以我更不能与下属争功利!只有这样,我才好摆平事,说话硬气,也就没有人到我这里来公开要功,手下的人也很佩服和尊重我的决定。我对自己的公安管理工作总结了三大原则:第一,工作有声有色。不管在哪儿工作一定要干好,我给干部一般设一个线让他欠着点,我都是让他跳一跳才能够得着,不能让他站着用手一摸就能摸到,那不行!这样可以调动他们的工作积极性,不断完善自己的不足;第二,生活有滋有味。我说的生活不是吃喝玩乐,文化生活丰富多彩包括宣传活动、诗歌朗诵、书画笔会等,要让人觉得有趣味有品位;第三,做人有情有义。单位里有的人遇到困难,甚至我的问题都没解决,我都费尽周折帮他解决。谁有什么事情,该帮的就帮一下,有5分力的使6分力,不要不理不睬或者在旁边看笑话。这三条做到了,坚持了,你就是一个成功的人,这也是我给自己定的标准。
    在管理中我把自己放在一个很淡然的平台上。首先,把权力放下去,建立制度,用制度管人,提高他们的工作积极性。这样我就把自己只身出来将主要精力放在大案、要案上,并且我站在一个角度上看大家还有什么不足,及时补充完善制度。其次,当组织任命我当局长的时候,我很吃惊!没有经验可谈,我是由政治部主任直接升任局长!我要对这个工作负责,要对公安局负责,要对全县全市人民负责!压力非常大,总觉得这不是我的归宿,我心还是向往文学。我就从文化的角度来审视公安,琢磨出了这个规范化的管理方法,这也是我在实际工作中逐渐摸索出来的,在干中学,学中干。
 
    展览将在10月20日结束,国庆节期间,张玉波老师仍然在展区忙碌地接待着来访嘉宾,我将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总编马卫东为他篆刻的图章赠送给他,表达了我们对节假日依然工作在岗位上的公安干警的敬意!
 
    杜金凤,女,北京人,70后,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目前是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编辑。曾在报社、杂志社、电视台任职编辑、记者和编导,有大量的作品发表,有些作品曾引起国际影响。
 
    此文经作者本人授权本网站,未经许可请勿转载
相关阅读
更多>>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军情处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影视改编
精选聚焦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中国公安文学精选网  京ICP备13023173--1号